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29 23: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墨香】猎户女人和狗(小说)

猎户是大山深处勤劳勇敢的山民,也像大山的山神。
  山神有两件最引以为豪的宝物,一只高大雄壮的獒,一个方圆百里的漂亮女人。想到这些,猎户就感到心满意足。每每在山寨的竹楼里看到门前趴着的獒,看到灶台上忙碌的女人,猎户喝着二两小酒的时候,就有些心绪飘荡:秀丽的山水,美丽的女人,打不尽的猎物,无忧无虑的日子,自己过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日子。
  山里的人没有不会唱歌的,喝酒的猎户,一边擦拭抚摸着乌黑发亮的猎枪,一边憧憬着美好的生活:“山对山来崖对崖,蜜蜂采花深山里来。蜜蜂采花为花蜜,梁山泊为祝英台!蜜蜂采花为花蜜,梁山泊为祝-英-台!”每每唱到这里,女人会递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猎户的心就会荡起丝丝的爱意,像山里的茶花在开放!
  但是这样的神仙般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日本人驻进了山里,封了山林,不准猎户在自己的土地上打猎。于是,很自然的,猎户参加了当地的八路军游击队,猎户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他并不想解放全中国,只想能向以前一样自由的在山上打猎,看山茶花在幽深的山谷里怒放。
  不过,没有高尚的信仰并不影响猎户精准的枪法,很多的日本人在深山密林里被猎户的猎枪送上不归路,尽管死后他们是那么深情的遥望着日出的方向。猎户的形象在日本人那里渐渐的描绘得越来越神秘,他来无踪去无影,只看见猎户远远飘飞的身影,和头顶上跳动着的野雉翎。
  后来,由于有人告密,日本人包围了猎户在山寨里的家,捕获了他的女人。为了引诱他出来,日本人在三月三日过节的那天,把女人绑在了山寨旁的一座绝壁上,并放出话风,如果见不到猎户出现,黎明时分,女人漂亮的脑袋就要和尸首分离,骨碌碌的滚下山崖。
  仍然是熊熊燃烧的篝火,人们却没有兴致欢唱,都被敌人带到了坝子上看好戏!女人是个好女人,任皮鞭挟风带雨的在身上一起一道血痕,一落一层皮肉,任疼痛撕心裂肺,但女人一直高喊猎户的名字,让他不要管她,让猎户赶紧逃命,山寨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幕,心都碎了,几个小点的孩子不敢看,躲在阿娘的怀中哭叫了起来。
  但如所有的烈性男人一样,猎户没有听进八路军游击队指战员的命令和规劝,私自的从队中抽溜了出来。
  月亮在高高的山顶上和往常一样的飘浮在太空,却对人间发生的惨剧视若不见,一声两声的枭鸣让古老的山寨显得神秘而沧桑。夜色如水,凉风吹梦,正当所有的人被倦意袭来的时候,山崖的后面闪现一道野雉翎。一声枪响,挥动皮鞭的日本鬼子应声落地,一只藏獒从天而降,疾风惊雷般地扑向了戴着太阳帽、长着二皮脸的日本鬼子。日本鬼子叫嚣着抓活的,却无奈在悬崖峭壁行走如风的山神和扑闪灵活的獒。
  终于,日本人发怒了,将准备好的小山炮一字排开,密集的炮弹让落在山崖上,树被烧红了,石头满天飞舞,人们在火光中忽然看到一根野雉翎的被弹到天上又飘落到深不可测的山渊。人们以为他们的山神死了,开始大哭,大声的呼唤,女人则在疼痛和破碎绝望中晕死过去。而骄狂却内心强硬的日本人并没有狂笑,而是集体站在山崖上,列成整齐的队,耷拉下自己不可一世的脑袋----
  后来,山寨里留下最美丽动人的传说。后来,是爷爷告诉我的,说那个美丽的女人出家当了尼姑,她以为山神死了。而山神掉下山崖后却没有摔死,只是摔断了一条腿,是獒把他救了,山里的放蜂人用最好的蜂蜜救活了山神,道观里的道士则用道术治好了山神的腿,山神伤好后找到了女人,但两人却没有再回到山寨,而是各自回到了各自的观,而狗陪伴着山神,趴在了他的山门。
  可是,我多么多么想知道他们出家以后到底在想些什么?因为爷爷说山神就是他的哥哥,是我的大爷爷,而那个漂亮女人就是我的大奶奶呢!

