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13 04: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丁香收获】一瞥定江山 (小说) ——张惠与朱温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图片 1 说起梁武帝朱温,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要说起大唐,这个中国古代最鼎盛的王朝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这个强大王朝的终结者就是朱温,史书对他的记载,毁多誉少,这也许是因为他毁掉了大唐王朝300年的国祚,招人讨厌吧!野史传闻中,朱温的形象更是一团糟,什么品行不端、乱伦、嗜杀等等帽子,扣得他抬不起头来,背负骂名愈千载。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传说中的流氓皇帝,却有着一段足以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为他挽回不少人气。有的人在情感上循规蹈矩一辈子也未必有人记得,痞子流氓偶尔痴情一把却能感动历史,朱温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一辈子最爱的是张惠,最怕的也是张惠,晚年的荒唐、无道也是因为张惠,那么张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让一个痞子有了温情、让一个恶棍懂得人间除了打打杀杀还有爱、让一个帝王一辈子魂牵梦绕,直至走向人生终点。
  
  一、悲苦少年,尝尽沧桑
  他俩都是宋州砀山人氏,虽是同乡,却并非青梅竹马的伙伴,因为他俩的人生境遇相差实在太远,简直是遥不可及。一个是刺史家的千金,过着锦衣玉食、赏花弄月的优越生活;另一个则是穷教书匠的儿子,而且爹死了,无人管无人教,四处游晃、偷鸡摸狗,吃不饱穿不暖不说,还被人处处喊打、遭人鄙夷,说穿了就是个流落市井的小流氓、小无赖,那个时候,他连做个大一点的流氓的心思都不敢有,更别说娶个漂亮媳妇儿了!他的眼界仅限于周围和他同等生活水平的柴禾妞,那时候,他最大的人生目标就是能过上温饱生活,娶上一个稍微顺眼一些的村姑,仅此而已。
  其实,朱温他爹朱诚还是很有文化的,从他给三个儿子取的名字可以看出,老大朱全昱、老二朱存,老三朱温,实指望他给这个家带来一点温暖的。老朱在一家私塾里教书,一辈子小心翼翼、兢兢业业,待人彬彬有礼,深得乡邻好评。而他的三个儿子,却不那么让人省心,老大还好,没什么出息,但也没闯什么祸;老二老三就不同了,他俩经常手拿棍棒同进同出,四处招惹是非,害得朱老夫子经常赔小心。
  一个老婆三个儿子都靠朱老师一个人的工资吃饭,朱老师的压力很大啊!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何况他家是三个呢!看着一家老小跟着自己忍饥挨饿、受煎熬,老朱心里不是滋味,可自己除了教书,啥也不会啊!搞不了第二职业,傍不了大款,出去摆个摊吧,一是不会,二是也拉不下那个脸啊,我堂堂一个秀才,饱读诗书,深谙孔孟之道,怎么能去干那些不入流的事?他越想越郁闷,越想越不开心,竟一病不起,丢下没文化、没姿色的老婆和三个未成年的儿子,撒手西去。
  他走了,到还痛快了,可怜他妻子王氏,望着徒有四壁的破屋,望着三个衣衫褴褛、满脸菜色的儿子,望着躺在门板上,没钱下葬的丈夫,悲从心中起,泪如倾盆雨,哭得黑天呛地、死去活来。为了让丈夫入土为安,她只好卖身葬夫,她说,只要有人肯出钱替她安葬丈夫,赏给她一家四口人饭吃,她愿意一世为奴,做牛做马。可惜的是,摆在家门两三天无人问津,王氏近乎绝望,打算一死了之,随丈夫而去!可看看三个饿得发软、眼巴巴看着她的孩子,只好断掉轻生的念头。擦干眼泪,对着孩子们说,我们靠不了别人,只能靠自己,你们千万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生存的希望!当晚,娘儿四人,拖着老朱的遗体,草草安葬在乱坟岗上,匆匆磕了几个头,连夜离开了家乡。那种无奈、那种无助,让朱温永世难忘,也许从这一刻起,人世间的沧桑、苦难,在朱温幼小的心灵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二、游手好闲,为祸乡里
