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天火(外四篇)

政法委的头头们近来为着一个裤头的案子犯愁,因为如果处理不好或保密不严,那一定会给组织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这影响怎么说呢?又臊又臭对上对下都是不好交代的!
  这是两个害群之马做下的事。这两个,不但是上下级关系而且还是老少一家人。年轻的是年老的女婿 ,是所长。所长长的很漂亮:运动员的身材,王心刚的面貌,乔冠华的风度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又有地位,所以娶了局长的女儿做了爱人。
  局长女儿也是远近有名的大美人。现在年轻人学老外,把爱人不叫爱人叫“甜心”,所长不这么叫,他把爱人叫“南瓜”。为什么?有人专门问过他,他的回答是:“南瓜籽多!”果然,短短五年时间这女人就给他生下了三个娃,而且全是儿子!报户口自然不成问题,取个本本填上就行了。这就引起别人的不满;不满归不满,老少同朝为官,哪个吃饱了撑的把自家的嘴朝驴蹄上送?但不说又憋的不行,于是拐了弯子“誇”他:“所长,像你条件这么好的,实在不多!依我说,国家政策应该向你倾斜一下,多搞几个老婆、多生几个娃娃!这也是你对国家的贡献唻!”
  所长摆摆手,口里说:“瞎讲!哪有这种好事呕!”心里暗暗窃喜。
  “南瓜”因为生的多又生得密,身体一下垮了、人也憔悴的不行。渐渐地所长不“吃”南瓜了,利用工作之便改吃“山珍海味,五湖四海”了!
  
  所长越玩胆子越大,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播种机。每每云雨收歇,便把自己短裤赠与人家,且告诫说 :“女人不是牛马,屁股上打不成烙印;你是我的女人了,你就把我的裤头套上吧;如果你三心二意,它可以提醒你、让你终止犯罪!”
  女人多数是让他拿捏了把柄,或是有求与他,只得接了套上。
  男人丢短裤,南瓜最操心。因为她身上也穿着他给的裤头。
  南瓜动了疑心,不但没声张,还给所长批发了一打短裤。她在每个短裤上锈了一朵桃花做记号,期望能有一天在澡堂里发现它,好抓现行!
  十二只短裤,一个夏天让所长丢得只剩一个了。南瓜问他裤头那里去了?他说洗澡时扔了,说:“我一个有身份的人,当着众人的面洗裤头,你还叫我怎么工作?”
  南瓜心里苦不堪言,回家向老娘诉苦。一进门,见老娘正抹眼泪,忙问因由,老娘便把憋了半辈子苦水倒给了女儿。原来,“老东西从年轻时就不老实,爱穿野女人的花裤头!”最近,又让她抓住了!说毕,取来证据:一只绣着一朵桃花的裤头!
  这只短裤正是南瓜买的十二只短裤中的一只。她认识。只是这只短裤怎么到了父亲手中呢?南瓜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南瓜只有依靠党组织,南瓜便去了政法委。党组接了案子认为很重要,马上组织人马破案。不几天,案子就破了。南瓜得到的回答有两条:在她丈夫和她父亲中间存在同一个女人,这女人同时和这两个男人姣好。当然,父亲在前,丈夫随后。当然,这女人直到现在还和她父亲保持友谊。第二个回答是,所长被停职审查了!
  南瓜脱下短裤,去了马耳他岛国找她姨妈去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很惋惜,他们说:“本来好好的,”诅咒:“都是短裤惹的祸!”      

