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05 20: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檀香.某人杯】美高美春和暮(短篇小说 征文)

美高美 1 (一)
  我曾经在无数个落雨的夜晚想要将我们的爱情故事讲给别人听,但没有人愿意细细地听我说。他们说到了我这个年纪还活在年轻时候的爱情故事中总不太正常,但我认为任何发生在你身上的美好故事都不应该抹去,应该一直伴随着你,温暖你的岁月。
  我要说的姑娘叫崔璃梅,她的嘴上时常涂着淡淡的口红,头发散落在肩上,玲珑而又悬直的鼻子,眉毛纤细而又狭长,嘴角常常挂着一抹微笑,她皱眉头时美丽异常。手指白净修长,指甲干净简洁,那天生就应该是活跃在琴键上的手指,用这种手指弹出来的曲子肯定不会差。她的耳朵柔软红润,对着太阳看的时候,红红的好像能透过光来,耳廓上一层细细的金色的汗毛,看着比阳光更温暖。
  第一次见她是在一个小酒馆,酒馆名字叫春和暮,老板是我的朋友,他说春和暮的含义是春风得意和迟暮之年一样美丽。老板娘也很好,眉眼含笑,说起话来滴水不漏。我估计大多数人都是奔着老板娘去的,听说曾经有个人去过一次之后,每天都耗在春和暮,但当他知道老板娘已经结婚并且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时他哭了一整天。
  那天和往常一样,我走进春和暮,自己去找自己的酒。我坐下来,看着窗外淡淡的夕阳,每天这个时候的我才是彻底放松的,这时更容易体会到感情深处的东西。遇见璃梅之后,我开始想要在这个地方好好的活上一百年。
  见她以前,我曾经几度想要自杀,我觉得我可能来自于一个叫做孤独和不被理解的星球,来到地球之后与这儿的一切都格格不入,那些长相娇媚的女人认为像我这样不会花言巧语的男人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一个人坐在窗前喝酒,看起来应该是刚刚遭遇过什么不幸的事情。我走过去,到她旁边坐下。
  “你怎么了?”我问她。
  她抬起头笑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想搞一夜情什么的话,还是去找别的姑娘吧,我实在没兴趣。”
  “春和暮没有一夜情,春和暮也没有像你一样喝酒的人。”
  她指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概是她想说什么,但又一时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人们常常会这样,有时候瞬间忘记自己要说的话。
  “你说人为什么要活着?”她问我。
  “我曾经还幼稚的时候也曾经无数次想要自杀,但最终还是没能得逞,因为我细细想了想能够自杀的方法,最后我发现没有一种办法比活着更好受,所以我放弃了。”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望向窗外,那目光好像一把利剑,穿过春和暮的玻璃窗,一直到达阳光产生的地方。
  “喂,你知道克服心理障碍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我问她。
  “什么?”
  “有两种办法,一种简单直接,那就是找个人去做爱。听说有好多艺术大师凭借这个获得灵感,这种方法简单但却不持久,而且有极其严重的副作用。如果你能在这种原始仪式中获得感悟还好,要是悟不了,事情过后,心里的孤独感却是会成倍增长,就好像繁华落尽后的世界一样,越发的冷清孤寂。”
美高美,  “哈哈。”她将头发散落下来,遮住脸庞,然后猛地抬起头来,将头发甩到脑后。“另外一种呢?”
  “另外一种说简单也简单,但也并不简单,那就是去恋爱!”
  “你选的是哪一种?”
  “我选的是第二种!”
  “结果呢?”
  “虽然曾经的恋人现在成了别人的老婆,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想过自杀这种事。”
  “你这个人说话倒是挺有意思的!”
  “我说话一直这样,但是却很少有人向你这样说。没有人会听我说这样的话,还觉得有意思,他们说我这是病。”久而久之,我变成了王小波口中“沉默的大多数”,我变得和周围人格格不入,但是越是沉默,越让我能够冷静的观察这个世界。
  没有人喜欢沉默,只是不想被人误解罢了。与其花很多时间去向人们解释,还不如自己说给自己听,因为无论怎样,自己都会理解自己。
  “那你都观察到了什么?”
  我指向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人们都绷着脸,匆匆走过,没有交谈。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凝视着窗外的一切。她就那么直直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某个人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她的眼神才有了波动,我知道她从她的内心走了出来,又回到了这个世界,尽管它是那么不堪,甚至透着些无聊。每个人都像复制出来的一样,披着不同的皮囊,但想的事情大多一样,无非是金钱权利和一些不太开心的事情。
  “你看到了什么?”
  “我觉得这种事容易上瘾,你是不是已经是个‘瘾君子\\\\\\\\\\\\\\\'了。”
  “当你有一天望向远处的时候,远处出现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你的内心的时候,你大概就不想自杀了,因为你有了牵挂。有了牵挂,你就会开始珍惜生活。”
  春和暮的灯光亮了起来,太阳落了下去,留下一片澄明的天地。我觉得整个天地最干净的时候是早上太阳升起之前和傍晚太阳落下之后的那段时间,我无限迷恋这两段时间,基本每天我都会在春和暮等待太阳落下去。如果在晴朗的夏夜,这时候月亮像是画在天上的一样,有些透明,十分好看。
  “好了,我要回去了,今天和你聊天很开心。”她摇摇晃晃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你这样一个人回家可以吗?”
  “没事没事,我叫崔璃梅!”她伸出手来。
  “范十年!”我们握了握手。
  她一个人走了,我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见如故”四个字涌上心头。我就着满脑子的思绪喝下了面前的酒,火辣辣的一股,从嘴直到胃,慢慢地温暖起来。
  
