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13 04: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笔尖】乡村轶事三题(小小说)美高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天中午,正当大家在用午餐时,突然村里的几条狗同时“汪!汪!汪!”地大叫了起来。而且叫声一声急过一声,大家赶紧端着碗出门来看,只見村口路上来了一位外地人。看那副模样就是“叫花子”。身着破衣烂衫,中等身材,篷头垢面。虽体形偏瘦,但眼睛深邃有神。两腿裤管高卷到大腿上,露出的皮肤溃烂不堪,还流着脓血水,恶臭熏天,一群苍蝇尾随着。他手上捏着一束阔叶树枝,边赶苍蝇边走。可能是溃破疼痛的原因走起路来一跛一颠的正往村中走来,几条黄狗不停地在他面前吼叫,他往前走一步狗往后退一步,不知谁喝了一声“狗!”,狗才止住不叫,各自夹着尾巴蹓开。大家看到这副恶心模样赶紧缩进屋里,准备他挨门来乞讨。
  小村人都十分的善良厚道,每逢来乞讨的,都会你给一口饭他给一口菜,若是沒有现成的饭菜,就会去米缸抓一把大米或给一个红薯之类,只要挨到自家门口总不会让空手离开。因村子小,才七八户人家,一般来乞讨的都挨家挨户讨之后便往别的村庄而去。而这次来的不一样,他不挨门挨户地去乞讨,而是直接找一个破旧空着的牛棚,在里卷缩地先栖息起来。大家見他没上门来乞讨,念他可怜,都不一而同地拿些从自己的碗中省下的饭菜送过去,并给他一副专用碗筷。他也不客气,也不看人,只要有人往碗里倒饭菜,他端起便吃。吃完放下碗筷就驱赶拍打腿上的苍蝇,并时不时地用自己的口水去涂抹溃烂的皮肤。而且人们不管送多少,他都全部一次吃完不剩一粒米饭。
  看他几天没换衣,村里有人拿出自己不穿的破旧衣服洗洗缝好送给他,他也不拒,送来就穿上,原来的也不脱下,这使村里人才发觉这个“叫花子”原来是个傻子乞丐。
  故此,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每次去送饭菜和衣服的人们总远远地站着,把饭菜倒进他专用的碗里后,衣服往他身上一扔便都捂着鼻子走开。谁也懒得去搭理他,顺其自然。只是村中顽童会出于好奇,时不时地探头探脑的去偷窥一番。
  突然,有一天,小孩们告诉大人说:“牛棚里的那个叫化子的腿脚好利索了!”
  “哦!怎个好法呀?”
  “我们昨天躲在外面看见他都还在用自己的口水去溃烂的皮肤处摸来摸去,今天去看见他掀起裤管时,两腿脚跟正常人一样,连疤痕都沒有。”这下在小小的村庄里炸开了锅:
  “那天来时,腿都溃烂成那样,红肉裂开,都快见骨头了,没看郎中沒抓药,能自己康复?谁信!我上次一脚趾在石头擦破一点皮用中草药医治了二三个月才好净”
  “哎!那是你运气差,人都靠运气。你没听说运去金成铁,运来铁成金么。运气不济时喝凉水都塞牙缝的”
  “鬼才信,那天来时见他烂成那个样已患很久了,这二三天就好尽了?莫非他是神仙不成!”
