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碧海小说】镜子的秘密美高美

  1.    小雅起先不相信这间房子闹鬼,不过现在不由她不信,房间很敞亮,是日伪时期的一座建筑,依山傍水,宽敞明亮,落地的玻璃窗,采光相当好,有独立的卫生间,镶瓷的大浴缸,连马桶都很考究,据说抗战前属于一个富商家的别墅,后来日本军侵略进来,富商带着家人跑路,被一个汉奸头子征用了,抗战结束了,富商也没有再回来,兵荒马乱的也许他们都死于乱世了吧!作为抗战胜利的果实,被国民党的一个要员划为自己名下的产业,后来辗转被小雅的未婚夫寒生买了下来,说起来寒生,小雅就一脸的骄傲,这寒生可是一个著名的小说家,撰写一些类似张恨水的鸳鸯蝴蝶派小说,每一本都很畅销。每一本小说小雅都读了不下十遍,甚至连小说中的精彩对白小雅都能倒背如流。和寒生结识的过程也类似于小说里的情节,绝不平铺直叙,必要的铺垫,情节的安排,高潮的结尾都那样的妙不可言。小雅承认,她爱上的首先是寒生这个人,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小说作家。
      
       2.
       那天,小雅和几个朋友到霞飞路上的一家夜店喝茶,他们又说又闹的,一块庆祝抗战的胜利,寒生就是在那时闯入他的眼帘的,小雅他们落座时,寒生在一个幽静的靠着壁炉的角落里单独一个人坐着,脸上一副落寞郁郁寡欢的表情,眉头紧锁在一起,英俊的面颊上像笼罩着数不清的乌云,小雅注意到他对面的座位上是空着,他一个人冷冷清的坐着,他手里拿着一瓶酒,对面是一个空的杯子。一个落寞的男子总有一些不肯示人的故事吧!那么他究竟沉沦在什么样的故事里呢?小雅有些好奇!总之这个男子身体上有一些什么东西吸引小雅注意。所以和朋友们的交谈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朋友们说什么也只是随口应付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男子已经走掉了,小雅未免有些失落的感觉,她甚至没有注意到男子走去的方向。小雅回家后,那个男子忧伤的面影总是缠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驱之不散,没准我还可以再见到他!这个想法纠缠了小雅很久,一想到再见的情形,小雅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期盼的感觉,也许我可以成为慰藉他的阳光帮他驱散埋在心头的阴霾。
       小雅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又去到那家夜店,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的座位,还是那个男子一个人品尝着自己的落寞。小雅找了一个位置恰好可以观察到那个男子而又不容易引人注意,她必须证实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是在等待另外一个女人。小雅百无聊赖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汤匙,一个晚上到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窥探着那个寂寞男子的动静。直到那个男子起身离开,果然不出所料,一整晚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女人坐到他对面的位置。小雅为自己的发现惊喜不已!
       如此一连几晚,小雅都会说服自己找个理由,例如散心,例如消遣,起先是和朋友去,渐渐地自己一个人去。那一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小雅望着外边的天色,心想这个男人不会来了吧,难道就这样和他失之交臂。突然一个影子遮暗了自己的视线,小雅抬头一看,没错是他,千人万人之中也不会认错的身影。男子彬彬有礼的道“小姐你已经观察了我一个月零三天,给个理由给我。你就那么对别人的生活感兴趣!”
       小雅忙不迭的抬起头,道“说我观察你那么久,如果你不是在同时观察我你怎么会知道!”小雅勇敢地迎视着男子的目光,男子大概没想到小雅是这么清秀的一个姑娘,总之他的目光一怔,好像摄于小雅的气场,“那咱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说说你究竟也在等什么人吧!”小雅说“我等的人一直都在,你等的人我却从来没看到他出现过!”男子颓然的坐在小雅对面的位子上“或许我在等一个永远也不会出现的人!虽然我的面前是空的,但是我的心灵更空!”
