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13 04: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专栏作家】眼红

入秋的骄阳依然似火,让人感叹它的炙热、浓烈和活力四射。又为它的烈焰而惊艳!
  李丽就如这骄阳一般,让大家霎那间因她而惊艳,眼睛里开始红得往外喷火……
美高美,  当得知同事李丽已拥有两套住房、三套商用房,每年的投资回报是六位数时,我们的眼睛都瞪得跟牛眼睛一样大。
  这怎么可能?凭什么?大家在一个单位,收入也都差不多呀,她老公也和我们的老公收入不相上下呀,只是听说她有点节俭、很会过日子,但再怎么也节约不出这么多钱呀,怎么忽然就和我们相差了这么多?
  这个曾经貌美如花、风姿绰约的女人,就要退休了头发还黑黝黝的发着亮光,只有几根白发若隐若现的如丝线般穿梭在发际间闪着神采,似乎在挑战似的默默告诉我们大家,她从来都没有染过头发。
  是啊,她从来都会吃会穿会生活,孩子又争气。可再怎么地她也不该有这么多钱买下这么多物业呀?
  有暗财?有当大款的相好?还是被包养……
  听说了没有,那个李丽居然有五套物业哎?
  这些已经听到或正在听的女人们开始用嘴里发着烧的舌头四处开始“嚼舌根”,眼睛里“喷”起了火、心里像被七爪猫在不停地抓扰、身上如火烧一般地奔走相告,誓有不把她就地正法或打进贫民堆就不能平“民愤”的“大义”!
  各种传闻瞬间像明星的八卦似的在单位里到处飞扬。女同事们不服气的愤懑、羡慕嫉妒恨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在她们身上跳跃着折腾、妒火在胸膛里熊熊燃烧着;她们如敌特的“特种部队”,迅速穿行、攀爬和渗透到对方的地界和人堆里,再猎奇,又深挖发酵,并酝酿着如何证明这一切都是假的、吹出来的泡沫;或如何让她一无所有,最好是能就地正法;然后再让自己瞬间超越她的财富;只有这样,才能解除她们的心头“大恨”,并且得到内心的真正“平衡”等等。
  可任她们跑断腿、嚼烂舌根,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不能怎么滴。但却能无中生有的把李丽从头到脚描绘得如毒蛇、似狐狸精般,还可以捏造她一个就要退休了的大妈被包养等等等等不堪和搞笑的传闻……
  最后还不忘愤愤不平地补上一句说,就这样一个坏女人怎么就生养出了一个优秀的儿子呢?
  最终再剁上一脚才能把浑身上下的不舒服抖掉一样。就这,还似乎不算完事儿。回到家里再添油加醋的渲染给家人,然后,嫌老公没用,挣的钱太少;嫌孩子不争气没考上一流的大学不说,还没有高薪;嫌自己的家不够大、楼层不够好、住在一起的邻居没素质、小区不是品牌小区、物业管理跟不上等等,结果是一家人炒翻了天;到了晚上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从此,白天想不通,晚上睡不着,夜夜开始失眠。
  ……
  李丽的儿子几年前由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当时考上这个北方211的工业大学,大家都笑话她家儿子考了个什么狗屁大学。看看本单位职工的孩子都是考的我们本地的名牌大学,而她家却跑到零下几十度冻死人的北方角落那头去当“冰冻人”?我们自己这边聚集了这么多好的大学不上,却……一定是考得不好,分数不够等。
  可李丽却从容地说,一切尊重儿子本人的选择,顺其自然吧。
  李丽儿子四年的大学生活,大二英语六级就考过。接着还考了雅思、托福等以后留学需要的各种必须的通行证。最后一年,儿子以交换生去了美国、新加坡。对那里来了个提前适应。交流回来后,就申请了世界上几个好的大学,如斯坦福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最后被斯坦福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三个有名的大学录取。
  这时,那些“长舌妇”、“八婆”们都不说话了。但心里的酸水直往上冒,只能低着头回家骂自己家那不争气的孩子,还有老公。家庭的“战火”再次被点燃……
  李丽儿子深受母亲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准则影响。从小还深得母亲传帮带和价值观的灌输。那就是人不理财,财就不理你的影响。
