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29 1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专栏作家】薰衣草香

  那是一个盛夏,紫玫公干去了一次法国。公事之余法国朋友建议她去普罗旺斯看看,紫玫笑着问对方要个理由。
  法国朋友给了紫玫一个法国式的浪漫回答:“因为只有我们的普罗旺斯,最能够满足你这样的女人。”
  紫玫有些不解,不过想想去一次普罗旺斯也无妨。至少那里是旅游胜地,欣赏一下地中海风光,也是很难得的机会。于是,她独自一人去了普罗旺斯。
  今年45岁的紫玫是个单身女人,离过一次婚,没有孩子,是一家成衣公司的董事长。算得上钻石女性王老五,周围永远不乏追求者,却又很难入得她高傲的眼睛。
  本来,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已经错过了最美的档期。女人嘛,除去那些花季年龄的女孩子,风华正茂的档期,也应该在25岁至35岁之间吧?过了40岁的女人,总会叫人有那么一种过气的感觉。
  紫玫却是不同的。她的确已经过了45岁生日,可是即便她不化妆,就是平平常常的素容,谁看也不会超过35岁。稍加修饰,虚瞒20岁不在话下。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她具有那些25-35岁档期女子,很难具有的华贵而成熟的美,恬静、娴淑、优雅,甚至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在她那对常常在沉思的眼神,时不时还有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忧郁。若是用紫玫自己的话来说,是把一切都看淡了,人也就平和了,女人自然而然的那种恬静、娴淑、优雅,反而比起刻意雕饰更具有魅力。好比各种各样女人喜欢的香水,用浓了俗,用艳了妖,只有那种似有似无、香而不俗的,才会叫人闻上去回味无穷。仿佛人们对往事的回忆,不能太过沉湎,不能太过在意,却也不能完全丢弃。
  普罗旺斯位置在法兰西的南部,北面是著名的阿尔卑斯山脉,南面就是地中海。一个典型依山傍海的小城。复杂的地形带来风云多变的天气,自然也就有了多姿多彩的景色与产物。这里盛产葡萄,红葡萄酒闻名遐迩。无怪有人说,红葡萄酒就是这个小城的血液。
  紫玫一到这里,已经被这里的景致深深吸引了。雄伟的阿尔卑斯山隆起于1000万年前的地中海,山体沿着海岸线向北延伸。石灰岩的山体,山峰常年积雪,皑皑白雪仿佛成为阿尔卑斯神奇的帽子。中部开始向下是茂密的森林,到了山脚,又连接着微微朝海岸倾斜的平原,在下去便是湛蓝的地中海海面了。这种山水相连、浑然一体的地形真是很罕见。还有颜色,山顶部分的白雪,山体苍翠的深绿,平原上的浅绿,以及一大片一大片的蓝紫色,直到海面的蔚蓝。
  那大片大片的蓝紫色,仿佛一下子渗透到了紫玫心里。紫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她的所有衣裙和服饰都离不开紫色,尤其是淡紫色,更是她的最爱。她不由自主朝着那大片的蓝紫色走过去……
  那是薰衣草,一种蓝紫色的草花,散发一种极为淡雅的香气。那种像并不似玫瑰那般的浓烈,而是似有似无,浅浅淡淡的的感觉。简直就仿佛有些生活里的回忆,似乎忘记了,却剩下一点点的模糊留在心里。
  穿着紫裙的紫玫,蹲在薰衣草里,嗅着周围那股雅到极致的淡香,醉了。
  “咔嚓、咔嚓。”
  侧前方突然的相机快门声,惊动了沉湎在薰衣草香里的紫玫。
  她仰起头,看见离开自己两米之外,一架相机的镜头正对准自己。就在她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又是“咔嚓”的一声。接着相机后面站起一个男人,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中国人。带着一脸阳光的笑意,对着紫玫扬了一下手上的相机。
  “太棒了!你的眼神太美了。”他在由衷赞叹。
  紫玫似乎不不太在意他的“偷拍”。她知道自己的美丽,会常常成为那些摄影者免费的模特儿。紫玫也知道他的第一句赞美,是针对自己那张“偷拍”的效果,而第二句才是针对自己。对这种赞美,她早就麻木,不过公平而已,这眼前的男人挺受看。个头、长相、气质都不错,起码不会叫人感觉腻歪。
  紫玫站起身,微微一笑,说:“这样拍一个女人不合适吧?”
  “对不起。”
  他并没有夸张地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只是很洒脱地说:“对于一个爱好摄影的人而言,捕捉瞬间的美丽,让它们永远保留,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
  “你的赞美词果然与众不同,那就谢谢啦。”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邬春江,一个自由摄影师。”
  “你好。紫玫,紫衣公司董事长。怪不得挂着两个相机,背着一个这么鼓的摄影包,还扛着架子,那样子好狼狈。”紫玫嘲笑般数落着。
