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22 03: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飘逸的红围巾(小说)美高美

天空阴沉,寒风凛冽,一阵冷风刮得街道旁边梧桐树上已经枯黄的叶子纷纷落地,继而又被风催着朝街道旁边的药城墙根捲去。
  此刻,药城墙根的空地上,一个四十多岁男子,头戴一顶破毡帽,满脸污垢,浑身灰尘,正坐在一台爆玉米花机前,一只手摇着机子的把柄,一只手在不停地往炉火里添着柴火,火焰在吹风机的吹动下呼呼地燃烧着。旁边,一个背上捆着小孩的女人正在收拾着一个带着长长的大口袋的大框子。有不少人在围观着。
  这时,不远处一辆城管巡逻车驶来,车上的喇叭在不断呼叫着:不准占道经营,不准乱设摊点!违者重罚!
  背着小孩的女人一看到城管巡逻车驶来,便惊惶地道:“二狗,城管来了!咋办?”
  那个叫二狗的男人机警地道:“走!”说着便收拾着家伙。
  那女人匆忙将停在墙根的架子车推到二狗面前道:“二狗,你快点装!别叫人家逮住了!”
  二狗不耐烦地道:“我知道!真倒霉,还没开张就碰上了对头!”
  两个人非常麻利地收拾完家伙,拉着架子车离开了药城,茫然地走在靖华大道上。
  这当儿,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
  姚二狗顶风冒雪拉着架子车急急忙忙走着。王二妮背着孩子紧跟在后面。两人的身上已经落满了雪花。
  那辆城管巡逻车边吆喝边从他们身边驶了过去。
  王二妮道:“二狗,城管查哩真严,咱还是到乡下去吧!”
  姚二狗没好气地道:“乡下?乡下能有城里挣钱?!我不信城里这么大就找不到个崩玉谷花的地方!走,到对面巷子里去!”
  姚二狗也不没顾着朝前看路,急忙拉着车子欲横穿马路。突然,一辆轿车飞驰而来,姚二狗没来及躲闪,小轿车一脚急刹车停在了姚二狗的架子车旁。姚二狗吓得发愣。王二妮惊慌地赶过来道:“好悬啊!咋样?”
  姚二狗这才愣过神儿,凶凶地对司机道:“没长眼呀?硬往我身上撞!”
  就在这时,小轿车里下来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女子,乌黑的短发,白皙的脸庞,脖子上围着一条飘逸的红围巾,高挑的身材上披着一件深蓝色呢子大衣,她匆匆走到姚二狗跟前亲切地道:“这位大哥受惊了!对不起,你没事吧?”
  王二妮急忙接过话茬道:“没事没事!不怨你们,只愿我这人不看路!”
  姚二狗正要发作,司机小杨说:“这是县委卢书记。”
  姚二狗惊讶地道:“啊?卢书记?”低头不语了。
  小杨说:“卢书记,没事就快走吧,您还得赶路呢!”
  卢书记对小杨的催促并没有任何反应,先是打量着背上背着孩子的王二妮和满身污垢的姚二狗,然后又走到架子车前仔细地审视着车内的爆玉米花机。
  卢书记边看边寻思,这一家看样子不像城里人,这是从哪个村来的?看样子日子并不宽裕啊。
  卢书记想到这里便转身向那个男子问道:“你是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
  姚二狗道:“俺是山口镇无名沟村的,我叫姚二狗。”
  卢书记试探地问:“这大冷天的到城里爆米花,看样子日子够苦的,你们应该是贫困户吧?”
  姚二狗与王二妮几乎同时回答道:“不是,我们不是贫困户!”
  卢书记愕然而又关切地道:“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如果不是贫困户,怎么肯顶风冒雪,拖家带口到处奔波呢?不困难是绝对不会走这一步路的啊!”
  姚二狗道:“我们真的不是贫困户!”
  这时,卢书记的手机响了。卢书记拿起手机道:“是大姐啊。”
  姚二狗拉车欲走。
  卢书记捂住手机朝姚二狗道:“你们不能走!”
  姚二狗停住了。
  卢书记这才又拿起电话道:“大姐你说,刚才遇上点急事。”
  大姐的声音:“你走到哪了?怎么还在莘川县城?你都半年没回家了,今天是老妈的生日,亲人们都来了,老妈就在等着你呢!”
  卢书记道:“妈的生日我没忘,可我恐怕回不去了!”
  大姐的声音:“什么?你回不来了?什么事比妈的生日还重要?英子,咱妈都八十岁了,别忘了,咱妈还能过几个八十岁生日?”
  卢书记眼含泪花道:“姐,我的亲姐姐,这个我知道!我对不起咱妈,英子我不孝啊!姐,我又碰到比妈的生日还大的事了!姐,我真的回不去了,我挂了啊!”
  卢书记放下电话,定了定神道:“小杨,你立即通知扶贫办景主任,让他带一辆皮卡车到这里来!”
  小杨惊异地道:“那你不回家了?”