  大家七嘴八舌的只在茶余饭后说说而已,谁也不愿去亲眼验证一下。谈论完都忙自己的活去了,并沒放在心上,因为一个傻子乞丐就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
  村里的不速之客往往是孩子们最大兴趣和消遣时间的好去处。村里的奇异怪事也是孩子们最先知,接触和了解也是孩子们在先。孩子们看大人不信,就去跟村里的一位长者说,所谓长者,就是村中年龄最大,且见多识广又德高望重,人人敬仰,家庭或邻里闹纠葛都会找他出面解决之人。长者听完孩子们汇报后说:“哦!昨天都在流脓血,今天就痊愈合的无疤痕!还有这种神奇事?来,带我前去看看。”心热想:在外做客的三儿子的腿上也正患着一处皮肤病,很多郎中都束手无策,总是时好时坏,就有意前去打探核实,顺便看看能否讨得个偏方。
  孩子们见这位老爷爷愿跟着他们前去探实。便兴高采烈地前呼后拥,有个小男孩更是一蹦一跳地跑在前面,由于有大人在场,他们也无需躲藏,站在牛棚口直向里呼喊:
  “哎!叫花子,我们的老爷爷来看你了!”那人听见赶紧站起来,走到牛棚口双手抱拳向长者弯腰鞠躬施礼。长者赶紧扶起:
  “免礼免礼!”心想一个讨饭之人还有这礼数随后揶揄地:
  “听说你腿好利索了,前来看看!”那叫化子赶紧掀起裤管露出他两条壮实光溜无痕的大腿。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长者心里甚觉惊讶地问“你都用了些什么草药?”叫化子摇了摇头操着浓重的外乡口音说:
  “恩感你这里的好山好水好人,我才得于康复!”长者知道这是客套话,故诚实地:
  “不瞒你说,我有个儿子大腿上也有。”
  “哦!多长时间?能否来这让我看看?”长者想了想说:“他现不在家,要晚上才能回来!”
  晚上,长者三儿名叫贵生回来了,因这几天做客沒控制住自己的嘴,小饮了几口酒,再加上赶路出了一点汗,腿上的皮肤又钻心的痒,用手一挠又钻心的痛。叫花子看了看说:“要好不难!”贵生一听高兴地挪过一把椅子让“叫花子”坐下,赶紧追问:“有啥好方法?”。叫花子不紧不慢地说:“信敬第一,断缘第二,收心第三。”
  大家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他在说啥,贵生更急不可奈地:“能说具体点么?”因听说牛棚里的叫花子今晩会来给贵生瞧病,村里人都挤在长者家里看新鲜,叫花子抬头望了望大家指了下贵生腿说:“病灶在膝盖上部,是你对兄弟不友好所至”,这下满屋嘘吁!个个都在心里嘀咕道:“这叫花子真神,连这都知道”!长者有五个儿子,贵生第三,上有二个哥哥,下有二个弟弟,就他调皮,要干活就把事推给两哥哥,若有好吃的就跟两弟抢,弄得长者也没法。
  大家一片静寂竖起耳朵往下听。叫花子接过长者递过来的茶,小呷一口说:“病由心生,感恩万物,病除自愈”!长者听后似懂非懂地:“依你看这小子该如何是好?”叫花子放下茶杯,吐一口涶沫在手心,然后在贵生腿的患处上下來回地擦,边擦边说:“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象是回答长者又象是在教训贵生“断恶修善,灾消福来,即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大家凝眸竖耳地望着他,他看大家表情如此迷惑又说:“有仁德的人心里宽畅,身体自然也安舒了!”众人心里甚觉惊讶!这个叫花子不一般,说话文绉绉的,一套一套的慢条斯理,行为举止端庄,而且有礼有节根本不象是个行乞之人。
  贵生的腿被他一擦,不但不疼而且还有明显收敛的迹象,患处四周的皮肤也不温不红,与好皮肤颜色一致。而且患处原来怒张的皮肤,被他一弄也象心悦诚服的人低着头一样往里卷缩。长者看他有如些功夫,便赶紧把他从牛棚里请出,安顿在祠堂的一个耳房处栖息。长者并令人弄来二块门板竹席和稻草正要为他搭架床铺时,他制止说:“鄙人身贱命薄无福消受,这天就是炕地就是床,顶上有瓦四面有墙足矣!”,大家执拗不过,只好依就他,只留下几把稻草,铺在地上。从此村人由“叫花子”改称他为外乡人。
  陌生是无缘的相遇,信任是无偿的给予帮助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
  这外乡人真得是不一般,他呵一口气,吐一口唾沫都似良药。一天,村里有个小孩突然满脑鲜血淋漓,痛哭流涕地找到他。外乡人一瞧知道是头上癞子发作,用手挠的。他只往小孩头上轻轻呵了几口气,再吐了几口唾沫,不知他从哪弄来把草灰一撒,随即用手掌盖住轻轻摩擦几下,小孩就立刻止住了哭声,血也不流。而且不久,这小孩就长出了一头黑发。从此村里人又在“外乡人”称呼中删去人字,添上“师傅”二字,成为“外乡师傅”。