       小雅饶有兴味的看着男子“说说你的故事吧!其实有很多事情说出来会让自己轻松地!”男子道“也许真像你说的那样,说出来就解脱了,我叫寒生!不知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小雅眼前一亮“就是那个写小说的爱情专家!”男子纠正小雅的语病“不是专家,就是一个写小说的!”“你写的每一本小说我都看过,我喜欢看悲剧的结局,我也喜欢皆大欢喜的故事,如果你不是一个爱情专家怎么能写出来那么打动人心的作品!”“在你眼中的专家,其实根本连自己的感情生活都处理不好!我根本就是一个笨蛋!”寒生痛苦的用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小雅伸过手去握住寒生的手,小雅的手若有魔力,寒生停止了自虐,又恢复了开始的风度。
       “我原先有个女朋友,我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没错,她很漂亮!当着一个漂亮女孩的面说另一个女孩漂亮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小雅摇摇头说我不介意的!寒生接着说“有一天,她突然留下一份信就此不告而别!”小雅赶忙问“她没告诉哦你她去什么地方了吗?”“没有,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就那样销声匿迹了,甚至连个理由都不给!这公平吗?”“那你有没有试着找过她!”“我找过了,是反我知道她可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我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但是至今没有她的下落”“你们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吧!”小雅试探着问。”“我一直以为这是上天跟我开的一个玩笑,我总以为我回过头的时候,她就那样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我面前!可是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这究竟是为什么!我知道我被人家甩了,她一定是看上了哪家富家的公子和别人扬长而去了,这一个老土的故事,现在你满意了吧!不过现在说出来好多了。我可以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了。“他伸展了一下四肢,做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虽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可是小雅知道寒生还是在意他的未婚妻的。
       有那么一阵寒生凝视着小雅的眼睛,似乎能看到小雅的心灵中去。”难道你也在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的人吗?”小雅笑了起来,正如徐志摩笔下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仿佛一朵水仙不胜凉风的娇羞。“如果我说我在等你,你信吗?爱情就好比嫁接树木,老树干是旧爱情,但是不久以后新爱情就会生根发芽,代替死去的爱情重新复苏。”寒生细细的玩味着小雅的话,其实他很认同小雅的说法。没准眼前这个姑娘会让自己已经变成一滩死水的心湖荡起涟漪。“你不介意我心里还有别的人吧!”小雅重重的点头,然后又摇头“不,我介意,但是我想我有一天会取代她的位置,这点我有信心,我想应该后悔的事她,把这么好的男人抛弃了是她的损失!”想到这,小雅脸上漾开幸福的酒窝。寒生真的是一个很值得去爱的男人,体贴,温柔,善解人意!不久他们同居了,小雅和寒生在爱情的大海里幸福的游弋着!那是一段如鱼得水的时光。就是在现在这间房子里,小雅原原本本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及交给寒生!
      
       3.
       小雅最喜欢的就是那面正对着卧室的大镜子,铮明瓦亮的,每天小雅都将它擦拭得一尘不染,小雅冲着镜子微笑,蹙眉,撅嘴,扮鬼脸,镜子里也有一个小雅对着自己微笑,蹙眉,撅嘴,扮鬼脸。镜子如实的反映着一切,如实收录这一切,包括她和寒生所有欢愉的时光,他那么急切温柔又带着些许暴力的闯进她的身体,小雅爱抚着寒生宽宽的肩背,心里喃喃着“来吧我的男人,我的身体是让你忘记忧伤的故乡。”
       寒生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陈曦,又开始在他的小说里鸳鸯蝴蝶了,又可以精神抖擞的写小说了。
       不过小雅一个人面对镜子的时候,总有一被人窥探的感觉,女人的第六感最灵了,这感觉让小雅不寒而栗,镜子里面有什么?男人阳刚之气比较重,只有女人比较容易看到。但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机会看到,只有那些真正喜欢镜子,喜欢与镜子交流,喜欢让自己的全身都处于镜子的画面中的女人才会最容易看到...