  (二)
  我在一家小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每天和电脑数字混在一起。但不管怎么忙,我都会给自己留出时间去春和暮,现在这成了一种习惯。我喜欢春和暮,喜欢春和暮的宁静,喜欢它的悠闲散漫。我总觉得我和春和暮之间总应该有点事情会发生,遇见崔璃梅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接下来的几天崔璃梅都没有出现过,慢慢地我也将她快要忘却了,人一生中总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终归会被时间消磨掉。就在我以为我与她之间的故事可能就这样草草收场的时候她又出现了。
  那天下着雨,天灰蒙蒙的,有点冷。春和暮里面没几个人,老板娘手里端着一杯酒坐到我对面。我看着玻璃窗上流下来的雨水发呆,她坐到我对面我都没发现。
  “有心事?”她的开口让我回过神来。
  “没什么。”
  “你的事都写在眼神里了!”她又问道:“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不太想去,遇见这种天气我总想这样安静的坐着。”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春和暮时的情景吗?”老板娘笑着问我。
  “记得!”
  “你刚才的神情和第一次来到这儿时一模一样,莫非又失恋了!”
  我摇了摇头,想起第一次来到春和暮的事。
  那时候的我还很年轻,刚刚大学毕业,才刚刚学着生活,我就在现在上班的这个公司工作。上大学时我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在另一个公司工作,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非常爱她,也可以说她是我第一个爱的人。她的每根指头的长度我都记得,我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测量了她的每一根手指的长度。大学毕业之后,我们生活在一起,那时候为了给她一个好的家庭,我工作非常努力。可是事情总是充满变化,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她的生日,我早早地下了班,回到家里准备好了一切打算给她一个惊喜,我没有开灯,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等着她回来。
  等了好一会儿,一辆黑色轿车停到楼底下,她从车上下来,接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也下来了。我看到中年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后把她搂到怀里,两人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得异常刺眼,而我在暗处看到这一切时更加清楚。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好像被人抓住了把柄的是我一样,我知道就算我冲下去,将那个秃顶的家伙几拳干倒在地,我也不会赢得什么!我想大概我是被他恶心到了。
  我坐在床上看着楼底下的一切,两人分开,秃顶男人上了车走了,她快步走进楼来。我听到她开门,打开灯,当她看到坐在床上的我时吓了一大跳,她捂着胸口说:“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她大概以为我没有看到楼下发生的一切,因为我丝毫没有提及,她也存有侥幸心理。给她过完生日以后,我说:“我们分开吧!”
  她像是被一道闪电击中,呆呆地站在那儿,说道:“你都看见了?”然后她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在爱情这件事上,谁也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
  说完我就走出房门,来到春和暮,那是我第一次来到春和暮,我喝得大醉,顺手摔了几个杯子。那次过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相信女人,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女人最不值得相信。第二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她已经把她的东西都拿走了,我忽然觉得家里空荡荡的大了好多,大概是从那一刻我开始喜欢上了沉默和孤独。那天夜里,我没有开灯,靠着床,喝了一夜的酒,看了一夜的月亮。
  “你现在还相信女人吗?”老板娘忽然问我。
  “老板娘,世上像你一样的女人太少了!要是你这样的女人,我相信!”
  “总会有的,我觉得你的运气还没差到连个好女人都遇不见。”
  “但愿吧!”
  屋外雨声淅淅沥沥,忽然门被猛地撞开,崔璃梅走了进来。将淋湿了的外套脱下来,擦了擦头发上的水,她回过头来看到我,快步走了过来坐下。老板娘起身离开,然后递给她一个杯子。
  “你怎么也在这?不用上班吗?”
  “这种天气上班实在让人心情沉重,就算做事也做不好,还不如就这样坐着!”
  “你这个人倒是真想得开!”
  “你从哪儿来啊?也没打伞。”
  “不想打伞!”
  说完喝了一小口酒,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我看着这双眼睛,像想要在一条清澈的溪水中看到水底的鱼一样。我总觉得这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故事,但需要有个人将遮在上面的幕布掀开,才能看到这双眼睛中潜藏的东西。
  雨渐渐停了,她看起来很慌张,好像停雨这件事对她造成了伤害一样。她自言自语道:“该走了,不能再呆在这儿了!”看着窗外湿漉漉的街道,她说:“我不该来这儿!我要走了!”
  “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来见你一面就可以了,就足够了。”
  走到门口时她又回过头来说:“范十年,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外地?”
  “什么时候?”
  “等我想好再说吧!”
  
