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渔舟】请等一下 (小说)

中午时分,一家沙县小吃店冷冷清清,只有两个客人。
  这时,来了一个衣着寒酸的中年人,他拎个黑色背包,进门看看墙上的招牌,喊:“老板,给我一份八元的套餐饭。”
  女老板抬眼轻蔑地看看他,没好口气地说:“到边上坐去,别拦着,我不好做生意!”
  中年人看到店里的那两客人边吃边望着他,不好意思地低头找个角落坐下来。饭上桌后,他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好象很饿的样子。
  吃罢饭,他又喊:“老板,收钱。”
  女老板快步走过来。他掏出一张叠得很整齐的十元钞票正要递给她,忽然,他看到刚来的一客人吃着跟他一样的套餐饭,正在津津有味地一边喝着紫菜汤,一边吃饭。
  他认真地问:“我们一样的套餐,他有紫菜汤,我为何没有?”
  女老板慢条斯理地说:“我看你吃得下、吃得很快以为你用不着呢,就没给你。”
  他猛地抽回拿钱的那只手,说:“那不行,这碗紫菜汤是你应该给我的,必须给我补上!”
  女老板看他口气如此坚决,再看他紧紧握在手心里的那十元钱,没法,就叫厨房里的伙计端来一碗紫菜汤。她凶巴巴地说:“你喝吧!”
  他面露微笑,把十元钱递给她,她找他两元。她气呼呼地走向店的前台,一边走一边在叨唠着!他也自言自语说:“我就喜欢这紫菜汤。”
  他端起汤正要喝,这时,看见门外走来一乞讨的老汉,正拿着碗对着女老板乞讨。
  女老板大声喊:“死走开!”
  老汉可怜巴巴地转身。
  他连忙几步走到老汉身边,接过老汉的碗,把那碗紫菜汤倒进去,然后在口袋里摸出刚才找给他的那两元钱,对女老板说买两个鸡蛋,然后一起放到老汉手中,说:“大爷,你找个阴凉地方坐下吃吧。”
  老汉连说谢谢好人,谢谢好人!端着汤朝一棵树下走去。
  店里的那几位客人惊讶地望着他。他叹口气说:“唉,我今天也就十元钱!不然也要讨饭了。”说完,拎起包走了。
  六月,太阳火辣辣的。
  他叫董国强,这天是他因打架劳教一年后,出狱的第一天……


  经过一个星期紧锣密鼓的筹备,冯师傅的早吃店终于开张了。
  为了开一家早吃店,冯师傅没少费周折。卫生检疫,工商执照,桌椅板凳,柴米油盐,样样都得他亲自操劳。他一提出想开一个早吃店,老婆就全力反对,说做这种生意受累不说,还挣不到钱,哪像你开出租车啊,抱着方向盘,一天几百元。而冯师傅铁了心要干,老婆阻止不了,所以就来个袖手旁观,任由冯师傅忙里忙外。冯师傅说,准备工作你可以不做,等到开张了,可要帮忙啊。老婆唉声叹气地说,你啊,就是一根筋,想到哪做到哪,别人的意见你是一点儿都听不进去。
  开张的第一天,冯师傅准备了五十份热干面,外加五十碗胡辣汤。早晨四点钟,天色还很黑暗的时候,就连打扫大街的清洁工都还在梦乡,冯师傅两口子就起来了。过了半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客人上门。
  天亮了,生意人陆续地打开了门,把各自的摊位商品摆放齐备,就去早吃店吃早饭。冯师傅的店里来了几个本街上的熟人,他们一进来就感到好奇,说,冯师傅啊,没听说你要开饭店,怎么转行了?别人开店都要搞开业庆典,你怎么不声不响啊。都是一个街上的老邻居,你搞个开张仪式,放几挂炮,我们好来捧捧场。冯师傅一边盛饭端饭,一边说,小本生意,还不知道中不中呢,搞那么张扬干啥。只要你们能来,就是最好的捧场。
  虽然是第一次开店,老婆又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真的干起来,老婆只好把不满放在心里,全力投入到生意上去。两口子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冯师傅负责招呼客人,抹桌子,盛汤端饭,老婆负责煮面。一有客人进来,冯师傅只要对着里间的老婆说要几碗面,不一会,客人就能吃到味道鲜美热气腾腾的热干面。开饭店是一项技术活,一般的师傅都要培训一下,而冯师傅的老婆是一位出色的家庭主妇,像早点这样的粗茶淡饭不在话下,所以围上围巾,就成了店里的师傅。
