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19-11-14 17: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第十三章 再出手 上官鼎

美高美,不知多少时候,陶胜三醒了过来,一阵阵刺心奇痛犹自有增无已。 他发觉自己已置身一石砖空屋内,股被石壁钢圈紧紧扣牢,发悬于一根横击的牛筋上,牛筋结有一巧妙的装置,只要稍用力道,高悬在发顶上一块棱芒钢锥必坠于陶胜三背部。 最为惊心动魄的,就是陶胜三眼前石壁朱书数行字迹,警告陶胜三不能挣扎,亦不能希冀有人来相救,稍一动弹,淬有剧毒钢锥坠落在背,虽未必死,但毒笥可使他受尽痛苦,闵九公留言有要事他去,七日后方可赶返,尽这七月之期,须陶胜三静静思考。 七日之期并不太长,但在陶胜三而言,无异七年之久,更无法静静思考。 陶胜三回首前尘,不由老泪纵横,顺颊流下。 渐渐他感手指肿张,头颈脊骨僵硬,眼皮沉重,再度昏睡过去。 石室外人影一闪,正是那赵春城,目光凝注在陶姓三面上,泛出一丝悯恻的神色,高声呼唤道:“陶老英雄。” 一连呼唤数声,陶胜三睁开沉重眼皮,黯淡眼神似已看明赵春城,脸上泛呈凄然笑容。 赵春城疾闪而入,落在陶胜三身前不远,诧道:“老英雄为何落得这般模样!”一道锐利眼神扫视石室内情景,不禁面色微变。 陶胜三凄然笑道:“一言难尽,赵贤弟将老朽救离此处再说。” 赵春城面有难色,摇首道:“在下恐不能救开老英雄。” 陶胜三闻言不由脸色一变,道:“这是何故?” 赵春城道:“老英雄身上被下了极恶毒的禁制,武功已失,在下虽可用剑斩断悬发,及时用掌力振开老英雄,但老英雄必撞出摔落,震断心脉毙命,救之反而害之,在下势所不能,更所不忍。” 陶胜三凄然答道:“老朽愿求一死,赵贤弟请动手吧!” 赵春城摇首道:“在老英雄而言别无选择,若传扬江湖,在下恐百口莫辩。” 陶胜三惨笑道:“老朽求死亦不可能么?” 赵春城略一沉吟道:“依在下之见,只有等这个闵九公回来,在下猝施奇袭,制住闵九公迫使就范,解开老英雄穴道。” 陶胜三面上浮起凄凉悲怆苦笑道:“老朽度日如年、恐怕难等。” 赵春城目露诧容道:“闵九公留言须时七天返回,那日在下途中相遇老英雄,屈指算来,今日已是第七天。” “什么!”陶胜三惊诧道:“今日已是第七天。” “正是!” 陶胜三叹息道:“贤弟想法本好,倘闵九公遇事牵缠,万一今日赶不回来咧?“ 赵春城黯然无语,以悯恻目光注视着陶胜三,摇首频频叹息。 突然,赵春城眼神中光暴炽,道:“在下料闵九公必来,他擒囚老英雄不予杀害定有所求,虽有急事他去,岂能不匆匆赶返,这个老英雄自然较在下更为明白。” “不错!”陶胜三道:“闵九公是有所求。”说此心中兴起一阵激动,不禁热泪夺眶而出。 “老英雄怎么流不睛了?”赵春城不胜惊愕。 陶胜三道:“赵贤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朽纵然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老英雄为何说此丧气之语。” 