  卢书记不悦地道:“别啰嗦!”转而对姚二狗明令似地道:“你们今天哪儿也不要去,随我回无名沟去!与我一道弄清你到底是不是贫困户!”
  卢书记的话刚落地,姚二狗连连求告道:“好书记呀,我们不能回去!我们不是贫困户!我们穷死也不当贫困户!”
  卢书记惊异地道:“为什么?贫困户不是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国家有政策,只要符合标准,你就是贫困户。不符合标准的,想当也不能当!”
  王二妮欲张嘴说什么,姚二狗照她踢了一脚,便哑了口。
  卢书记朝姚二狗制止道:“唉,别欺负妇女啊!”
  姚二狗胆怯地伸了一下舌头。
  北风呼啸,雪还在下着。
  不一会儿,道路上已落满了积雪。
  扶贫办景主任带来的那辆皮卡车行驶在前,车内坐着景主任和姚二狗。后车厢内放着姚二狗的爆米花机等家什。
  卢书记的轿车紧随其后,车内王二妮坐在卢书记身旁。
  车辆过后,路面上留下了车轱辘的深深印记。
  坐在车内的姚二狗望着车外的大雪,忐忑不安起来。姚二狗心里想:这个卢书记管得怪宽哩。
  景主任问坐在旁边的姚二狗道:“卢书记问你为什么不愿当贫困户,你怎么不让你媳妇说?”
  姚二狗道:“说了我怕丢不起这个人!再说了,这个卢书记也管的真太宽了吧!我不当贫困户碍她什么事了?”
  景主任道:“姚二狗,你如果真是贫困户而又硬说不是贫困户,碍事大了!”
  姚二狗惊疑地道:“有这么严重吗?”
  景主任严肃地道:“不是贫困户假报贫困户不对,是贫困户不报贫困户也不对!这样都会妨碍着脱真贫、真脱贫的落实,特别严重的是,你的行为直接妨碍着卢书记对全县人民郑重承诺的落实!”
  姚二狗道:“什么郑重承诺?”
  景主任道:“姚二狗,你连卢书记的庄严承诺都不知道,看来村里的脱贫攻坚动员大会你就没参加!姚二狗,你听好了,我跟你补上这一课!卢书记的郑重承诺是,2019年要使全县所有贫困户全部脱贫,不落一户,不漏一人!你如果真的是贫困户,一旦漏掉会妨碍全县脱贫的!你想想,卢书记会放过你吗?她会一查到底的!姚二狗,这一回你,还有我,还有你们的支书赵石头,恐怕都摊上事儿了!”
  姚二狗沉默了。
  姚二狗不安起来:没想到还这么严重。怎么办?二妮该不会把我与赵石头的那事抖露出去吧……
  此刻,坐在轿车内的卢书记抱着小孩亲昵地道:“好漂亮的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王二妮道:“他叫北大。”
  卢书记惊叹地道;“什么?姚北大?好名字啊!”
  王二妮道:“好什么呀!全是俺那人好高骛远!给女儿取名叫清华,结果考了个北大!后来他索性给儿子起名叫北大,其实就是想要儿子将来能考上清华!”
  卢书记道:“这姚二狗挺有志气的嘛。如果小北大将来真的考上清华,学费全由我来拿,退一步考上个一般大学,学费我也拿!怎么样?”
  王二妮感动地道:“好亲人呀,这我可不敢高攀啊!”
  卢书记道:“好妹子,什么高攀不高攀,就这么定了!”
  王二妮突然哭了,而且哭得十分伤心。
  卢书记不解地道:“大妹子,你怎么哭起来了?”
  王二妮抹了把泪道:“卢书记,我今天真是遇到亲人了,我想对你说说我心里的憋屈!解一解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当贫困户这个疙瘩!”
  卢书记道:“好妹子,你能把我当亲人是我的荣耀啊!你有什么憋屈你就尽管说,我会替你出气的!”
  王二妮叹了口气道:“唉,小娃没娘,说起话长啊。我家二狗和支书赵石头,俺仨的年龄都一般大,上中学那时又在一个班,二狗和石头都喜欢我,弄得我左右为难,有一天我们三人在沟边割草,赵石头道:“二妮,咱们仨的事应该做个了断。你说,你到底喜欢谁?”
  当时弄得我很尴尬。
  赵石头催促道:“二妮,你不能脚踩两只船!”
  就在我两难的时候,姚二狗道:“石头,你就不要让二妮为难了,咱俩比赛上这棵柳树,谁上去,二妮就跟谁。怎么样?”
  赵石头毫不犹豫地道:“可以!”
  “结果……”王二妮还没说完,卢书记接过话茬道:“结果赵石头没爬上去,你家二狗爬了上去,后来你就嫁给了二狗,对吧?”
  王二妮道:“好亲人唻,你算说对了!结婚后我们本来与赵石头住在一个村里,可我那人怕我与赵石头见面容易,说话方便,他硬是搬出了无名沟村,在远离村子的沟脑盖了三间瓦房,成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独居户。一住就是二十多年。没孩子时,日子过得还算舒心。但自从大女儿上了北大后,加上我那八十岁的婆婆常年有病,到处都是花钱的门路,日子就越来越艰难了。”
  卢书记道:“那贫困户摸底登记,为什么没有你们?”