  开张有一刻多钟,终于进来了两个小学生,看样子是姐弟俩,要不两家是邻居。大一点的女孩子说,要两块饼,走在路上吃。男孩子说,不想吃饼,要吃面。冯师傅的店里没有饼,于是就劝道,天冷,吃点热饭,离上课还早,吃过饭去学校,不晚。于是在冯师傅的劝说和女孩子的让步下,两个孩子要了两碗热干面。吃完了饭,男孩子把一张五元的票子给女孩,女孩毫不犹豫地找回两元,看来两家是邻居。两个孩子吃完了早饭,向冯师傅两口子说了一声谢谢,就背着书包出了早吃店,消失在大街的人流中。看着这两个亲如姐弟又懂礼貌的孩子,吃饭的客人连同冯师傅两口子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冯师傅两口子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客人渐渐稀少,而此时,大街上热闹起来了,人们熙来攘往,摩肩接踵。趁这个时候门前冷落,冯师傅盘算了一下,共卖出面二十二碗,胡辣汤有十多碗。除了几份客人吃完饭后带回家给老婆吃的,真正来店里吃饭的只有十几个人。当冯师傅把吃饭的桌子抹了三遍,地面也拖了三遍,老婆闲得发困的时候,还不见客人进店。看着大半锅胡辣汤和一多半没有下水的热干面,冯师傅着起急来,他不是着急面没有卖完挣不到钱,而是怕老婆埋怨,担心这冷淡的生意怎么做下去。
  两口子正准备收拾餐具结束今早的生意,突然有个人伸着脖子进来问,这是卖饭的地方吗?冯师傅说是。那人说,来一碗,在这里吃,再来两碗,带回去。
  今天冯师傅的开张刚好把准备的面卖出一半,核算了一下投资和收益,面正好卖回了本钱,至于那锅还没卖一半的胡辣汤,赔进去不少钱。老婆大概是累了,没精打采的,什么话也不说,更没有埋怨老冯不该开这个早吃店。但是从她那懒散地收拾摊子的态度看,她对于这个小吃店是满肚子意见。
  
  二
  冯师傅开店前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正像他老婆说的,手握方向盘,一天几百元。冯师傅有一个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座三线城市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并且有一个热恋的男友。冯师傅家里没有什么负担,不需要没日没夜拼死拼活地挣钱,所以开出租车的时候,虽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把车晾在家门口和一帮人喝酒打牌倒是常有。老婆知道他开车辛苦,再说他没少挣钱,所以不管歇多久,从来没有督促过他。女人在本街上的一家超市打工,每天干半天活,一个月一千块钱,不上班时就约几个好友打麻将、斗地主。两口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潇洒又自在。
  一天,冯师傅开着车刚上路,打算到县城寻找生意,突然一个人招手拦下了车,让他把两个小学生送到学校去。他性格随和,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路途远近,只要是生意,从不拒绝。那个人给他五块钱,两个小学生上了车。他穿大街过小巷,把小学生送到了学校。此时学校的大门还没有打开,学生都守在大门侧,有的在蹲着,有的就站在那里,迫切地等着大门打开。在这些等待的学生中,有不少手里拿着方便面,嚼一口面,喝一口矿泉水,也有的孩子吃的是蛋黄派面包之类的食物,他们嘴里塞满了就是懒得往下咽。这个时候吃方便面,应该是早餐,不是零食。再说校园里禁止零食,这些孩子不会为了一袋方便面去破坏学校的纪律。看着孩子们那种难以下咽的神情,冯师傅不禁心生怜悯。这些孩子正处于成长和发育时期,早晨吃方便面,将会营养不良啊,冯师傅心想。
  两个孩子下了车,冯师傅继续赶往县城。一路上,孩子们吃方便面的情景总是在脑子里萦绕,有时候竟影响到他的驾驶,他不禁感叹道,人啊,做什么都得专心。就是从此刻起,他决定不开出租车了,开一家早吃店,让那些成长中的孩子能够有一口热饭吃。
  有了这个想法,他就开始打听需要怎么办,一问才知道开小吃店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支起一口锅,拉出几张桌子就能做,挺费周折和麻烦。不过他已经决定的事,不管有多难他都有决心做下去。
  首先和老婆商量,这个生意没有老婆帮忙是做不下去,谁知一说,老婆头摇得像拨郎鼓,不管他怎么劝,老婆就是不同意。最后他下定决心,自己干,要不请个人打下手,一定要把小吃店开起来。
