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22 03: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解放军2个连比赛攻击速度,攻占2个高地歼灭越军221人

  一
  某部尖刀连连长徐保明,接到上级前指首长命令:某营三连,在前往越南八号公路进入红河左岸地区,设伏阻击其它越军残部骚扰我军主力,继续南下纵深攻进的路途中被越方包了饺子。令徐保明立即带领他的尖刀连,赶往八号公路305高地增援某营三连。
  前指增援的战略部署方案是:徐保明的尖刀连,从右翼向越军的后路包抄,吸引并歼灭越军,占领305高地,使某营三连尽快突围成功。为了不步三连被伏击的后尘,徐保明命令尖刀连一排排长陆勇,首先带领一排立即出发,然后二排、三排,分别相隔十分钟后再继续出发挺进。
  夜已进入午夜零时,蜿蜒的盘山公路,难得的是进入越南领域三天来的唯一一个比较安静的夜晚。道路两侧,浓密的热带丛林,崇山峻岭,在战争的阴影下多少有些苍凉。徐保明和陆勇,带领摩拳擦掌的战士们乘坐第一拨三辆解放牌遮蔽着伪装网篷的汽车,携带各种武器弹药,没有开车灯急速地行进着。只从1979年2月17日我国教训忘恩负义,妄想称霸整个东南亚地区的越南以来,徐保明的尖刀连,三天来连续作战,几乎没怎么合眼。这几天他们在黄连山省的老街、坝洒一带,分别打了好几场漂亮仗,曾得到军区首长及前指参战指挥员的充分表扬,战功卓著。徐保明,这位二十岁的年轻军人,军校刚刚毕业一年就破格提拔为正连职带兵实战,在我军中也堪称楷模。他精明强干,胆大心细,各种战法运用自如,使越军闻风丧胆。
  天黑路险,连长徐保明和一排长陆勇乘坐的第一辆军车,在行驶到一处山脚下的拐坡路时,偶然发现地面上有很多凌乱的大小石块。路面坑坑洼洼,刚才为赶路车速又快,这打头的车辆险些摔到山下。第一辆汽车底盘被一块毛石头卡坏,汽车损毁无法动弹。徐保明命令战士们下车,将坏掉的汽车上的60迫击炮、40火箭筒、机枪等武器,转移到其它车辆,然后将坏掉的汽车推到山下。一排长陆勇同时率领战士们为后续部队扫清路面障碍。这是一段在一次战斗中被双方炮火摧毁的路段,人和车都必须要摸索着前进。
  道路坎坷不平,汽车左摇右摆,以避免车毁人亡的事故发生,连长徐保明令陆勇指示战士们,火速徒步急行,车辆跟随的命令。
  连长徐保明根据坐标,知道距305高地已经不远,已经可以隐约听到那里的枪炮声。一片片火光从远处305高地时隐时现,随之是一阵阵闷雷似的炸响。他赶忙喊道:“一排长,携带好武器,注意观察前方和两侧敌情,加速前进。”
  “是,战友们,营救兄弟三连,跑步向前。”一排长下完命令,又转过脸来,朝连长徐保明诙谐地说道:“连长,放心吧,子弹见了我们尖刀连都是长着眼睛的,不会把我们怎么的。就像刚才行车的时候,那卡在我们车底盘的大石头一样,关键的时候准能救我们一命。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人不该死会有救星,要是没有那块大石头卡住我们的汽车,我们恐怕早已翻下悬崖,去和阎王爷握手了。”
  “呵,一排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这等玩笑,要是子弹也能长眼睛的话,我们随便打它几枪,让它自己去寻找305高地越军的目标就是了,我们还何苦费这大的劲,数十里跋涉呢?”
  “嘿嘿!”一排长陆勇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猫腰快步冲向到队伍前头,淹没在夜色里。
  经过一阵紧张地急行军,305高地就在眼前,可山脚下一条湍急的河水却挡住了去路。河水给队伍进入战斗带来不少麻烦,连长徐保明,不得不一面令陆勇率领一排作为突击排的队伍赶紧渡河,摸上305高地。一面指令火炮班支起火炮,做好随时战斗准备。陆勇的一排渡过寒凉的河水,迅速朝305高地的制高点急奔。二排、三排的队伍,这时也相继抵达这河水的岸边。
  