  盛夏酷暑,村里人劳作之后都习惯性地,聚集在村头一颗大古樟树下纳凉聊天,聊天话题除了家长理短之外,大都听有见识的长辈“讲古”(用现代话说叫讲故事)。有次不知谁说到这颗樟树很大,他说:“你这棵不算大,湖南有棵樟树最大,他的树冠已盖遍全国!”大家都嗤之以鼻!揶揄地讪笑道:“你也太会吹牛了吧!那全国的太阳不都被它挡住了!”后来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小村人才知湖南的这棵樟树是毛泽东。
  贵生的腿被他摸过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康复了95%,可就中间一小圆点怎么弄都不肯愈合,长者只好叫他又去找那“外乡师傅”给他摸几下,结果这回不帮他摸了,反而严肃地说:“我上次不是说了么?断恶修善,灾消福来。你这不是病,是在磨难你的孽行,孽尽福来病自愈”。贵生一头雾水,心想:我有什么孽行,无非就是占点兄弟之间便宜,今后不占就是,气得贵生转身就走。长者问:“怎样?哪外乡师傅给摸了吗?”贵生正想倒苦水,突然觉得腿上无异碍,赶紧捲起裤管一看,竟然,愈合得无疤无痕。心里顿升一股仰慕敬重之感!长者判定这外乡师傅绝对是个高人。
  于是,便把这外乡师傅请到自己家里,并让贵生跟他为徒,目的是让贵生有个一技之长将來也能养家糊口。
  可是贵生沒跟多久,就嘟囔着对父亲说:“我不想跟他学了!”
  “为啥?”
  “他根本就不象人。”
  “哦!怎么不象人,他身上少了哪样还是多了什么呀?!”
  “他很保守,他什么也不教,尽让我帮他洗衣做饭收拾东西,而且还不近人情,心就象块铁板。他非但和我们不一般而且完全与正常人相反:下雨天人们往家里躲他却往外奔,做啥?他总说寻东西;晴天大家往外走他就赖在家不出门,做啥?在盘腿打坐。食时猛吃,三四人的量他可一次食下不觉撑,不吃时五六天静坐不进一粒米。”
  “哦!看来此人有道行而且还不浅,你必须跟他好好学练!什么都别想,只管听他的便是”。古人云:“父母教须敬听”贵生虽不懂什么叫道行,但父亲不得不信,只好铁了心地跟师学艺。从此师傅去哪他也去哪,师傅要他做啥就做啥,总之一切听从师傅,再也不三心二意了。
  有次,前去圭峰山道观造访,中途要在一小村借宿,那村只有一戸人家。刚到山脚下,他就说:“带着你走路我很累,要不你走大路,我去找小路”并嘱咐“你要沿这路旁拾捆干柴带去否则你会饿肚子的哟!”说完他便独自一头扎进了路旁密集的连狗钻都会扒下全身毛的灌木丛里。贵生心里嘀咕道: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这条路上不知走过多少回,哪有什么小路可言,分明你这是自找苦吃,看你要走到猴年马月才会到那小村,真是一个怪人。再说你一外地人从未去过怎知人家就没柴火做饭了呢?但即是师傅发的话,徒儿就不得不听,只好免強地沿路拾了一些干柴,哪知贵生扛着一梱柴一路上坡,累的汗流浃背。
  人还在村口就听见师傅在跟主人说:“不急,不急等会有个后生会送柴来!”原來当地有俗语说:“柴近在山里,柴远在房里”意思是说,砍柴近且比较容易的地方家,柴火往往在山里;而砍柴较远比较不易的人家,柴火往往堆在房屋里。
  因前段时间天气连续下了四五天雨,这山村人家柴火烧尽,今天突然来客,赶急去打柴来生火,被师傅拦住。当贵生正好肩着一捆柴站在门口时,贵生和家主两人都惊呆了。主人敬佩他有先决之明,贵生不解师傅怎会比自己提前到达,故问:“师傅到多久?”他笑到:“已有半个时辰了”。主人听见叫他为师傅心理揶揄道:“原是带着徒弟来的,我还以为是个真人呢!”便接过贵生的柴生火做饭去了。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用过晚餐,主人点燃一把“光精”(光精是山里人把竹片泡制后用于照明的燃料)把师徒二人引进一厢房:“这是专供过往人临时借宿的客房。”刚安顿好,转身就听见外面有“嘀嗒嘀嗒”的下雨声,心想,这鬼天气,刚放晴还
  不到一天,怎又下起雨来,看来是不想让人活了。好象他的心里话被这师傅听见一样,“这不是雨,马上就会停的。”主人听他这么一说,更觉
  此人有点疯癫,好象天气是他撑控似的。摇了下头便回房安息去了不提。
  贵生也不解问:“师傅,外面明明有屋檐在滴水的声,不是下着雨,屋檐哪来水滴呀?”
