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13 04: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如云·净域杯】重返卧佛寺(小说)

  一
   “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卧佛寺方丈昌定大师给惊醒了。
  “谁啊?”昌定大师边穿鞋子边准备去开门。
  “师父,是我,小团子啊” 门外的人答到。
  “啊?小团子?” ,门外的话音未落,门内的昌定大师已经惊讶的差点就一个趔趄,鞋子怎么穿都穿不到脚上。
  “这三更半夜的,你是人是鬼啊?你跟了师父十年,师父也待你不薄啊……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给师父托梦吧……”
  “师父,快开门,我又冷又饿。”
  “啊,你又冷又饿啊?你临走的时候,没吃饱饭啊?唉,可怜的孩子,受尽磨难,死了还是个饿死鬼!” 昌定大师鼻头一酸,泪水溢出了眼眶。
  “咚咚咚……”
  “师父,您在说什么啊?快开门呐,我是小团子,今天刚从老家赶回来,您不是说让我一个月后就回来吗?我回来了!”
  “啊,小团子,真的是你吗?”
   门外传来接二连三的“是,是,是,是我,师父!”
   昌定大师半信半疑地开了门,眼前站着的,确实是小团子,他的小徒弟。
   小团子一进屋,就到处找吃的。昌定师父拉了拉他的手,摸了摸他的头,热热的,确实是小团子,一个大活人。
  给小团子端来了吃的喝的,师父看小团子吃的差不多了,随即问他:“你最近都做了些啥事啊?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
  于是小团子就把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详细对师父说了一遍。昌定师父听了后,顿时眉开眼笑,连念“阿弥陀佛!”
  原来,小团子从小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他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因为体弱多病,在他三岁的时候,受高人指点,爷爷奶奶把他送到了卧佛寺,跟随昌定大师一起生活。平日里,师父不光是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的衣食起居,更是教他读书识字,诵经打坐。
  逝者如斯,时光似水。这一晃,十年过去了。小团子已经长成了小伙子。
   一个月前,师父把小团子叫到他跟前,语重心长地说:“小团子啊,你上山十年了,为师特准你回家一趟,看望爷爷奶奶,一个月后,返回。”说罢,师父用宽阔的手掌,抚摸着小团子的头,眼里尽是不舍。
  听师父这么一说,小团子归心似箭。是啊,十年没回家了!虽然爷爷奶奶偶尔会来看他,可他却从来没回去过。一想起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日子,他的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二
  小团子回家心切,这一天吃过早饭,带了师父给他的水和实物,就匆匆出发了。
  看着小团子远去的背影,师父心如刀绞,泪如泉涌,几次差点都晕厥在地。可这其中的玄机和痛苦,他又能对谁去说呢?只能是祈求佛祖,保佑小团子一路走好,来生投个好人家。
美高美,  话说小团子一路而行,经过半山坡一棵歪脖子树下时,突然听见有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叫声里充满了恐惧。于是他赶紧抬头看个究竟。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吓出一头冷汗!只见一只大蟒正爬在树躯上,在慢慢地逼近树上的鸟窝。鸟窝里六只小鸟,一个个睁着惊恐的眼睛,张着黄黄的嘴巴,绝望地尖叫!很明显,小鸟妈妈此刻不在身边,肯定是为孩子们找吃的去了。
  小团子一想到自己从小就缺爱,怜悯之心油然升起。尽管他平日里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蟒蛇,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记得师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这是六条鲜活的生命啊!眼看着大蟒蛇已经爬到了鸟窝跟前,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小团子抓起一根树枝,说时迟那时快,狠狠砸向了大蟒蛇!大蟒蛇被小团子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一溜烟的功夫,便逃得无影无踪。小团子也不去追它,看到小鸟们兴高采烈地在鸟窝里欢呼,好像是在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小团子感到无比的欣慰,开开心心地又上路了。
  一路上凉风习习,花香鸟语,很快,小团子就走到了旧庙址的石碑旁,他感觉有点累,于是坐下来准备吃点东西,再赶路。  
  谁知他刚坐到石碑旁的旧瓦片上,从身后的草丛里,就传来了一股奇怪的声音!
  “哎呀妈呀,是不是那只大蟒蛇报仇来了啊”!他一边寻思着,一边吓得跳了起来。他站得远远的,怔怔地看着草丛,过了好大功夫,也没见那只大蟒的踪影,但是草丛里的那种奇怪的声音,却一直存在。于是小团子壮了壮胆,好奇心促使他凑了过去,找了一根树枝,轻轻地拨开草丛。这一看不要紧,小团子是又喜又怕又伤心!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辛,齐聚心头 。
  只见一只大花狗不知什么缘故倒在一旁,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日,尸体已经开始腐化。在它的旁边,蜷缩着四只小狗,一个个饿的奄奄一息,好生可怜。小团子不假思索,赶紧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师父带给他的馒头和水,他把馒头揉成很小很小的沫子,放在自己的碗里,然后倒进去一些水,用手指头搅一搅,一碗面糊就做成了。他把小狗一个个抱到碗跟前,让它们吃。刚才还有气无力的小狗们,一看有吃的,顿时都来了精神,几分钟的功夫,一碗面糊就被它们吃了个底朝天。吃饱之后的小狗们,围着小团子蹭来蹭去,毛茸茸可爱之极!
  小团子又想起师父平日里对他的教诲,万物皆有归宿,死者入土为安。于是他拿了半截瓦片,在一片草丛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挖了一个坑,把死去的狗妈妈拽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放好,然后盖上一些杂草,再把黄土埋上去,垒了一个小墓冢。然后在坟头上放了几块瓦片,做了个记号。
  做完这一切后,小团子累的是气喘吁吁!眼看着天色将晚,自己是又累又饿。一想起小狗们从此以后就没了妈妈,小团子又伤心欲绝。干脆,把它们都带回家吧。反正家里就只有爷爷奶奶两个人,刚好可以给他们做伴呢。这么一想,小团子反而开心起来。他在自己的背包里装上两只小狗,故意把拉链拉开,露出了两个圆圆的小脑袋,两个小家伙用欣喜若狂的眼神,端详着这个仁慈友爱的世界。另外两只,小团子抱在怀里,边走边和它们聊天!
  