  王氏是个老实的农村妇女,朱秀才在世时,她只是个家庭妇女,缝缝补补,洗衣做饭,照顾三个儿子。现在老朱走了,顶梁柱一下子就塌了,老家是待不下去了,也不想待,根本没什么活路,家里没田没地,三个小子张口要吃,只好去投奔萧县的远房表姐,她在一个大户人家做下人,好歹能吃饱饭。人托人、宝托宝,总算有人收纳他们,萧县的财主刘崇是个很会算账的角色,跟王氏说好,一家四口全在他家打工,管吃管住,工钱就不要想了,吃饭的问题总算解决了,朱妈妈哪敢多想。
  那一年,朱温三兄弟其实都是少年了,刘崇能留下他们四人,也许就是看到这一点。虽说他爹是老师,但是他们三兄弟的文化水平实在不怎么样,可能是他们看到他老爹,读书读了一辈子却也穷酸了一辈子,没有好出路,便没有好好学,自然也就不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样的话了。朱老师的教子不成功案例,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的基层知识分子的悲哀。
  朱家三兄弟不仅在学业上毫无长进,而且个个都是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其实,我怀疑朱老师是被他们三兄弟气死的,不是劳累过度死的!凭着朱老妈一个女人家,养活三个即将成年的儿子,老妈实在是很心酸。
  她好不容易劝说好了三个儿子,和自己一起在刘崇家打工。三兄弟文化没有 力气还是有的嘛!刘崇虽然和老朱家不在一个县,但也听说这三个不良少年善于偷鸡摸狗、打群架,本来是不想让他们到府上工作的,但是看朱老妈说得可怜兮兮的,也就答应了。
  刚进刘崇家打工的时候,哥仨儿表现还是不错的,兢兢业业的,说干啥就干啥。为了吃饭啊!没办法,只好暂时收起他们与众不同的个性,工作虽说不上积极勤奋,却也基本上能完成分内工作。其实,他们也懂得寄人篱下不好过,于是他们都在忍。这份隐忍让朱家兄弟在凶悍的性格之中,又增添了一些狡猾奸诈。
  可是时间一长,他们又耐不住寂寞,在刘崇家里他们不敢闹事,但是在外边胆子却大得很,吃酒耍钱抖狠打架,外带顺手牵羊,一时间把个小小萧县搞得鸡犬不宁,常常有人告状告到刘崇家里。刘地主收留他们一家本来就很勉强,这回算是找到了轰走他们的理由。没料想,刘崇的母亲却不同意,她总觉得这孩子虽然顽劣,但聪明伶俐、讨人喜欢,有意无意偏袒他。有了老太君罩着,朱温虽然经常惹是生非,却总能在刘家待下去,也不会受责罚,而他的两个哥哥就没这么好的运气,虽然没被解雇,但哪一次不是被家丁打的死去活来,而且还不让吃饭!
  渐渐地老大老二吃不消了,也想不通,凭什么三人做坏事,我俩受罚,你却没事?他俩越想越觉得没意思,打算出走他乡,但马上发现,就他俩出去,没有足智多谋的老三,肯定混不出名堂!如是,就合起伙来撺掇朱温,说,老三啊,咱们在刘地主这干一辈子,也没个出息,不如咱哥仨出去混,干上几票,等发了财,盖上房,娶上漂亮媳妇,再把老娘接出来享福!几句话,把朱温的心说动了,他也厌倦了这样百无聊赖的生活,青春期的萌动中,他也想折腾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仿佛有一座金山等着他去挖,仿佛有一个美人向他召唤。
  就这样,朱家三兄弟离开了刘崇家,跟着一帮山贼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坏事没少做,却没混出个名堂,大半年了,还都只是个小喽啰,发财是没指望了,出人头地更不可能,三个人一合计,走吧您嘞!没想到,他们这一走,真的成了丧家之犬,原本就被官府通缉,现在又被黑道追杀,这回他们真的领教到什么是江湖险恶了,萧县是不敢继续混下下去了,老家砀山更不能回,只好四处游荡、吃碰头食儿,日子过的很是艰难啊!
  据说,就是在浪迹江湖的路上,邂逅了他为之倾倒一生的美女张惠。
  
