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思路·小说】北京闪影

  在西单王府井街口,花圃旁边,一个相对清净的角落,蹲着两个人;地面铺开一张图,两人凑着脑袋,在图上指指点点,嘴里磨磨唧唧,专注地研讨着什么。这条北京最繁华的大街,行人穿梭熙来攘往的,但他俩视若无睹;也有人走近来,好奇地探头看看,但这两人旁若无人,依然潜心在那张图上。
  这两个家伙在阴谋干嘛哩?摆开棋局,街头行骗?还是鬼画符,招揽信众?
  你可冤枉好人了!他俩不是别个,就是我和编辑小周啊。我们到京组稿,已经完成任务,空余时间还想玩玩北京。可是,去哪里玩好呢?我们就在切磋这个。地上摆开的是北京游览图,我们在寻找景点哩!
  你会感到奇怪吧——首都历史悠久,名胜古迹多的是,难道还找不到景点?嗐,这你就不清楚了,里头有些讲究。
  多年来,我不时进出北京,组稿、开会、看书展,咋算也不下二十次了。短的三几天,定好往返机票飞来飞去;长的一两月,与作者一起研究改稿子泡在这里。这历史名城,皇家故地,首善之区,怎能不仔细看看!
  我有个亲戚嫂子,在北京海淀居住了五十多年,竟然没去过故宫,令人何等匪夷所思!当然了,她当的是工人,紫禁城的兴衰离她是远了些;可咱不同,当编辑,就要了解历史,杂学旁搜;踏看名胜古迹,是为必修功课。所以一有空暇,就去四处逛逛。
  这么下来,也就看了不少地方。天安门是不必说了,天地日月有四坛,各个名园大观园,景山香山八大处,王府故居四合院,都留下了咱的足迹。不到长城非好汉,八达岭攀过两次;晃荡故宫有三次,第一次走马观花,第二次登堂入室,第三次细嚼慢咽。如此,该看、能看的景点大体都去过了。
  我和小周已经买好明天的回程机票,剩下这大半天时间。徜徉商店并非咱所好,那么去哪玩就得认真权衡了。太远的地方去不成,莫非你还能长双翅膀飞到门头沟去打搅潭柘寺?近旁的好景会有哪些?经过反复钻研讨论,耗了怕没有成个钟头,我俩终于确定了两个去处:袁崇焕墓、于谦祠。
  我俩胸有成竹,雄赳赳地上路了。地图上标示的方位太宽阔,问了好几个路人都不晓得袁崇焕墓在哪。好不容易问到一个略为知晓的,说是在城东南龙潭公园。辗转来到公园门前,为了落实去向,再询问一个清洁女工,她竟说不知道这块有啥墓。我俩决定,就算游览公园也好,于是买了门票进去。
  在园里转了一大圈,果然找到了,不过并不是“袁崇焕墓”,却是“袁督师庙”。这座庙很小而破旧,在秋风中显得冷清萧瑟,令人大失所望。睹景怀古,我很为督师感到不平。袁崇焕是我素来景仰的民族英雄,他与岳飞那样,都是一代王朝的中流砥柱,又都是冤枉惨死的英魂。
  说来,我与袁崇焕还有些渊源哩——他的老家离我老家才八里地,我当教师那会儿,曾带领学生去观瞻过他的故居,拜谒过他父亲袁子鹏的坟茔呢。他没有子嗣,身后萧条,但今天的世人就如此冷落他么?——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袁崇焕的墓地与祠堂在崇文区东花市斜街的广东义园旧址,那儿建筑得相当宏伟哩。我们搞拧了方向,也错怪了世人啦!
