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连山传

曰若稽古,有物能成天地之绝响者,会稽山也。
   壮士者卅,朱、玄、白陶角焉,持以迎清风于巅。旭日东升,呜声者飓风焉。若歌者、若泣者,悠扬豪迈有三声。
   太康帝举爵,为禹陵三祭,示以玄圭。率之吟者,《禹颂》也——“明明我祖,万邦之君。有典有则,贻厥子孙。关石合钧,王府则有……”当是时,香烟者袅袅,旌旗者猎猎。王者艳,将者威,兵者武。
   龙凤舞焉,百兽跃焉。钟者鸣焉,鼓者震焉。弦者奏焉,角者呜焉。
   被发左衽者,羿之兵也。十鸢翔天,箭中。十兽越野,亦中矣!
   饥民者众,抢食三牲,帝斫之。寒君伯明氏辞曰:“以食为天者,民也。以民为天者,君也。帝禹拜陶谟,大司寇示之以慎厥身,修思永,在知人,在安民。今帝斫民,以百姓为芻狗,是为圣人不仁,何以临天下?”太康帝曰:“先帝之祭,天地之祭也。民不以为礼,斫之,儆也!安以芻狗视之?”
   伯明氏指手苍天,泣而歌曰:“我华我夏,其邦泱泱。有君若斯,废之太康。”沥血而绝。
   玉函山。
   有松柏举者,山之极也。有红叶灿者,水之谷也。烟岚生处,博山泉之妙;晚霞归去,染丛林之深。杀声近,有子搏众。搏众者,以剑舞护,为凤翔九天。众以刀猎杀,若龙潜深涧。有女焉,掩木而泣。
   后羿拍鞍飞起,以足点马背,以手掠弓箭。倏而奔来眼底,众仆。
   子嫣然。危机四伏,犹惊鸿一瞥焉。
   月上东天,有蓝若黛,有灿若水。有星聚焉,有云移焉,有露凝焉。举火者,兵也。以肉食,以酒饮。羿以剑曰连山拜子为弟。是为中秋。中有议太康者,寒相浞也。闻者愤于面。
   有雪降于季萴之宫,君之者四岳也。季萴有乌居日,其足有三。
   四岳子者十,女者一。女,姮娥也。幼自西王习剑舞,西王母因之聪慧,以玉函惠之。函之者,琥珀也。仲秋,后羿拜为弟,惠玄金之剑,八卦兕甲。娥惠玉函以馈。
   四岳有长孙,洛是也。月上中天,若水。有桂香,弥于月宫椒室,影于红鲛纱帐。洛拥于怀,倾听姮娥之凤凰传说。
   是年春,大节。后羿拜四岳。见有女若仙,视之若弟。有女有识,呼之玉兔,大悦焉!四岳宴羿。敬之以酒,饮之若河;敬之以烟,吸之若辛。呛而赧颜,以烟故。
   三月三日,草长莺飞有旭,洛习剑而剑重矣,身轻矣!从娥临鉏。
   鉏有玄石,火之有玄液,淬之以为器,利斫黄金。羿携将,以平陵之城示之,曰:“先之伏羲,礼婚丧,制八卦,教民结网捕鱼,君临天下。有祖少昊,百鸟名官,亦君临天下。炎黄有仓颉,阳虚山青文授天书,鸟迹代绳,造字以惊天地、泣鬼神。我为夷者,人挎其弓也。铁者,夷之金也。今太康不仁,以百姓为芻狗,罪莫大焉。非羿冀刀兵之利,实太康之有罪于天下。今鉏举兵,以攻夏,实万邦之幸也!”
   姮娥授羿发式,曰:“被发者,夷、蛮、戎、狄也。断发者,九黎、三苗也。束发者,华夏也。若君之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下从之者何?先之蚩尤,九黎之战神也,非器不利,非举不正耳!败于阪泉,奈之黄帝?何也?炎黄之君临天下,崇之者,礼也!”羿曰:“娥,美人也。必厚聘,为后被发鉏夷,何如?”
   乃弹弓而歌曰:“有凤来仪,莫我神驰。子惠顾我,授之以礼。灿灿栖霞,氤氤紫气。束之以发,依之以衣。”
   五月骄阳。羿聘姮娥于鉏。
   翌日,有风起焉。有兵举焉。
   有武罗、伯因、熊髡、尨圉佐之,有寒浞、姮娥、逢蒙辅之,战于斟寻。羿招三军,曰:“嗟,予誓告汝三事之人:民有何罪?而帝太康无正而去稷不务,盘游而不恤民事,因祭而斫杀饥民,有侮天命。有天绝之,今予惟恭行天之罚。战神督之,左右攻之。有不恭命者,戮于主。”
   夏兵败绩,伯靡请降。
   有疫起于兵民,姮娥制药,烙于食,是为月饼。
   羿安帝室,自鉏迁于穷石,建未有穷,因夏民以代夏政。