  “你自己悟去吧!我练功去”说完就在门前草坪上选一平石,面南背北地盘腿打坐了。贵生探头探脑地在门缝里望外瞧:只见屋檐不滴水了,而且还有明月清风煞是一片幽静。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跟着师傅学。就蹑手蹑脚地在师傅后面一丈距上也盘腿打起坐来。
  快到圭峰山时,师傅就交代贵生说:“这里的道观不养懒人,而且初次造访者要送见面礼。”
  贵生想:不养懒人无非勤快点干活就是,这易容做到。可这礼就难办了。这一路走来都是丛山峻岭,也没人家烟火哪来卖东西的店呀?便嘟囔着说:“来前你不说要带东西,否则我家还有几封饼干可带点来。”
  师傅说:“不要紧,晚上我们不进道观一去,待捉到礼物时再进去不迟。”
  贵生听得莫名其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听说礼物可捉得到的。又不便多问,只是在心里说:我看你如何捉礼物?
  看看太阳以完全下山了,夜幕袭上了圭峰山顶。隐约可见到道观屋顶时。师傅说:“我们就在这捉礼物”
  贵生一看,路两边全是参天的毛竹林,各种鸟声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前面百米处有一块高大的石崖立在那里。这石崖就是圭峰山最顶端,道观就建在这崖石上边。路是往右拐绕到石崖后也才可上道观。师傅用食指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说:“你就坐在这个圆内,别起来,也别走出圆圈,不任听到什么声音你都不可啃声。记住阿!”
  贵生以为师傅也会和他坐在一起。便立刻坐在圆圈里把双脚盘了起来。师傅见他坐好,就离开绕到崖石后去了。这下贵生有点胆怯起来。心想:修炼可能就是盘腿独处吧!于是,赶紧进行深呼吸,把脑袋杂念排空,让心安静稳定。半个时辰后。鸟鸣停止,只有小草丛中一些微弱的虫鸣声传来。还有风时不的摇曳着林竹声。
  夜静悄悄一片,突然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声音,从竹深处的上空传来,这声音即不像人的笑声,也不像动物的叫声,这声音叫得贵生毛骨悚然,叫得月亮躲进了厚厚的云层。“哈哈一一哈哈一一哈哈哈”,声音由远到近,由弱到强。贵生本能地:“咳!咳!”咳了两声。这怪声就不见了。这时,师傅跑了过来埋怨道:“叫你不要出声,你又出声。唉!我好不容易跟踪了它一千多里。可惜又被它跑了。不知又要多少生灵遭涂炭。”
  后来战火四起,贵生带也没见到这位师傅了。   

都是些狗日的
  那天我回家很晚,已经能看见天上的启明星了。
  到家里才发现老婆没睡,屋子里的灯一直亮着。她坐在床上,满脸怒气。一见我进了房门,就弹簧似地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劈头盖脸地骂我:你死哪里去了,该不是和那个女人鬼混,也不看看几点。她边骂边用那双快要憋出眼珠子的眼睛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我一靠近床,她竟像躲瘟疫似的躲到一边,好像嗅到我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气味。我真想过去在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狠狠地拍几朵梅花,但我还是低下已经喝大的头,给她说了。
