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29 23: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酒家】关王刀(小说)

关王刀
  传说中关羽的大刀乃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刀长九尺五寸,重八十二斤,刀身上镶有蟠龙吞月图案。史书记载:关羽当年败走麦城,后率部突围,失败被俘,关羽和其子关平拒降,于是孙权下令,将其斩杀。而被广为人知的青龙偃月刀刀几经流转,最终落在曹操手中。有人说曹操一生敬重关羽,必将此刀与关羽陪葬,安抚武圣英魂。有人说曹操将刀安置在七十二疑冢中,巧设机关,成为防止墓穴被盗的手段。民间说法,不一而足。
  
  
   厅堂遇险
  明洪武年间,关公仰崇之风兴盛,在关公的家乡河东解州,家家户户供奉关公神像,且当地民风质朴,多以忠义待人。然而普天之下,鼠患难绝。总有些许鼠辈之人,辱没关公故里的好名声。孙福寿和李广利就是其中的大老鼠。
  两人为同门师兄弟,出师后孙福寿创建解州派,后经发展,门下弟子从众,是盗墓北派的重要分流。早先,孙福寿和李广利两人搭伙盗墓。发家后,李广利金盆洗手,在京城开了一所妓院,名解风楼。二人因早年经历,常保持联系,在京城圈子里,有人这样评价二人:“财色李广利,古器孙福寿。”
  孙福寿有一把关王刀,是南北朝的仿制品,刀长九尺五寸,重六十斤。在一王族墓中探得。刀身同样镶有蟠龙吞月图案,孙福禄将此刀置于厅堂,关公神仙前。
  这天,京城里来了两位贵客,吕四爷和黑面书生。徽商吕四爷在京城做钱庄生意,钟爱古玩,是孙福禄的老主顾,身后脸色乌黑的中年人是他的管家,人送外号——黑面书生。据说他是道士出身,精通各种奇门邪术。
  孙福寿将二人请进厅堂,吕四爷开门见山,道明来意:“我这次前来,是要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孙福禄心中一惊,面色却平静如水,先给二位沏了茶,说道:“好说,好说。”
  “我这把关王刀实为唐朝赝品,放置家中,用来供奉关公。”孙福禄说道。“那孙掌柜的意思是不卖了。”黑面书生笑容阴沉, “孙掌柜误会了,我家掌柜并不要面前的这个假把式,而是要关羽当年所用的青龙偃月刀!”
  孙福禄手上的青瓷茶杯险些坠地,“这么说,四爷有关公墓的消息?”
  吕四爷站起身,说道:“想必你也知晓,关羽死后,身首异处,民间盛传关羽‘头枕洛阳,身卧当阳,魂归山西。’经多年努力,这两处的骨殖我以获取,只差关羽当年所用的青龙偃月刀。”
  孙福寿脸色大变,颤声说:“不知……四爷……要关公……骨殖……何用?”
  吕四爷并不回答,自顾说道:“此次前来,是想请你出山,青龙偃月刀隐于曹操七十二疑冢中——价格你定。”
  孙福寿擦了一把汗,说:“关公乃本地之神,冒犯神威的事我万万不敢……”
  送走吕四爷和黑面书生,孙福寿知道此事并不简单,这二人绝非善类,取关公骨殖必做他用,孙福寿不敢往深处想。
  他叫来徒弟虎子,叫虎子跟住吕四爷和黑面书生,看二人去往何处。
  孙福寿回到厅堂思忖,他盗墓无数,知道盗取古人骨殖,多是用来施展阴阳五行术。他记得有书上记载,该术复活逝者,作神鬼之用,且复活后的逝者身体阴冷,被称作冷尸。
  这当儿,厅堂内的关王刀不知何时不见了,室内光线变暗了许多。突然!堂内的墙壁上显出一个巨大的阴影,阴影左手捋着下巴,右手操起一把大刀,悄悄朝孙福寿移来。眨眼间,墙上阴影的下巴就碰到孙福寿脑后,显出他的矮小。孙福寿浑然不觉,就在手起刀落间,架上的关公像落地,发出响声,孙福寿抬起头,惊觉身后的黑线,侧身躲了过去。
  来者的长相吓他一跳,竟是面若重枣,身长九尺的武圣关公!此时自己的那把关王刀正握在关公手中,再次重重地朝他劈来。
  孙福寿早年盗墓,练得一身不凡轻功。他一个侧翻,躲出数米远。孙福寿心知不可久战,眼前的对手定是浸泡活人鲜血,被黑面书生用阴阳五行术操控。武圣关公生前神武,被称作万人敌。想自己一个盗墓贼如何能与之对抗,只能伺机逃跑。
  奇怪的是眼前的关公并没有再进一步的打算,他左手抚须,右手持刀,款款移至门口,随后一跃消失了。
  