美高美,  第一章:赵四和老枪前传
  
  一
  说老枪,还要从一只火狐狸说起。
  我们村,在一个山坳,那座山,属于太行山脉。从村子往北走不远,就是黄河,我们村子靠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坐落在山脚下。
  赵四的父亲,是个打猎人,如果从赵四这一辈往前推算,赵四的爷爷也是猎户。一九三九年那个冰雪覆盖大山的冬季,一天,赵四的父亲跟随着赵四爷爷到山里打猎,离奇般地在山里救了一只火狐狸。两个人一早就带着猎枪进了山,脚踩着雪,发出吱吱的响声,大老远,父子两人就看到前方有一只火狐狸在前面跑,一匹狼在后面追赶,这匹狼很快就追上火狐狸,狼前爪抓住了火狐狸的背部,下口就咬。
  父子两人拿起枪奔跑到了近处,端起枪对着狼开了一枪。枪声在山里回荡,狼被吓跑了,雪地上躺着受了伤的狐狸,瞪着恐惧的目光看着赵四的父亲和他爷爷。他两个人上前观察,还好,狐狸身上没有受很严重的伤,就是身上火红的毛被狼啃掉了不少。狐狸走不了了,赵四的爷爷用一个布袋将火狐狸装在里面背在身上,两人在山林里转了一圈,打了些山鸡和兔子,便回到了家。
  赵四的爷爷拿出治疗伤的药,给火狐狸涂抹在伤口处,又将狐狸放在炕边上暖和。就这样,火狐狸在赵四家待了半个月,等伤好了之后,赵四的爷爷带着狐狸进了山,让狐狸自己走了。
  那只火狐狸窜出去不远,又转过头,像是看了赵四爷爷一眼,这才转身向着森林深处跑去。
  火狐狸通身都是红毛,在白雪皑皑的漫野地,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这里的猎户们,一般不轻易打火狐狸。即使是要打,也不能让火狐狸身上的毛受到损伤,不然,火狐狸的毛就不值钱了。或许是火狐狸也知道自己身上的毛主贵,所以,当有人逼着它走投无路时,火狐狸就会将自己的毛,在断了茬的树干上将身上的毛损坏。
  猎户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是看到火狐狸带着小狐狸,他们一般不打,为的是不让那些小狐狸没有母狐狸而死亡。
  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当山林染上了绿色,很多冬眠的动物都苏醒,赵四的爷爷独自进山打猎。这一天,到了下午,突然从山里跑出来了一只火狐狸,直接到了赵四爷爷的家,赵四的父亲看到这只狐狸,就知道大事不好了,火狐狸用嘴叼着赵四父亲裤腿一直往山里的方向拽。赵四从屋子里拿出猎枪正要打狐狸,赵四父亲对儿子说,别打它,它是来报信的。一定是你爷爷出了大事了。
  父子两人拿着猎枪跟着火狐狸就往山里跑。
  到了山里,果然赵四看到爷爷躺在血泊中,脸的一半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撕下来了。赵四父亲抱着赵四爷爷痛哭。从外伤来看,赵四爷爷应该是被熊给咬死的。
  那只狐狸在赵四的爷爷身边闻了闻,转身消失在了森林中。
  问题出在猎枪上。那时候的猎户们,用的都是土造的枪,枪管里装的是火药,这种土枪,在装火药时,先要用量管装到一定量的火药,再将火药倒进枪管里,然后倒进铁砂,再用棉球堵上枪口,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装上一个引火帽。这种枪打出去的铁砂,成扇状,打一般的小动物没问题,可要对付像熊这样的大型动物,就不行了。熊是什么动物啊,那些铁砂打在身上,没什么作用。所以,猎户们一般不愿意去招惹这些动物。