  我是去那种场所了,但我没干那种事情,我可以向老天爷发誓。狗日的头儿答应说给老婆调动工作,已经在嘴上说三年了,老婆还窝在乡下那个偏远的小地方度日月。我的银子花了不少。我也不想花了,就是说不想再花更多的银子了。听说今年人事又要变动,朋友阿三就给我出了个主意:请头儿吃饭,洗脚,按摩,玩玩小姐,或许我的事情准能办成。我一想头儿那么正派,严肃,平时连一个玩笑都不开的人,会去那种场所吗?狗日的阿三说叫我放心就包在他身上。他牵线,我做东请头儿去消费,不信狸猫不吃送到嘴边的腥鱼。头儿开始很不高兴,说你老婆的事下一年考虑,吃饭的事就免了!我点头哈腰的说那还得让头儿费心的,请你先洗脚洗头吧。阿三也在一旁说就是去放松放松,没别的意思。头儿脸上才渐渐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说那就下不为例啊!
  我们先是吃饭喝酒,头儿吃的喝的很敷衍,酒基本上是全灌进了我和阿三的肚子。后来我就头重脚轻的被阿三拉着去了那种场所。一进大厅,那些打扮的妩媚动人的女孩围上来,一句一句大哥你好的温柔话叫的人心里很舒坦很热和。我虽然喝大了,但脑子还是是很清醒的。为了老婆同志的调动,为了少花我的银子,为了讨头儿的开心,这次豁出去了!我就让阿三陪头儿去玩,自己坐大厅里的沙发上喝白开水。阿三向我挤了一下眉眼,拉着头儿上楼去了!至于他们到底干什么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在沙发上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后来还听大厅里的服务员说我睡的像一头猪呢!
  不知什么时候我被阿三叫醒的。头儿一脸很惬意很受活的样子,舒展着身子往外走,我赶紧去前台结账。我几乎是掏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银子。一千块啊!阿三说不多不多,我心里还是咯噔一下,觉得头比身子大了。狗日的阿三,下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宰你。头儿坐出租回去了,阿三也溜的不知去向,我就那样迷迷糊糊地走着回家。
  老婆听我说完,还是有些不信,不过脸上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凶了,她没再说什么,只是直到天亮还是给了我一个冰冷的后背。
  过了五天,我突然竟意外的接到头儿打来的电话。头儿说你老婆的事成了,马上就要发文,就你知道,嘴巴可要放紧点。我心里一阵窃喜,就说那天我一定请你洗脚洗头啊!
  果然十天之后,我看到了那个红头文件,老婆调进城里了。
  老婆调上来的头一天,阿三说你要请客啊!其实在这段时间,我早已被老婆缠的焦头烂额,她整天说我在外面乱来,我脸上长十张嘴也给她说不清楚,你狗日的阿三还要拿我开涮。阿三嬉皮笑脸地说人家头儿给把事儿办了,你应该有始有终,不然以后头儿会给你穿小鞋的。我想也是,可我真的不想再去那种场所,于是我就把五张人民币狠狠地砸在阿三的脸上。
  和老婆城里的日子就要开始,多年两地分居的生活就要结束了。想想自己做的这些努力,觉得也值了。
  可是没过多久,法院给我送来了传票。
  老婆要和我离婚,而且态度非常坚决。她提出离婚的理由是:我的身体不干净。
  哎,你说这叫啥事嘛!我真不知下来该怎么办,只觉得头儿,阿三,老婆就像三头猪在我脑子里乱跑,把我的头越拱越大了。
  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都是些狗日的!