   太康因猎阻于洛水之阴,有十年,建阳夏之城。
   羿即天子位,从娥省季萴。
   四岳逐羿,四佐护之亡。囚娥于月宫,有吴刚守焉。
   四岳语于姮娥曰:“尝帝舜荐帝禹于天,为嗣。及帝舜崩,三年丧毕,帝禹辞,辟帝舜之子商均于阳城。而天下诸方皆去商均而朝帝禹,帝禹于是遂即天子位。商均未敢专也。及帝禹立而举皋陶,授政焉,而皋陶卒。而后举益,任政焉。及帝禹崩,虽授益,佐帝禹日浅,天下未洽,故天下诸方皆去益而朝帝启。帝启者,帝禹子也,遂即天子位。益亦未敢专也。有扈氏不服天子政,帝启伐之于甘,天下咸服。今有穷鉏氏不服天子政,予惟危天下言我私心。予故亦未敢专也。若从之,败,天子将伐季萴;胜,后世战乱之始也。女慎思之!”
   羿引兵伐季萴。
   姮娥语于吴刚:“天遣后羿灭夏后氏,天下之幸。今阻太康于洛水,季萴之战有碍于天,释我临阵。”
   羿捕十兄,从姮娥言,弹乌解羽。
   姮娥请不敬之罪,谓众曰:“尝帝尧帝舜之禅让天下,有德者从之。今太康倨天下,有德者去之。帝舜锡帝禹之镇水玄圭,大德也,太康去之。天下者,亦大德也,太康亦去之。今天下不存,安以私心视之?后羿之伐夏后氏,天下诸方无与应者,何也?大道尽失矣!”
   有河伯者,恃帝禹之玄圭,优游放浪,民事不恤,河情不察。有雒嫔者,河伯宓妃也。后羿巡河之滨,有宓妃浴也,惊而溺。羿掠水救之。
   宓妃知羿,献玄圭以报,辞曰:“太康之斫饥民,饥民之抢三牲。太康不仁一也,天下大旱一也。君治天下,当予民以衣食足,民衣食足而后知礼。今天下大旱,君益近河决渠,远河掘井,斟汲以用,何如?尝有恶于河伯者,河伯井之,井之深,下可黄泉。君莫若令民掘之,系缶汲水,以润田民。”
   后羿携宓妃治井。河伯归,与羿决于河滨,箭伤左目。
   逢蒙授洛箭技,姮娥曰:“引弓者,无目,箭发,意也。”蒙其目,立于鹄,令逢蒙发箭,一一夺之。曰:“无他,闻也,女欲引弓,非不睹,熟视耳!”
   倦回。浞进言曰:“今天下未洽,而君有异心,宠河伯之雒嫔宓妃,弃女。予慕女亦久,常思深闺俊雅,觅鸾凤之声亦切……”姮娥怒曰:“且,尔亦知天下未洽,惟不思进取以维天下,乱语慕我。可知我身,犹女主之身。狂童耳!执之,囚三日。”
   羿有位十年,天下丰盈。
   太康崩,弟仲康立。有羲和焉,沉于尊。有日辰出焉,不集于房,而瞽奏鼓、蔷夫驰、庶人走焉。仲康怒,发六事并胤侯征之治罪。
   羿闻之悦,命仲康迁斟寻至斟灌治旱。
   羿自视孔武,纵仲康日盛,诸方有相从者,每小视。仲康崩,子相立。斟寻、斟灌者,禹封也,率众扶幼王。羿恐焉,逐焉。相迁都帝丘,征夷,有淮、风、黄、于来宾。
   浞媚于内而贿于外,罗织羽力。日从羿田猎,淫于原兽;夜奉羿歌饮,沉于声色。力陈威仪如逢蒙者,当居帝位。日久,羿妻纯狐、逢蒙诸人尽归于浞。
   有山谷焉。夜,羿罢猎归,冲于前。闻力风至,羿射之。箭相击落者九,又一箭至,羿挥弓扫,穿弓而中。暗箭者,逢蒙也。羿四将至,亦中。逢蒙以桃梧击羿。有羿武士至,箭如飞蝗,射逢蒙如猬。又有浞武士焉,射杀羿之武士,斫羿如泥。
   浞命烹羿,携羿子于城门,引之啖。羿子不从,斥浞与纯狐之袭羿,犹狼狈。浞狂笑如裂帛,慷慨悲歌曰:“天下者,有为者王之。草莽如彘若后羿者,妄以天子称。女何德何能?女何德何能?”
   洛巡城至,怒而引弓,穿十人而透寒浞肩,浞因箭力,后带数步方止。羿子丧。洛急还城,护娥奔季萴。娥以刀曰昆吾识玉兔。伯靡逃有鬲。
   浞因羿室即天子位。
   平陵诸城拒为浞地,毁于战。
   娥于月宫,闻洛言:“穷石之地尽归于浞。宓妃投黄泉,尚思羿切切。浞传之谣,难言姑姑之故事几变于后世?”
   月上中天,弥于月宫,一院清香。碎影依依,老树袅袅,星斗清清。如月,满焉……
   有伐声坎坎来,有捣声叮叮去,有天音传焉:
   民有声,谓坎坎叮叮之声,吴刚伐桂焉,玉兔捣药焉。母仪天下若姮娥者,玲珑剔透之心,有民守焉!      