  
  关公托梦
  孙福寿绝非寻常人也,他立刻明白了什么,追了上去。逝者被五行之术复活乃盗墓大忌,弄不好施术者也要与其陪葬,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孙福寿追至院门,却丢了关公踪影,只好作罢。
  这时虎子回来,报告两人的行踪:“我跟着四爷去了关帝庙,黑面书生半路上和他分开,不知去了哪里。”
  孙福寿冷笑道:“黑脸是返身杀我来了,若不是关公显灵,你回来面对的就是两截尸首。”
  虎子一惊:“师父轻功了得,黑面书生如何伤的了你?”
  孙福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虎子。
  “阴、阳、五、行、术、”虎子一字一顿重复着,心中生了恐惧。他跑到厅堂一看,大叫道:“师父,出事了,冷尸回来过!”
  孙福寿回到厅堂一看,心立即就凉了半截,只见被取走的关王刀重又插在原地,关公神像好好地立在架子上,房间一切照旧,只是多了阴森之气。
  孙福寿举起关王刀细细查看,刀柄冰凉,刀刃有细微损耗。“这分明是黑脸给我的下马威,他们想让我下曹操七十二疑冢,盗关王刀,我不肯,就以此威胁,冷尸来无影去无踪,我若坚持,只怕早晚身首异处啊。”
  “既然这样,师父您就答应吧,五行之术极为阴损,只怕我们敌不过啊。”虎子说。
  “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孙福寿叹道。
  晚上孙福寿躺在床上,心神不定,他在榻前放了一碗鸡血,一把桃木长剑,希望在危难时能够发挥作用。
  孙福寿突然怀疑,虎子被吕四爷收买,故意将关王刀和神像放回原位惊吓他,或者根本不存在冷尸,全是虎子做鬼。这小子身高八尺,眼大脖粗,稍作打扮,完全能以假乱真,扰人心智。孙福寿在心乱如麻中入了眠。
  亥时,孙福寿惊醒。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关公败走麦城,拒降而遭到东吴斩杀。奇怪的是,杀他的一员大将,一直低着头。孙福禄靠近一看,险些吓出了尿,竟是吕四爷!只见吕四爷双眼愤恨,举起手中长刀,将关羽斩首于军前。随后远处传来吕四爷的笑声,声音连绵不绝,飘荡在已开拔的东吴军队里。待东吴军队走远,散落在地上的关羽头颅突然睁开双眼,极为诡异,说道:“快取吾青龙偃月刀,勿让贼奸计得逞。”
  孙福寿受此惊吓,便醒了。他想到一直以来,在盗墓者间有句流传的古话:“活享浮世之乐,死遭狱炼之苦”。现关公托梦,实为赎罪良机,孙福寿明白,无论如何,也要把这最后一桩生意做好。
  第二日清晨,孙福寿来到吕四爷和黑面书生下榻的客栈,不见两人,问客栈掌柜,掌柜说:“天不亮他们就出去了,那黑脸背了个大酒坛子,真是滑稽。”
  “酒坛子?”孙福寿起了疑窦,“什么颜色?”
  “有白有青,瓷器看上去挺厚实,黑脸汉子看上去十分古怪,不知——”
  客栈老板话未说完,孙福寿就头也不回跑出客栈,直奔关庙。
  青白瓷坛乃收魂坛,为衡山秘术。有道行的道士对要收取的魂魄施加咒语,一时三刻,魂魄就会被吸入坛中。
  快到关帝庙时,孙福寿看到远处冒起的烟雾,忙拉住一个过路人,问:“关庙起火了?”
  过路人说:“我也是刚听到消息,崇宁殿里的关公像不知何故自燃,把崇宁殿的屋顶烧穿了,好在未波及其他殿堂,这是凶兆啊。”
  孙福寿看了眼崇宁殿的方向,掐指一算,向西跑去,行至荒无人烟处,在一处假山停下。
  孙福寿稍作停留,便绕过假山,山后是一亭子。吕四爷和黑面书生就立在亭中。
  看到孙福寿,吕四爷也不吃惊,说:“我料定你要来,但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
  孙福寿右手指天,说:“崇宁殿有一缕烟气朝您这飘来了,四爷想做的事我都清楚。”
  “孙掌柜果然厉害,不愧为老墓派,敬佩敬佩啊!”黑面书生封住坛子,笑道。
  孙福寿看到黑面书生的笑脸,恨不得给他一耳光,说:“昨天道人的法术令我大开眼界,现在孙某改变主意,孙某好利,给足价钱,就出山盗刀。”
  “好,一言为定。”吕四爷说。
  吕四爷付了孙福寿一半的定金,让孙福寿去筹备人力物资,孙福寿最先想到师弟李广利,他到京城找到李广利,和他道明事情的原委。
  “想不到传说中的冷尸竟真的存在。”李广利感叹道。
  “七十二疑冢布局极为诡异,师兄我善于风水探墓。破解疑墓,还得靠精通机关布阵的师弟出手援助。”
  李广利作为难状,说:“师弟我早已金盆洗手,发誓绝不再犯了。”
  孙福寿说:“此次不为盗墓,实为救赎。师弟虽已弃恶从善,死后也不想因早年的恶行困于牢狱吧?”
  “好,提前说好,价钱我七你三。”李广利说。
  一切筹备妥当,和吕四爷约定好第二日清晨出发。当日晚些时候,孙福寿回到家中,见到虎子一人在厅堂内挥舞关王刀。
  虎子注意到来人,慌忙将刀放回。“耍得不赖,早些睡,明日出活。”孙福寿冷冷说道。
  当晚他再次梦到关公:关羽胯下骑赤兔马,挥舞青龙偃月刀,策马冲锋。于万军之中斩杀敌将,枭首而归。他听到关羽大呼道:“贼等勿猖狂,终为青龙刀下鬼……”正说着,关羽将手中的头颅往地上一丢,孙福寿凑过去一看,不禁噤了声。那头颅是,
  ——黑面书生。
  