  二
  一排长陆勇命令,一班二班从左右两侧,快速摸向305高地越军要害,自己带领三班从中路直插305越军中部位子。并叮嘱大家,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许先开枪,要给305高地上面的越军,从背后打他个措手不及。
  哒哒哒,哒哒哒,突然一梭子冲锋枪的子弹,朝陆勇带领的三班的方向射来,无情的子弹擦破了陆勇的臂膀,衣服被打烂,身旁的两个战士应声到地,没了动静。陆勇急忙滚向身边的一个凸起的巨石后面,随即而来的是两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原来狡猾的越军,在伏击包抄我八号公路行进的某部三连的同时,也时刻警惕着我军部队随时会抄后路增援袭击的可能。他们在半山腰间,安排了几处观察哨。当我军陆勇的突击排刚爬上来,就全部暴露在他们的眼下。
  观察哨点上的几个越军,利用有利地形,边朝我军陆勇的突击排射击,边往305高地上后撤。突击排三班班长顺着越军射击的亮光,用五六式冲锋枪狠狠地扫过去,只听一声惨叫,刚才朝我方射击的那位越军一头栽倒。随即其他左右两路的一班、二班,也在一排长陆勇的呐喊“快上”的声音中相继开火。一条条愤怒的火舌和厮杀声震天动地,枪声、手榴弹地爆炸声震撼着整个305高地越军的后身。大家边打边冲,各个战士英勇顽强,气势恢宏,心里都抱着一种为了祖国,要与越军决一死战的精神。
  305高地上的越军,发现我军从后面攻上来,马上调转枪口,集中火力向陆勇的突击排开火。机关枪、冲锋枪、手雷,顷刻间打红了一片。尤其越军那重机枪的火力密集得如雨点一般,使得陆勇的突击排前进受阻。一些战士倒下了,一些人急得咬牙切齿,却无法向前。经过常年战争的练就,越军对山岳丛林作战经验丰富,堪比我军,应是略胜一筹。此刻,只见越军火力越打越猛,我陆勇的突击排暂时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报告连长,前指首长紧急呼叫连长,有指示。”河岸边一处高草的围子里,通信员把步话机的话筒高高地,举向尖刀连连长徐保明。
  “嗯嗯,我是尖刀连连长徐保明,首长请讲。”徐保明拿起话筒,认真地听着上级首长的指令。
  步话机里传来,首长那洪钟一样斩钉截铁地声音。
  “徐保明,现在被伏击的三连,伤亡惨重,连长、副连长牺牲,已经无法组织反扑或突围。我命令你部,发扬我军革命的优良传统,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你们尖刀连务必在天亮之前拿下305高地,从此站稳脚跟,为天亮之后我军大部队南下向丛深挺进保驾护航。为牺牲的我军战友报仇。”
  “是,坚决完成任务,一定拿下305高地,人在阵地在,请首长放心。”徐保明声嘶力竭地喊着。
  “尖刀连的荣誉不是纸老虎,必须完成任务。否则,不要来见我。”指挥部首长说罢,放下了电话。
  连长徐保明眼见陆勇的突击排,被越军的火力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他果断地命令火炮班,支起所有的60迫击炮,马上向305高地山顶的越军发炮。山顶瞬间硝烟弥漫,爆炸声不断。经过十几分钟的打击,305高地的越军好像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徐保明立即命令所有人员全部渡河,向305高地发起更进一步地冲锋。他们刚一过河,就见徐保明刚才的指挥点和预备队战士们待命的蹲守点,就被越军的炮火掀了个底朝天。
  趁越军火力喘息的机会,连长徐保明指挥火器班的迫击炮、机关枪,在山脚下的有利位置实施掩护,吸引敌人火力。他带领二排、三排,配合陆勇的突击排迅速向305高地据点猛攻。
  军号声声,杀声震耳,二排、三排同样敢打敢平拼。他们不一会就与一排长陆勇的突击排的战士们汇合。大家一同向305越军的主阵地拼杀。
  忽然,305高地上的不同地点,接二连三地响起了轻重武器的打击声,尖刀连徐保明的攻击部队,重新受到了压制,抬不起头来。有些战士纷纷倒下,突击排长陆勇也负伤,手臂被击碎,但他咬牙用一只胳臂架枪参加战斗,献血染红了他的全身。连长徐保明让他退出战斗,他说什么也不肯。
  越军火力过猛,连长徐保明虽然组织了几次冲锋,都未能奏效。305高地依然控制在越军手中。这时,陆勇几次想携带爆破筒自己带头冲上去,与越军同归于尽,都被徐保明拦了下来。
  “一排长,现在305高地上地形复杂。可能明碉暗堡、屯兵洞,窜上连下。我们一打炮,他们就躲起来,我们一冲锋他们就跑出来对付我们。看来我们只凭勇敢,不怕牺牲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得有勇有谋,方可克敌制胜。”连长徐保明在一个掩体处对陆勇深思着说。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啊?反正我是豁出去了,天亮之前不拿下305高地,我宁愿死在这。”陆勇心急地说。
  “通信员,你马上通知各路进攻分队,停止进攻,后撤二百米隐蔽待命。违抗者,尊军区首长指示,格杀勿论。”徐保明下了死命令,尽管有些干部战士不理解,但战场上军令如山,大家还是不约而同地撤了下来。
  
