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29 1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晓荷*人间百态】等你回家(小说.征文)美高美

(一)等待的结婚纪念日
  夏末的蝉声撕裂般地叫着,声音中透着焦虑,透着别离,这令坐卧不安的秀琴更加的烦躁。不知已经有多少次望着楼下的柏油路,多希望看到那熟悉的车辆开进小区,多希望那熟悉的身影从车里走出来。可偏偏每一次都是以失望告终。
  秀琴在屋里来回走动着,望着饭桌上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失落的心情无法安宁。
  “妈妈!我饿了,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儿子杰杰嘟起了小嘴,老大不高兴地看向窗外。
  “好孩子!再等等,再等等,你爸爸一定会回来的。”秀琴用手抚摸着儿子的头,轻声地说道。
  “哦!可是我真的好饿好饿了。”杰杰将头埋进妈妈的怀里,眼睛依然盯着窗外的路口。
  秀琴索性搬来一把椅子,靠在窗台前坐了下来,儿子杰杰坐在了她的怀里。
  “咔喳,咔喳……”时钟声音此时特别的响,儿子杰杰已经睡着了,秀琴的目光盯着时钟的指针转动着,十点,十一点……秀琴似乎要发疯般地拨打着电话,可一遍接着一遍的都是无人接听。
美高美,  为什么?为什么?秀琴的心里有千万个为什么都无法解释。头疼得似要爆炸一样,今天可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为什么就不接电话,你为什么就不知回家,你为什么就不懂得我在等你呢?
  秀琴无法冷静下来,斟满了一杯酒,独自品尝孤独的滋味。也许是借酒消愁吧,秀琴不知自己喝了多少杯酒,只感觉头重脚轻似进入仙境,迷迷糊糊进入了睡梦中。
  夜深人静的时候,丈夫宇轩跌跌撞撞地回来了,睡梦中被惊醒的秀琴,首先闻到了一股酒味,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
  “你怎么才回家,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你不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吗?”秀琴睡眼朦胧地说着,起身向厨房走去,她想应该先给宇轩做一碗醒酒汤。
  “唉!你怎么喝这么多酒,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秀琴不忍看到宇轩横躺的姿势,她想把宇轩的双腿掀到床上,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无意间看到宇轩的白色衬衣领口,一块红红的口红印记,特别得刺眼。秀琴的头一下子蒙了,他昨晚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呢?恼怒的火焰燃烧着她的胸堂,望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宇轩,秀琴恨他到了极点,他竟然在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里,去和别的女人鬼混。
  她没有再走进厨房里,不愿再为他去做一碗醒酒汤,她只是在盯着他看,似乎想要看透他的内心。儿子已经六岁了,在这与他结婚的七年里,生活从来没有过大的风浪,他一直任劳任怨地工作着,对家庭和孩子一直都负着该负的责任,为什么今天的他却……
  秀琴虽然很难冷静下来,但她更想听到他的解释,也许事实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阳光终于照向了大地,漫长的夜晚,令秀琴疲惫不堪,当阳光升起的时候,心里的雾霾消失了不少,她推开窗,让自己吸收一下清晨的空气,心情逐渐变好。
  女人的心总是把家放在第一位置,当心安静下来以后,秀琴便走进厨房,给儿子磨了一份五谷豆浆,再做好一张煎饼果子。望着熟睡的宇轩,她没有打扰他的睡梦,自己做主,用宇轩的手机给他公司老总打了电话,帮宇轩请了假。做好这一切时,儿子杰杰已经吃饱了,她向往常一样,把儿子送去幼儿园。
  当秀琴回到家时,宇轩已经坐了起来,他用手按住头,使劲地揉搓着,目光中显出疲惫。
  “干么喝那么多酒,你昨晚和谁在一起?”秀琴看着他,那领口的口红印记,似乎是在讽刺自己。
  “没事,公司里的同事在一起,所以喝多了。”宇轩说道。
  “同事!男的女的?”秀琴声音中透着愤怒。
  “男的!”宇轩回答。
  “范宇轩!你竟然睁着眼说瞎话,男的会抹口红吗?”秀琴用手扯住他的衣领,声音大到了极点。
  “你即然知道了,那还问什么?我们离婚吧,我和她已经分不开了,我爱她!”宇轩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每个字都刺痛着她的心。
  “分不开了,你爱她?那么我呢,我算什么,这么些年来,我一直为这个家默默地付出着,我算什么呢?”秀琴的眼里含着泪。“我以为你会说,我错了,请求我的原谅,你竟然说要离婚!”秀琴夺门而去,房门“嘭”的一声,震痛了宇轩的心,泪水无声的划落。
  