嫦娥是中国神话里知名度很高的一个女神,嫦娥奔月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在《西游记》里和二师兄也有一段纠葛。嫦娥和丈夫后羿又是典型的美人英雄组合,后羿射日的故事广为流传。

据《淮南子》,后羿去西王母那求来不死仙药,但是还没来得及服用,就被嫦娥偷食,结果嫦娥就飞入月亮中变成了月神。不过还有一个版本,说嫦娥变成了蟾蜍。广寒宫当然是寂寞孤苦的,唐人李义山有诗曰:“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一、甲骨文中的高祖娥

尽管传世文献中的嫦娥奔月是汉人最早记录的,但出土文献反映可以追溯到战国中后期。1993年,湖北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出土了一批战国竹简,其中有一批具有卦画符号的占卜简牍,不少卦名和爻辞能与后世文献辑录的《归藏》对应,故被学者广泛认为就是失传已久的《归藏》。

《归藏》是周代和《连山》《周易》齐名的“三易”之一,格式是先有卦画,再有卦名,然后说历史上的某人占卜某事,卜者对此判断吉凶。其中涉及的古史人物就有炎黄二帝、后羿嫦娥、周武王等,但后羿和嫦娥是分开来叙述的。关于嫦娥奔月的记录是:“归我曰:昔者恒我(常娥)窃毋死之□奔月,而枚占□□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

这样看来,嫦娥奔月好像还是吉兆,并没有涉及多少情感故事。《淮南子》加入后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还说后羿“怅然有丧,无以为续”,带入了一定感情色彩。后人对他们不能在一起还是可惜。明人《说郛》辑《三余帖》说后羿忧思成疾,有嫦娥的童子来见他,教他在正月十五用米粉制作丸子,放在房屋的西北方,叫嫦娥的名字就可以召唤回来。之后果然为夫妇如初。

关于嫦娥的史料大概就这些,不过其形象则来源已久,一直可以追溯到商朝甲骨文。

甲骨文里有个被称为“高祖”的祖先,字形作侧目的人首及侧身举手蹲足形,王国维先生最早释读为“夋”;之后又读为“夒”,并认为“夋”当是“夒”是讹传。王国维先生同时认为夒就是商周共祖帝喾,晋人皇甫谧称帝喾名夋。夋当又是《山海经》之帝俊。郭沫若、闻一多、杨宽等则结合晋人郭璞认为帝俊即舜的观点,进一步认为帝喾、帝俊、帝舜都是高祖夒之形象分化。