  
  麻村长
  天擦黑,麻村长一出门,看见他的人就说,麻村长又去玩麻将了。
  麻村长爱玩麻将,这村里人都知道,要不他姓王,人们咋都叫他麻村长呢!叫就叫吧!谁叫咱这双手不争气呢,麻村长老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麻村长在村上玩麻将,那可是一流的水平,不知道是啥技术,反正很少输过。村里的小伙子见他就像猫见了老鼠,一上场就先怯了三分。后来有人提议,干脆叫那狗日的当村长,当了村长,他就不可能整天坐在牌场嬴咱钱了。于是,村委会换届选举时,大家一致推选麻村长当村长。麻村长的票数最高,但麻村长不干,当选了三天都没一句当选感言,这就是说他想采取冷处理对着干。新来的乡长过去是麻村长的老师,改了行的。他来做马村长的工作说,大伙信任你,你就好好干吧!别给老师丢脸。这下麻村长没撤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任。其实村上也没多少事情,就是跟在乡上人屁股后面到村里看看村情,传达传达上面的文件。包村干部来了,陪他们玩玩。这样麻村长照样能打牌,既嬴了他们的钱,还配合了上面的工作,两全其美,皆大欢喜。所以麻村长上任后,给乡上领导的感觉是人是贪玩了点,但工作还行。
  松日村是个不足三百口人的小村,一年到头也没什么大事,该修的村级水泥路修了,农网也改造了。学校是上面拨款建的。农业示范村的指标是乡长给争取的。麻村长是少了和村民搓麻的机会,那是因为麻村长当官了,接触的都是上面的人,,哪有心思收拾这些小虫虫。有时候一些按耐不住的村民叫了,麻村长也会去支应一阵子,不过麻村长到底是有身份了,输了就利利索索的掏包,赢的多了就往桌上一抖,谁的谁拿去,惹的麻友们很没面子。一些麻友就说,人家麻村长是玩大了。不过麻村长也有玩不动的时候,这不,今年的合疗款就让麻村长做了很大的难。
  一入冬,乡上把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试点选在松日村。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一口人交30元就可以享受全年公费医疗报销。乡长再三叮咛麻村长一定要做好群众的宣传工作,争取人人入保。麻村长在村上开了三次会,可支持的人就是不多,一些村民还说该不是过去的乱摊派又来了。要不就是麻村长打牌没钱了。说的麻村长干瞪眼没办法。眼看给镇合疗办交款的日子到了,可村文书就是收不起款子。麻村长急的嘴角起了水泡,他到乡上说他不干了,这回乡长,也就是他老师很没好气色,不干不行,不干也得把这次的工作做好了再辞职。
  麻村长后来才知道不是说村民都不想交,这里面有人捣乱哩!谁呢,麻村长他叔王揣娃啊!他去年超生两胎让乡上罚了款,对乡上一直有气儿。今年又要交那么多的钱,他不甘心,还放出话,他麻村长就是我爷今年也别想拿到钱。他不交也罢,还鼓动别人,这一鼓动全村就都没人交了。
  麻村长弄清这个情况后,那个晚上去了王揣娃家,他是和村文书一起去的。进门后一见王揣娃就说,叔,今晚咱搓几圈吧!好久没和你玩麻将了。王揣娃也是个爱好麻将的人,他看麻村长确实是来搓麻将的,就赶紧叫婆娘生火,倒水,搬桌子。于是就开始搓麻将,整个搓麻过程中,麻村长只字没提合疗款的事。
  只是到天明的时候,王揣娃的脸像被砖块拍了似的,输得一塌糊涂。要走的时候麻村长发话了,他笑眯眯地说:叔,你家今年的合疗款交了啊。文书算账吧!多的退给我叔。
  麻村长嬴了四百,王揣娃家六口人应交一百八十元,麻村长把多出的二百二十元元给王揣娃放在桌上。
  王揣娃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根。
  第三天松日村的合疗款全部交清了。
  年终乡上总结时,松日村因此项工作完成的好受到乡政府的表彰。乡长要请麻村长喝酒,麻村长却拿出一份辞职报告,硬要乡长兑现说过的话。乡长陪着笑脸说,我咋舍得撤你的职呢!只是你以后再不要打麻将了。
  从乡上开会回来,麻村长吐着酒气,哼着小曲,他路过李生民家门口的时候,有三个村民正要搓麻将,他们一见麻村长老远就喊:麻村长,转两圈,麻村长,转两圈。
  麻村长朝他身后的路上望了望,突然小声地说:派出所的来了,还不快跑!那几个人大惊失色,赶紧向屋子后面的山坡上跑去。
  望着他们狼狈逃窜的样子,麻村长偷偷地笑了。
  
  办事
  德娃村长从村委会出来,哈着酒气,走路一摇三晃的。风一吹,他把喝的酒和吃的麻花糖全给吐了。
  其实德娃村长没醉,只是心里有些生气,他觉得贵生太不像话,既然请他来喝酒,最起码有三四盘菜吧!可贵生只拿了两瓶秦川牛,一包麻花糖,这不是小看人吗?