  李丽儿子记得母亲每个月把家里的总收入放在一起,再把它分成几份,一份用于日常吃喝等;一份用于人情往来;还有一份用于储蓄。每个月都不变,多少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坚持的。李丽儿子听母亲说,刚结婚时也不懂得理财,每个月不到月底两个人的工资就花光光,只能问父母要。可不能老是这样吧。从那以后,再加上常听到老同事们聊起各自的管家、理财经验,慢慢就学会了适合自己的一套管家、理财方法。
  李丽儿子还记得每次买房时妈妈都要带着幼小的自己亲自去看地方,选房子;再回来计算自己有多少钱,适合买怎样的户型;要借或贷款多少;自家是否有能力,又不影响日常的正常生活等。然后选好房子,拉上自己就去买房。
  母亲这些无形之中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着他。所以,他现在在选择留学时,经过计算和深思熟虑后,最后还是选择了去上全额奖学金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他想,要是这样自己再在研究室兼个职什么的,就可以不用花家里什么钱。
  李丽和丈夫起先也劝说儿子上斯坦福大学,说这可是世界一流的大学,毕业后前途不可限量。可儿子说,那样得花家里几百万,何况他还想读博,那钱岂不是个无底洞。所以,他坚持自立自强,不要她们夫妇的钱,先只要家里给点生活费就行了。他们夫妻俩犟不过他,最后也就由着他去。
  李丽夫妇想,反正从小什么事都是征得儿子同意后顺着他的意到今天的,此刻,一切也只能继续。何况他们家也没有那么多钱,要是儿子真要去斯坦福大学上学,他们也只能卖掉一套房子。当然,即便是那样,他们也很乐意,毕竟是培养出了一个优秀孩子,这比什么都有用,都有价值。但现在儿子既然决定了不去,就随他。
  亲戚和周围人都替他们惋惜不已,但他们也只是平淡地笑笑。
  好在儿子有自己的思想,也很有主见。这不,才几年都博士毕业啦。这期间自己在导师研究室兼职,每月的薪水足够自己吃用不说,还有结余,动不动还寄钱回来。如今,儿子在世界一流的大公司就职,高薪不说,已经取得了绿卡。可他却说,等自己具备了所要的一切后再回国,要把那些最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等都带回国,为国家的富强昌盛出一把力。李丽夫妇这才拍手称赞起儿子来。
  那些曾经为她们家儿子的上学问题惋惜、吐槽不已的人,现在都是羡慕得仰望着,不得不感慨李丽的儿子独立自主、有眼光、有经济头脑,还的确很优秀。最后,都不得不竖起了大拇指。
  而李丽还是那样低调优雅、淡然处之。
  ……
  这期间,李丽也间接听到了点别人在后面对她的议论、污蔑和争议什么的,但作为从小到大都是学霸的她来说,对这些流言蜚语、家长里短和明争暗斗,早已习以为常、嗤之以鼻。不是吗?这世上就有那么些个人,自己好吃懒做、不学无术、投机钻营、朝三暮四等,连自己家的事都管不好,还反过来看不惯或不容许别人踏实做人、努力勤奋、好学上进和勤俭持家等,想把他人都变得和自己一样或都不如自己才心甘。有这功夫什么事干不好?能不发达旺家?
  李丽自始至终都坚信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都要根据自己家的情况来打理。什么事只要自己看准的,不违背法律法规、不损害他人利益、不违背道德底线,就要坚定地去努力实现之。走自己的路,任凭“狗”叫和“驴”嚎……
  其实,李丽是个闲不住的人。婚后生了小孩后就决定把重心放在孩子和家庭上。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里琢磨着给孩子烧好吃的,用心把家里布置得花花草草很是诗意和温馨。她想,给孩子一个温暖如春的家,投入本该的母爱才是自己的首要任务,也是作为女人和母亲的责任和义务。闲暇时间就看看新闻、财经、法律类节目。
  在儿子小的时候,那时还是九十年代初,儿子上小学时,他牵着儿子的小手四处看房,听到谁家有房要卖,下班后拉着儿子就去敲那家的门看房。后来儿子跟着她买了他们家第一套房子自住。初中上了离家远的学校,为了儿子上学方便,她就在儿子学校旁买了一套两居室的二手房,简单装修一下,就搬了进去。把原来的房子出租,用租金再加上些工资来还买这套房借姊妹的钱。后来儿子高中又考上了本地的名牌高中,离市区更远,她只好又到学校旁按揭买了一套两居室的二手房,简单装修后搬了进去。她这人怕麻烦,原来的房子都没卖,就放在中介出租,租金用以和工资一起还银行贷款。