       在安静的时候,在窗户附近站着,面前摆着一面可以照出全身的镜子。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直到忽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比平日的自己要更美丽些。然后梳头,前三下,后三下,如此循环三次,就可以见到它了。
       镜子中,出现两个“你”,第二个“你”,就是来找你当替身的冤鬼。你必须和它说说话,如果一言不发,它就会以为你没看到,那它就会找来更多它的同伴,直到占满你的视线,直到你开口跟它交流。而且,第一句必须是“你是谁”。它就会轻蔑地笑出声,说:“呵!你转身看呀!”这时,你千万千万不可转身。因为每个人肩上都有两盏“鬼阴灯”,当你转身时,它就会立刻吹熄你的“鬼阴灯”。那么,你就会死得很惨。你一定要和它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但每说两句,它就会提醒你转身看我吧!你不要回答这个,继续聊,但它会循环。当你不耐烦的时候,就摔掉镜子,结束一切。
       当然,那个鬼是不会死的,它只是消失,并且在你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就会忘了这件事。这个故事很诡异,不过小雅偏不信邪!恰好他也非常喜欢照镜子,本来嘛如花的女孩子那个不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自己所爱的人呢!小雅也不例外!终于有一天小雅沉不住气了,她对寒生说”寒生,把这面镜子挪走吧,面对着它我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有另外一个人在盯视着我,包括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好像你赤裸裸的站在大庭广众之下,那种众目睽睽的感觉让人无地自容!“
       寒生说”我感觉挺好的,它在素描我们欢乐的时光,就像一部电影影录着我们的生活,你看这预示着我们的生活永远奔腾向前不会定格!“他说的有理有据,小雅一时还真难以驳倒,不过在她的一再央求下,寒生试着拆除那面镜子,不过那面镜子好像和整个墙壁是一体的,此后不管寒生如何努力还是纹丝不动,小雅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作罢!有一次,小雅甚至拿起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在镜子上,不知道拿玻璃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居然连摇晃都没有摇晃一下,小雅瞅着镜子里自己气急败坏的样子,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也在嘲笑自己!看吧!你拿我没辙了吧!小雅干脆找来一大块布把镜子遮盖起来!你道高一尺,我魔高一丈,这下服了吧!
       镜子的事告一段落,住下来以后,小雅就总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那种声音很沉闷,像是从遥远的地底传出来的,很闷的声音,虚无飘渺的,有时又像一个女人,没错是一个女人低低的啜泣声。再听又想是秋日的蚊蝇振翅的声音。似乎向小雅传递着什么信息,声音并不是很有规律,有时密集,有时急切,有时舒缓,小雅怀疑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一天她又听到那种声音,她推醒了寒生,寒生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然后笑着搂着小雅”小雅,你是鬼故事看得多了,哪来的什么诡异的声音啊!你知道老楼了,难免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可能是水汽在排水管里流窜,让你听了以为是什么鬼啊神啊的!我美丽的小东西!睡吧!”
       寒生没有心事照睡不误,小雅就惨了,似乎整晚耳膜里都回荡着那诡异的呻吟。小雅整晚丢在做梦,她梦见自己坐在镜子前正在化妆,突然镜子里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胡同,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个穿着飘逸的白沙长裙的女子走在胡同里,她的裙幅上似乎绣着蕾丝花边,梅花,她不像是在用脚走路,是在空中飘飘荡荡的,近了近了,那点点梅花居然是点点触目惊心的血痕,她忽然回过头来,是陈曦,她张开手臂,嘴里似乎喃喃着什么,此刻陈曦周围忽然明亮起来,像是有千万道阳光照射在镜面上,又像同时有千万面镜子反射着阳光。她从镜子里面伸出双手。伸向小雅的喉咙,小雅感觉到不能呼吸,同时眼前一窒......就在这时小雅清醒过来,仍然惊魂未定,香汗淋漓,大口喘气,小雅手捂着胸口,好一阵才平息下来。醒来一看,寒生早已体贴的把早餐做好端上来,牛奶,面包,煎蛋,看着小雅神色不太好,就问用不用上医院看看。小雅说“我被梦魇住了,我梦到了陈曦!也许她已经死了,我梦见她在镜子里面,她从镜子里伸出手要把我抓进去,她似乎想对我说什么......”“别胡思乱想了,你这美丽的小脑瓜里装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我还能琢磨,现在兴许陈曦正和某个男人在夏威夷群岛逍遥快活呢!”一说到陈曦寒生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的婚戒都买好了,你说这不是坑人吗!小雅伸出柔夷握住寒生的手,寒生张开手掌紧紧握住小雅的手。
