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从花园到迷宫

  过了年,散了节,该收心,又得准备工作了。那年头,在开学之前,教师总得先学点习,开些会,啃啃新教材,备备新教案。干这份差事吃这份粮,你就得有副好牙口。
  除了忙这些,我还得干别的。校长找到我,说,那排新教室还没个厕所,问我咋办?
  咋办?碰到校长那两道狡猾的目光,我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新建的那排教室距离原来的校园有大大几十米。没有厕所,上学期上课时,学生内急起来,就得跑到老远的下操场旧厕所去,憋不住尿了裤裆还是小事,那简直就是给他笼子放雀,他不趁机去逛逛街就是傻蛋了。
  还有一说。原先的校园是个大的四合院,四面平房教室围住中间的二层办公大楼,其形状就像一个写得严实端正的“日”字。镇子人口膨胀,生源增多,上学期学校只好多招收了三个班的学生,教室不够用了,就在外头建起了这排平房三个教室,其形状就像一个“旧”字中那一“︱”。在这一“︱”与“日”之间,是新辟的操场和草地,没遮没拦的,不时有牛进来,在操场上拉屎,弄几泡黑糊糊的大粪;居民放养的鸡鸭也来凑热闹,到草地上觅食,叽叽呱呱地唱曲儿。平日没课的教师得兼职轰牛赶鸡鸭,上着课的学生可以免费看“戏”。偏偏我当班主任的那个班就在其中的一间。哈!这哪像个校园,倒像是养殖场!
  所以,得尽快想办法弄起个厕所来!校长的意思是,在建厕所的同时,还得垒一堵围墙,要把“旧”字的笔画连起来,变为一个“田”字的校园哪。
  可是,盖厕所、建围墙,你以为是吃笋那么脆口的事儿?上头是一个子儿也不会给你的。这排新教室,还是靠全镇居民捐钱献料,勉强才盖了起来。全国有多少这样的穷学校啊!迫不得已,就只能祭出“民众筹款”这样屡用不爽的妙招。建成的新校舍,能成为地方官员的伟大政绩,但先前他可不管你建得是何等艰辛!莫不成盖厕所垒围墙还得用这招?只怕全镇人民吐出的口水能把人淹溺了吧。
  如今,我们想到的办法,也就只能是——打泥砖。
  校长那么抬举我,不外是看上了我那班学生是免费(廉价的更下一级)的劳动力。那班学生虽仅是初中毕业班,但不少学生长得牛高马大的,比我这老师还高半头,有的是力气。不使用他们,岂不埋没了他们的天赋?
  我不能推脱,只好勉为其难。以前我曾见过乡下农民打泥砖,盖房子,工序并不复杂的。于是,发动学生,从乡下借来十几副打砖木枷;从坡下挑来上好的黄泥,挖出大坑灌水浸泡,掺进一些沙子、石灰、禾草,光脚踩成很稠的烂泥,然后将烂泥放进木枷里,填结实,抹平整——待它晾干,就是尺二长、八寸宽的一只只泥砖。
  没话说,咱得带头干。你不干,学生能听你的?那会儿,正当春风料峭,天寒地冻,水凉彻骨,光着脚踩泥巴,那滋味像有刀子在割肉;但没过多久,双脚就麻木了,没了知觉,这倒好,省得痛苦。你就干吧!
  新教室那另外两个班也一样干。如此,师生们真格自己动手,学习泥水匠,还会垂线吊直,用泥砖砌墙,建起了厕所;建筑教室时剩下的旧料,解决了房梁和瓦面。那堵围墙也是这么垒成的,围墙中间还弄了个小门楼以供进出。啊哈!自力更生啥都有哇!
  我因此获得学校的表彰,把奖状捧回了家。原来,“先进工作者”就是这样拐来的呀!
  但我们谁也没料到:这年夏天,西江水涨,淹没了学校的操场。厕所和围墙的泥砖被水浸泡,就哗啦啦地倒了。到洪水消退时,那儿成了一堆堆烂泥,还得我们师生费劲清理。嗐!那奖状被泥巴糊住了,“先进”的称号上满是污泥。
  我很后悔。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用竹笪围成厕所,竖一排竹篱笆作围墙呢!再想想,既有篱笆何不也种点蔬菜,让篱笆上爬点丝瓜结些水果?那蜂飞蝶舞的,校园岂不成了菜园啦?亏你想的!至此我不禁发笑,哈哈!
  为人处世,甭管你多聪明,但事情纷繁,谁还能不犯点错?今儿个讲了这个糗事儿,你就笑吧,就算笑掉了大牙,我也犯不着帮你镶补的。

美高美 1

      我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和稀泥、捉迷藏和丢手绢。有一天,妈妈却很认真的问我:“丁丁,你想不想上学啊?你到了上学的年纪咯。”

      我正蹲在门前的一滩水旁和稀泥,对妈妈的话并不上心。妈妈蹲下摸摸我的头说:“学校里可以交到很多朋友,林峰也要去上学。你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呀。你们的学校很漂亮,是个花园。”

      伴随着妈妈的描述,我脑海里面开始勾勒学校的模样:很多人围着我一块儿玩游戏,和小伙伴林峰形影不离。

      上学这桩买卖可真划算。我不禁乐起来了。

        妈妈给我买了一个书包,里面装了一支铅笔、一个转笔刀和一个小本子。书包上面有奥特曼的图案,书包塞进课桌里,让我感觉超人和我成了同班同学。那支长长的铅笔上面印有花纹,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似的橡皮,用起来很方便,一旦把字写错,掉头就可以擦的干干净净。

      这四件套就是我上幼儿园的起始装备,开起了我的读书生涯。

      开学那天,爸爸背着我,我背着书包,走到校门口后他就蹲下,我顺势从背上溜了下来。爸爸告诉我:“上学就要自己走了,人家都不需要背的。”我看看周围,很多跟我一样的小孩子,大部分是由爷爷奶奶带领着,父母陪同的并不多。

      我们在校门口遇到了林峰,他和他爸爸一起来的。我们手拉手地跨过了人生第一道分界线,就成了学生。

      母校没有围墙,有三座教学楼,半包围式的围着我们的操场。我们必须得穿过操场到教学楼。操场中间有一座圆形花坛,里面种着很多花,我至今都不认得那些花的种类,反正都开的很鲜艳,红的、黄的、紫的。操场四角就是四块草地,许许多多学生坐在草地上着看书、说话。那一刻我对学校有了初步定义,学校就是花园。妈妈没有骗我,学校真的很好玩。

美高美,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那天白老师教了我们这首儿歌,也交给了我人生第一堂社交礼仪。我们每个孩子基本上都按照儿歌上面的步骤,去寻找新的朋友。

        有一天我路过花坛,看到一只青蛙蹲在草丛里。老师说青蛙是王子,只是我看到的青蛙头上没有王冠。我走过去对青蛙王子说:王子,我们可以一起玩耍吗。他呱呱叫了一声就跳进了草里,无影无踪。也许他太忙了,我姑且当他那一声呱呱叫是同意的意思。我心里惦记着我们的约定。

      下午我路过的时候,我再一次看到了青蛙王子,只不过他看起来比早上胖了许多,而且还换掉了早晨的青衣,穿了一件粗布衣裳,有点像牛仔服。我有点害怕,迟迟不敢靠近,因为他看起来没有穿绿衣服那么温柔。后来我才明白,那天下午见到的不是青蛙,是一只蛤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花园到迷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