  赵四的爷爷对这片山林了如指掌,什么地方容易出现野兔或者是山鸡之类的他都知道。赵四的爷爷有着敏锐的感官,能发现地上走过的是什么动物,能嗅到危险的来临,可这天,当赵四的爷爷走到了森林边缘,突然从森林里窜出一头熊,这是赵四的爷爷始料未及的,他慌忙从背上取下土枪,对着熊就是一枪。
  熊没打死,熊咆哮着冲到赵四的爷爷面前,只一掌下去,老人半拉脸就没了,熊好像还不解气,又在赵四的爷爷身上咬了几口,最后将赵四的爷爷坐在屁股下弄死了。
  从那以后,赵四的父亲就不再让赵四到森林里去狩猎,要狩猎,也是到黄河滩上的芦苇荡里,打野鸭子,或者是在森林边缘打些小动物。可是,赵四不死心,他要为爷爷报仇,他想打死那只咬死了爷爷的熊。
  时常,赵四会瞒着父亲偷偷进山林深处寻找那头咬死爷爷的熊。那头熊好像是怕人报复似的,从此再也没出现在森林里。
  
  二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一九四一年的冬季。
  这一年的冬天,大雪连着下了几天,出门看到的是白皑皑的雪覆盖了整个山野。大雪停了之后,从外面来了一队日本兵和几个地质勘探的人员。地质勘探的人听说这座山里埋藏了铁矿,进山就是为了寻找这些铁矿。
  开始,这些人准备从村子里抓个向导,可地质勘探的人不让,说是如果发现了矿藏,会被中国人知道,独自进了山林。
  他们爬过了两道山岭,一个士兵突然发现了前方站着两只火狐狸。这个士兵被这两只火红色的狐狸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动物,于是,这个士兵端起枪瞄准其中一只打了一枪。狐狸没打死,他瞄准的那只狐狸受了伤,两只狐狸逃进了森林。此时的森林已经不是春夏秋那季节时的森林,到处都是杂物,仅能遮掩自己。
  再说,一只狐狸受伤,逃跑起来也费劲,两只狐狸相互抚慰着往前跑,这队士兵沿着狐狸的脚印追过去。
  受了伤的一只狐狸终因流血过多,再也跑不动了,躺在了雪地里。
  日本兵赶上前,打死了受伤的火狐狸,将这只狐狸挑在刺刀上,继续追赶那只孤独的狐狸。
  活着的那只狐狸,正是当年被赵四的爷爷救下的那只,这只狐狸跑啊跑,回过头看着追赶自己的一群人。狐狸红色的毛太吸引人了,这些日本兵顾不得想那么多,跟着狐狸追过去。追着追着,前面跑的狐狸突然不见了,此时,日本兵才发现自己迷路了。从此后,这些人再也没能走出这座山林。
  这一天早晨起床,赵四一开门,竟然发现在自家门口放着两支三八大盖。赵四往远处眺望过去,发现在雪地里,留有一溜狐狸的脚印。
  这可是一支好枪,不过赵四他们不会用,枪上有保险,赵四怎么都拉不开枪栓。赵四和父亲,只能将枪用布包裹好,一支藏在了地窖里,一支藏在了屋梁上。
  过了没多久,来了几辆汽车,上面坐着不少日本兵,他们是来寻找那些失踪人的。经过一番搜查,他们竟然在赵四家房梁上发现了那只三八大盖步枪,他们认定了那些进山勘探的人是被村上人害了。这些日本兵在村子里烧杀抢掠,当然首先要杀的就是赵四一家人了。
  赵四也命大,这一天,赵四正好到黄河滩上打野鸭。在黄河滩上的芦苇丛中,赵四看到了村子里冒起了浓浓烟雾,在此之前,他还听到了从村子里传来的枪声。赵四感觉不对劲了,赶紧往家跑。
