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闪小说)我要给你们一…个…惊——

  “喂!真的吗?哪天到?好,好好,好……你妈妈刚才上街买菜去了,你要给我们一个什么?金什么?什么?动车票都定了?好,我们在家等你。”老张放下话筒,不禁喜上眉梢。
  “嘎……”,老伴推门而入,不知老张哪来那份高兴劲儿,佯嗔道:“捡到金子啦?看你高兴得给鬼样!什么?儿子打电话来啦?他说了些什么?”老张笑而不答。老伴再追问,他答“没说什么”,老伴急了,跑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说不说!”
  “我说我说,”老张求饶,“你放手我才好说呀”。
  老伴放手,“快说嘛,要不我……”
  “娘子……,附耳过来……”老伴没有附耳过来,他却主动附嘴过去对老伴耳语:“儿子说——他大后天要带个漂亮女朋友,我们有儿媳了!他还要给我们一个金什么,金戏?……”老伴高兴得情不自禁地给老张的屁股上一阵巴巴捶。
  儿子如期回来,早就等候杨柳树下老张夫远远地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孃跟在儿子身后,两老笑得合不拢嘴。
  那姑孃走到老张夫妇面前,亲亲热热地叫道:“娘舅、舅娘好!”
  老张气鼓鼓地两步跨过去,随着“你这畜生!”便将手中的矿泉水啪一下砸在儿子面前,“这就是你给我们的惊喜?!”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把在场人都砸蒙了。老张才吼道:“她是你的亲表妹!!”
  这才把儿子震醒了说,“我知道呀”。
  “你知道怎么会……”
  姑孃知道娘舅误会了,便说:“我请假回家探亲,在夹山沟路遇表哥,顺便和他一起来看望你们两位老人,一会儿我还要赶回家去”。
  老张问儿子:“你在电话上说的那个……”
  “哦,她临时出差国外了。”儿子说。

美高美 1

图源网络

        老张坐在门口,吧嗒吧嗒抽着闷烟,他老伴就呆坐在床上,目光不知道看向哪里,老张怎么也想不明白,儿子留下来的两万块钱到底放哪了。

        那是几天前,儿子外地打工回家,带着一家三口回来小住一晚,爷俩都高兴喝了不少酒,但为了不耽误第二天儿子回工地,也没喝到很晚,便早早睡了。第二天一早,儿子一家告别老两口,老张的老伴眼泪一直流,老张也沉默着,没说什么送他们走了。

          过了两天,儿子给老张打了个电话说:“爹,我走之前往家里搁了两万块钱,是我应该孝敬您二老的,我没当面说是怕您不要,我不常在家,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老张听了眼泪就流了下来,老伴更是眼睛哭红了,老两口都知道,儿子在外打工不容易,风吹日晒的,这两万块钱也不知道是怎么省吃简用省出来的,老两口心疼儿子,这些年没跟儿子主动要过一分钱,都是靠着家里不大的园子,种菜卖到早市上生活。

美高美,          可现在,老两口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那两万块钱。老张继续抽着闷烟,他老伴小声说:“要不,要不打电话问问儿子,把钱搁哪了?这家里都翻遍了也没有……”老张立马严肃起来,大声说:“问什么问!你问了,儿子心里怎么想?你这不是怀疑儿子吗?你这不是伤害儿子尊严吗!”这一吼,他老伴便不再出声了。

          于是后来几天,老张就在社区里来回溜达,东瞅瞅西看看,他怀疑钱是不是被人偷了,突然他看到后院搬来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看样子是租后院那对夫妇的房子的新租客,不知怎么,老张总觉得这个人不太善良。于是他来到后院,假装和后院夫妇寒暄几句,便借机来到租客的屋子旁边,一面打量着屋内,一面低头踢脚下的石子,终于,那个年轻人感到很诧异,打开门,问怎么了。老张见他打开门,便要进去的样子,年轻人只好尴尬的笑一笑说进来说吧。

          老张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年轻人聊着,起初年轻人还很高兴,想着熟悉熟悉以后好有个照应。可老张说话间隙总是摸摸这儿翻翻那儿,动作虽不大,但年轻人都看在眼里,他便有些反感,于是站起来打开门说:“我要休息了,您改天再来吧。”

        老张就这么一无所获的回到了家,他还是想不明白,难道儿子真的骗了他们老两口?

        晚上吃饭,老张想到他老伴健忘,便赶紧问:“儿子是不是告诉你放哪了,你是不是忘了?你想想。”他老伴盯着昏黄的灯下的菜,说:“没说过吧,我,我也忘了说没说过…”“那儿子走后的那次社区组织的募捐,你捐什么了吗?”“没有,那一次我们不在家,回来时已经结束了。”

          后来老张觉得他再这样找下去也肯定找不到什么,于是他想到了一个人,成子。成子是社区的志愿者,他在社区旁边的破写字楼工作,二十多岁,走起路来带起的风都是年轻的味道。成子知道老张老两口的儿子不常回来,所以他隔三差五来老张这里,一发工资就买一些米面送过来,老张也待他如亲儿子,常与他谈心,教他人生道理处事规则,甚至老张两口出门的时候,也常常把钥匙给成子,让他帮忙照顾菜园。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闪小说)我要给你们一…个…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