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海蓝·小说】娶“模特”回家

王一民可谓闻名多山镇的青年作家,年逾三十,小有名气。
  王一民自幼酷爱文学写作。读小学三年级时,他便在县报副刊上发表小小说《我的好伙伴赵丽宏同学》。受到激励后,他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立志将来考入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为繁荣祖国的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奋斗终生。
  待到参加工作后,王一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潜心研读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勤奋笔耕,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恋爱、婚姻及家庭之事。
  最终,待到王一民步入而立之年后,他仍旧孑然一身,寂寞、孤独地生活着。
  时值盛夏。
  这天晚饭后,天边的晚霞绚丽多姿,耀眼夺目。王一民照例独自到镇南五里外的伊通河沿岸去溜达。
  此刻,王一民健步登上河堤,正欲前行时,忽听前边不远处有位姑娘在轻声呼唤着:“王作家!王作家!……”声音优美动听,充满了柔情蜜意。
  王一民立刻止住步,侧耳细听,立时辨别出那声音来自左前方的白杨树林里。他不由自主地抬头观看,只见树林边那棵大树下站立着一位赤身裸体的年轻姑娘,披头散发,胸前的两个乳房在剧烈地抖动……令人心旌摇动,头晕目眩。
  王一民看罢,不由地心惊肉跳,汗如雨下……随即,他转身就往回跑了,边跑边道:“唉呀,我是不是遇见鬼啦?快走!快走吧!”
  “王作家,王作家!你赶快给我回来!”姑娘见此情形,嗔怒地喝令道,口气不容置疑。
  王一民听了,只得停住脚,惊魂未定地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随即,声音颤抖着警告对方道:“我是正人君子,老成持重!你可千万别……”
  姑娘听了,竟然“扑哧”笑了。随即,她脸上现出了轻蔑的神色,极力挖苦王一民道:“哼!王作家呀王作家,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其实你也挺虚伪的,纯粹是假装正经。俗话说,不做亏心事,半夜叫门心不惊!现在,我又不是勾引你行苟且之事,拉你下水什么的,你何必仓惶遁逃呢?人都有七情六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唯独你是柳下惠,‘坐怀不乱‘吗?”说到这儿,她竟然爽朗地大笑起来。
  随即,姑娘热情地召唤王一民道:“王作家,你快过来!过来呀!”说到这儿,姑娘停了一下,道!“等你来到我跟前,你立时就能认出我是谁来啦!”
  “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王一民说着,极不情愿地答应道。此刻,他仍旧心存疑虑,缓慢地走下堤去。
  待到王一民赶到近前,正眼看过去,顿时惊愕不已,暗自道:“我的妈呀,这不是南街新时尚服装店里的那个塑料女服装模特吗?”随即,王一民内心疑惑不解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呢?难道……”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姑娘听到这儿,顿时满腔悲愤,一针见血地控诉起王有财经理来了:“……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阴谋家,利益熏心的伪君子!亵渎艺术的罪魁祸首!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道:“五年来,他利用我的美貌赚足了钱,到头来竟然把我……”这时,姑娘追悔莫及,羞愧难当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真单纯、幼稚,简直傻透气了。”
  接下来,姑娘内心痛悔不已,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开了:“我是个窈窕淑女,聪明伶俐,能说会道,办事干脆果断,公关能力极强,前途无量。
  五年前,我只身迈进新时尚服装店的门槛后,一直身着那套廉价的淡黄色连衣裙,赤脚站立在店门旁,整个身体造型成为“请进”的姿势,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和蔼可亲,彬彬有礼,热情地迎接宾客,神情异常专注,一丝不苟,雷打不动。
  我从不烫发、焗油,涂脂抹粉,只凭天生丽质,便吸引八方顾客蜂拥而至,竞相抢购各种时髦商品,因而商店买卖兴隆,财源茂盛滚滚来。
  这期间,最令我担惊受怕的就是性骚扰问题。为此,我内心始终郁闷着,郁闷着……
  平时,一些不三不四的男顾客始终把淫邪的目光投向我的脸上、身上,不失时机地伸出手来在我的胸部、乳房或者是臀部等处摸来摸去,乐此不疲,实在让人……
  更有甚者,他们还利用想象的罪恶黑手,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将我劫持到窗前的马路旁,不由分说就把我按倒在地,麻利地撕碎我的连衣裙,压在我的身上猛烈地冲撞着,冲撞着……直至发泄完兽欲,这才满意而去。
  面对这些流氓、歹徒和淫棍的疯狂蹂躏,我只能说忍气吞声,任凭无情的泪水在肚子里肆意滂沱……这是因为,顾客就是上帝嘛!假如我不能周到地服务的话,一旦惹恼了上帝,遭到举报后,我当月的奖金可就泡汤啦!
  …………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王有财的财富完全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待到王有财成为百万富翁之后,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原来居住的窄小地房变成了高大楼房;轿车换成了豪华的了;与此同时,王有财那相濡以沫二十余年的“黄脸婆”方中华也被迫“下岗”,取而代之的是那位年轻美貌的女大学生赵晓丽。
  厄运,随即降临到我的头上来了:新时尚服装店全面以旧换新,我首先被王有财无情地抛弃到店门外的垃圾堆里。
  此后不久,街道的清洁工又把我装上垃圾车内,遗弃在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了。
  我不禁仰天长叹,欲哭无泪。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如此悲惨的下场。
  此刻,我多么希望老天能够降临大暴雨,将我周身的肮脏清洗一新,同时冲刷掉我内心的屈辱,使我获得新生。”
  听了姑娘的叙说,王一民沉吟半晌,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吃一堑,长一智’嘛!”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竭力安慰姑娘道:“一切重新开始吧!美好的新生活正在朝你微笑呢。”
  接下来,王一民把探寻的目光投向姑娘,温存地道:“你打算以后怎么办?你看我能不能帮你什么忙呢?”