  (三)
  过了没多久,崔璃梅来到春和暮找我。她让我收拾好东西,明天出发。直到出发之前我都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儿,人生就好像一场旅行,在死亡到来之前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
  我们开着车一路向北,沿途经过了好多的地方,我们看过好多个日出日落。有天早晨,我睁开眼睛,看着车窗外一望无际的草原和东边升起的太阳发呆。崔璃梅醒过来,说道:“就到这儿吧!”
  她从车上下去,走在草地上,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她张开双臂,风吹起她的裙摆,那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我看了一眼手机,手机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七月七日。
  我跟在她身后,看着眼前这个和以前截然不同的崔璃梅。走着走着她将鞋脱下来提在手上,那双踏在青草上的脚显得洁白无瑕。
  “范十年,喜欢这儿吗?”她回过头来倒退着走着问我。
  “喜欢啊!”
  她笑了,脚下的青草正绿,崔璃梅脸上的表情最美。
  就这样我跟着崔璃梅在草原上走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我们坐在草地上看落日。
  “范十年,你知道为什么我带你来这儿吗?”
  “大概这个地方曾经带给你温暖。”
  她起身从车上拿下来两瓶酒,递给我一瓶,我们每人拿着一瓶酒,我就着夕阳听了崔璃梅的故事。
  “我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妈妈经常带我来草原,她经常牵着我的手,每天早上我们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妈妈告诉我说永远不要放开她的手,她说这片草原上有个地方有一口枯井,没有人知道井口在哪儿,听说井口被青草覆盖着,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永远不会有人发现你。所以我很害怕,每次出门我都紧紧抓着母亲的手,生怕掉到井里。”崔璃梅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远方,好像母亲的眼神就在远方。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到了外地上学,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和母亲一起来过草原。大三那年,母亲的手永远地不见了,我也失去了方向。没有母亲的手我生怕自己会掉到那口枯井里。”
  “那你父亲呢?”
  “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曾经有一次听母亲说起过父亲,她说父亲是个英雄,母亲说他为了救别人死在了别国的土地上,是战争夺走了他的生命。其实我并不希望他是个战争英雄,我更希望他是一个普通人,我不希望他去保卫这个国家,我只希望他能保护我和我妈就行了!”她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妈妈离开之前嘱咐我将她的骨灰撒在这片草原上,她说她和父亲是在这片草原上认识的。母亲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依靠,她走之后,我很害怕。就在这个时候,他出现了。他带着我回到草原,那一年七月七日,我就穿着这件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他向我求婚。女人在最困难的时候最容易被男人感动,他跪在夕阳中,说出‘嫁给我\\\\\\\\\\\\\\\'三个字的时候我是真被他感动了,他牵着我在草原上走了好几天。回去之后我们结婚了,我认为我的生活就这样一直过下去,我们在一起时房子车子我根本没有计较过,事业感情我都很努力。可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他把房子和车子都留给了我,自己跟着别的女人走了。”