对于帝喾和帝舜,大家都比较熟悉了,他们是五帝的其中两位,此两人形象当来自《山海经》中帝俊。相对于《史记》的帝系一统于黄帝,《山海经》神话传说较为质野,其中就有一个重要的天神帝俊。这个帝俊不见于其他史料,而在《山海经》中神格颇高,与黄帝不分轩轾;记载更是多达十六条,仅次于帝颛顼的十七条,而比其他上古帝王记载都多。

二、帝俊三妻都来源于高祖娥

帝俊在《山海经》有三个妻子,分别是羲和、常羲、娥皇。其中羲和生十日、常羲生十二月、娥皇生姚姓三身国。帝俊另有子中容国、后稷、季釐、帝鸿、黑齿、晏龙等,母系不详。有趣的是,羲和、常羲都有一个“羲”字,而“羲”又从“義”,“義”又从“我”。可见羲和、常羲、娥皇都有一个“我”字,王国维先生即认为羲和、常羲、娥皇当为一人演变。

如果我们对照甲骨文,那就更有趣了,因为真的有个“我”。这个“我”就写在“夋(夒)”的旁边,王国维弟子吴其昌先生认为是夋的另一种写法,并进一步认为后人因此将“我”误会为“夋”之配偶;今天学者则多把“[美高美,夋我]”字释读为“娥”,是不同于高祖夒的另一位商祖。总而言之,羲和、常羲、娥皇的来源都和这位商人先祖有关。

之后羲和、常羲、娥皇又演化为不同形象。《山海经》说羲和浴日,后世则传为羲和驭日,这样羲和又从太阳的母亲变成太阳的车夫了。《离骚》说“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弭节”的意思就是放慢车速。之后随着古史人化,羲和更是被传为两人甚至四人,《史记·五帝本纪》说帝尧有日官羲仲、和仲、羲叔、和叔,可见羲和不管如何变化,始终和日有关。

随着帝俊分化为帝喾,常羲也变成他的妻子常仪(儀)。《大戴礼记·帝系》说帝喾有妻子是娵訾氏女,名常仪,生帝挚。与“羲和占日”类似的也有“常仪占月”的说法,娵訾则是我国上古十二星次之一。嫦娥即来自常羲、常仪之演变。可见常羲不管如何变化,始终和月有关。

再说娥皇。随着帝俊分化为帝舜,娥皇又成了帝舜的妻子。因为帝舜是帝尧的女婿,所以娥皇又成了帝尧的女儿。《列女传》说帝尧二女嫁给帝舜为妃,长女叫娥皇,次女叫女英。《山海经》说娥皇生子姚姓,也与帝舜为姚姓相符合。之后随着舜死于九嶷的说法,娥皇、女英又和湘水之神结合,被称为湘君、湘夫人,今天洞庭湖君山有虞舜二妃之墓。

写到这里,大致说清楚了嫦娥的来源与演变:商人甲骨文中有祖先“夒(夋)”和“[夋我](与夒或为一人,或为另一人娥)”,夒演变为《山海经》之帝俊,并分化为五帝之帝喾与帝舜;[夋我]演变为《山海经》帝俊之妻羲和、常羲、娥皇,其中羲和演变为日驭羲和、日官羲和(一人、二人或四人),常羲演变为帝喾之妻常仪、月官常仪与月神嫦娥,娥皇演变为帝舜之妻娥皇。

通过王家台秦简《归藏》可以看到,“嫦娥”在战国作“恒我”,后世“常”当来自汉文帝之避讳,“我”则为名称变化的核心。所以追根溯源的话,嫦娥很可能其实是男性高祖夒(或娥),变成女性之后的丈夫是帝俊而不是后羿。当时的后羿又是什么情况呢?

三、羿最早是除灾的宗布神

有趣的是,最早的后羿是帝俊下属,也是天神。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连山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