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2-05 20:1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菊韵】旗袍(小说)

一、
  二十四岁的玉子,用时下流行的话说,是一个标准而典型的宅男一枚。生性腼腆,不善交结,却沉湎于网络的世界,如鱼得水。在网络里,玉子结识了许多不同的类型的网友,当然,对方大多数是异性。不过,玉子却从未与其中的任何一位有过见面,拿玉子的话来说,方圆五百公里范围内的网友,他几乎不会添加。就这一点,便断了进一步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最大的好处就是,玉子不必因此而担忧,会与谁在现实生活中遇见,再进一步,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可以免了面对面的尴尬。当然,这些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至于其它的,如果有谁想要见面,玉子的反应,第一时间拉黑,从此不再联系。
  其实,对于玉子来说,能够在网络的世界里这般自如地与网友交流,已是十分的难得。因为其喜欢摆弄文字,时常地在空间里发一些文字说说,偶尔地故作风雅,感慨唏嘘,倒也吸引了不少粉丝的追崇。而由于其性格较为柔和,无形中更为他增加些许光环色彩。好在其尚有一丝自知之明,不曾因此而飘飘然不知所以。只苦于无人加以指点,想要更进一步,却是困难重重。玉子也知道这事无法强求,勉强不来的。所以,除了写点无病呻吟的文字,聊以自慰,玉子更多地把心思放在了读书上面。
  这一天,一条加友的信息,让百无聊赖的玉子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你。”这样的几个字,几乎是一下子就击中了玉子的心房要害。当然,他还没有那么着急,而是习惯地点开了对方的头像,查看其对方的资料。
  “小荷;女;二十岁;杭州。”最特别的,头像似乎是本人照片,素颜清丽的怀旧画面,透出几分乖巧、几分淡雅、更几分狡黠与灵性;个人签名栏里,竟是一首略带忧郁而伤感的小令。抱着一丝好奇,玉子点击了添加好友,成功地添加了这位网名小荷的好友,却不曾想到,会因此为自己的生活,带来极大改变。
  “玉子,你在干嘛呀,我怎么闻到了炒菜的香味?”
  “哎呀,你的菜好像炒糊了!”
  “盐放多了,好咸哦!”
  “嗯嗯,今天的菜味道不错,也很清淡,一定很好吃。”
  诸如此类,自从玉子吹嘘自己的炒菜手艺,与隔着屏幕的小荷打赌以来,玉子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像是一个宅男,倒像是一位大厨的学徒。奇怪的是,小荷总能一语中的,道出他所炒菜的味道怎样。盐巴放重了、油多了、菜糊了,每次玉子的菜刚炒好,小荷已然发来消息,指出菜品的不足与成功与否。而最为神奇的,总是不差分毫,八九不离十。刚开始玉子只是觉得好玩,一方面显摆自己炒菜的功夫。后来,被激起心中不服输的性子来,每天地埋头于钻研各种菜品的制作方法。而慢慢地,随着玉子做菜水平的不断提高,小荷不再挑刺,开始听到她的赞美。
  二、
  其实,对于玉子来说,从小受父亲的影响,跟着父亲学了如何炒菜,并没有系统专业的学习。而玉子的父亲,一个商业学校出来的普通工人,最初是分配到单位生产计划科,算是一名办公室人员,本来与厨房怎么也搭不上边。只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全国上下一片工业学大庆的浪潮,又是大炼钢铁,又是文化大革命,玉子的父亲身不由己,也被拖进这一场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中。也是人缘还算不错,最终分配到了厨房,虽然一样是累,多少比那些生产一线的工人弟兄们,待遇要好了许多。而几年待下来,玉子的父亲倒也学得一手炒菜的手艺。潜移默化地,玉子几个弟兄都跟着父亲,对于炒菜,各自有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只是相比之下,玉子的手艺和他的两个哥哥,算是最次的一个了。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略过不表。
  且说这一天,玉子刚完成了一篇自以为还不错的文字,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于是去冰箱里找了食材,准备好好地犒劳下自己。翻找了半天,却只找到两个西红柿、一根黄瓜,还有几个鸡蛋。无奈何地,玉子只好炒了一个蕃茄鸡蛋,再把黄瓜凉拌,看看电饭锅中昨晚的剩饭,用微波炉热了,倒也还将就,一顿美味的大餐。
  玉子把饭菜全盛于一个大的盘子里,依旧坐在电脑旁,准备边吃边浏览网页。却见头像闪烁,知道有人发来消息,点开,却乐了。
  “喂,吃饭也不叫我一声,那个凉拌黄瓜嘛还将就,西红柿炒的鸡蛋,怎么这么难吃啊?”