  三
  俗话说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春风得意马蹄疾。可不,傍晚时分,小团子就赶到家。看到爷爷奶奶的那一刻,别提有多开心!
  爷爷奶奶见到了自己的亲孙子,本来就乐的合不拢嘴,又看他带回来四只小可爱,更是开心的眉开眼笑。他们每天不光是把自家的羊奶给小团子喝个饱,也给四只小宝贝们喝个痛痛快快。
  四只小毛球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很快就长的圆嘟嘟胖乎乎的,走起路来屁股还一扭一扭的,逗的一家人不住的欢笑。小团子和爷爷奶奶去地里干活的时候,也带着四只小宝贝,让他们在大山里尽情地跑来跑去。四只小家伙,两只黑白花花狗,像小熊猫似的憨态可掬,小团子干脆把它们叫熊大、熊二;还有一只纯白的,雪一般的颜色,小团子叫它“雪儿”;最小的一只,纯黑色,小团子管它叫“黑子”。一家人整天都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小团子已经在家待了一个月,小狗们也都长大,整天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玩的不可开交,为家里带来了数不清的欢声笑语。
  左邻右舍每天看着这群胖嘟嘟的绒球球跑来跑去,也都喜欢的不得了,纷纷前来给小团子的奶奶要。并且保证一定会让小狗吃好喝好。小团子心里非常不舍,可奶奶却说,“让它们各尽其职,看家护院,生命才会有意义”。小团子觉得奶奶说的很有道理,就让它们各自安家去吧!再说了,奶奶挑的这几户人家,日子也都幸福的很,也算是给宝贝们找了个好人家。奶奶把最小的“黑子”给自己留着,因为黑子瘦小,需要奶奶的照顾。
  该回到师父身边了!小团子开始想师父了,特别的想。昨天夜里,他还梦见师父跪在三圣殿前为他祈福呢!小团子感动的泪水哗啦啦地流,一激动,醒来了。
  