  【天火】
  做了二十多年倒插门儿的老万被女人赶出家门,原因是他要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娘。
  女人的丈夫死于车祸,独自带着刚满十岁的儿子无依无靠地生活。老万为人忠厚老实,因为家里条件太差一直讨不到老婆,经人介绍他就住到邻村女人的家里。可能是老万自己的问题,过门许久女人都没有怀上孩子,没有就没有吧,他可是把女人的儿子当亲儿子来看待。
  老万肯出力,地里没活儿的时候就外出打工,这些年把所有挣到的钱都一分不少地交给女人,给儿子盖了新房、买了拖拉机、还给他娶了媳妇儿。眼看到了享清福的时候,家里八十多岁的老娘却卧床不起,没办法他只有天天往返于两个村子之间。
  两个姐姐都住在外地,只是偶尔回家看看,因此照顾老娘的重担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他的肩上。女人对老万回家照顾老娘很反感,每次回来都要和他大闹一番;儿子见从老万年纪大了身上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儿,也开始对其冷眼相待、不理不睬。
  舍不得有女人的这个家,但是又不能丢下老娘不管,老万憋了一肚子火。
  回到自己家里,他精心地伺候着老娘的生活起居。这天,住在同村北大街的王二找到自己:“我哥们儿弄来一条狗,他妈的剥皮这活儿太麻烦,你能不能去帮忙收拾一下,等弄好了晚上直接跟着喝上一顿。”“嗯嗯……”老万不住应承着。常年住在女人家,跟村里人的关系已淡漠许多,刚回来就有人请去帮忙他很乐意。狗肉下锅老万便回家给老娘做饭,忙活停当他方才返回王二家。
  正喝着酒,突然听大街上有人喊救火,从窗户往外看去半边天都染成了红色。“这是谁家的草垛烧着了吧,这年头儿都是个人顾个人,谁去管这些屁事儿!来来,喝酒喝酒……”王二嚷道。“就是,咱们喝咱们的。”王二的朋友们也随声附和。老万端着杯子的手有些抖,喝了口酒喃喃地说:“不行、不行,我……我得回家看看。”说完不顾众人的阻拦,径直往家跑去。
  是老万的房子失火,回来时大火已被扑灭,遗憾的是老娘却被烧死在里面。蹲在街口,老万呆呆地望着这片刚被燃烧殆尽尚冒着青烟的废墟,一时间懵在那里,警察勘察完现场,安慰了他一番就匆匆地离开村子。经众人劝说,老万通知姐姐们回来一起为老娘办理后事,女人闻讯也从邻村赶来帮忙。
  准备出殡这天,警车呼啸而至又掉头呼啸而去,被带走的老万再也没有回来……
  【男人和女人】
  雷电交加暴雨倾盆的夜,女人赤脚奔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身体的伤痛和内心极度的恐惧不安已让筋疲力尽的她迷失了方向,远处村子忽明忽暗的灯光此时成了她唯一的希望,女人仿佛看见男人正站在门口焦急等待着自己的归来。
  男人从小父母双亡,家境穷困潦倒、体弱多病,他住的老屋因为年久失修而破败不堪,里面老鼠成群、跳骚蟑螂随处可见,靠远嫁他乡的姐姐接济,一日三餐才得以维持。姐姐托媒人给他介绍了对象,说来也怪,女人丝毫没有嫌弃他的条件,对男人一见钟情,并瞒着父母搬了过来与男人同住,那年他们都还不满二十岁。
  父母知道实情后,硬把女儿骗了回来,从此再不让她踏出家门半步。女人很痴情,对男人始终念念不忘,倔强的性格换来了父亲对她无数次的鞭打。终于,在这个下雨的夜,因家人一时疏于监视,她成功地逃了出来……
  两个人在姐姐家住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来到县城,男人棋艺不错,曾在路边摆过残局、他们也经常因为在市场上偷东西被人四处追打、做过各种小买卖……女人始终对他不离不弃,还很快给男人生下孩子。慢慢的两个人开始有了积蓄,男人在村子里花一万块钱买了四间宽敞明亮的瓦房,还添置了摩托车和电视机。
  男人没有念过几年书,可他竟出人意料地自学起中医,日子难过时女人就重操旧业到市场上去干些小偷小摸的营生养家糊口。因无证行医,男人被卫生局处罚过不止一次,还因为医疗事故赔了钱。即便如此,前来求医的患者仍然络绎不绝,尤其是针灸,听说他不光能治好诸多疑难杂症、还治好了自己身患多年的肺结核,由此,男人的医术也开始远近闻名。几年以后,他考取了医师资格证,名正言顺地开起诊所。
  男人和女人没有忘记姐姐的恩情、更没有因为父母当年的反对而心生怨恨,每逢过年过节他们都要去拜会,带去各种吃的、用的,只不过,这些东西也不怎么花钱。这时,女人的父母逢人就夸女儿如何如何有眼光、女婿如何如何有本事。
  后来,他们买了小轿车;又后来,他们买了套三的楼房;再后来,他们该有的全都有了……
  【幸福】
  临睡前她说喜欢吃他包的饺子,于是半夜他就从床上爬起来,给她盖好被子后悄悄地溜进厨房……
  等她洗漱完毕,热气腾腾的饺子已端上饭桌。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挺感动。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他笑着,看她狼吞虎咽的吃相,很是心疼。
  “你多吃点,一会儿还要上班。”她体贴地说。
  “嗯嗯,嘿嘿……”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低下头看到,几个漏馅儿的饺子正被夹到他的碗里……
  【各有所需】
  她决定和他分手,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懂得。
  “为什么要离开我,难道我们的感情就这么不堪一击?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电话里的他咆哮着,感觉像背台词。
  “之前我需要你,而现在有人能给我更多,所以,我们在一起只是各有所需罢了。”她轻松地回答说。
  他气急败坏地挂断电话,决定不再联系,却不知此时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亲爱的,今晚有时间吗?我需要你!”他绅士地拨通了另一个她的电话。
  “嗯,有时间,哈哈……真是太好了!”对方兴奋地答到。
  ……
美高美,  【通风报信】
  阿豪晚上值班,在停车场遇到正准备开车的公司王总。
  “王总好,怎么这是要出去?”出于礼貌,阿豪主动上前打招呼。
  “刚吃完饭没事做,我开车出去转转。”王总微笑着说。
  大门的保安老李刚入职没几天,他为人实在,对岗位业务也不太熟悉,可别在关键时候出什么差错,阿豪看着王总远去的车子心想。
  接了个电话后阿豪赶紧拿出对讲机准备通知门岗,可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妥,于是他就用电话拨通了老李的号码。
  “喂,经理有事吗?”老李问。
  “王总一会儿可能从你那里经过,要注意保持好形象……”阿豪通知道。
  “呵呵……您说王总呀,他在这里正跟我说话呢,要不我把电话给他你们说几句?”
  “呃……”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火(外四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