  噢,玉子在炒菜时分心,把鸡蛋煎糊了点,不过,他也没有上传图片呀,对方怎么知道的?
  “哪里难吃了?香得很哩。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炒的啥?”
  “嘿嘿,本女子自有妙算。你那个叫好吃么?都煎糊了,而且,貌似盐也放多了吧?”
  “噢,一时失误,一时失误。嘿嘿……”
  “哈哈哈哈,都怀疑你是否会炒菜,还嘴巴硬。”
  “那个,玉子出品,独一无二,自然是味道不错的哟。”
  “吹吧你就,反正这个菜,我是不会吃的,哈哈哈哈。”
  “你,哼,懒得理你,我吃饭先。”
  “吃吧吃吧,喂,先把你写的文章发过来,本大人正好有空,帮你点评一下。”
  “切,就你,还会点评么?”玉子一边嘲笑着,一边找到保存好的文档,发了过去。只是,在玉子的心里,依然有点介怀,自己的炒菜水平,竟然会被藐视。玉子暗暗地发誓,下次,一定要做几道过得去的美食来,好好地眼馋下小荷。
  三、
  就这样,玉子的生活悄悄地有了些微的改变。每天的上下班外,玉子更要分出一部分时间,埋头于菜品的改进之中。只不过,平时没有在意,随便地炒了什么,反正是自己一个人吃的多,也没有谁品评,将就着也就凑合了。如今这个小荷,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总是能够指出玉子所做的每一个菜的好坏来,不是盐巴重了、就是味道淡了,要不就是色彩不够、香味不足,外观太差,等等诸如此类。玉子也不信这个邪,再炒菜时,便刻意的小心,更从网上找到一些关于怎么做菜的视频教程,跟着葫芦画瓢,慢慢地,终于给他学了个八九不离十。渐渐地,小荷也挑不出他什么问题来。
  只是,小荷似乎铁了心要与玉子作对,看看他的菜做得不错了,便想着法子,激起他去挑战新的东西。面包、蛋糕、奶昔、披萨……你会炒菜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些你会做吗?而有“度娘”的帮助,这些又怎么难得到玉子,一次不会,再做一次,反正,玉子有的是时间,总能够学会。
  于是,在小荷不断的挑刺中,玉子也是慢慢地学会了不少厨艺。而到了这个时候,相信玉子再说一声“玉子出品,独一无二。”再没有谁会嘲笑他吹牛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玉子也越来越习惯了,每天能够在电脑前看到小荷,习惯地与她争吵几句,听到她对自己的文字、对自己做的菜,一声赞美。在玉子的心里,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小荷早已深入进他的心田,变得难以替代。而玉子也以为,这样的他们,将会一直这样下去,他已然不能想像,没有了小荷的日子,将会是什么样子?
  四、
  然而,就在玉子以为,他与小荷之间,将会这样一直保持下去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却突兀地降临,令玉子一时不知所措,难以接受。
  这一天,玉子为自己做了一道青菜牛肉的扒饭,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听到小荷的声音,玉子心里感觉很是奇怪。等了半天,玉子忍不住发了一张照片过去,并发了一张微笑的表情。
  “香。”很快地,小荷回复,却只有一个字。
  “怎么了,不开心么?”玉子感觉到小荷有些情绪低落,问道。
  “木事。”小荷似乎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不能和玉子说吗?还是玉子没资格听?”玉子佯装生气地。
  “呵呵,你这个傻瓜,真没事哩。”
  “那真有事情,说给玉子听,别自己闷在心里啊。”
  “……”
  “……”
  “那个,玉子,有件事,想给你说下,只是,怕你会吓到了。”
  “吓到我,什么事这么严重?”