  从龙潭公园出来,我俩又赶往于谦祠,天色已晚。在东城区北京火车站附近,兜来绕去,发现它藏在一条窄窄的胡同里,叫做“西裱褙胡同”。脚步发沉,踟蹰走近那个看去很残旧的门户。这真是纪念于谦的祠堂么?没错,门旁的墙上嵌着一块白色,上写“于谦祠”,还标明是“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但看起来很不像。怎么不是大开门户呢?门口的青条石阶已绽裂脱落,石头门墩残缺。门虚掩着,探头从门隙看进去,约略看到庭院中,有几株老枣树,树干粗大弯曲;那廊檐、木柱、窗框残破,横七竖八搭了不少小棚子,还晾着杂七杂八的衣服被单!这分明就是民居嘛,而且显然不是单门独户,而是住了很多户人家的大杂院。
  眼前如此境况,令人感慨万千。于谦是明代一代名相,那首《石灰吟》道尽了他清廉正直的一生。五百年前,他蒙冤慷慨赴死,清白名声贯通古今。如此的于青天,身后就这待遇?——后来我才知道,真正的于谦祠在浙江杭州西湖三台山麓,有前殿、正殿、后殿三进,香火甚盛的,可见后人对他的崇敬。
  侧着脸再往门里瞄几眼,我真还不敢贸然进去。我俩的举动,免不了欲进还退,探头探脑,有点蹊跷的。突然,门扇打开,一个壮汉子站到我的面前,用审贼的眼光盯着我,模样很不客气,兜头就是一句:“你这人闪来闪去的,想干嘛?”
  我不禁大吃一惊,愣住了。傍晚天色暗,敢情人家把咱看成了小贼?
  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曾遇到过类似的这种尴尬。比如,我曾到成贤街的国子监,孔庙大成门外的庭院里,有近200座进士题名碑。我特地去一一审视,在那儿磨蹭半天,终于找到了外太祖父朱方辉的名字——他是光绪年间的进士,康有为的同窗。没想有个管理人员出现在身后,关注那个家伙在干嘛。咱很不好意思,我不可能扛哪些碑碣回家去,我只是想把那个名字拓下来……
  还有,我曾溜达在古老的胡同,打量路边的四合院,见人家没关门,就试探着走进去。院家有人,一看到我就质问:“你是哪位?”咱连忙解释:我路过这儿,只是想了解了解四合院的奥秘……
  面对“小贼”,他会不会放出狗狗咬我们?把我们带到居委会或是派出所去?这时,小周赶紧上前,对那人解释说:“朋友!你好!是这样的……”
  我闪过一边,在想着那人的话:“闪来闪去”!啊哈!他说得一点也没错,咱在北京是匆匆过客,就是闪来闪去的“闪人”、“闪影”呀!   

昨天有个朋友问我,该带意大利朋友去北京哪转转,该意大利哥们儿已经在北京待了半拉月了,长城、天安门、故宫、天坛、颐和园、圆明园、后海、三里屯、南锣鼓巷、798、潘家园旧货市场等等常规景点都已经去过了。我说那国子监、太庙、雍和宫、五道营、琉璃厂、报国寺、天宁寺、白云观、宋庆龄故居、齐白石旧居纪念馆、袁崇焕祠墓这些地方他铁定没去过,带这哥们儿去这些地方扫扫盲。强烈推荐宋庆龄故居、齐白石故居和袁崇焕祠墓,估计好多北京人都没去过。1、 宋庆龄故居:宋庆龄故居在后海北沿,比起河对岸的恭亲王府,这里幽静得多,因为游人大都被旅游团带去参观门票价格翻番的和珅家。纳兰明珠府邸、和珅府邸、醇亲王府、恭亲王府、西花园、宋庆龄故居、纳兰性德故居……等一下,你是不是有点乱了?别乱,我给大家整理一下。后海南沿那个游人众多,需要排队入内的恭王府,第三任主人是恭亲王奕䜣,最初是和珅的宅第——“和第”。后海北沿清净的宋庆龄故居,以前是光绪的弟弟、溥仪的老爸醇亲王载沣的府邸花园,也称西花园,被单隔了出来。而醇亲王府的主体部分不对外开放,现在是国家宗教事务局。再往前推,醇亲王府最初是康熙宠臣纳兰明珠的宅第,明珠的儿子就是那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纳兰性德,现在还有不少人管宋庆龄故居叫纳兰性德故居。第一代醇亲王奕缳的治家格言很有趣:“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儿孙祸也大。借问此理是若何?子孙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财也少,产也少,后来子孙祸也少。若问此理是若何?子孙钱少胆也小,些微财产知自保,俭使俭用也过了。”更有趣的是,这段话的主人出身于清朝最显赫的家族。宋庆龄故居门票20块钱,有学生证的话10块。每年的1月27日免票,因为那天是国母生日,为什么我记得那么清楚呢?