       这是一天最安静的时光,小雅在窗户附近站着,面前摆着一面可以照出全身的镜子。她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只到忽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比平日的自己要更美丽些。然后拿起一个犀角梳梳头,前三下,后三下,如此循环三次,然后小雅就看到镜子中,出现两个小雅,第二个“小雅”,一颦一笑都酷肖自己。“这就是来找我当替身的冤鬼吗。”小雅想起传说中的告诫“你必须和它说说话,如果一言不发,它就会以为你没看到,那它就会找来更多它的同伴,直到占满你的视线,直到你开口跟它交流。”小雅的第一句就是“你是谁”。第二个小雅轻蔑地笑出说:“呵!你转身看呀!”这时,小雅依稀记得“你千万千万不可转身。因为每个人肩上都有两盏“鬼阴灯”,当你转身时,它就会立刻吹熄你的“鬼阴灯”。那么,你就会死得很惨。你一定要和它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但每说两句,它就会提醒你转身看我吧!你不要回答这个,继续聊,但它会循环。”第二个小雅仍然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刚才的话,一遍又一遍。小雅终于不耐烦了,别来纠缠我了,冲过去摔掉镜子,结束一切。镜子哐啷一声碎掉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原来可以好好的生活的,就是因为彼此的欲望怨恨太多,才有了这样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也许爱情这个问题像人类其他的问题一样,永远的没有答案,所有才有了爱情中的男女永不妥协的追求与永无止境的疑惑。只是,这个过程太孤独。
   —写在前面
  
  “去死吧!王八蛋,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李小然歇斯底里的冲那个正在疯狂的揪着她的头发,打他的那个男人叫喊着。可是她却无法挣脱这个男人,情急之下,一脚踢在了那男人的隐私之处。男人一声叫喊,松开了手。李小然逃脱了。然后抓起包跑下楼去。
  到了楼下,李小然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儿,她流着泪头也不抬说了声,去酒店。到了酒店,进入房间,她看着镜中陌生的唇角流着血的人,再一次流下泪来。她恨透了这个疯狂的恶魔,这个她本该叫做老公的男人。
  脱下衣服,洗澡,擦拭嘴角,洗去脸上的泪痕。穿上衣服。走出酒店。又拦下一辆出租车,她要远离这个地方。对,远离这里。然后抬起头对司机说,去机场。
  到了机场,买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是的,她要去杭州。其实,杭州并没有她要投奔的人,只因为她一直向往江南水乡的幽静,她只想让她人生的最后一站停留在那里。
  两个小时的航程,终于到了杭州,她先住进了一家客栈。然后开始她漫无目的为期一周的最后旅行。
  走出客栈,走在街上时,虽然难掩一身的疲惫与疼痛,虽然难掩眼中的泪光,但是,她还是心带欢喜的。
  然而,蓦然一抬头,她看到了一家旗袍店。说是旗袍店,只是挂着一个量身定做的旗袍店招牌而已。吸引她驻足的并不是这样的量身定做的旗袍店,而是,这样的店里竟然没有一件旗袍。
  于是,李小然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店内只有一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女孩子相貌清秀,身着一袭青花瓷样式的旗袍,头发挽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整个看上去,是那么优雅,又是那么端庄。小小的旗袍店除了丝绸布料,便什么也没有了。只是装修却甚为古朴典雅。配上一身旗袍的女孩子,李小然有一种穿越回古时的感觉。但是,突兀的是一面大大的古铜镜,它安静的立在小店内部,人像映在镜中,略显诡异。
  女孩子看李小然走进店内,微笑着打招呼,你好,我叫小雅。听到这样的招呼,李小然更惊愕了,她第一次遇到这样自我介绍的店主。其实,她没有必要介绍的。毕竟只是买卖关系的陌生人。然而,李小然却对这个女孩儿这样一个古怪的旗袍店好奇了起来。
  “呃,你这里怎么没有一些旗袍的样式呢?”李小然好奇的问。“呵呵,我这里是专门为顾客量身订做的,这还要看这位顾客的气质,身材,三围等适合什么样的衣料,然后,根据这些再专门为你订做独一无二的款式。”那女孩儿似乎看出了李小然心底的黯然与绝望。然后,附耳小然“我这里不光订做旗袍,也订做...人。”“啊!"李小然显然是被惊着了。
  这女孩儿这个店太奇怪了。李小然心想。“的确,还订做人。只要把你想要的人的样子性情所描述出来,我就能给你订做一个真人。”小雅似乎能看懂李小然的心事。
  没错,小雅是一个魔幻师,她能看懂人的心事,她能为你订做你想要的任何旗袍,也能为你订做一个人。但是,小雅只给有缘人订做真人,但只给情感破损的人订做。而且只订做男人。不可否认,小然就是这样的有缘人。
  李小然怔住了,她是在思考一些什么的。也许,真的可以订做一个人的话,她是可以不用死去的,她的命运也许可以倒转。
  “呃,真的可以订做真人吗?”小然带着疑虑问小雅。“是的,看见这面古铜镜了吗?”小雅指着镜子说,“只要你穿着旗袍站在镜前十分钟,这面镜子,就能记录你的信息,也就是说你的影像就留在了镜中。然后我会提取出来,再根据你的要求,为你订做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他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一生只爱你一人,想你所想,爱你所爱。他会是你最好的伴侣。”