  德娃村长喝酒不能没有菜,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从乡上开会回来,德娃村长都会喝得红光满面,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呢!
  贵生从屋里跑出来,他想扶德娃村长一下,德娃村长一把推开贵生,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这时,副村长和村文书都从村委会出来,他们见村长真的要走,就都开始埋怨贵生。
  副村长沉着脸说;“贵生,你也太小气了,请村长喝酒却不上菜。”
  村文书见村长走远了才低声说:“你不会叫媳妇随便炒两个,村长不管啥菜,只要有就行,还一定到镇上去买,真是死心眼”。
  贵生被他俩说的昏头昏脑,呆在一边直发愣。过了一会他才一拍大腿说:“家里还有一只公鸡呢!”副村长一听说公鸡,眼睛马上亮了,他说:“你赶紧回去杀鸡,叫媳妇弄菜,我和文书负责把村长叫回来,今晚一定得让村长高兴,不然,你就别想办证了”。
  贵生想生二胎,按上边政策,完全符合条件。申请写了好长时间,可村长就是不给盖章,还说要上村委会研究。村上的公章装在村长的口袋里,不管啥事,他通不过,就别想办成。在南头村,德娃就是村长,没人敢叫德娃,谁要是惹村长不高兴了,那可得吃不了兜着走。村文书家的狗有一次不小心把村长咬了,德娃村长硬要撤换文书,文书只好把那条狗宰了,用狗肉做下酒菜,和村长喝了两顿,才算保住了职。贵生当然怕得罪村长,盖公章办证这事千万马虎不得,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专门叫人到镇上去买菜,糟糕的是天黑还不见人回来。贵生只好先买了饼干、麻花糖下酒,尽管他不停地解释菜随后就到,可村长还是生了气。一生气,他就装出醉的样子,给贵生摆难看。
  德娃村长被副村长和文书从家里请到村委会时,已经是大半夜了。他揉揉眼睛,伸着懒腰,像是很不愿意来,他看见贵生媳妇煮的鸡肉,还有从镇上买回的凉菜摆了满满一桌,心里刚才还很旺的那股怨气才慢慢的消了。
  于是就重新喝酒。
  这回村长真的很高兴,说话的口气也柔和了许多。他把袖管挽得老高,在一阵忽高忽低地猜拳声中,桌子底下又多了三四只空酒瓶。贵生急着想办事,但几次话到嘴边都被村长端来的酒杯挡了回去,贵生从不喝酒,可村长端来的酒不喝不行,也不知喝了多少杯,贵生只觉得迷迷糊糊的,后面的事儿他就一点也记不清了。
  后半夜的时候,贵生被人扶着进了家门。媳妇睡了一觉刚醒,媳妇问贵生事办得咋样,贵生这才想起申请还一直装在他腰包里,他怕挨媳妇的骂,便低声地说成了。上了床,贵生越想越觉得不对,要是明儿村长再不盖印咋办,这顿酒不就白喝了?不行,趁村长刚喝过酒,事还能好办些,想到这,贵生穿上鞋,决定到村长家去一趟。
  刚出门,便‘哇’地一声吐了。
  这个晚上,贵生才是真的醉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笔尖】乡村轶事三题(小小说)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