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六、 夺 回 那 片 肉

那一次,狐狸欺骗了乌鸦,把那块肉吃了,心里不免洋洋得意起来。每天,他都要从狐狸洞跑出来,在那棵大樟树下逡巡片刻,踱着方步,哼着小调,心里盘算着下次美餐的到来。他想,那些愚蠢的鸟类真的不经骗,只要略施小计,他们就上当了。想到自己的聪明,他就不禁微笑起来。
  这一天,他又游荡到了大樟树下,尖锐的眼睛四处张望,灵敏的鼻子到处嗅闻,哪怕只有一丁点毛皮腥味也别想逃过。突然,他发现远方的空中飞来了一只巨鸟,好像是只乌鸦,可是个头却很大,样子也很凶猛。巨鸟停在了大樟树的树梢上,腿上挂着着一根长长的“香肠”,晃来晃去,有时弯成一团,有时伸得笔直,做着各种奇妙的形状,好看极了。“真是一根可爱的香肠呀”,狐狸看在眼里,心中暗想“难怪这臭乌鸦长的那么快,前段时间还是小小的个头,现在就变得那么巨大,连毛色也更亮丽了。吃上这么好的美食,身上不长肉才怪呢。”狐狸看着,想着,不禁口水流了下来。“既然这次又让我碰上了,我可不能错失良机,且让你臭乌鸦再看看我老狐的手段。”想到自己高明的手段,狐狸不禁又得意起来。
  其实,上面的并不是乌鸦,而是老鹰。狐狸这次看走了眼,还以为乌鸦个头突然之间长大了呢。只见他又忘情的表演起来。
  “哈哈,大哥呀,我们真是有缘啊。上次我们见面才不久,现在又遇上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会儿不见,您个子也长了,毛色也更加亮丽了,真的要恭喜你呀。这么久没有见面,不知道您的歌舞技巧是否有了进步?”狐狸边说,边跳起探戈,那优美的舞姿真的让人流连忘返。
  老鹰看看地面上的不速之客,总觉得很陌生。看他在那里热情的表演,又是唱歌有是跳舞,真的很有趣。可那根“香肠”老是不安分,老鹰把爪子一甩,弯成一团“香肠”又伸直了。然后,老鹰又认真欣赏起来地面的单人舞会来。
  看着上面的臭鸟被吸引住了,狐狸窃喜起来:“上次你上了我的当,这次你依然要上当。我老狐狸的计谋可不是吹的,绝对是举世无双。”看着那臭鸟爪下晃来晃去“香肠”,不禁口水流湿了腮帮。
  “大哥呀,看看吧,我的舞姿如何?点评点评呀,来吧,给点掌声,鼓励一下。”狐狸边卖力的跳着,边对着树上说。
  老鹰心想,也是呀,人家那么卖力的唱歌跳舞,自己也该做个文明的观众,有所表示才对。最起码,鼓掌奖励是应该的。他先“嘎……嘎……”的叫了几句,算是精彩点评,然后双腿弹跳起来,想做鼓掌的姿势,就在着当儿,那根“香肠”一挣,“呼”的一声从空中飞落下来。大樟树枝繁叶茂,老鹰只能懊恼的盯着他的美食穿过茂密的树叶往地面掉下去。
  狐狸觑的明白,眼睛发出亮光,嘴巴张得箩大。瞬间,他就扑上去咬住了,正想品尝美餐的时候,脖子一阵巨疼,忙把那根“香肠”甩了。待他仔细看时,原来是一条毒蛇,已经滑溜溜钻进草丛不见了。抬头看时,老鹰也“嘎”的一声高飞远去。
  狐狸懊恼万分,两眼昏花,步履踉跄着慢慢爬回老巢,实在坚持不住就倒下了。临终前,他气息奄奄的对孩子们说:“经验有时候真的靠不住,贪婪甚至会害死人呀。我是先把老鹰当乌鸦,后是把毒蛇当香肠,贪心迷了心窍,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教训深刻呀。孩子们,千万记住,不要步我后尘啊……”说罢,流下了悔恨的泪滴……
  2012.12.16

小乌鸦飞呀飞,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发沉,好想停下歇息片刻,但一想到自己好长时间都没有回家了,自己想妈妈,妈妈也一定会想自己的,说不定就盼着自己快点回家呢!想到这里,小乌鸦又打起精神,用力煽动着翅膀继续飞。它知道为了自己妈妈还把家搬到了那个有几堆土的大树上,就是为了离学校近点儿。

花迪娅抬头一看,拽了拽黑迪克的胳膊说:“哥,你快看,乌鸦!它嘴里还叼着肉呢!”