陶胜三凄然笑道:“老朽欲有所求,贤弟是否愿为老朽办一件未了之事?” 赵春城目注陶胜三道:“只要在下力有所及,无不如命。” 陶胜三发出一声长长叹息道:“闵九公乃舍弟迷魂谷主陶泰麟至交莫逆,舍弟夫妇无故失踪,他心疑为老朽陷害,欲霸占迷魂谷基业。” “此乃真情么?” “虽不中的亦不太远。” “如此说来,令弟确系老英雄所害了。” “不是!” “是谁?” “无极帮主!” 赵春城不禁呆住。 陶胜三凄然落泪道:“迄至如今,老朽只知是无极帮主所为,但无极帮主面貌长相,真实来历尚蒙然无知。” “究竟为了什么?” “贤弟似心疑老朽为何与无极帮互通声气,虚与委蛇么?其实老朽也有难言之苦衷,昔年舍弟与老朽性情不投,格格不入外人不明多滋误会,舍弟为何为无极帮主所害,因他昔年做下不德之事,为武林所不齿。” “令弟做下什么不德觉之举?”赵春城道:“不知中可否见告?” 陶胜三黯然答道:“当年屠戮紫霞山庄实舍弟之暗助。” 赵春城闻言如中雷击,不禁暗中面色大变,微微一笑,道:“紫霞庄严天梁大侠惨遭灭门之祸,在下约莫在家师处闻后,兹事体大,老英雄是否言而无徽。” 陶胜三神色黯淡,道:“老朽岂可无的放矢,血口喷人,昔年围袭紫霞庄,如非舍弟以迷魂药物相助主谋巨邪,怎能成功。” 赵春城道:“如此说来,老英雄定知主凶为何人了?” 陶胜三道:“不知,但老朽心疑就是无极帮主所为,更难怪舍弟,舍弟显系受迫所为,无极帮主为了不泄漏风声,所以将舍弟夫妻囚禁。” 赵春城道:“令弟囚禁这处老英雄定然知道。” 陶胜三道:“知道。” 赵春城道:“为何不设法相救?” 陶胜三凄然一笑道:“武林中不知道老朽与舍弟势若水火,不啻仇仇这话有谁能信,事因一册武林秘芨而起,无极帮主心疑舍弟趁火打劫取去,惟老朽受无极帮主之托去舍弟囚禁之处,探问武功秘芨下落,怎奈舍弟守口如瓶,见了老朽如同陌路,是以老朽才想探听二位嫡亲侄女现在何处,只有骨肉之情才能使舍弟吐露真情。” 赵春城道:“风闻无极帮主心狠手辣,斩草除根,迫使老英雄寻觅一双胞侄女下落,除之以免后患。” 陶胜三黯然一笑道:“无极帮主实有此意,话虽如此,老朽就是残暴不仁,也不能将一双侄女陷之于死,如今老朽临死之前恳求贤弟相求寻觅一双侄女,告知舍弟囚禁之处,联络同道救出,揭露武林一大悬案。” 赵春城道:“令弟囚禁在何处?” 陶胜三道:“东岳泰山鹰愁谷。” 赵春城道:“迷魂谷主一双爱女叫什么名字?” 陶胜三道:“一名小燕,一名珊珊,有劳贤弟,老朽死在九泉也当 瞑目” 言毕气绝毙命。 室外一条飞鸟般身影疾掠而入,现出淮上隐叟祝秋枫,目睹陶胜三死状,不禁长叹一声道:“我不择手段似虽嫌毒辣,错非如此,焉能使陶胜三吐实。” 祝秋枫说话时,陶珊珊小燕姐妹悄无声息走入石室,星眸红肿,陶珊珊道:“我知道你心中甚是恨我姐妹俩人。” 赵春城不禁一怔道:“为什么要恨你们?” 陶珊珊目露凄怨之色道:“少侠耳闻家伯之言,已知令尊之死,家父主谋帮凶,焉能不怀恨在心。” 赵春城淡淡一笑道:“罪不及孥,在下怎能怀恨姑娘姐妹,何况令伯父之言恐不尽不实。” 陶小燕诧道:“为何不尽不实?” 赵春城道:“在下请问姑娘,陶胜三因何独知令尊令堂禁囚之处,他若有心营救,以他在武林名望,结交之广,何不及早图谋,反而亟亟寻觅姑娘姐妹,岂非舍本逐未。” 