  三
  尖刀连所有战斗人员,按照连长徐保明的命令,统一退至山脚下一条凹形的地沟里。大家摆好阵势,随时准备再出击。连长徐保明目睹305高地上,那射过来的一道道火光,一个个发射点,做好标记。然后命令步话机话务员呼叫上级前指指挥部首长。请求师炮团立即用远程火炮支援。并把305高地的坐标、方位及越军火力部署情况,我军伤亡情况,一五一十地做了汇报。
  几分钟后,只见305高地上前后左右,火光冲天,地动山摇,爆炸声此起彼伏。一股股飞起的烟雾、山石,裹着杂七杂八的武器,碎尸腾空而起,弥漫着整个天空。305高地,瞬间一片哀鸣。我军强大的炮火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倾泻炮弹一千余发。305高地成了一片火海,整个山体似乎都被削平了。
  炮火停息后,天已渐亮。305高地狼烟四起,余火未尽,到处弥漫着烧焦的泥土味儿、炮弹爆炸后的硫磺味。305高地,瞬时死一般沉静。连长徐保明,令一部分人打扫战场,一部分人清理越军残余。
  黄土、碎石堆积的战壕里,到处是越军残缺不全的尸体。大家惊奇地发现,那些死去的灰头土脸的越军,竟然清一色的女兵。女兵们普遍没穿军服,只有被打烂的背心、短裤,衣不蔽体,赤着脚横七竖八,血肉模糊,怀里还仍然握着AK自动武器。连长徐保明知道,今天自己遭遇的一定又是一支越军的寡妇连。
  越南常年的战争,给女人们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本应相夫教子的越南女人,失去家人、孩子、丈夫,不得不走出家门,参与本不该属于她们的战争。她们打仗机智勇敢,不怕牺牲的精神很令我方战斗人员佩服。整个越军中大约共有十万女兵,这些女兵给我军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损失。
  连长徐保明动情地下令手下,安排几个战士,给战死的越军女兵们厚葬。
  某部三连,在这次被越军寡妇连的伏击中伤亡惨重,百分之九十阵亡,剩下几个也几乎身受重伤。徐保明的尖刀连,也损失减员了三分之一。
  我军的伤亡人员,无论是某部三连,还是尖刀一连的,统一安放在了一起,等待着跟进的救护队处理。连长徐保明传令各排干部战士,清理完战场马上投入抢修防御工事,准备下一场的战斗。
  这时,一阵一连串的枪声响起,连长徐保明一看,那是在战壕的一个拐弯处传来的,他赶紧带领身边的战士赶过去。原来,那是一个已被我方炮火炸毁坍塌的一个坑道里,残留的几个越军负隅顽抗,在朝我方开火。突击排长陆勇挎着一只受伤的胳臂,正与几名战士躲在坑道两侧向破损的洞口扫射。越军在暗处,我方在明处,坑道里地形复杂,射击几次都没有效果。一名火器班的战士,倏地跑过来,端起火燃喷射器向洞口喷去。洞里顿时燃烧起熊熊大火,接着便是一阵哇啦哇啦的乱叫后,变得无声了。
  最后一股抵抗的越军寡妇连被我方解决了,正当大家为完全拿下305高地而庆贺的时候,洞口里忽然跌跌撞撞地走出一位周身烧成焦炭一样的寡妇连女兵。她没走几步,便跌倒在洞口,大口地喘着气。