  王二妮道:“不行啊,我的卢书记!我那人就是不让登记啊!”
  卢书记道:“他是怕你跟赵石头来往吧?”
  王二妮道:“好亲人唻,又让你给说准了。”
  卢书记笑着道:“这个姚二狗,爱你爱得快发疯了不是!”
  王二妮道:“他爱我,我知道。但他不该朝石头发疯啊!”
  卢书记狐疑地道:“他是怎么发疯的?”
  王二妮道:“半年前的一天,赵石头亲自到我家来询问情况。我家是个独居户,当时二狗不在家,木制的大门紧闭着。
  村支书赵石头走到俺家大门前向内吆喝道:“二狗,在家吗?”
  我听见有人叫门,就抱着孩子出去开门,我一看是赵石头来了,惊异地道:“石头?怎么是你?”
  赵石头道:“我本来不想来,我不想见姚二狗那副黑脸。但又一想,脱贫攻坚是各级领导对党和人民的庄严承诺,我就硬着头皮来了。你们家在全村也是最困难的,你们不登记贫困户,我就日夜难安啊!”
  王二妮道:“石头,我知道你是为我们一家好,等二狗回来,你再给他好好说说。走,回屋里坐。”
  赵石头跟着我走进屋内。
  就在这时姚二狗背着个䦆头走进院子,仔细一听屋内有人在说话。
  其实我与赵石头说话挺平常的,我说:“石头,打从我搬到这里,你还是第一次来。”
  赵石头说:“是啊!”说着便向我抱着的孩子伸手道:“乖,来,让我抱抱!”
  在院子里的二狗再也无法忍耐了,误会赵石头要抱我,便将䦆头往地上一砸,声嘶力竭地吆喝道:“赵石头,你给我滚出来!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操好心!”
  赵石头跑出来道:“姚二狗,你嘴干净点儿!”
  我那人抡起䦆头朝赵石头边打边道:“我用䦆头闷死你!你抱,让你抱不成!”
  我上去挡住我那人道:“二狗,你误会了!”
  二狗却骂我道:“误会你大那蛋!”说着就又抡起了䦆头欲打。
  我抱住二狗腰,朝石头道:“石头,你快走吧!”
  石头这才仓惶跑出了院子。
  我那人望着石头的背影道:“往后你再来我家,我打断你的腿!”
  王二妮讲述到这里,委屈地道:“卢书记,你说我憋屈不憋屈?”
  卢书记道:“原来你们不登记贫困户这么曲折啊!你这个姚二狗挺封建,挺蛮横的!可我今天叫他回村,他怎么没敢耍横呢?”
  王二妮道:“你是县委书记,他当然怕你了。”
  外面的雪依然在下着,两辆车行驶在雪路上。不一会就到了无名沟村。
  无名沟村依山傍水,村街整洁,村舍一新。
  新建的村委会门前,景主任与赵石头等人早已守候在那里。
  卢书记的车在村委会门前停了下来。
  卢书记走出车来,走到村委会门口站住了,她向人群扫视了一遍,非常严厉地道:“姚二狗呢?”
  众人朝身后一看,姚二狗抱头蹲在地上。
  卢书记命令似地道:“姚二狗,你跟我站出来!你打赵石头的那个横劲儿哪里去了?”
  姚二狗这才站了出来,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卢书记非常严肃地朝着赵石头等人道:“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你们还以为我要进去参观你们的扶贫档案吗?你们错了!我不用看,一切全明白了!走,跟我一起到姚二狗家去!他让去我们去,不让去我们也要去!我今天要亲眼看看他姚二狗能有多横!走,赵支书前面带路!”说着径直而去。众人立即跟在了后面。
  雪还在下着,漫山遍野一片白茫茫的。
  一条崎岖的小路通往半山坡。小路的尽头隐约可见一处院落。
  小路上落满了积雪,卢书记一行人艰难地行走在山路上。
  卢书记滑倒了,人们上去扶起了她,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道:“没事,走!”
  就在这时姚二狗噗通跪在了卢书记的面前道:“卢书记,你别去了!我错了!我思想陈旧,心胸狭窄,我对不起石头,对不起二妮。我不顾脱贫大局,打肿脸装胖子,对不起卢书记你的良苦用心啊!我承认我是贫困户!我求你回去吧,这路太危险了,万一有个闪失,我可担待不起啊!”
  卢书记亲切地道:“二狗兄弟,请你快站起来!你承认你是贫困户还不算,我们一定要到你家看个究竟,看看你家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娘,看看你的住房,看看你的家当,共同制定脱贫规划,实现2019年脱贫不落一户、不漏一人的庄严承诺!山再高,路再险,雪再大,路再滑,为了落实我们的庄严承诺,我们绝不能退缩!好兄弟,我们一起走!”说罢继续带头前行着。人们也都纷纷紧跟着。
  雪还在下着,凛冽的寒风还在吹着,然而,每个人仿佛感到雪是暖暖的雪,风是暖暖的风,风雪中卢书记的那条飘逸的红围巾越发显得火红火红……