淮上隐叟祝秋帆一拍大腿,道:“究竟是老弟察理入微,此言对极,老朽拙见不及此,哼,陶胜三临死还不忘害人,委实死有余辜。” 陶小燕道:“不论如何,晚辈们也要去鹰愁谷一探。” 淮上隐叟祝秋帆道:“老朽尝游东岳不下五次,幽壑胜境无不涉迹登临;就未听说过有鹰愁谷你们姐妹虽孝思不匮,但不应操之过急。” 陶小燕道:“那么晚辈且禀明家师,请示机宜后再说吧。”双双向祝秋帆裣一福,翩若惊鸿般急闪出室,也不望赵春城一眼。 祝秋帆长叹一声道:“世间事惟有情孽二字于理解,请问老弟作何感触。” 赵春城道:“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人心。” 忽闻室外传来萧文兰语声道:“星弟,快来。” 赵春城疾掠而出,只见萧文兰神色惶急道:“陶小燕珊珊两人泪流满面,似伤心已极,双双奔去,琼姐已然追下,你气了她们,是么?” 萧文兰见赵春城一言不发,目光凝向远处,似有所思,不禁心中一急,跺足嗔道:“你怎么啦!还不追去。” 赵春城苦笑一声道:“兰姐何必强小弟所难。” 蓦地——— 远处天边突冲起一道施星火炮,炸裂在半空中,呈现红黄两色流芒花雨,绚烂夺目。 萧文兰花容一变,忙道:“不好,琼姐遇上了危急之事,一把拉住赵春城飞驰如风而去。” 他们两人身法绝快,不到片刻,已到达流星火焰放起之处,只见许飞琼独自兀立在雪地中,目注两人奔来,不由露齿嫣然一笑,以手拽示意两人禁声。 赵春城身形顿住,低声道:“何故放出流星火焰?” 许飞琼道:“我们攀上树梢,便知真情。”说着掠向左侧一株参天古柏前,冲霄拔地卢,落足树柯上揉上树顶。 赵春城萧文兰必知有异,先后爬上树顶,藉浓翳柏枝蔽身。 许飞琼纤指一指,柔声道:“星弟你瞧。” 赵春城循指一望,只见一片银白皑雪崖下睡着一蓝袍者,面如紫铜,鹰鼻海口,绕腮一部钢髯,秃额白眉、臂长及膝,十指盖着长长利爪,一切均异于常人。 在老地得身前,弃有两具尸体,开膛摘胸,雪地上染污鲜红血迹,触目惊心。 萧文兰骇然低呼道:“老怪物是何来历?琼姐必然知晓。” 许飞琼微点螓首道:“老魔头乃天外三凶中老夫兀,自称白眉叟,心性暴残狠毒,全凭喜怒行事,癖嗜人心鲜血,食后昏昏如睡耳目特灵,尤以嗅觉奇佳,一二十丈方圆内能嗅觉有无生和的存在,是以我离之甚远,放起流星火焰,万一他若惊觉,可及早逃避。” 萧文兰道:“老怪物不曾惊觉么?” 许飞琼摇着道:“未曾!” 赵春城道:“琼姐召小弟前来必有缘故?” 许飞琼道:“天外二凶多年来未现身江湖,再出必有缘策,三凶并不同舟共济,喜各行其事,我想白眉老鹰在此安眠,谅是在等候什么武林中人聚议。” 蓦地,天忽传来一声刺耳长啸,声激云霄。 赵春城三人不禁一怔,聚精会神,凝神啸声传来方向。 只见雪野尽头现出叫个黑点,疾如飞黑掠来。 白眉老魔似为啸声惊醒,两臂伸欠了一个,霍地跃起,两目暴射出两道慑人寒芒。 那条人影如飞掠至,是一面目惨白少年,目光巡视近了一眼,愕然道: “恩师,你又犯戒了么?” 白眉叟凶眼一瞪冷冷喝道:“兔崽子,你倒管起为师来了,为师怎么犯戒?” 