“你的命是保住了,但这件事如果传出去的话,以后你在狐界还有什么脸面?!”

自从那个晚上狐狸偷鸡不成反而弄伤了耳朵回家以后,几天都没有再出来。这是因为自己的确需要养伤不能再出来,另外呢,自己偷鸡不成反而受了伤的事不想被别的同类知道,如果传出来自己以后就会被同类耻笑,所以这几天全家的食物全靠太太出去找,要不自己和那几个孩子都得挨饿。看到自己的伤,太太在心疼之余也会抱怨:“你弄成了这样,我实在不明白。人常说咱们狐狸诡计多端,生性多疑,可你不但没弄来鸡还把自己的耳朵弄伤了,真够笨的!”

其实,在这片乱坟岗处,梧桐树上住着小乌鸦的妈妈,树下住着狐狸一家。乌鸦妈妈是前不久才搬来的,它搬到这里是因为这里离小乌鸦上学的学校近一点,而且这棵梧桐树不但高大,枝叶稠密,遮风挡雨效果好,关键是离人住的地方远,受的干扰少危险自然就小,这点与狐狸是不谋而合的。这俩虽然都属非人类,而且一个是天上飞的,一个是地上跑的,但它们还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选择居住的地点时,都是寻找现成的,隐蔽的,远离人群的。有了这样的相同点,再次相遇也就不奇怪了。

狐狸凭感觉,身子往旁边一闪,“吧唧”一声响,一滩乌鸦粪就落在了它的腿旁边。此时的狐狸真是七窍生烟火冒三丈,它一骨碌爬起来指着乌鸦破口大骂:“你这只不知死活的臭乌鸦,叼着块肉给谁呀?是想给你的小情哥吧,不要脸的东西,伤风败俗,不守妇道,真是乌鸦家族的败类!我要是你啊,早一头撞南墙啦!还在这里丢人显眼的,不知羞耻的东西!”狐狸越骂越激动,竟捡起一块石头向树上扔!

“难道附近又有狐狸了?”黑迪克一耸肩说。

这个声音是从花迪娅和黑迪克休息的土堆处传来的。听到问话声,正打算离开的黑迪克和花迪娅也吓了一跳,立刻从土堆上跳了下来,一看从洞里钻出来的是一只大狐狸,马上感到了危险的来临。再仔细一瞧,发现这只狐狸的耳朵上有伤,立刻明白了它就是那个晚上偷鸡的贼!

“就是啊小乌鸦,你千万要想好了,不要开口说话,狐狸瞅准的是你嘴上的那片肉!”黑迪克换了个蹲的姿势,整理着鱼线说。

这时候黑迪克和花迪娅也走累了,太阳晒得它俩汗水直流,于是当来到那几个土包前的时候,见这里有大树的阴凉,它俩就在一个土堆旁蹲下休息。过了一会儿,花迪娅看着周围说:“这里好像是个乱坟岗,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土堆呢?”

看到上了树的两只小猫,狐狸真是火冒三丈,它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骂道:“你们这两只该死的蠢猫,不快下来受死还等什么?是欺负爷爷我不会上树吗?瞧我怎么收拾你们!”狐狸一边骂一边抱着大树使劲地摇晃,恨不得将那棵树连根拔下来把两只小猫摔死!可是,任凭它怎样使劲摇晃,除了风吹树叶哗拉哗啦响之外,连个树叶也没晃下来。

亲爱的读者,你能告诉小乌鸦这是为什么吗?

于是它又仰着头,一边拍打树干一边骂,正骂得起劲时,只听到“刺啦啦,吧唧”一阵声响,狐狸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片刻一阵猛烈地咳嗽呕吐,好不容易才缓上来一口气,扶着树干抬头又看,那阵“刺啦啦”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就见一股黑灰色的细绳状的东西从天而降,“吧唧吧唧”直往狐狸的脸上掉。狐狸一抹脸,那个臭啊!这时的狐狸已经暴跳如雷了,恨不得让自己腋下生翅,飞上大树将那两只小猫生吞活剥撕成碎片砸成肉饼!