  儿子就是这样跟着看到老妈如何勤俭持家、买房、租房,听老妈打理日常生活和这些东西的门道。老妈李丽时常对儿子说,房子放着用不掉,还可以保值。欠些钱家人就会有压力,从而努力工作,踏实做人。你看,你爸爸自从家里买了房欠了债后就不敢再去赌牌和玩麻将了,还主动兼了一份职赚外快。而钱放着就会用掉或让人滋生出乱花、享受的念头,还会让人自我满足、私欲膨胀,从而走入自负、赌博等自以为是的境地……
  儿子上大学后,全国都在加强基础建设,房价也早已节节攀升,李丽家的第二套房子刚好被拆迁。那些曾经笑她买二手破房子的人如今都哑口无言了。而她又用这钱加上点买了一套距离自己单位近的市中心的房子,好好装修后搬了进去,准备常住在此。这里交通、上学、买菜、就医、吃个大餐、逛街和去银行都很便利,她想以后就是带孙子也很方便。出门就是幼儿园、小学什么的,李丽为她的老年也做好了准备。
  闲暇时间,她开始在业余一心一意的炒股,她是相对最早的那批股民。后来恰逢2015年的股市一路大涨到六千点,她赚了一笔后,还成功逃顶。而且从此不再进股市,赚的那笔钱加上卖了第一套房的钱,又加上儿子寄回的美金一起投资了那些商用房。她如今就拥有五套物业。
  当地的房产中介都认识她,最早时那些做房产中介的人看到低价出售的房子都自己设法收回来,转手一卖就转个一万到几万。那时是九十年代初,万元户就已经是有钱人了。房产中介就这样炒房也赚了不少钱,但钱到手后不是被用掉就是被错误投资,几十年下来,如果囤积了房子,就赚了大头;如果炒房,那就消费掉了大半;有些还走上了赌博、去夜场吃喝嫖赌的放纵之路;有的学习大都市投资茶馆、咖啡馆等,因为这儿毕竟是流动人口较少的小城市,到了最后都以亏损而收场;有些投资开饭店都赚了钱,民以食为天嘛;最后还是囤积下房子的人或房产中介才赚到了大头。
  李丽的商用房都投在外地大城市,回报很高。最近听说她又投了商用房。她就这样用钱滚钱把雪球越滚越大。在那些同龄女人们忙着打扮、攀比、上美容院、整容整形、嚼舌根时,她却在身体力行的忙着管好自己的家,再买个房,租一下房等。在住房严重多余时,她就转手买了回报率高,好出租的商用房。闲暇时再炒炒股,当股市不再适合小股民时,当机立断从股市撤离。
  ……
  如今的她,依然坚持勤俭持家,算好家里的总收入,再合理地开支,从不乱花钱。有些人就对她说,如今儿子长大了,又这么有出息,你可以好好享受生活了!
  李丽笑笑说,我一直都在享受着生活。吃得一日三餐搭配合理,这么多年来没有“三高”和慢性病就很好了;没有吃保健品乱花钱或被骗钱,也没有因此带来不良反应;忙得恰如其分,没有闲暇得患抑郁症,给家庭添麻烦,给自己添堵;生活一向规律、起居有节、睡眠质量好;穿得还算大方得体,商场打折时买几件衣服,质地也不错,穿着又舒服;坚持锻炼,也没为此花过什么钱,还在小区花园里呼吸了新鲜空气;没事就养养花听听音乐什么的陶冶情操,过得很惬意;偶尔出去旅游一下,这还不是享受吗?在我认为,所谓的享受就应该是孩子上进让父母放心、家庭和睦、心无杂念能静下来,也就是心安。然后立地成佛!
  大家望着李丽黝黑发亮的黑发,只有几根白发显露其中,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那几乎全白或大半已白的头发,不染就如同老年人一般的情景;再看看李丽一贯坚定自信的神情;高雅端庄的气质;洒脱利落的版型等,都透着淡然和超脱。心里止不住泛起五味杂陈来……
  李丽天天晚上在小区花园里锻炼,每天上上网,晚上看新闻、财经报道、房产信息等自己关心的事,活得既忙碌充实,又健康洒脱。闲暇时间又开始在网上学习各式各样的烧菜方法和育儿知识,准备退休后去给儿子一家当大厨和带教小宝宝,要再大显身手、奉献余热一回。
  那些人在像个“特工”般深挖了李丽家的所谓“底细”后,了解了李丽这几十年来所忙忙碌碌走过的艰辛历程,大家除了眼红之外,就是心服和羡慕嫉妒恨。并后悔当初自家没有多买几套房,还把时间和金钱都用在了不太恰当的地方等。
  入秋的骄阳依然娇艳,照射在金黄色的世界里满是丰收的喜悦,人们都开始了秋收的忙碌,踩着落在地上的那一片片红红的枫叶,流着金珠子般地汗水,为来年,为自己,为后代,还为国家正在做着榜样和贡献……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专栏作家】眼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