  
  疑冢盗刀
  
  吕四爷一众来到邺城漳河一带,这里山岭环绕,溪水途经,一看就是风水绝佳之地。吕四爷说:“根据消息,七十二疑冢就在这片山岭中,现在要靠三位各显神通,找出墓穴,然后我们下穴取刀。”
  孙福寿不紧不慢地说道:“曹操所建的墓群位置并不难寻,前面五座山丘,左起第二座便是。”
  黑面书生疑惑,问:“何以见得?“
  孙福寿说:“左起第二座山丘砂环水抱,于其他四座山丘更佳。”
  虎子说道:“有盗墓前辈说曹操生性多疑,七十二疑冢实为幌子,真墓并不在其中。”
  李广利说:“管他在于不在,先进去探探便知。”说着便一马当先,朝第二座山丘走去,黑面书生忙追了上去,走在李广利身旁。
  五人走到山丘前,孙福寿抓起一把土,用手搓着,唤道:“虎子,把工具拿来。”虎子递上一把极细的铲子,孙福寿拿起铲子,在山丘间探索。
  “好,就是这里。”
  五人都取出工具,在孙福寿指定的方位大挖起来,挖了没多久,黑面书生的铲子发出一声脆响,这时众人才发现挖到四五面青砖。
  “青砖后就是墓群所在之处。”李广利说,拿起铲子,将青砖砸烂,显露出一个仅供一人通行的地道来。
  待五人下到地宫,点燃火把照明,这才发现,眼前是一个宽阔的过道,令他们惊讶的是,过道尽头有八个石门,通往八个方向。
  黑面书生走到第一道门前,向里望着,笑道:“真有意思,这正应了奇门遁甲里的八门,想必是专门为盗墓者设的迷宫机关吧。”
  孙福寿说:“七十二疑冢本来就是墓穴迷宫,曹操生前盗人墓穴,死后怕同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于是设置重重机关,盗墓者之所以不盗此墓,一是因为传说曹操薄葬之风,怕空手而归,二就是畏惧其中的迷宫机关,我们走进任意一门,能不能活着出来就不一定了。”
  李广利接着说道:“想必一门内有九冢,门内相互连接。”
  吕四爷这时打了退堂鼓,说道:“我不善于盗墓探险,就不入内了,我守在这里静候各位佳音。”
  黑面书生这会儿已经自作主张,走进了第一道门内,孙福寿暗骂一声,只好招呼李广利虎子二人跟上。吕四爷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四人,不禁有些胆寒。
  黑面书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用火把照亮前方道路,四人的影子都映在走道两旁的砖壁上,忽大忽小地闪烁。
  “停下!”李广利拉住身前的黑面书生。
  黑面书生止步,问:“怎么了?”
  “你看那里。”李广利用手指向前方右侧的砖壁,一条两米长的蛇影在他们眼前晃动,四个人的心都提了上去,“墓穴里怎么有蛇呢?”孙福寿怀疑地问,黑面书生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朝蟒蛇头部丢了过去,正中头部,蛇头被嵌在砖壁上,蛇身开始极为频繁地晃动着,似乎极端痛苦。黑面书生转过脸,对三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黑面书生正自顾笑着,却看到身后三人表情僵硬,蹲在地上,心知:“不好!”还未转过头,就察觉到身体被利物穿透,站不住脚,倒地死掉了。