  (二)陪我演出戏
  雅思望着天上的星星,天边有流星划落,她虔诚的双手合起,许下了一个愿望。身边的海洋笑了笑,手指指向她的脑门说道:“多大的人了,还信这一套?”
  雅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内心总有一种负罪的感觉,宇轩和秀琴的感情那么好,如果他们真的离婚了,我不知道秀琴能不能接受现实,更不知道,宇轩没有了秀琴,是不是能更好的接受治疗,我究竟要怎样做,才能让他们不受伤害。”雅思自言自语着。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俩离婚和你有什么关系?”海洋莫名其妙地望着雅思。
  “那一天,宇轩来找我了,他说要我陪他演出戏,他要我在他的白色衬衣领口,印上了个红红的唇印。然后还请我去吃了晚饭。”雅思慢慢说着。
  原来,宇轩前几天因为头疼得严重,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他,他得了脑癌,已经扩散了,当宇轩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怕他的病情会逐渐恶化,他更怕拖累秀琴母子,于是才想到这么一出。他想先和秀琴离婚后,自己就去外地,他不愿因自己的病情,而影响秀琴母子,自己宁愿躲避起来,再慢慢治疗自己的病。
  “这怎么可以,这对秀琴是不公平的,做为夫妻,她有权力知道他的病情,并为他分忧。宇轩这一步走错了,如果他是秀琴,他会希望自己这样做吗?”海洋着急起来,“走!快走!”海洋拉着雅思的手,快步跑着。
  “去哪里?”雅思不解地问道。
  “笨丫头,去找秀琴,把一切说清楚,你不希望看着她们离婚吧?那样你以后的日子就永远不得安宁了。”海洋边跑边说。
  “哦!我知道了,可我答应了宇轩,不能说出来的。”雅思噘起了嘴巴。
  “听我的!不会错的!”海洋回道。
  
  (三)等你回家
  宇轩在门口等着,就几天时间,他憔悴了不少,脸上的胡子也懒得刮了,但他离婚的信念没有改变。他默默地等在门口,看着一对对进出的人儿,有结婚后的欣喜,也有离婚后的苦涩。
  “宇轩!我们结婚了,我是你的新娘子了,以后我会默默地守着我们的家,等你回家。”眼前出现了秀琴当初的模样,那天真的表情把自己逗乐了。
  “乖!你只要做好你的范太太,乖乖地守在家里,养家的事就交给我了。”宇轩回想着自己当初的回答,表情迷茫起来。多想陪伴着她到永远永远,可自己偏偏就得了癌症,真是造化弄人。
  手机震动起来,短信的声音响起来,宇轩打开手机,短信是秀琴发来的。“老公!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贵,更不管你是健康还是患病,我依然等你回家。”
  宇轩的眼眶湿润起来。多日来的压抑,似乎需要完全的爆发,他此时才真正明白,“夫妻不光是可以共富贵,共平等,而是更可以在困难面前相互依抚,共同前行。”他好想把她拥入怀中,诉说出自己的忧虑和担忧。
  气喘吁吁的宇轩打开门时,秀琴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听到宇轩回家的声音时,她迎了出来。“傻瓜,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别忘了我在等你回家。”她微微笑着,仿佛依然当初的模样。
  宇轩紧绷的心放松下来,他紧紧拥她入怀,原来只要有爱的存在,病魔并不可怕,他完全陶醉在这温馨的拥抱之中。
  医院的手术室门口,秀琴紧紧握着宇轩的手,旁边的海洋和雅思对宇轩说着“加油,我们等你回来!”秀琴轻轻地说道:“别忘了,我等你回家。”