在树上的黑迪克一直想找个机会溜走,但苦于这只讨厌的狐狸老是死缠烂打地想骗乌鸦嘴里的那块肉而赖着不走,它只好蹲在树上扬着鱼竿,鱼线吊着鱼钩在空中练钓。此时,看见一片树叶似的东西从树上往下落,就一摆鱼竿,着!那片即将掉进狐狸口中的肉被鱼钩给勾住了在空中打转。狐狸一看即将到口的肉只在空中飞舞却掉不下来,这才发现是被那只黑猫用鱼钩给勾住了,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了地上。

“不管怎么说,老祖宗的这种本领咱也得好好学,功夫也得好好练,危急关头总能派上用场!”

“你……啊!”还没等狐狸骂完,被气晕了的小乌鸦,早已忘记了口中还叼着的肉,刚说了个“你”字,嘴一张,只见那块肉像石头似的往下落,小乌鸦此刻大惊失色。

听狐狸这么一说,黑迪克和花迪娅在树上仔细搜寻,才发现了在同一棵树上不远处的另一个枝干上的小乌鸦,这时的它不知是因为看见了树上的猫还是看见了树下的狐狸,只见它的脸色发青,浑身发抖,羽毛蓬乱,不停地拉稀。

狐狸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嘴里和脸上的臭粑粑是乌鸦所为,心里很生气,但看见它嘴里叼着的那片肉,就转着贼眼满脸堆笑地说:“哎哟歪,亲爱的乌鸦小姐,你好吗?您这是打哪儿来呀,嘴里的肉是送给我的吗?咱们的缘分可真不浅呢,小狐狸我这厢有礼了!”狐狸盯着乌鸦叼着的那片肉,扯着个公鸭嗓子说完后,在“嘿嘿”奸笑地同时,还装模作样地做了个万福,然后就等着那片肉往下掉。

小乌鸦见状也想笑,可它愣是忍着没笑出来,一憋气,又是一股稀粪直窜而下。

“其实我们早看出狐狸是在变着法地骗你口中的那块肉!当年你的祖先喜欢听好话丢了肉,你今天在听到好话时虽然没有上当,但是当你听到狐狸说你坏话时就忍不住了,一张嘴肉自然就得掉下去,这样依然上当!”黑迪克看着小乌鸦说。

小乌鸦听了狐狸的一番表白,将右脚在树上狠狠地跺了跺,由于用力过大,连它自己的整个身体也跟着晃动。

乌鸦听了狐狸说的话,不知是心有所动还是站累了想换个姿势,只见它默不作声,只是向一旁挪了挪脚看着狐狸。

花迪娅一看小乌鸦在跺脚,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又急忙给它打手势,让它别听狐狸那一套。

一阵风吹来,风中夹杂着一股臊腥味。

黑迪克一看急中生智,迅速放下鱼线大声喊道:“花迪娅,鱼竿!”花迪娅回头一看,纵身一跃抓住了哥哥递下来的鱼竿,黑迪克在鱼竿的另一头用力一压,支在树枝上的鱼竿像杠杆一样把花迪娅吊离了地面飘到了树上。

“也可能我是笨了点,所以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当我正要再次抓鸡的时候,不知哪里忽然飘来了两个什么东西就把我的耳朵给勾住了,多亏我拼了命地挣扎才得以逃脱,要不的话,恐怕你和孩子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小乌鸦看了看挂在鱼钩上的肉在空中飘荡,然后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们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这样做?”说着还跳上了另一根高枝。

小乌鸦见它们走后飞了过来,看着那块肉说:“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听好话听坏话都上当呢?”

“小乌鸦,会飞了,叼虫子,喂妈妈。妈妈年老不能动,一口一口喂给它。”小乌鸦在学唱这首歌时都哭了,老师问它为什么哭,它说:“我想起了妈妈。虽然妈妈现在身体还算硬朗,也不需要我给它喂着吃,但它毕竟养育了我。现在我在这里读书,生活不愁,但是妈妈每天还要自己奔波讨生活。”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六、 夺 回 那 片 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