  身后的三人看得清清楚楚,黑面书生被迎面射出的弓箭刺穿身体,成了马蜂窝。黑面书生死时也和常人不一般,身上冒出黑气,三人看得惊讶万分。
  李广利从黑面书生尸体上拔出一只箭头,在火光下细看,说:“这下好了,出师未捷身先死。死了也好,笨手笨脚的,刚才差点把我们全害死。”
  虎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傻瓜,不知道墓穴里的活物多是机关,不能动的,这家伙刚才扔匕首我没拦,情急中叫你二人蹲下,师兄我算是为你报仇了啊。”李广利邀功般说道。
  “多谢师弟,回头把我的那三份也给你。”孙福寿盯着冒黑烟的尸体说道。
  李广利走到蟒蛇前,用蛇头上插着的匕首将蛇身与墙壁斩断,拿在手里把玩。“青铜黑蛇,连机关都是好东西,看来七十二疑冢宝贝不少,值得一盗。”李广利说。
  “不要忘了正事,我们此行是取关王刀,赎身后罪。” 孙福寿冷冷说道。

1979年洛阳的一场大雨,关庄村这个大土冢被雨水冲出了一个洞穴,洞穴中的一座坟冢裸露了出来。当时考古学家得知这一消息后,就立马对这座坟冢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当考古工作者进入坟冢后发现这座古墓的规模十分的庞大,而且还发现了许多盗洞。来到墓穴的正门,有两个非常巨大的虎头牌,再往里走还看见了许多的山水壁画和一些价值非凡的珠宝与首饰,里面的文物完好无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这就说明盗墓贼进来后没有拿走任何东西就退了出去。之后再对棺椁进行清理的时候,发现了一颗人的头骨,于是再联想起了门口的虎头牌,愈发让人相信这就是三国时期关羽的墓地了。

图片 1

然而根据历史上的一些史料记载,关羽墓中会出土青龙偃月刀这种讯息纯粹就是空穴来潮。在关羽墓里其实根本就没有青龙偃月刀,而且考古学家表示,在当年的史料中,从来就没有说起过有青龙偃月刀这样的武器,所以关羽使用的根本就不可能是青龙偃月刀,因为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武器。而那个时候关羽使用的估计就是非常常见的直刀了,关羽使用青铜偃月刀纯粹就是罗贯中在小说中杜撰出来的。像偃月刀这种武器最早出现是在我国宋朝的时期,那已经是三国历史几百年后的事情了。

图片 2

然而这种重大的考古发现过了很多年也没有对外公布发掘考古单位以及研究成果,于是就这样不了了知了。这样的事情也确实令人难以想象,关羽墓地出土文物青龙偃月刀,很早之前就在网上有着一些传闻了,说是关羽墓被发掘了,不但发现了关羽的头颅,还在关羽墓中出土了青龙偃月刀,那么在历史上,关羽真的确实存在青龙偃月刀吗?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酒家】关王刀(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