  其实,邬春江的样子一点不狼狈,倒是挺专业的。
  邬春江打量了紫玫一眼,说:“的确是你的样子更加符合这里浪漫的情调。怎么样?美女,愿意充当一下鄙人的临时模特儿吗?这里的景色太美了,要是画面再有个美人,那才是真正的完美。”
  紫玫歪着头,稍稍想了想,反正自己一个人来的,有个伴也无妨,何况还是个摄影师?挺好。
  “好吧,那就同行。不过有句丑话说在前面。”
  邬春江眼珠一转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不得拿去商用。”
  紫玫笑了。邬春江眼疾手快,抬起镜头“咔嚓”,拍下来。
  紫玫靠过去,说:“我看看。”
  邬春江打开相机上的画面:一个恬静的女子,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戴着一顶淡紫色的草帽,上面有一朵深紫色的绢花。穿着一条白底子薰衣草花的曳地长裙,站在一片蓝紫色薰衣草花丛中,背后是连着蓝色地中海的阿尔卑斯山。
  邬春江显然是用的一台中画幅相机,画幅格外宽大,简直就像一幅浪漫的水彩画一般,美人与美景浑然一体。画面上的紫玫神态自然放松,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脸上的笑甜美而不张扬,就像周围弥散的薰衣草香,清清淡淡若有似无,让你享受一种大自然清新的感觉。
  紫玫似乎对这张照片也很满意,笑着说:“你的技术不错,看起来相机也很专业。我虽然不太专业,也不是完全不懂。这幅照片画幅一定超过了全幅,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邬春江大吃一惊,不由得对紫玫竖起大拇指,说:“看不出来啊。董事长居然还是摄影行家里手?真不简单。”
  “你忘记我刚才自我介绍过,我是搞服装的,服装设计肯定需要一定的绘画和摄影技能。”紫玫解释着。“不过,我只能算是知道怎么拍照而已,和你这种搞摄影专业的,不能相提并论。”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信步在普罗旺斯地中海岸边,脚下是青草与薰衣草相间的大平原。
  三天过去了,这三天紫玫差不多一直和邬春江在一起。她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相处特别轻松。
  邬春江性格开朗、思想活跃,表现得不卑不亢十分得体。他既没有像那些轻浮的男人,看见身边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就显得格外的兴奋,甚至露出垂涎三尺的那种贪婪;又不是像个不懂风情的木瓜,整天傻头傻脑,或者像个读多了四书五经的老夫子,面对一个美丽的女人视若无睹。他很善解人意,很会懂得体贴照顾同行的女人,一举一动,即显得亲切自然,又不失风度恰到好处。过沟过坎,他会自然而然伸出手扶一下,拉一把,却可以把握好尺度,不会让紫玫感觉丝毫不快与难堪。坐下休息,他会先拉出椅子,扶一下,让紫玫先坐。叫车的时候,他总是拉开车门,扶着上面先护着紫玫头部。
  所有细微的动作,就像涓涓溪水,一点一点渗进了紫玫的心里。
  紫玫要走了,她的行期满了。她毕竟不是出来度假,而是工作。她今天打算离开普罗旺斯返回巴黎,那边还有些未了之事,然后从巴黎回国。
  离开酒店之前,邬春江赶来了。
  两个人站在门口话别。
  “怎么,已经准备走了。”
  “对,先回巴黎,明天从巴黎回国。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还要留几天。我答应了杂志社,搞几幅韦尔东峡谷的照片。”
  “是不是因为陪我,耽误你工作了?”紫玫笑着问。
  “没有。我原本就是计划先拍地中海海岸风景的,是你增加了我更多美感。可惜有你的几幅不能给杂志社啊,否则那是我这次最成功的作品。”邬春江也笑着回答。
  紫玫竖起一个食指,警告他:“不准商用,咱们说好的。记得回去后,把我的照片给我。”
  “寄给你吗?那需要地址。”邬春江伸出手。
  紫玫笑着摇摇头,说:“不行。回去我约你吧。”
  邬春江点点头,说:“也好。我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结束在欧洲的拍摄,先回国交差,然后再去南美洲。”
  “你每年都这样在外面跑,家怎么办?你老婆愿意吗?”
  紫玫还是问了一个,在自己看来很三八,甚至有点暧昧的问题。
  邬春江却毫不经意地回答:“干我这行的不能成家。哪个女人受得了自己丈夫,一年八九个月在全世界跑?呵呵,我今年40,谈过12次恋爱都失败了。永远是浪漫的开始,美好的过程,现实的结局。”
  “呵呵,你真幽默。不聊了,我赶时间,咱们回国再约。我祝你有第十三次好运来临。”紫玫伸出手和他轻轻一握。
  等紫玫放开手的时候,邬春江突然说:“怎么,咱们可是在法国,不应该再浪漫一点?”
  他张开了怀抱,紫玫微微一怔,笑着迎上去。
  邬春江把紫玫拥进自己宽阔的怀抱,在紫玫耳边低声说:“我觉得第十三次已经开始了。”
  刹那间,紫玫感觉自己有些晕眩,脸突然红了。
  酒店门口的花坛上蓝紫色的薰衣草,散发的那种叫人回味无穷的淡香之气,把一切都笼罩在一种法兰西式的浪漫里。