  “如果,假设如果,我说我不是人,你会不会吓到?”
  “啊,吓死宝宝了(偷笑)。”
  “我说的是真的,如果说我只是一缕阴魂,玉子还会理我吗?”
  “噢,你说的是真的,难道说你真的只是一缕阴魂么?”
  “……”
美高美,  “好吧,即使是这样,我想我也不会就被你吓到的。最起码的,小荷你不会有害我之心,这一点,玉子还是能够明白的。”
  “谢谢你,玉子。”
  “哈,还客气上了。其实,应该是玉子谢谢你才对啊。不管你是谁,这些日子里,一直陪着玉子,对玉子写作上,还有做菜方面,都有不小的帮助,真心谢谢你,小荷。”
  “呵呵,你不嫌我的捣乱就好。也没有什么好谢的。”
  “捣乱么?没有呀,玉子是不是应该小小的嘚瑟下,居然像你这样的阴魂都能够招引来,玉子的魅力还是有点大的哈。”
  “呵呵,羞羞羞,哪里有自家夸自己魅力的?”
  “嘿嘿……”
  “唉,真怀念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呀!”
  “嗯,是挺美好的,如果说能够与小荷相见于现实,一定会更加的美好。”
  “会的吧,也许……”(小荷吐舌头表情过来。)
  “真的吗?什么时候?”
  “有缘的时候……”
  “你……”(玉子发了个生气的表情。)
  “嗯,其实,我是来向你告别的。”(小荷又发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告别,你要去哪里?只要有网络,无论你到哪里,我们都可以联系的呀。”
  “我们那边,没有网络哎。”(两个悲伤表情,痛哭)
  “啊,那得多久?玉子等着你。”(两个都拥抱表情)
  “嗯,谢谢你,玉子。有这句话,我就很满足了。玉子,再见!”
  “喂,喂,真的要走啊?”
  “……”
  “小荷,小荷……”
  “……”
  无论玉子怎么询问,屏幕上小荷的头像再不闪烁,一直不曾回复。仿佛,根本就没有小荷这个人一样。玉子的心里,再次如刀割般的疼痛,这是自从父母亲双双离开之后,玉子再一次感觉到的痛苦与绝望。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会这样,原来在他的心底,小荷已然达到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这一下子,小荷突然间来告别,然后,再也没有消息,这是玉子无论怎样也不能接受的事实。他两眼发呆,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希望着奇迹的发生。无边的黑暗,慢慢地吞噬着,他所在的这间屋子,除了早已暗了下去的显示器上,那一点幽蓝的电源开关,无尽的黑夜笼罩着,玉子感觉到自己已沉溺到无尽的深渊之中,再难以挣脱。
  五、
  一缕曙光穿透薄薄的云层,又穿过厚重的窗户,当光明照进来,黑夜终于过去,天亮了。
  呆坐了一夜,玉子从恍惚中醒来,再一次地点亮电脑屏幕。黑暗里他无数次点亮屏幕,无数次的失望,一直没有等到想要的头像闪烁。早已失望甚至绝望的玉子,心中却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他。他坚信,小荷只是与他开一个玩笑,她所谓的离去,不过是一时的起意。也许,她在考验他,看看他是否会因此难过,因此而发疯。
  依旧灰暗的头像,没有一丝的生气。屏幕的那头,再也不能看到,小荷的笑脸,些许的淘气、些许的狡黠,更些许的青春活力。而不知什么时候弹出来的腾讯新闻中,弹幕反复地流动转换着,一些时事、一些八卦,还有一些无关痛痒的“重大事件”。突然,一则消息引起玉子的注意:“杭州一女子突发怪病昏睡半年,昨夜离奇醒来——这位名叫小荷的女子,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网上发了一条信息。她说这半年里,灵魂仿佛被束缚着,一直在网上与一位年轻的男子,进行着奇特的交流。她之所以发这条信息,是希望找到那位一直陪伴她的男子。”
  怀着一丝激动,玉子点开了这则新闻视频。视频中,那位也叫小荷的女子,面容有些憔悴,也许是昏睡了半年的原故。只看了一眼,玉子就肯定,她就是昨夜与他告别的小荷。至于她为什么会昏睡了半年,玉子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她看上去非常的兴奋,也非常的坚定,并不理睬那些对她的话语怀疑的记者。她对着视频,喊着玉子的名字,并要玉子联系她。她知道玉子的电话号码,也有玉子的扣扣号码,却不敢肯定,梦里所经历的这些,是否真实的存在?所以,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与玉子取得联系。