  为了开店,他除了办理相关证件以外,还特意到本街上的几家早吃店去调研去考察。他发现每天早晨只要大街上有人走动,小吃店就门庭若市,生意特别兴隆。
  别人的生意兴隆坚定了冯师傅开店的信心,一阵紧锣密鼓,一切准备工作终于齐备。在这一个星期的准备中,他真是忙得不亦乐乎。因为没有得到老婆的同意,所以他也不准备得到老婆的帮助。这一个星期他忙得马不停蹄,老婆依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斗地主打麻将。当一切工作准备就绪,他要找个帮手准备开张的时候,老婆终于发话了,她说,搞这个生意不知道能填饱你个人的肚子不,还要找人,想把我也赔进去啊。你看我给你打工中不中?只要管我吃就行。老婆的幽默像一阵温暖的春风一样,把冯师傅这一个星期的疲乏劳累吹得一干二净。冯师傅的早吃点终于挂牌营业了。
  
  三
  昨天的生意门前冷落,胡辣汤、热干面剩余不少。冯师傅两口子节俭惯了,这么多的饭舍不得倒掉,于是两人吃了一天的剩饭,吃得肚子发烧,嘴角起泡。晚上,冯师傅把剩下的汤和面给了一个打扫卫生的,让他带回家喂了猪。第二天,冯师傅接受了开张的教训,只准备三十碗面,半锅汤。他还特意让老婆煮了一锅小米稀饭,用电饼铛烙了几张饼。
  小店的门打开有半支烟的功夫,就来了吃饭的客人。第一份面还没有出锅,又陆陆续续进来了几个人,于是在里面搞内务的老婆(这时应该叫她女老板)就两碗三碗同时下锅,煮熟了再分盛在碗里。今天来店里的客人,一边吃着面一边夸赞饭和汤的美味,并把这家店和其他店作比较,都认为这里的价格公道,有的还说太便宜了,三块钱就能吃饱,比自己做饭省事多了。于是来店里吃饭的客人除了自己吃饱以外,临走的时候还要女老板再煮一份,带回去给老婆吃。
  冯师傅忙里忙外招呼着客人,还不时抬头往外张望,可是始终不见昨天来吃饭的两个小学生。当他把一碗面放在一位客人的面前时,两位小学生终于进来了。大一点的女孩说吃面,小点的男孩子一定要吃饼。正当冯师傅左右为难的时候,女老板在里面喊,老冯,没有面了。一听说没有面,男孩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喜地叫道,没有面吃饼子,没有面吃饼子。女孩看看老冯,又看看刚端上来的客人还没有动筷子的那碗面,无奈地说,好吧,买两份饼。
  没有了面,女老板轻省了许多,不用围着热气蒸腾的炉子团团转,只需用刀子在砧板上切饼就行了,至于汤和小米稀饭,那是老冯的活。不一会儿,汤和饼卖完了,两口子感到从未有过这样轻松和愉快,不像昨天那样发愁。客人又进来了,老冯说,对不起,没饭了。看到客人怅然若失的一样,冯师傅觉得亏欠了他们似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刚才的那种轻松和愉快被一声声对不起冲散得无影无踪。
  昨天的生意热闹非常,半个多小时就把面、汤、饼小米稀饭销售一空,害得晚来的客人什么都没吃到。今天,冯师傅多准备了一倍的面,装在两只大盆里。看着这么多的面和胡辣汤,女老板说,能卖完吗?卖不完又得咱俩吃一天。老冯自信地说,能,能卖完,就是卖不完也剩余不那么多。只管放心,不会像前天那样让你吃一天热干面。
  今天来的客人中小学生占了一部分,桌子用完了,孩子们没有地方吃饭,老冯就和大人商量,请他们让出桌子。有的客人很给面子,端着碗站在门口,用筷子挑起面条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碗面吃完了,而有的人仿佛没有听到老冯的话一样,仍然无动于衷,安详地坐在桌子旁,享受着小店给他们提供的早餐。老冯是个生意人,懂得这些人的心理,他们花钱来店里吃饭,应该享受坐在桌子旁的待遇,他们没有让出位置给别人的义务。老冯只好后悔自己准备的桌子太少。
  有几个小学生吃过饭付了钱离开小店去学校,老冯赶忙过去收拾碗筷,准备给下一拨客人用。老冯发现有的碗里剩余了不少面,他很惋惜地把这些面倒进了垃圾桶。这些虽然都是付了钱的商品,但是倒掉了还是让老冯心疼不已,于是再有小学生进店的时候,老冯就多说了一句话,问孩子能不能吃完一碗面,如果孩子摇摇头,老冯就安排老婆少放点面,在收钱的时候就只收一块或两块。小学生传播信息的能力不亚于网络,冯师傅对孩子的特殊照顾不多久就在学生中传开了,所以来小店吃饭的孩子越来越多。
  