少年道:“恩师出山之际,曾应允不吃活人心,其实恩师已甚久不食血腥,但眼前” 话尚未落,白眉叟已自厉声喝道:“混帐,为师只应允不吃活人心,却未说过不吃死人心,你胡说什么。” 面目惨白少年,脸色更显得不自然,朗声道:“两具尸体死前都是活生生地,怎可说是死人。” 这句话非但未曾触怒白眉老怪,反而面现笑容道:“你倒神目如是,我老人家不说,你也万万不知,这两人都是死囚,迟早都要死,反不如让我老家饱啖口福?”倏又面色一寒道:“你办的事怎么了?” 面目惨白少年恭谨道:“办妥了。”说着望了望天色,接道:“他们也该快来了。” 白眉叟鼻中冷冷一哼,道:“你带了食物么?”说着慢慢坐了下去。 少年面泛一丝笑容,揭开长衫,解下一布包。 解开蓝布包袱,现出一只烧鸡及十数个热腾腾的馒头。 白眉叟笑道:“好!”两只鸟爪伸出,一手抓起烧鸡,一手抓起馒头,咧开血盆大口,咬下一大块鸡腿,咀嚼有声。 少年想似长途跋涉,疾倦异常,盘坐于地,瞑目行动运气调息。 许飞琼三人藏在树顶,一瞬不瞬,察视究竟。 萧文兰低声道:“小燕珊珊姐妹,琼姐追上了没有?” 许飞琼望了赵春城一眼嫣然笑道:“她们只觉对不起星弟,深感歉疚,坚欲离去,见了其师罗刹谷主再作计议,其实仅凭陶胜三临终遗言未必可靠,即是真情,也许陶泰麟为主凶胁迫所致。”说着又是一笑,道: “我觉得她们留此与其心存芥蒂,使友谊上蒙上一重阴影,反不如离开地好,日后自有水落石出时,是以我才未坚留她们。” 萧文兰道:“这样也好,只是苦了星弟。” 赵春城皱眉道:“你们总是爱打趣小弟。” 两女相视一笑,不再言语。 约莫半盏热茶时会过去,忽听得一阵衣袂振风之声传来,只见东向现出几条人影,快步如飞奔向白眉叟坐处。 八人穿着不一,均以黑衣扎额,覆戴一具鬼脸壳,使人难以分变。 那少年一跃而起,抱拳笑道:“八位真是信人,时刻丝毫不差。” 严晓星一言不发,命二女移去酒菜,索来文房四宝,懦笔挥毫,沉思绘出八人形貌。 偷天二鼠吕都姜大年一生遍压名大泽,见多识广,交往之人至达官贵宦,下至凡夫走率,不知凡几,四道锐利眼神凝注在八帧绘象上。 祝秋帆道:“二位足迹遍天下,见识极广,这八人老朽一·个不识,二位可否认出他们来历。 吕都茫然播首,答道:“恕吕某眼拙,实想不出武林中有此”说此忽惊嘈.一声,接道:“老二,你瞧,手指着一帧绘像。 那是一个清灌颔下元须老者,蓄发仅长三分,吕都道:“此人似是和尚,久未剃头以发长三分,面像甚是枪熟,但一时间却想他不起老二你仔细想想在何处见过。” 姜大年双眉蹩在一处,凝视绘像沉恩。 石室中寂静如水,呼吸可闻。 良久,姜大年双眉一振,而现惊喜之容,叫道:“哈,姜老二想起来啦,七年前中秋月明这这夜,我兄弟两为追杀淫贼采花蜂蔡章,易容改装成为采药山民,深人五台,追觅两日一夜,毙之在龙幡石下,因干粮已磐,久未进食,抓寺久食并投宿一夜,我等在香积厨邻一间客室中,送食之俗僧不就是他么尸 吕都略一思索,道:“是极,我俩与他曾尚晤谈甚久,只觉俗不可耐,语多愚疑。” 祝秋帆道:“看来我等必须前往五台一行了。 吕都答道:“这个当然。” 摹地,室外长空中忽随风传来一声鹤呜。 许飞琼疾若闪电般掠出室外,只见一粗眉大眼.肤色霾黑中年汉子与一只朱顶白鹤立在雪地中。 