当然,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唯有一点,如果玉子不是恰好的看到这条新闻,她所做的努力只能白废。不过,这并不能难到小荷,通过视频,小荷告诉记者,她准备等待三天时间。如果一直没有玉子的电话与消息,她将采取第二套方案。不过,至于是什么方案,小荷并不曾提起,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憧憬的笑容,她的身旁应该是她的父母,虽然对女儿的这个举动感到不解而疑惑,不过,他们更多的还沉浸在女儿清醒的这件事上,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自然,不管此时此刻女儿有着怎样的不当举止,在他们看来都是不足轻重,不值得一提的。
  六、
  玉子在电话簿里翻找到小荷的号码,却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要打出这个电话。他们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交往,彼此留了电话号码,却几乎一次也没有打过。偶尔地,小荷会发一条短信过来,也只是在无法上网的情况下。而现在最令玉子纠结的,是要不要与这位远在杭州的女孩子再次的发生交集。他们在网络的世界里,早已彼此心心相系,但那毕竟是在虚拟的世界里。玉子不知道,现实的生活中,小荷还会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他们,感觉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无所有的玉子,与那个一眼看上去明显的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如何地能够走到一块去?
  终于,一番思想斗争后,玉子还是不能忍受,知道了心爱人儿的消息,却不能与她联系的滋味。既然有了小荷的消息,玉子觉得自己无论怎样都应该试一下。至少,那位名叫小荷的女子,能够公开地在网上抛出这个消息,想来她不可能只是为了找到玉子,然后对他羞辱一番。而她的父母,玉子相信,他与小荷之间,只是相互联系上,并不一定要如何下去,如此疼爱女儿的他们,想来不会过于阻拦。即使他们会刻意的阻拦,这是他与小荷之间的事,起决定的还在小荷的态度,即使没有了小荷父母的家产支持,玉子相信,凭着自己与小荷的双手,他一定会给小荷应有的幸福。
  玉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按下了电话拨打按键……
  “终于等到你……”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女歌手温婉深远的声音,然后是小荷的声音“玉子,我终于等到你。”         


  我看见那件旗袍的时候,也就看见了那个女子。
  素面清新的一张小脸,娇弱单薄的身子骨,衬着那件素色清丽、绣着一抹淡荷清影的旗袍。好一位淡雅柔美的女子,好一身得体剪裁的服饰。我在心里暗想,那一定是为她量身打造,不然怎会如此。
  那旗袍女子径直地向我走过来,在我还在猜测,她到底是向着我、或只是单纯的要去往我身后的方向。她的步态轻盈而优雅,却还是很快地来到我的面前。她带着一脸的笑容,这让我很是感觉到困惑。印象中似乎没有谁,如眼前这位明媚清丽的女子,能在我的心里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迹,而我却不能想起她是谁。说白了,我好像并不认识她。
  见我一直用困惑的目光望着她,她脸上的笑容开始有些纠结,变得幽怨起来。“玉子,你居然敢装作不认识我吗?”幽幽的声音,甜美柔润,一双水灵的眼盯着我,仿佛我要是再说错一个字,马上就会泛滥成灾。
  “呃,那个……”我尽可能地绽露笑脸,以我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那个,小荷,好久不见……”
  “啊,玉子你果然还是记得我呀!”小荷有些夸张的惊喜表情,仿佛中了大奖。她满是欢喜地伸出手,轻轻地敲了我的肩膀一下:“玉子你就会作弄人,还是老样子。”
  “噢!”我直接懵了,随便猜一个名字蒙混下,居然会误打误撞地猜对了么?我感觉额头上多了几道黑线,我确定,我被雷到了。
  小荷显然十分开心,一个劲地问这问那,无非是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现在好么?我只奇怪的是,她是怎么知道的,我的那些过去?难道说我们真的认识?