  还没进村,就看到了一群日本兵在街上来回窜动。街上尸横遍地,赵四顾不了这么多,匆忙回到家,看到的是自己父亲和媳妇都已经惨死在日本兵刺刀下,他们躺在血泊中,早就没了气息。
  外面枪声还在响。
  赵四像狼一样咆哮,对着天空放了一枪,枪声立刻引来了日本兵。赵四听到外面嘈杂的喧闹声,赶紧跑到地窖里拿出那支枪,丢下手里的土枪从墙上跳了出去。
  赵四要逃到山里,才能安全。
  正当赵四走到了一间敞开的房门口时,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骂声,还有一个男人叽里咕噜的说话声,赵四听不懂男人说的是什么,但他知道,这正是来村里的日本兵。赵四探头往里看,看到一个穿着黄色军衣的日本兵正趴在一个本村女孩身上。赵四怒火冲头,他冲进屋子里,举起手中的三八大盖,朝着这个日本兵的钢盔上狠命砸了下去。枪托在猛力下断成了两截。
  赵四救了这个本村女人,这个女人后来成了赵四媳妇。
  
  第二章:赵四和老枪正传
  
  一
  赵四手里这支残缺的三八大盖,成了他的荣耀。
  这支枪,别看残缺了,这可是我用它砸碎了一个鬼子脑袋造成的。赵四对所有人都这样说。
  赵四这么说,是他荣耀的开头。再往后,赵四还有值得荣耀的地方。
  赵四很多年之后,每当听到咣当一声响,都会很自然想起在那个一九四一年冬季,他看到被他砸死的鬼子头上,从钢盔里流出一股黑红的血,那些带着强烈腥味的血,有一时间使得赵四脑子发晕。
  敞开了记忆,赵四马上回忆起第一次看到人血,那是他爷爷身上流着的血。那一刻,赵四抱着爷爷冰凉的躯体,眼睛冒出怒火,他往四周张望,希望能看到杀死爷爷的那头狗熊。但是,直到以后,他都再也没见到那头狗熊。
  那是个寒风凌冽的下午,赵四将鬼子砸死后,脱掉自己外衣,包裹着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把将女人背在身上,往山里跑去。
  山对于赵四来说,太熟悉了,哪里有山洞哪里可以藏人,赵四都很清楚。
  赵四背着那个女子躲进了山洞,从这个山洞俯瞰,可以看到山下村庄里的情况。隐隐地赵四看到山下一队鬼子兵沿着小路转了一圈,然后离开了。
  第二天,日本鬼子兵撤离了村庄,赵四和女子下山,同藏起来的本村百姓一起,将那些被鬼子杀害了的乡亲们掩埋。女子叫梅花,她家人已经被鬼子杀害,目前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
  他们两个成夫妻前,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赵四对着女子说,你给我当媳妇吧,我家人被鬼子杀害了。我孤身一人。
  梅花含羞的说,你不嫌我脏?我……
  赵四说,那不是你的错。那是我们共同的仇恨,这个仇一定要报。
  说完,赵四将梅花搂在怀里。
  赵四拿起那支残缺了枪托的枪,拉开枪栓,赵四已经知道这支枪怎么用了。枪栓拉开,推上子弹,那可比土枪来劲多了。赵四找来了枣木,比葫芦画瓢,雕琢了一个枪托,又用一块铁皮卯在枪托断了的地方。
  赵四从小跟着爷爷和父亲到山里打猎,枪法练得好。在一个深黑的晚上,赵四摸到了几里路以外的鬼子碉堡前,碉堡几十米开外,是一道壕沟,赵四借着月光,伏在壕沟内,瞄准了岗楼上一个隐隐的身影,手勾着扳机。就听到一声叭勾,碉堡上那个身影消失了。碉堡内顿时大乱。