  小然眨了一下眼睛,她是心动了。
  “但是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先订做一身旗袍,你可愿意吗?”小然是一个有着旗袍情结的女子,这样的要求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好,我答应。”小然应允了。“还有,这世上多一个人,就要少一个人,我的意思很明显,我为你订做一个人,这世上就会消失一个人,这个人还必须是你熟悉的,痛恨的人。而这个人,就是你的现任丈夫,你想好了吗?”听到这里,小然惊愕了,这听起来完全像一场谋杀,她虽然痛恨她的丈夫,但是,却没有想过要他去死。现在,如果,她答应小雅订做一个男人,那么,毫无疑问,就会变相的杀死了她的丈夫。她是不愿意的。
  小雅似乎看出了小然的迟疑,只见她嘴角上扬,带着一丝诡异的淡笑着对小然说,“你放心,我们并不是谋杀了他,而是,你看,那面铜镜,我们只是将其封锁于镜中。”小雅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之后的生活中,你与订做的丈夫之间,若有丝毫的不信任,那么封锁于镜中的丈夫就会回到这世上,而订做的丈夫就会死去。你能做到吗?”
  只见小然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我能做到。“好,三天以后你来我这里。”
  然后,小然走出了旗袍店。其实,她还是有一丝疑虑的,她不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可是,其心向死的她又宁愿选择相信。
  三天后,小然依约来到了旗袍店,她的量身定做的旗袍已然做好。也是青花瓷的花样,但却与小雅穿着的不同。小雅说,她最适合的便是青花瓷。穿上它,正合适。小然甚是欢喜。
  “来这里。”小雅指着铜镜对小然说。小然便笑着站到了铜镜前...
  “你好,小然。我是徐晨。”正坐在湖边发呆的小然猛地听到人叫她,很是吃惊。她愕然抬头,看到了一个面带微笑的男子,他那微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小然不禁有些眩晕。然而,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徐晨竟然和陈浩(小然的丈夫)长得一模一样。只是,那眼神那微笑却有着天壤之别。
  这个徐晨一定就是小雅为他订做的人了。虽然早就能预料到,但是徐晨这样突然的出现,还是让她很是不适应。
  但是依然向死的小然还是决定和这位徐晨相处一些时日。
  小然站起来招呼徐晨。嗨,你好。她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红晕。徐晨自然的牵起了小然的手,这让小然的心跳更加的快。两人沿着西湖一直走着,却都不说话。时而会相视而笑。但这让小然觉得很是惬意,这是一个她想象中的安静稳重温和的男人。
  小然开始相信一见钟情了。虽然是相同的皮囊,但灵魂却截然不同。让小然一见钟情的就是徐晨的灵魂。小然想不到一个订做的人竟然比现世中的人要好的多,不,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自然,徐晨的心里只有小然一个,只爱小然一个。只因为他是订做的。然而,在相处了一些时日,在对小然有了很多的了解以后,徐晨更爱这个柔弱而又安静的女人。毕竟徐晨虽是订做的人,但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相处七天后,小然在酒店房间里凝视着窗帘,再转身凝视着正在熟睡的徐晨,禁不住流下冰冷的眼泪。她是如此舍不得这个徐晨。她彻底爱上了这个她订做的男人。那么的彻底。
美高美,  但是,被生活被生命被婚姻爱情所累的小然,她想也许她该离去了。于是留下字条:徐晨,我亲爱的人,我要离开了,这个世界真的不适合我。但是,在我生命的最后一程,有你相伴,我知足了。我爱你。小然。
  她再次来到了西湖边,她要在这里结束自己。在这里沉睡,这个美丽的地方。还因为这是她与徐晨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醒来的徐晨找不到小然急疯了一般,却看到了小然的遗书。他突然觉得很害怕。他疯了一般往外跑,他知道小然在什么地方。
  到了西湖边,那个他们遇见的地方,他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小然,徐晨望着在眉宇紧锁的小然,心一阵阵的痛着,他叫着,小然,不要离开我。你知道我爱你,我爱你...然而,还是晚了,他跑到面前时,小然已经纵身一跃。
  徐晨顾不得那么多,也纵身一跃跳入湖中。他是不能没有小然的,因为他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没有了小然,他的世界也就崩塌了。
  幸好他救出了小然,小然也并未离去。徐晨竟然喜极而泣,抱着小然流下眼泪,他们之间的柔情万种,任何一个人也无法了解。
  抱着小然回到了酒店,在那白色宽大的床上,他们第一次水乳交融。狠狠索要着彼此。徐晨一遍遍的说着,再也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哭得像个孩子。小然很是心疼。小然也很后悔当初的决定。她是那么傻。她后悔当初离开徐晨。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生怕一不小心彼此就会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她们决定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的时候,陈浩出现了...