  “玉子,我们去喝杯咖啡吧!”小荷的语气十分肯定,仿佛只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看着我的眼睛,灵动而充满着诱惑,不容我有更多想法。
  街道拐角处就有一家咖啡店,我们找了一处靠窗口的位置坐下。
  “那个,小荷是吧!来点啥?”示意服务员把点单给她,在心中盘算着这女子不会是托儿吧?不过,要是那样可就好玩了。
  “不要,还是你点吧,老样子哦。”小荷并不看服务员,如此说道。只是那忽闪而狡黠的眼神,带着些许顽皮的笑,在预示着什么呢?
  “两杯咖啡!不加糖,一杯双份奶。”我下意识地开口。完全忘了是如何得到这些信息,并加以确定的?毕竟,面对一位陌生的女子,不应该显得如此熟悉,如同面对一位老朋友。
  她似乎很满意我的配合,“啊,你还是没有忘记呀……”小荷开心地笑了,那模样显得很真诚,带着一丝愉悦。
  好吧,我承认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位陌生的女子,一下子像一位老朋友般地出现,她知道你所有的过去,而你了解她的那些喜好。或者说我们真的是老朋友,而我不小心失忆了?也许只有这样,这一切才解释得通,说得过去。
  “玉子,来份糕点吧!我有点饿了!”“好!一份抹茶蛋糕!”依然是肯定的回答,天知道我对那些蛋糕名称,真的叫不出几个来。只是因为对面坐着的是一名身着旗袍,名叫小荷的女子,而好像她唯一喜欢的,就是抹茶蛋糕。
  果然,小荷的眼眸再次闪亮了下,柔柔地看着我,仿佛我便是那块抹茶蛋糕。
  四月的小城,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吃饱喝足,小荷又带着我去了好几处地方。她似乎真的是在牵引着我的思绪,想让我回忆起点什么。而我的回答与配合,显然令她十分满意。当然,我以为奖励什么的,譬如一个吻,她竟吝啬得没有。好吧,这只是我个人的美好愿望。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在与小荷之间美妙而又奇妙的相处之后,我有点相信我真的是失忆了。也许,小荷是我的恋人,想着要用这样一种方式,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在我彻底地忘记她之后。
  与小荷分开后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意外地、也在情理之中地第一次失眠了。小荷的出现,彻底地打乱了我平静的生活。她像一颗石头丢进池塘,泛起了阵阵涟漪,只是这一次所引起的反应有些激烈,叫人忍不住一再地回味;又像一阵微风,翻开了一本书,令人重新又看到曾经的精彩片断,想要再从头看过。只是,我打破了脑子也想不清楚的是,我回忆了这二十几年来几乎所有的事情,我没有找到哪怕是一个断点。而从小到大的记忆里,也并没有一个叫小荷的女孩,曾经和我有那么亲密的关系。
   那么,谁来告诉我,这位小荷,到底是谁?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我终于睡着了。虽然心里还有着满满的疑惑,然而一贯习惯了睡到自然醒的我,怎么经得住一夜无眠的折磨。尽管那些疑问还在脑海飘荡,也只好暂时地把它们放置在一边了。只希望一觉醒来,一切都恢复如昨。
  
  二
  这几天好无聊!一大堆似乎做不完的事情,刚弄好这个,马上又冒了出来一个,甚至一个还没有完成,老板已经吩咐下来新的任务。好在现在终于没事了,老板也舍得给放了两天假。只是,一下子无事可做,更加得无聊起来。一时想不起干点什么,忽然想起小荷来。那个美丽而神秘的旗袍女子,她现在在干什么呢?找到小荷的电话拨通,却只听到这样的回答:“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晕,那天明明是小荷亲自打过来,并帮我存档的,怎么现在成了空号?难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我走到那条街道,站在那个拐角处,回忆着那天碰到小荷时的所有经过。猛地一抬头,我便看见那件旗袍,也就看到了穿着旗袍的小荷,正带着一抹淡雅的笑意,袅袅地向我走来。
  还是那件素色有着淡墨荷花图案的旗袍,清丽优雅的画面,给人清新怡然的感觉,身材娇小,瘦弱可爱的小荷,在旗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妖娆妩媚,却不失高雅大气。小荷的样貌身材,不得不说是专门为旗袍而生。反正我是几乎挑不出她的一丝毛病来,这在我有限的看到的那些旗袍女子中,小荷显然是独一无二的一个。