美高美 2

雨城的一年四季是雨,从早到晚也是雨。

小酒馆开在街角,名字就叫雨城,雨城的招牌是清酒,但是老板娘的清酒从来不卖,一直以来,尝过清酒的人总是有着几分机缘。

酒是老板娘亲自酿的,半杯酒,一片苦艾,一片薄荷,三滴雨水,便成清酒。

一样的配方,但是没有人能喝出一样的滋味,老板娘说是因为雨水也有酸甜苦辣,就像人生从来都是五味杂陈不尽相同的。

雨城开门的时间很早,因为老板娘没有晚起的习惯,清冷的早晨酒馆往往也是清冷的。

少女坐在窗边,手指轻叩,眼睛里有无限幽深的水痕,窗外的世界微雨朦胧,落地的玻璃窗让少女的忧伤一览无余。

街角路口有三两结伴的少年,他们被捆绑在浅蓝色的校服下,变成的无限沉寂的淡淡忧伤。少女的校服被放在桌上,折叠的一丝不苟,在她紧缩的眉头下看得出来无限的纠结。

回忆像电影胶片一样一帧一帧的闪过,

惨白的教学楼,黑压压的人群,猩红色的分数,无数淡淡的蓝色汇聚成巨大的囚笼,锁紧的是他们本该肆意的青春。

砸碎的玻璃渣,愤怒的脸庞,高声地呵斥,被现实打的七零八落的生活,强大的压力下少女变成了恶魔,人间也成炼狱。

这个清晨,她是一个出逃的少女,可是她低垂的眼神里分明有些不舍的意味。

秒钟的滴答声和掉落的雨滴间错开来,时间在分秒交替间流逝,临近上课的时间,少女依旧无动于衷。

窗外闪过一个奔跑的身影,少女的目光被紧紧的揪起,却又随着远去的背影砸落,面容姣好的少年,只看得见眼前的未来和希望,看不到身后的细密的心思和热切的目光。

女孩终于哭了,眼泪一颗一颗的掉在桌上、手上。

老板娘接了三滴檐下的晨雨滴入酒中,坐到了少女对面。

“尝尝。”老板娘微笑很暖,

“苦涩,但是很清凉。”

“生活是苦的,没成熟的东西是涩的,但是不乏清凉和回甘,你要等。”

若有所思中清酒被一饮而尽,

少女缓缓地套上淡蓝色的校服,走入广漠的人流中。

这是个午后,天色却暗的比晨昏还要昏,比夜暮还要暮,看样子是快下雨了。

雨城里三三两两的人微醺着,细小的嬉笑却也不喧嚣,小酒馆的魅力便是这如一方净土般的安宁。

两杯加冰的威士忌是一样的温度,一杯放在男人面前纹丝不动,一杯放在女人面前晃晃悠悠。男人平静的说着什么,面色却凝重的像是下了霜,女人停止了晃动酒杯,盯着男人的眼睛一动不动。

过了很久很久,男人终于说完了,女人还是一句话没讲。

桌上摆出了四样东西,房产证,银行卡,车钥匙,还有协议书。

是离婚协议书。

“签了吧,这些都是你的。”

“为什么?”女人终于开口了,

“因为我爱她。”

“你曾经也说过爱我。”

说完这一句女人签了字,男人转身便离开。

女人微笑着,撕掉了房产证,掰断了银行卡,然后把车钥匙扔进了男人的酒杯里。

漫天的乌云终于爆发,这场雨下的酣畅淋漓。

老板娘说,午后的雨有温度,温了酒才醉人。

清酒换掉了威士忌,

女人红着眼说,“你爱过吗?”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檀香.某人杯】美高美春和暮(短篇小说 征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