  四
  第二天一大早,小团子就上路了。奶奶临行前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还给他装了新鲜的山果和几个特制的葱花饼。
  小团子走的非常快,中午时分,就已经走到了阿掖山山脚下的一条河边。河边清风徐徐,几只野鸭在水里游来游去。小团子坐到了岸边,准备吃点东西。他拿出了奶奶亲手为他做的葱花饼,香喷喷的,正准备一口咬下去时,却发现有一双饥饿的眼睛正盯着他看。他一抬头,看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乞丐,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他心一软,二话不说,把他的葱花饼给老爷爷递了过去。老人家肯定是好多天没吃东西了,狼吞虎咽,几口就吃完了小团子的葱花饼,然后小团子又递给他一个,再一个……最后,小团子把所有的葱花饼和水果,都给了那个老爷爷吃,自己的肚子却饿的咕咕叫。
  那个老爷爷吃饱后,又让小团子帮他把东西运到他家去。小团子这才发现,老爷爷的背后,确实放着一个大背包,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看起来满满的一大袋。小团子犹豫了一下,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帮这位老爷爷。于是他背起了那个差不多和自己一样高的背包,跟在老爷爷的身后,艰难前行。说来也怪,一开始觉得很重很重的背包,背到他身上走了一段路之后,反倒越来越轻松。老爷爷一路上都只顾走自己的,和小团子一句话都不说。山路十八弯,七拐八拐的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一片空旷地,在一所破旧的茅屋前,老爷爷示意他放下东西,可以走了。
  这时天色已晚,小团子又累又饿,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一想到师父,他就又来了精神,开开心心的原路返回。当他走到一座山头的时候,扭过身去看老人家的茅屋,却怎么也找不到!只看见一股白烟消失在大山深处。他寻思着:肯定是老爷爷在为自己做饭吧!
  慈悲,像一滴甘露,滋润着受施的人,也欢喜着施出者。小团子心情特别愉快,他一路踏着月光,每一步,都像踩在云朵里,温软而旖旎!不知走过了多少山梁,跨过了多少沟壑,他路过石碑,看到狗妈妈的坟头长出了新草,月光下泛着碧绿的光,他心里的悲喜一时难以言喻。他路过那棵歪脖子树时,树上立马传来了悦耳动听的鸟鸣声,他知道,小鸟们都已经长大。
  历尽艰辛,小团子总算是回到了卧佛寺,回到了师父的身边。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他饥寒交迫,又累又饿。本以为师父见到他会十分惊喜,没想到师父却问他是人是鬼,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五
  师父听完了小团子的讲述,表情从凝重变得喜悦,渐渐又变得万分庄重。只见他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我佛慈悲,天意如此啊!”
  小团子这个时候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云里雾里的。他懦懦地问:“师父,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这时候,昌定大师让小团子在佛前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地跪好,然后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小团子啊,你因为前世的累劫,今生是来赎罪的。前世你忤逆父母,所以今生要受孤儿之苦;又因为你前世不敬三宝,且杀孽太重,所以此生短命。你本来只有十三年的寿命,在你下山的前一天夜里,为师就已经知道,你只有一个月的生命可活。为了让你走的安宁,我让你回到爷爷奶奶的身边,度过你人生最后的时光。谁知你悟性大发,半路上救了六只小鸟,它们每个给了你五年的寿命;你又救了四只小狗,还埋了它们的母亲,它们每个又给了你十年的寿命;你把你仅有的食物一滴不剩地奉献给了素不相识的老人,并且还送他回家,上天又给了你十年的寿命。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如今,你还有八十年的寿命啊!”
  “啊,师父,师父,那个要饭的老头,您认识他吗?我总觉得他很面熟,可是我就是想不起他是谁啊?”
  只见昌定大师双目紧闭,若有所思地说:“一念智则般若生,一念愚则般若绝……三世因果说不尽,苍天不负善心人……预知前世事,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昌定大师的话,伴着卧佛寺的钟声,和着阿掖山的风声,在天际中久久回荡,像梵音萦耳,经久不衰;似一道亮光,照亮尘世的路途;又像母亲的呼唤,慈悲而绵长……

他走两小步,她走一步,就这样慢慢地走出了咖啡店。

傍晚时分,接近饭点了,店里的人流量减少了,我抬起头松松脖颈,看到一位老奶奶正搀扶着步履蹒跚的老爷爷走来。满头银丝的老人家出现在年轻人居多的时髦咖啡店里还真不多见,我撑着下巴好奇地观察他们。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爷爷。爷爷生前,奶奶很喜欢带着他出去逛街吃喝,老两口不像一般老人家一样只钟情于清淡的粤菜,他们对日本料理、意大利面、德国香肠等新奇古怪的菜色都很感兴趣,常常嚷着我和表妹带他们去吃咱们年轻人喜欢吃的。

两老点的咖啡来了。年轻的女服务生往自己托盘上的单号瞟了一眼,又往两老的桌号看了一下,仿佛在确认自己有没有送错餐。只见她微微一笑地走向两老,语气像哄小孩儿一样轻声细语,“爷爷奶奶,这是你们点的咖啡,请慢用哦。”服务生拿着托盘正想转身离开,却又好像意犹未尽,扭过头来满脸笑意地看着两老。邻桌的两位女士也悄悄地看着两老的一举一动,和我一样都觉得,喝着年轻人爱喝的咖啡的两老很可爱,很有爱。

美高美 1

某天下午,一个人跑到外头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看会儿书,辗转了好几家咖啡店都“人满为患”,走得实在太累了,就在附近一家据说是五月天投资的咖啡店坐下了。因为明星效应,这家店一直都很火爆,我进来的时候只有零星几个座位了。

这一刻,两老成了全场的焦点,仿佛有一束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而大家都只是静静地、远远地望着,生怕打扰到他们。

饭后,我提议一块儿去拍贴纸照,少年时代当过兵的爷爷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羞怯怯地拒绝道“不拍不拍”,经过一轮软磨硬泡后,还是屈服于咱们俩孙女和奶奶的“淫威”之下。来到贴纸相机前,爷爷卸下了军队出身的“偶像包袱”,眼珠子眨都不眨地盯着屏幕,满脸好奇地问我们眼神该往哪里放,什么时候开始,要按哪个键,怎么取照片……奶奶淡定地飘来一句:“你就放心交给这俩小孩儿就是了。”

老爷爷的步子迈得很小,老奶奶走一步,老爷爷才走了两小步,为了不让老爷爷走得太远太累,老奶奶找了个离门口最近的位置,猫着腰用手抵着老爷爷的背坐下了。把老爷爷伺候好了后,老奶奶也坐了下来,把自己的小背包挪到胸前,眼神温柔地看着老爷爷,好像在问他想喝什么。收到了老爷爷的指示后,老奶奶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红色纸币,走到前台点餐去了。

两老的位置在我的斜对面,老爷爷背对我坐着。细看才发现,原来老爷爷的左耳绕着一条氧气管,我猜想老爷爷可能是身体刚恢复不久,老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带着自家老头子出来“放风”。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如云·净域杯】重返卧佛寺(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