  “小荷……”我不得不叫喊她的名字。原因是小荷径直地走过了我的面前,她仿佛并没有看到我似的。虽然她的脸上一直带着甜蜜的微笑,而那好像仅仅只是出于礼貌,是她所受过的来自其家庭优秀的教育所带给她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特征。说白了,小荷只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面对周遭陌生的人和事物,其以一种甜蜜的微笑,既拉近了与陌生人的距离,也使其不会受到不必要的伤害。无形中也与外界环境保持一段比较安全的距离,使得你不忍心破坏这段距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破了她的微笑所带来的能够愉悦身心的氛围。
  带着一脸疑惑,小荷停了下来,看向我,“你是……你叫我……”
  噢,这是怎么回事?小荷,她居然不认识我了么?还是说,这两天发生了什么,让她也失忆了么?
  “我是玉子呀!”
  “玉子?我们认识?”小荷一脸的认真。难得的是,她并没有因为我的唐突,而显得不耐烦。许是其受过的教育和本身的性格使然,使她能够一直地保持这样优雅宁静的模样和态度。
  “那个,上周末,我们……在这里,你不记得了么?”我只好循循诱导,希望能够帮助到她什么。
  “上周末……可是我每天都要走这条路呀……”小荷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不过,我能够感觉得出来,那绝对不是嘲笑。看来,她真的是把我给忘了。
  “那个,那么,我能够请你喝一杯咖啡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决定再试试,也许,在咖啡厅里,能够帮助到她想起什么。只是,原本不是她在帮助我要想起什么吗?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你确定?”小荷依然一脸的笑意,并没有马上拒绝我。似乎觉得好玩吧,也许只是无聊,她倒想要看看,我还有什么把戏,这,在那些她的追求者中,应该没有人这样做吧?
  “请……”我做了一个自以为优雅的姿势,谁知道我是从哪部电影中学来的。平时最讨厌那些假模假样的所谓的绅士作派,没想到自己也能够做得像模像样。
  我们一起走进那间名叫半岛,位于街角处的咖啡厅,天知道,在小城能够找到这样一间咖啡厅,已是极大的喜悦了,至于名字,管它叫什么呢!巧的是,居然正好是那天那位服务员接待,在看到我们的同时,他的眼里明显地闪过一道光亮。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我们,还是只看到了小荷,也许,后者的可能更多一点吧。
  服务员极其殷勤地把我们带到那张临街的位置,谁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许,正好因为那张桌子空着,正好他可以为美女献一下殷勤。待我们坐下,那位服务员一脸期待地望着我们,而小荷只是看着我,似乎并没有点餐的意思。
  “噢,两杯咖啡!不加糖,一杯双份奶。”下意识地,我开口道:“再来一份抹茶蛋糕。”这些都是小荷喜欢的,只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小荷是否一样喜欢?
  小荷的眼里明显地闪过一抹异色,似乎惊讶于我能够猜中她的喜好。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着,望着窗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与行人。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沉闷,服务员送来我们的咖啡,并按照他自己的理解,正确地把加奶咖啡与蛋糕放到小荷面前。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者说因为习惯了我们的点餐习惯,他才会这样顺手,不需要再多指点。
  对了,这个服务员一定看到过我们,他一定能够帮我证明,我和小荷认识。
  “那个……”我看向服务员,而后者马上把目光迎过来,显示出专业水平,是经过严格培训方具有的品性。“你还记得我们吧?”我笑着对他说道。
  “噢,……”他明显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里带着一丝疑问,望着我。好像需要我点醒(或是更多的提醒),他真的认识我们么?