  三、惊鸿一瞥,情感发芽
  那时候,张惠的老爸张蕤是宋州刺史,相当于现在地级市市长,响当当的正厅级干部!而张惠作为市长的千金,那是典型的白富美、官二代,出身书香门第的她。面容清秀、身姿婀娜,加上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然气韵优雅、仪态万方,是多少官宦子弟、文人雅士心中仰望的女神!
  朱家兄弟作为宋州辖区的小地痞、小混混,本来是没有机会见到张市长家的大小姐的。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仿佛老天的特意安排,白富美和穷屌丝就这样相遇了!那天,张惠陪母亲庙里去上香,而朱温和二哥朱存也正好在寺院附近晃悠,无非是想讨点吃的、弄俩钱花花。张惠从眼前经过时,他嘴里正咬着馒头,立刻眼睛直了、嘴张大了,以至于馒头掉地上也不知道,二哥见他发呆,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说,傻小子,想什么呢!馒头捡起来!朱温没有理会,口中喃喃道:我一定要娶她!我一定要娶她!
  说老实话,我还是很理解朱温的,作为一个穷屌丝,他哪儿见过什么有档次的美女啊!这完全不是村里的柴火妞可比的好吧!能娶到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夫复何求?别说穷屌丝逆袭不了白富美,汉光武帝刘秀当年不也是个穷的叮当响的庄稼汉,不也娶到了大家闺秀阴丽华?心中无限感概,他告诉哥哥朱存,俺朱温一定要当上皇帝! 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娶回家!
  听他这么说,二哥笑出了声,虽然也觉得这美女漂亮, 但是却不敢做白日梦!他怀疑弟弟生病了,发高烧了,要不然怎么说胡话呢?!他摸了摸兄弟的额头,说,算了吧老弟,现在咱哥们儿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整天像丧家之犬似地到处流浪,连下顿饭都不知道到哪儿去讨,别做梦娶媳妇了!做人要现实,知道吗?乖!
  但是,朱温可不这么想,我喜欢她有罪吗?你说我自作多情,我偏要多看几眼!
  而长在深闺的张惠,平日里除了家人,也没有与外人接触过,冷不丁被一个衣衫褴褛的傻小子盯看,觉得很有趣,扑哧一笑,也回了朱温一眼。
  就是这一个漫不经心的微笑、随意的一瞥,让傻小子朱温浮想联翩。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丽、最灿烂的笑容,那双眼睛是他从没见过的,最清澈、最明净的眼睛,这一笑一瞥是张小姐对自己的某种暗示,是不是小姐已经透过我丑陋的外表,看到了我美丽的灵魂了啊!
  心儿砰砰跳、小鹿乱撞,肿么办? 我喜欢女神,女神也喜欢我,好大的冲击啊,我受不鸟了!那妩媚的惊鸿一瞥让朱温一辈子都记在了心里。
  从此,在小流氓朱温的内心深处有了一个美好理想,就是为了娶到张领导家的美丽千金而努力奋斗!
  