  四
  冯师傅的小店生意越来越红火,除了本街上的生意人,小学生这些常客,就是南来北往的过路人,或许这辈子只能在这条街上吃上一顿饭,他们也慕名而来。客人多了生意忙了,冯师傅两口子照顾不过来,于是就请了两个人作帮手,一个烙饼,一个负责盛饭端饭,老冯是店里的大掌柜,专门负责收银。至于老婆,店里的女老板,则名不符实,仍然是一个煮面手。
  早晨,小店的门刚一打开,就涌进来第一批顾客,他们大多是生意人,有屠夫,有青菜贩子,还有在大街上摆摊设点的。这些生意人都起得很早,把自己的摊子打点好以后,就找吃饭的地方。以前他们大都在别的店里,也有的从家里带一个饭盒,守着摊子边做生意边吃饭。自从老冯开了个店,他们就成了店里固定的客人。
  第一批客人还没有消退,接着来了第二批,他们大都是小学生,也有一些在机关上班的公务员。对待学生老冯仍然像以前那样,能吃多少做多少,尽量让他们少有剩余。一到给孩子们煮面,冯师傅总是交代老婆少放辣椒,少放味道,这些东西吃多了容易上火。第二批客人一进来,总是给小店带来愉快的欢笑,就连门外也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当第三批食客进店的时候,早吃店的生意也接近尾声了,这个时候虽然来的人不多,但是烙饼煮面的师傅反而更忙些。这些人一进店就嚷道,来一碗,在这里吃,两碗带走,有些人甚至带走三碗、四碗,他们一个人在店里吃饱喝足,临走的时候带几份给家里人吃。所以当第三批客人出店门的时候,手里总是掂着塑料袋。
  来店里吃饭的客人分成一、二、三批只是一个大致的趋势,并没有严格的界限。最让老冯头疼的是第三批客人提前进店,他们夹杂在小学生中间,既吃又拿,害得孩子们要等好久才能吃到饭。有的孩子为了不至于迟到,就把已经打包的面抢过来自己吃。遇到这种情况冯师傅除了赞赏孩子们的聪明和调皮,就是给被抢了面的客人赔礼道歉,劝他们稍等一会儿。
  女孩儿和她的邻居小弟弟每天按时进店吃早餐,今天,当姐弟俩进来的时候,正赶上店里吃饭的客人最多最拥挤。两个小学生往里挪了挪,对着收钱的冯师傅说,来两碗面。老冯一边收钱一边喊道,来两碗面,小学生的。冯师傅这么喊,一是提醒老婆快点煮面,二是喊给其他的客人听,别和这两个孩子争了。可是当面端过来时,还没有放到桌子上,就被早已等候的客人接了过去。当每个人面前都有一碗面时,又端上来的却被客人自己动手打了包,准备带回家给睡懒觉的老婆吃。两个小学生等了近十分钟也没有吃到面,女孩子显得很着急,于是就挤到饼子前说,买一份饼。饼子交到小男孩手里,女孩子空着手饿着肚子,和小男孩一起去了学校。
  老冯一边忙碌地收钱找钱,一边看着两个孩子的身影融进在大街的人流中,心理感到很愧疚。这时,又有一个小学生进来了,看到店里繁忙的景象,他犹豫了,准备离开。老冯心想,他如果走了,这个早晨要么不吃饭,要么嚼一袋方便面充饥。于是老冯把装钱的盒子盖上,冲着一屋子的客人大声地喊,大人们让一下,让这个孩子先吃;要带回去的请等一下,让店里的客人先吃。老冯的话虽然喊出去了,可是客人仍然我行我素,面端上来了都争着要放在自己面前,有的客人还振振有词地说,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他来得早,理应先吃,要不就乱了套。最后,老冯把这个晚来的孩子领到在里间煮面的老婆面前,并嘱咐孩子以后来早点。
  忙碌的生意终于随着最后一个客人手里提着方便袋,悠然地走出店门而结束了,当确信没有客人进店的时候,两个招聘的打工者忙着打扫店内的卫生,冯师傅和老婆在盘点今天的营业额。看着这些喜人的票子,老婆虽然感到累,但心里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喜悦。老冯一边整理着钞票一边说,这样下去不行,耽误孩子们吃饭,得想想办法。老婆不以为然,哼,管他是谁呢,只要别像头一天那样,能挣到钱就算本事。老冯手上依然在忙着,嘴里不住地说,那不行,那不行……
  第二天,当小店按时开门营业的时候,客人发现墙上多了一块牌子:小学生优先。并且在每张桌子的玻璃板下面都压着一幅画,是汉语拼音和看图识字。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渔舟】请等一下 (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