  “上周六,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我好心地提醒着他。而显然,他一定误会了什么。
  “噢,我想起来了,对对对,是你们,我是说怎么觉得这样眼熟呢?”他明显有些词不达意的解释,似乎并没有收到更好的效果。小荷依然笑意嫣然,她动作优雅,端着咖啡杯的手纤巧细长,一只手轻轻地搅动着咖啡棒,并不着急喝掉。那件素色旗袍,在咖啡厅昏暗的灯光下,笼罩一层淡淡的光晕,更衬着她的清丽。
  挥挥手无语地让服务员离去,看来我想要靠他帮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可是,要怎么才能让小荷想起我来,还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呀!
  “那个,小荷,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看向坐在对面的小荷,我还是觉得应该试一试。
  “嗯,……我为什么一定要认得你呀?”小荷的回答,让我眼前一亮。对呀,我干嘛非得让她记得,曾经我们认识?想想小荷为我做的,虽然那只是如幻觉一般,是否预示着,我们真的认识,曾经有过一段美妙的过去。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两个人竟然会先后的失忆,并且一个比一个严重。
  那么,现在该是我帮助小荷,找到她失去的记忆。或者,并不一定要找回那些记忆,我们完全可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故事。也许,在某一个时刻,在我们经历了又一段幸福的时光之后,小荷和我,突然地又想起来,那样,双重的幸福,双重的快乐,岂不更好?
  “我该走了,很高兴认识你。”小荷小心翼翼地吃完抹茶蛋糕,喝掉杯里的咖啡,站了起来,礼貌地对我说道。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下次再见之类的话,她知道,如果我有心,一定还会去找她的。起码,我这样应该是蓄谋已久,而且还专门编了这么好的理由。
  “哦,好的。”一时,我真的有被猜中心事的样子,有些手足无措。“那个,能给我你的电话么?”鬼才晓得,我得鼓起多大的勇气开口,向一位还在怀疑我的动机的女士,索要她的电话号码。
  “好呀!”小荷并没有拒绝我,而是拿过我的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很快,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果然,“159……,呵,我们的号码居然是挨着的。”似乎惊讶于两个号码的相近,她却不知当我看到这个号码时,远比她更加惊讶。不知道她看到没有,这个号码,我早已储存,名字正是她的,小荷。
   记得我曾经拨打这个号码,提示的是空号,现在怎么……居然还是小荷在用?有些不敢相信,我再次地拨打,这次……居然通了……
  “那么,再见!”并没有嘲笑我的幼稚举动,小荷举止优雅地向我告别,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去。而我,望着那件素色的旗袍,慢慢地从眼中模糊远去,心里一下子空落无比。想要追上去,想要把她拥在怀里,告诉她,今生我们再也不要分开。然而,我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小荷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三
  “小荷呀,当然记得。”带着满身的疑问,我只好去找宋,不管怎样,他应该了解,我的身边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还好,他并没有让我失望,回答得很是干脆,只是那嘴角的笑容,让我感到有种不好的预感。
  宋很快地打开电脑,找到我的空间,一番搜索,很快地,一篇文字呈现在我的眼前。《彼岸·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两个小荷是同一个人?我清楚地记得,那篇文字是我在值班时无聊了所写,完全是凭空杜撰出来的人物啊。怎么会这么巧合得与这位小荷的名字一样?
  看着我一脸的不可置信,宋也有点茫然了。难道,我已然走火入魔,居然凭空地让小荷活了过来。看来,问题的关键,还得从那间咖啡厅着手。我拉起宋,匆忙地和嫂子说了声再见,出门叫了出租车,再次来到那间咖啡厅。还好那位服务员还在,而从他看到我们时,那一脸惊讶的表情,我知道,他肯定还记得我,还有小荷。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菊韵】旗袍(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