  “你……”姑娘听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喜出望外地问道。
  “对。”王一民微笑着点点头,肯定地回答。
  姑娘沉思片刻,郑重其事地道:“王作家,你崇尚文学艺术,也具有怜悯之心,”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不错眼珠地看着王一民半晌道:“我这朵倍受凄风苦雨摧残的艺术之花,能不能在你的阳光雨露哺育下,快乐、幸福地开放呢?”
   “没问题。”王一民听了,同意地点头,爽快地道。
  随即,王一民紧握姑娘的双手,心花怒放、欣喜若狂地道:“你是我心中的女神,我爱你!我要娶你回家。”说到这儿,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亲爱的,以后咱们俩长相厮守,海枯石烂心不变,直到地老天荒!”
   “我的心上人啊,你真是‘天底下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头号大好人’呀!”姑娘听了,内心无比激动地扑到王一民那宽大的怀里,然后尽情地狂吻对方的脸颊,如梦似幻,如胶似漆,深深地陶醉在爱的无穷欢乐中……
  当天晚上,王一民就将姑娘娶回家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自此,王一民更加勤奋地写作,佳作迭出。
  三年后,王一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为著名作家。但他却不骄不躁,依旧在探索中稳步前进。此刻,王一民力争“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最终,他将摘取世界文学桂冠上的明珠——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中华大地上的“莫言第二”。
  这期间,每夜王一民都在刻苦地写作。写累了,他只要抬起头来向美丽的妻子投去深情的一瞥,周身的疲乏立刻消失殆尽,内心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于是,王一民照例挥汗如雨地写了起来。   

平时,多山镇青年教师王长生特别爱做梦:美梦、噩梦和光怪陆离的梦等,不可胜数。
  十年前,王长生曾经做过这样一个美丽的梦:他梦见自己成了作家。
  这是王长生在看了一本书之后,当天晚上被诱发出来的好梦。
  那天上午,王长生到同事赵大伟家里去做客。其间,他无意中发现了一本无头无尾、残破不全的线装书。
  随即,王长生捧书在手,如获至宝地翻看起来……看着看着,忽然有几行字令人怦然心动:十一月份出生的人,有文学天赋,爱好文学写作,能够成为作家,等待。
  王长生看罢,顿时心花怒放、欣喜若狂,道:“哎呀,我的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七日,这么说……”
  至此,王长生内心萌生了当作家的美好愿望。
  当天夜里,王长生梦见自己成为作家了。
  受到激励后,王长生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刻苦研读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勤奋笔耕,一篇篇文学作品仿佛雪片般飞向全国各地报刊编辑部。
  光阴荏苒,时间一晃五年过去了。
  这期间,王长生投出去的千余篇(首)稿件均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为此,他内心痛苦、悲伤极了。
  不过,作家这一崇高理想的光辉还没有在王长生那纯洁的心灵中褪去,他照例一如既往地挑灯夜战,乐此不疲。
  转眼又是五年过去了。王长生依旧没有只言片语发表出来。
  此刻,王长生内心不禁有些惶惑了。随即,他暗自疑惑不解地道:“莫非我天生不是那块料?剃头挑子一头热?单相思?一厢情愿?”
  这时,王长生无可奈何地摊开两手道:“唉,空耗十年光阴,简直就是蹉跎岁月呀!假如我把心思用于别的事业上,肯定能够有所成就,可是……”
  说到这儿,王长生停了一下,道:“我干嘛一棵树吊死人?非得在文学上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呢?俗话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看来我还是……”
  随即,王长生准备就此搁笔与文学分道扬镳,让作家之梦滚蛋吧!此刻,他内心无比悲愤地道:“文学误我不浅。现在,我将走出误区,步入正轨,发愤图强,创造辉煌!”
  待到王长生抬眼瞥见桌案上摆放的那一摞米余高的辛勤劳动成果时,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之情,仿佛决堤的洪水冲出感情的闸门汹涌而来,一泻千里,势不可挡……随即,王长生不禁热泪盈眶……
  片刻,王长生咬紧牙关伸出手去,随便从中抽出几篇废稿来,破釜沉舟地道:“现在,我就把它们修改一下投出去,成败在此一举了。”
  待到第二天早晨,王长生却又改变主意了。
  这时,王长生决定不再做垂死挣扎了,因为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益的。
  原来,昨晚上王长生做了一个离奇古怪的梦。
  在梦中,王长生梦见自己终于和心爱的姑娘睡到一张床上了。不过,他们自始至终都是背对背而眠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难道……
  今早起来后,王长生反复琢磨着这个梦的寓意,猛然悟到了什么,正要开口说话时,却被赵大伟的敲门声阻止了。
  待到赵大伟进屋后,王长生便迫不及待地把昨夜自己所做之梦向对方和盘托出……谁知,赵大伟还没有听完,竟然“啪地”一拍大腿,乐不可支地恭喜王长生道:“长生兄,这可是一个好兆头呀,说明你就要翻身啦!”
  “真的吗?”王长生听了,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道:“那么,现在我干脆就把这几篇小小说投出去,看看是否应验。”
  三个月后,它们全部在地市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出来,并且发在头条。
  自此,王长生一发不可收拾……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海蓝·小说】娶“模特”回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