  “来,把急救包给我,”连长徐保明,从一名战士手中接过急救包,奔向那位倒地的越军寡妇连女兵,想帮她包扎开裂流血的伤口。谁知,这时候那严重受伤的寡妇连女兵,竟然用她隐藏在身后的一把匕首,使尽最后一点力气,刺进连长徐保明的胸部。连长徐保明眼见倒卧在一片血泊中。突击排长陆勇发现情况不对,即刻举起他的一只胳臂,狠狠地扣动扳机,满满的一梭子弹,打得那越军寡妇连的女兵变成了筛子。
  “连长!连长!连长!”此刻,尖刀连的干部,战士们,一同涌过来呼叫他们的好连长,徐保明。一排长陆勇更是失声痛哭,捶胸顿足,痛苦得死去活来。
  连长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抖动着嘴角,有气无力地微笑着说:“请大家不要管我了,我不行了。从此,尖刀连就由一排长陆勇指挥吧。为了国家,我死而无憾了……”
  下雨了,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地哀鸣。尖刀连连长徐保明,为了我们的共和国,为了我们中华民族,不被人欺辱,与那些战死疆场的勇士们,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一年,他刚刚二十岁,他最后的一个微笑,始终定格在了他二十岁的年华。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发起后,解放军广州军区第55军奉命歼灭同登地区越军7个加强营共5000余人。其中该军163师承担主攻任务,沿同登以北正面展开,在炮兵、坦克火力支援下,兵分三路发起突击。各攻击分队斗志昂扬,都想抢先拿下敌人阵地,因而暗暗比赛起了攻击速度。

图片 1

163师步兵489团3连担任尖刀连,在炮火准备前就利用天黑浓雾掩护前进,秘密进至距离敌人前200余米的草丛灌木中隐蔽。战斗一打响,3连指战员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发起冲击。前方是越军一个加强连据守的386高地,同其东南无名高地一起形成整体防御,挡在了3连的冲击路线上。

3连在向前运动时,遭到386高地越军的机枪扫射,因地形不利伤亡较大。这时,连长组织部分战士向后抢运伤员。然而由于没能有效压制越军火力,连队在敌人扫射下运动,反而增大了伤亡。带领尖刀排的副连长当机立断,指挥部分人员以火力牵制敌人,排主力绕过敌人的火力点,从翼侧向高地主峰冲击。

展开剩余60%

这时指导员协助连长调整部署,重新组织火力,将预备队投入从正面向敌人突击。营长接到报告后,命令营炮兵开火支援3连战斗。这样,3连各分队互相配合,不畏牺牲,连续突击,经过50多分钟战斗攻占386高地及其东南无名高地,歼敌一个加强连122人。

图片 2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军2个连比赛攻击速度,攻占2个高地歼灭越军221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