那中年汉子目睹许飞琼,笑道:“师妹,愚兄奉师尊之命带口信转致师妹,白眉老怪师徒似欲往五台而去,那八面黄鬼脸江湖人物四散走去。” 许飞琼惊喜于色道:“师尊现在何处,他老人家为何知晓?” 中年汉了笑道:“师父与愚兄路经林中,无意发现白眉老叟师行形踪鬼祟,似在等候什么人是以就地隐藏察视究竟,聚坐一处低声商议,半个时辰后八人倏地立起,互道珍重,俟开春后行事,四散离去。” 白眉叟师徒疾闪现身,面对得意阴笑,其徒问道:“我等现欲何往?” 白眉叟道:“行事之前,必须澄清数点疑虑,才可收事半功倍之效,为师意欲去五台一行,但也不急在一时。” 言毕师徒出林而去。 许飞琼道:“只有这点么?恩师怎知小妹急欲知他们行踪。 中年汉子笑道:“还不是从雷儿身上猜出。” 许飞琼摇首答道:“雪儿虽通晓人言,却无法说出,焉知小妹不是命雪儿查明恩师行踪么?” 中年汉了似不胜惊愕,叹息一声道:“难怪师父最钟爱师妹称赞师妹,心细如发,料事百不失一,恩师发现八人聚坐一处时,竟脱下面具,但看不真面貌,年岁均在六旬开外 许飞琼娇笑一声道:“恩师目光锐利,能在黑夜见物,哪有瞧不真之理,不过无法变识是何来历罢了。” 中年汉子摇首笑道:“鬼灵精,愚兄真服了你啦,师父虽无法变识他们来历,却从他们嘴唇翕张动作,了解他们所说的话。” 严晓星与偷天二鼠及淮上隐叟祝秋帆萧文兰已出得室外,倾听他们说话。 许飞琼道:“他们说什么?” 中年汉子答道:“其中一人谓我等早年欠了白眉老怪救命恩情,目然须知图恩报,力助其成,但不可掀起血腥杀劫。” 另一人道:“你莫非已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那人答道:“藏珍图有二,缺一不可,其中一幅虽为无极帮主得去,却无异废纸,我等应抢先将另一幅藏图攫在手中。” “另一幅现在何处?” “江湖谣诼绘歧,有说无极帮主故布疑阵,使武林人物产生错误感觉,坚信另幅落在神木令主者手中,藉以远祸,俾可从容不迫觅取骊龙各藏珍,另一说法系落在偷天二鼠手上,但这二种说法均不可能。” “此话可解?” “神木令主者之所纯属无稽,我不信神木尊者有传人,但此人必是无极帮之仇家,我等只须找出此人真正来历,此事便可迎刃而解。”继而又面现苦笑道:“此言无异痴人说梦,哪有如此容易,倘我猜测不错,偷天二鼠纵未取得藏图,却必知一丝端倪,我已思出一策,可引偷天二鼠自动登门” 说到此处,偷天二鼠不禁微微一笑。 中年汉子望了偷天二鼠一眼。 那人又道:“凡是欲速则下达,江湖气候虽较温暖,厕龙谷亦必雪封冰冻,纵然参悟藏图奥秘,眼前亦属无用,我等暂照原定之计行事。” 七人表示同意此人所言,另一人却道,“我等与白眉怪第晤面时,突神智恍榴,难道老怪暗中对我定下了禁制,无非疑我等背言寡信,其实老怪是杠费心机。” 之后他们各自四散而去。”说完,语声一顿,接过中年汉子望了严晓星一眼,又道:“八人神智恍榴,恩师谓除了迷魂谷主秘制的迷香丸无此神效,也除了严少侠外,无法使陶小燕陶珊珊赠与此丸。” 严晓星不禁面色一红。 祝秋帆哈哈大笑道:“慕天君委实料事如神。” 中年汉子双拳一抱,笑道:“恩师尚有点苍之行,立待回命,在下告辞了。”