  四、逆袭成功,抱得美人归
  朱家兄弟在外面躲避过了风声以后,还是回到了刘地主家里打工。对于这种有案底的打工仔, 刘老爷也不敢随意开除啊 !就怕一开除,晚上他们就带着一帮人来拆了自己家 ,伤不起!更何况,家里的老太君,不知怎么,像吃错药似的,总是罩着臭小子朱温,她总觉得这小子将来有出息,只是时间没到而已!上次兄弟仨出门逃亡,刘家老太还偷偷给他塞了银两。
  在刘老爷家又干了几年,朱温已经是二十多岁了,到了娶妻的年龄,可他一直没娶,一是没钱 ,二是他心里面一直装着他的女神啊!
  他要为张惠女神守身如玉,他时刻等待着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他相信会有这一天,就像刘老太说的,只是时候未到!
  唐僖宗乾符四年,有消息说,黄巢造反了!
  那个时代,没有电视广播,更没有手机电脑微信QQ,等消息传到朱温兄弟耳朵里的时候,黄巢的农民起义军已经很有规模了,天下也随之大乱。朱温坐不住了,他觉得机会终于来了。 劳资要逆袭,哈哈哈哈!
  哥仨商量,由老大在刘崇家照顾母亲,老二朱存和老三朱温加入起义军。朱氏兄弟,本身就是不要命的角色,平日里就爱打架斗殴,这回好了,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加上朱温脑袋瓜活泛,作战勇敢不惜命,很快被起义军领导黄巢看中,并得到了重用,他随黄巢四处转战,屡建奇功,成了黄巢手下一员得力干将。虽然军务繁忙,岁月倥偬,但他始终没忘记自己最初的梦想,那就是娶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张惠。
  这一年,他的队伍打到宋州城下,宋州守将早已逃之夭夭,作为州政府最高首长的张蕤自然要率领军民抵抗的,但他和他的军民,哪里是朱温这群豺狼的对手,很快,宋州陷落,张蕤从高干变成了阶下囚。
  得知消息,朱温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的大军旗开得胜,忧的是张惠不见了!
  他心急如焚,这个让他惦记、牵挂十几年的女神如今不知下落,他必须以最快速度找到张惠,不然晚了,就不知道被谁弄到家里当媳妇了。 黄巢的农民军纪律很松散的,哪有什么革命理想,哪里还讲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好多人就是想能过上好日子,奔着抢个漂亮女人来的。如果下手晚了,劳资这些年的身不是白守了吗?但是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朱温渐渐的失望了, 就在几近失望的时候,有几个士兵押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过来了。
  朱温一眼就认出,那个故意把自己伪装得邋里邋遢的年轻女子,就是他苦苦找寻的张惠女神。
  有时候不相信缘分真不行,朱温和张惠确是一对有缘人,此时的朱温仿佛像在梦中,一遍又一遍地盘问,最后,确认确实是张小姐。他起身将张小姐扶起,见她虽是破衣烂衫,蓬头垢面,不事粉饰,却依然是国色天香,丰姿不减当年。
  朱温非常激动,恨不得立时将她搂进怀里,亲热一番。但他不敢造次,他首先命人放归张蕤及其家人,发还财物,命仆妇把张小姐引入后堂沐浴更衣,然后送归张府;第二天,遣媒人上门,按古礼三媒六聘求婚,张蕤被俘惊恐万状,后又戏剧性的获得自由,悲喜交加,得知媒人来意,欣然应允,并择吉日良辰,为二人举办盛大的婚礼。

梁太祖朱温,五代十国史上后梁的第一位皇帝,公元870年,朱温参加了王仙芝、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先后攻陷洛阳长安等地,此举大大的动摇了唐王朝的根基,而后在公元907年,朱温代唐建梁,可是人们提起朱温谈论最多的不是朱温的灭唐功绩而是他是古代史上最为流氓的皇帝,这到底所为何事呢?朱温为何被评为流氓皇帝?以上问题以下文章将为您揭晓。

后梁太祖朱温简介

朱温是宋州砀山人,兄弟三人中排行老三。朱温还未成年时,父亲便去世了,朱母只好带着三个孩子到萧县地主刘崇家当佣工,朱母给刘家织布洗衣服,老大、老二放牛种田,朱温放猪。这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放猪的孩子以后会成为后梁的开国之君。

朱温性情奸诈 好打猎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丁香收获】一瞥定江山 (小说) ——张惠与朱温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