  赵四没想到,就是因为他这一枪,使一支游击队的袭击计划成了泡影。
  
  二
  这支游击队领头是一个叫乔虎的人。
  乔虎这个人,赵四听说过,那时候,乔虎是当地一个有名气的土匪头子。乔虎虽然是土匪,他不祸害穷百姓。他主要是杀富济贫。按照乔虎的话说,穷百姓自家都顾不上。抗战开始,乔虎打起了抗日旗号,后来又被八路军收编成了一支抗日武装。
  几天前,乔虎利用碉堡里内线关系,探听好了碉堡里的鬼子人数,只等着在这个夜晚将他们一锅端掉。
  乔虎有一个耳朵少了一截子,是在一次和鬼子枪战中,被鬼子一枪打掉了的。那一次,乔虎捂着耳朵,看准了那枪打自己的鬼子兵,甩手一枪过去,只见那个鬼子天灵盖飞出去有几米远。
  就在赵四打掉炮楼上鬼子时,乔虎和自己的队员们俯卧在碉堡不远的一片草丛中,只等着碉堡内发出信号。
  乔虎没等来信号,却等来了一声枪响。
  从碉堡枪眼射出来密集的子弹,虽然这些子弹毫无目标,也伤了乔虎两个队员。趴在地上的乔虎相当生气。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娘的巴子,是谁打这一枪?
  有一个队员对乔虎说,队长,枪声是从碉堡一侧响起的。一定是那里也有人埋伏。
  乔虎踹了这个说话的人一脚,说你带两个人去,把那个人给我抓来,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敢破坏我们的行动。
  就在乔虎两个队员弓着腰来到赵四跟前时,赵四的枪又响了,子弹像是长了眼似的飞向了碉堡喷着火焰的枪眼,顿时那个枪眼里的火焰消失了。这一切,乔虎看的清楚,当赵四被两个队员押到乔虎面前时,乔虎问赵四,刚才那两枪都是你打的?
  赵四说,是我打的。
  乔虎说,好枪法嘛。跟着我干吧。
  回到了驻地,赵四对乔虎说,我不跟你干。
  乔虎问赵四问什么,赵四说家里有媳妇。
  乔虎很生气的对赵四说,谁家里他娘的没媳妇?等打完了鬼子,你再回家抱媳妇也不迟。你要是不跟着我干,我马上枪毙了你。
  赵四对乔虎说,你不用枪毙我,我的杀父杀妻之仇还没报。
  自从乔虎这支队伍被收编后,八路军派来了一个政委和乔虎搭档。乔虎不会做思想工作,对部下,总是说粗话。政委长的不像个游击队员,倒是像是个书生。单独和乔虎在一起时,政委对乔虎说,你不能对谁都骂娘,我看了这个赵四是个玩枪的好材料。他家人都被鬼子给杀害了,这可是血海深仇。
  到了麦子快要成熟的季节,旷野上也多了野鸭子和野兔。这一天,赵四请求回家一趟,说是去拿打猎的枪。
  乔虎说,你现在有三八大盖,还要那破枪?
  赵四说,那支枪能打野味。这支枪一次只能打一发子弹。
  
  三
  天一擦黑,赵四摸进了村子,直奔自家找梅花。
  自从那天晚上,赵四从家走了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梅花焦急地等待赵四回家,她听到了远处碉堡传来的枪声,梅花心提到了嗓子眼。梅花站在房外,听着远处传来的声响,梅花不知道自己丈夫到底会怎么样。第二天,梅花曾经悄悄摸到碉堡周围观察寻找赵四,却没看到赵四影子。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墨香】猎户女人和狗(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