选择《艾格蓝宝》,给您一个专属的普罗旺斯婚礼蜜月aiguemarine-paris.com/lu/pu-luo-wang-si-lian-lian-hun-sha-mi-yue-xing

图片 1

石铺的小路曲折幽静,一些僻静处的小巷,伸直手臂,便可触到两边的砖墙。古典优雅的街头建筑,处处哥特式风味,墙上爬藤在秋天转为红色,风中招展着。街边小店透出薰衣草的清香,特产的佳酿玫瑰红葡萄酒,足可配得上夜光杯。市场上各种新鲜奶酪的味道或让人食指大动,或不禁要掩鼻皱眉避之则吉。人们在此饮酒、看书、或是发呆,人骑马缓步经过,典型的法国南部悠闲的生活。

图片 2

法国诗人罗曼罗兰曾说:“法国人之所以浪漫,是因为它有普罗旺斯。”普罗旺斯的天空蓝得通透明澈,空气像新鲜的冰镇柠檬水,沁入肺里。薰衣草在风中摇曳,微辛辣香味混杂青草芬芳,交织成法国南部最特有的气息。蜜月旅行,选择普罗旺斯,必定会带给你一段奇妙的紫色浪漫之旅。

传说,美丽牧羊女邂逅了英俊少年,坠入爱河,天天约会,少年突然提出带她远走高飞。牧羊女回到家把这事告诉了父母,父母心生疑问,于是交给她一束紫色的薰衣草。她把薰衣草抛在少年身上,薰衣草立刻化为紫色的烟雾,少年现出魔鬼原形逃走。由此,薰衣草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具有魔力的一种神圣药草。

图片 3

满山遍野迎风摇曳的薰衣草,如海洋般波浪起伏,映衬着乡村风景和灿烂阳光,交织出紫色的梦境。这是普罗旺斯的特色,只有这里简朴而缓慢的生活着,才能体会这番境界吧。连绵不断的薰衣草和橄榄树,翠绿的山坡和肥沃的山谷,宁静典雅的小城,亲和善良的人们,悠闲而惬意的乡村风情,炫目的色彩和耀眼的阳光……这就是紫色的普罗旺斯,这上帝的家国!

整个普罗旺斯地区因极富变化而拥有不同寻常的魅力寂寞的峡谷,苍凉的古堡,蜿蜒的山脉全都在这片法国的大地上演绎万种风情。喜欢浪漫的新娘们一定不要错过这样的蜜月之行,让普罗旺斯的一切,来见证你们的爱情。

普罗旺斯之旅——薰衣草园

薰衣草彷佛是一篇专为罗普旺斯而谱的赞美诗篇,细细诉说着普罗旺斯地区无穷无尽的美丽色彩与芳香。在普罗旺斯,无论是田野或山丘都孕育着一整片迷人的薰衣草,它们与来到这儿的每个人分享着一切美丽与芬芳,分享这充满着浪漫与迷情的一片紫色花海,从春天到秋天,《艾格蓝宝》邀您一同和罗普旺斯踏上这超过一世纪之久的的薰衣草之路。

图片 4

普罗旺斯之旅——海滩

环着地中海的普罗旺斯海岸,称为里维耶拉Riviera,1887年诗人以‘蔚蓝海岸’之名赞美它。从18世纪开始,就是皇亲贵族、富贾名流最时髦的渡假圣地,当北方被厚重的冰雪覆盖时,他们就仿佛候鸟般南飞,聚集在海滩边享受温暖的阳光、空气与奢靡、浮华的生活,在普罗旺斯,这种型态与名气一直延续到今日。其实,蔚蓝海岸的海滩并非天生丽质,从安提布Antibes为界,以西是沙岸,以东是砂砾,所以需要进口砂土铺填,但在普罗旺斯饭店业者刻意经营之下,海滩都非常干净。

图片 5

普罗旺斯之旅——建筑

南普罗旺斯的古老小城阿尔Arles,以热烈明亮的地中海阳光和时尚的艺术风格闻名。看过《梵高传》的人大概都会记得杰出的画家曾在这里创作、生活过。这里的街道、房屋、酒吧,到处充满了普罗旺斯浓厚的艺术气息。古罗马的建筑(阿尔人是古罗马人的后裔)、艺术家的作品、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的人,在这里和谐相处,宁静美好。普罗旺斯在每年7月,还会举办一个很时髦的国际摄影节,在石头古巷和小广场上,展览当今缔造潮流的大摄影师和风流人物的优秀作品。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专栏作家】薰衣草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