  陈浩是提着一把锋利的刀出现的。小然很害怕,却也有很多疑虑,陈浩不是应该在镜中世界吗?他怎么会出现?他这样一个占有欲控制欲极强的人此时这般出现,他想做什么?
  但是来不及多想,陈浩的刀已经抵在了小然的脖子上。且大骂着:“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这样害我。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了我。如果不是小雅那个女魔鬼死去,镜子碎裂,我就死在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了。贱人,你们都是贱人...”陈浩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在耳畔响着,她只觉得惊悚害怕,她希望此时徐晨不要出现。全然顾不得那么多的疑问。
  可是,徐晨的心里只有小然啊,他们惺惺相惜,甚至徐晨是能感应小然的。他回到了住处。就看到了这让他血管近乎爆裂的一幕。
  徐晨与陈浩扭打在了一起,然而,再强健的体魄也抵不过一把锋利的刀,很快,徐晨倒在了血泊里。“不,不要..."小然抱着徐晨,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小然此时的心已然如灯灭,死去了。就在小然要与陈浩同归于尽的时候,想不到警察闯了进来。
  警察对陈浩喊话,劝阻他放下刀,显然,陈浩也怕了,他缓缓放下了再次抵在小然脖子上的刀。然而,他的动作却让警察误会他要动手杀了小然。就在陈浩放下刀的时候,狙击手的枪,响了。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
  陈浩死了。倒下去的时候,他以一种怨恨的目光看着小然。这目光让小然浑身战栗。
  小然想不到她的一念之差订做了一个人,却害死了两个人。
  我们原来可以好好的生活的,就是因为彼此的欲望怨恨太多,才有了这样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如果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该有多好,就算是一个噩梦。然而,这一切竟是那么真实。那么真实。两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不动声色的躺倒在了妖冶的血红里...
  小然只觉心口一阵阵发凉,这凉慢慢的变成了彻骨的冷,这冷渐渐的渗入骨髓,进入大脑,她开始止不住的发抖。于是,小然心如死灰的想,就当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此生,安静的独自活着,再也不会言爱了。
  转过身,硕大的眼泪砸下地面....
  
  
  后记:其实世间哪有小雅这样的魔幻师,哪有订做老公这样的荒唐事呢。我只是想借小雅,告诉爱着的人,爱的时候就要一心一意的爱着,等到失去的时候,再想挽回,再后悔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生命是鲜活的,爱情也是鲜活的,更相同的是,生命与爱情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交代清楚的,真的爱,不是不能获得,它需要你有万分的坚强,与那么一点点的运气。很多在爱情中的人,总是渴望被理解被了解,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会这样的渴望,也许是各自人生的不完满让他们这样。但我能确定的是,所有在爱情中,包括其他的,渴望了解的人,其实都是孤独的。孤独,正是爱情的软肋,爱情的痛处。我预设了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其实,这结局远远不是什么终点,因为,下一个故事不知道正在何处上演....
   如果这样一个血淋淋的故事能换回一些人的回忆,剪掉那些让心灵变得麻木的老茧,让一些人重新感到柔软,也许你会知道生命与爱情原是这般毫无遮拦与多情的。当明白了这个,虽然还是会孤独,但是至少不会那么慌乱而又绝望。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碧海小说】镜子的秘密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