转身疾奔如风而去。 五台,大雪封山,万径人踪灭,似一片琉璃世界。 山道上忽现出一个青衣短装汉子,背戴长剑,健步如飞循白云寺登上崖去。 崖后突传出一声响亮的佛号:“施主请止步/只见崖后闪出一声躯高大中年憎人,手横冰铁神杖,面色沉肃,道:“掌门人有命,本派不能卷人江湖是非中,是以劝阻武林朋友登山来访,施主请回去吧!” 青衣汉子笑道:“大师奉命劝阻,享有碍难,在下无法勉强,但在下并非江湖人物,奉命有要事面谒贵掌门。” 高大僧人冷哼一声道:“施主这般装束,那份高绝轻功,倘谓非江湖中人,岂能令人置信。” 青衣汉子冷笑道:“大师在为佛门子弟,断章取义未免不智,难道略具武功就可以断言身在江湖么?” 高大僧人不禁为之一呆,高喧道:“阿弥陀佛,施主强词夺理,志在什么?” 青衣汉子朗笑道:“在下奉命须面谒贵掌门!” “为什么?” “奉命投柬,书信中在下恕难测知。” “奉何人所命?” 青衣汉子面色一冷,沉声道:“法不传六耳,大师请勿强人所难。”说着双拳一抱,道:“请大师让开一条道路来。” 高大僧人面有愠色,道:“本山戒备森严,由此入山至掌门人处,共有廿一处关卡,施主纵有一身高绝武功亦难安然到达。” 青衣汉子道:“若贵派存心掀起一场杀劫,在下也就不再多言了。” 高大们沉声道:“施主存心要闯山么?” “正是!” 高大僧人道:“如此恕贫僧得罪了。”挥动禅杖,一招“屏封云山”,啸风如雷,幻出一片如山杖影,阻住去路。 青衣汉子话未出口,肩上长剑电闪击出,寒芒一点投入杖影中,叮的一声,如山杖影立时敛消。 只听高大僧人闷哼出声,身形踉跄倒退出数步,一柄禅杖脱手飞落,叭的一声大响,插在雪地中。 青衣汉子身形如鸟腾起,越过那座冰崖,瞬眼已远在十数丈外。 高大僧人不禁震怒异常,振亢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激越,四山鸣应不绝,引发一处雪崩,矢隆雷鸣,远处只见雪尘奔空如雾,宛如山海倒泻,威势骇人。 青衣汉子充耳不闻,视若元睹,一劲飞驰腾跃。 奔山约莫五里之遥,山道转变处突涌出一股强猛如山的潜劲,随即响起一声佛号,道:“施主仗剑闯山意欲如何尸 只见眼前人影疾门,掠出五个僧人。 青衣汉子喝道:“在下奉命投柬求见贵掌门,贵山乃十方胜地,任人登临瞻仰膜拜,为何拦阻在下。” 中立一长须老憎微笑道:“本山虽不禁登山游客,但奉命拦阻江湖中人,此乃不得已之举,望施主见谅,请问施主奉何人之柬面见敝掌门?” 青衣汉子似不愿硬闯,面有难色,略一沉吟道,“无法宣泄出口,大师如能守密,在下可取出大师过目。” 老僧哪有不知青衣汉子弦外之音,四面望了四周一眼。四僧立即会意,身形即闪隐去。 青衣汉子微微一笑,伸手人怀,在贴身怀中取出一封厚大密缄,缄口上尚有火漆朱印。 老僧接过端详了一眼,不禁面色大变,忙送还青衣汉子手中,道:“贫僧多有得罪,施主请随贫僧登山。”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第十三章 再出手 上官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