美高美 1

目录:不长不短,刚好刻骨铭心

上一章:琉璃,再见

文/陈康慧

夏琉璃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熬过这难过的一夜,看着空荡荡的小房间,她觉得心里变得空落落的,好像突然之间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夜,那么的寂静,只有风的声音还在陪着夏琉璃。

柔柔早就躺在旁边睡得香甜,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还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

“这孩子,肯定做了美梦了。”夏琉璃原本烦恼的心又因为看到孩子的笑容而变得舒心了一点。她斜着身子,轻轻地把孩子的手放进了被子。

李子轩到现在还没有回家,也没有打一个电话。辰宇也走了,去了非常遥远的地方。

她担心着李子轩,也挂念着辰宇。

但更多的还是为李子轩的事情烦心,他丢了工作,她自然明白是辰宇的妈妈搞得鬼。但是她又不能说,她不想子轩因为她和辰宇的事情而节外生枝了。

五年的婚姻,她早已习惯了李子轩,如果说爱情过后就是亲情,那她对李子轩更多的是一种无法割舍掉的亲情吧。

夏琉璃睁着眼睛一直盯着手机,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睡着了漏掉了李子轩的电话,她觉得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在家的。

就这样,一直熬到凌晨三四点,夏琉璃的眼睛也生涩的发疼,还涨涨的,特别难受。她实在忍不住疲惫,便靠着床头和着衣服睡着了。

早上六点钟,夏琉璃就醒了,她抬起头看看床边,并没有李子轩的身影,只有自己和熟睡的孩子。

李子轩真的一夜未归啊!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自己,手机没有关机,别说电话,连个短信都没有。

直到中午,李子轩才摇摇晃晃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一屁股歪在客厅的沙发上。

“子轩,你昨晚去哪了?”夏琉璃蹲下身子,摸着李子轩的额头,怕他受了风寒感冒。

李子轩半眯着眼睛反问道:“你前天周末说出去有事,你是不是去辰宇家里了?你说!”

夏琉璃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怎么会知道的?是夕瑶告诉他的吗?

她没有回答李子轩的问题,转过身走进洗浴间接了一盆热水,拿了毛巾准备给他擦脸。刚抬起手,却被李子轩一把打掉了毛巾。

他翻身坐了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着夏琉璃怒吼着:“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跟他藕断丝连?你说,你是不是还爱着他?”

夏琉璃等了他一夜,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他一连串的质问,她的心都碎了。

看着李子轩这张狰狞恐怖的脸,她突然觉得他是那样的陌生,好像自己从没了解过这个男人一样。

她还是忍着难受,拉着他的手解释道:“子轩,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我跟辰宇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们现在就是朋友而已。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分手了,我跟你说过的,你也知道啊。”

李子轩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冷冷的说道:“夕瑶都告诉我了,你去了他家里,他妈妈还说你想嫁给辰宇。”

夏琉璃就知道一定是夕瑶对他说了什么,她连忙着急的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是他妈妈误会我了。子轩,你相信我,我不是这种人。夕瑶的话,你也信吗?她之前一直伤害我,破坏我们的感情。她一定是想再次挑拨我们的关系,你别那么傻好不好?”

“哼!我又不是白痴。”李子轩冷笑一声,又说道:“如果你们不是余情未了,为什么还要三番四次的偷偷见面?既然你对他没有感情,又为何总是跟他有瓜葛,还跑他公司上班?这些事情,我一直都在忍耐着,你知不知道?”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人间百态】等你回家(小说.征文)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