因为我跟国母同一天生日,国母是水瓶座哦~孙中山曾经将一把手枪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宋庆龄。在故居中陈列的宋庆龄生平展里,可以见到这份彪悍的生日礼物。故居中有假山、凉亭和湖,湖中有野鸭悠闲地拨着清波,园里还有两架秋千。与生意兴隆的烟袋斜街、灯红酒绿的后海酒吧街、游人如织的恭王府比起来,这里是北京难觅的静地。静坐园中,细想这一方土地,亲见的人事,比其中居住过的任何人都要多,只可惜它不能动、不能言。图片 1一直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最完美的是倾盖如故,并且白首如新。无奈,倾盖如故易,白首如新难。因而性德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慨,才被人们经久不衰地传颂。图片 2图片 32、 齐白石旧居纪念馆:转完南锣鼓巷,可以往西拐到雨儿胡同,胡同口在过客酒吧往北一点。南锣很热闹,拐进旁的胡同,立刻清静好多。齐白石旧居纪念馆就在雨儿胡同里啦。图片 4馆里展示的齐白石生平,最让我关注的是他四处游历的那个阶段。1902年起,齐白石五出五归,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时间长达近十年,在此期间构成了他山水画的形象来源。之后幽居十年,思考、求索,完成了从一个地方民间画家到人文画家的过渡和转变。还记得在成都溜杜甫草堂时,印象最深的是一张杜甫吴越之旅的路线图,他曾四处游历了14年之久,19岁时到达过山西临猗,然后进行了长大4年的吴越之旅,并在游历接近终点时与李白会面,最终定居长安。石涛那句“搜尽奇峰打草稿”,早已不是专指绘画了,对任何艺术都一样,孤陋寡闻、偏安一隅肯定不行,只有走出去才有大见识,所有的艺术过于单一就会趋于萎缩,走出去融合,才有暴发力。我们的生活亦如此。因为看到馆中保存的一张“胡宝珠立继扶正仪式”黑白照片,所以对齐老爷子的私生活着重关注了一下。他和所有男人一样,很专一地喜欢二十多岁的女人,直到九十多岁时依然如此,这也可能是他能够“衰年变法”的原因所在吧。对了,齐白石墓在海淀区南魏公村小区里,周围都是居民楼,比这座旧居更不起眼。从纪念馆出来,沿雨儿胡同继续往西,可以到玉河边上溜溜弯儿。玉河是通惠河的一段,与元大都同时建成,主要用于漕运,当年北京城的粮食大多从这里进城。后来水源逐渐减少,这里变成了一条臭水沟,昔日美景不复存在。如今整修完毕,环境好了很多,不过通惠河玉河遗址博物馆还没对外开放。图片 5图片 63、 袁崇焕祠墓:前两个故居都是在主流景点的边上,袁崇焕祠墓则完全独立于其他热门地段,它位于广渠门立交桥西北的小区里,与广渠门中学一路之隔。龙潭湖公园里还有个 “袁督师庙”,存有康有为题的匾额。龙潭湖早已成为大爷大妈们遛早、打太极、扯闲篇儿的地方,袁督师庙也在很不起眼的地方,一般没什么人问津。高中时代曾经沉迷金庸的武侠小说,《碧血剑》一书的后面附有《袁崇焕评传》。读过过瘾的武侠小说,再看后面的评传,自然有些枯燥乏味,但是本着对虚构人物袁承志的喜爱,爱屋及乌,还是把他“老爸”的生平也读了一遍。很多年以后,我才去了袁督师庙和袁崇焕祠墓。崇祯帝赐袁崇焕磔刑而死,袁崇焕麾下一佘姓义士为其收敛骸骨,秘密掩埋于自家后院,从此佘家后人历经明朝、清朝、中华民国至今共三百八十余年,世代为其守墓。第十七代传人佘幼芝已经74岁了,老人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罹难,不知谁是第十八代传人。图片 7无论袁崇焕是民族英雄也好,是性格跋扈、不守规章的个性人才也罢,皆有史记载。而关于佘义士,在历史上却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甚至佘家后人也早已不知祖先名号。如今的袁崇焕祠墓内设有佘幼芝办公室,她却不能在其中生活做饭,佘家后人已无法回到维持了近四百年与袁墓比邻而居、形影不离的守墓方式。图片 8图片 9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思路·小说】北京闪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