5天前,59岁余女士被小区另一位女业主的狗咬伤。昨天中午,余女士女儿小杨带记者来到事发现场,指着地上已经干涸变黑的血迹,回忆起当晚经历时,依然神色紧张。

美高美 1

小杨在事发地回忆当时的情况。摄影 刘抗

小杨爸爸妈妈上个月从四川来到杭州,妈妈陪爸爸来杭州看病,一家3口暂时租住在萧山朝阳银座公寓楼里,月租金2600元。

6月28日晚11点多,小杨睡觉前忽然想起,白天晾在顶楼的衣服还没收。公寓楼28层,楼顶一大片空地,天气好的时候,经常有人在楼顶晒衣服被子。

小杨说,当时她拿了一个塑料桶,和妈妈乘电梯来到顶楼。楼梯口有一扇门,一半虚掩,小杨先跨了出去。

4只狗扑了上来……

远处的楼层还亮着灯,顶楼黑乎乎的只能看清轮廓,我打着手机电筒,还没走出两步,汪汪汪……一阵狗叫,紧跟着几只狗就扑了过来,天哪,四只狗,一只金毛、一只泰迪、一只斗牛犬,还有一只没有看清……狗的主人在不远处站着。

我吓得腿软,“啊啊啊”大叫,我和妈妈挨着,她也叫。

狗一个比一个叫得厉害,围着我们,我本能地把手里的塑料桶扔过去砸。狗往后顿了一下,反过来就往上扑。我妈一把把我抓到她身后,往门里一推,一只矮矮胖胖的狗早已扑了过来,我只听到我妈“啊啊”地叫,腿踢着……

狗的主人在不远处站着,她只是叫喊着狗的名字,可她怎么没有一点行动呢?(小杨讲到这里情绪激动,连说两遍:“她怎么可以不牵狗绳呢?狗的性情她该明白的呀!”)

妈妈也退到门里,把门带起来,但关不严实,几只狗在门外,还在叫,还在刨着门。

妈妈让我先下楼去,她拉着门。我不肯,要走一起走,妈妈让我先去按电梯。我照着做,电梯到了,妈妈进到电梯里,这才发现她两只脚已经一片血污,血还在往外淌,电梯里糊得都是……

美高美 2

小杨妈妈被咬得鲜血淋漓。小杨供图

下到1楼,打了120,物业工作人员出去买了干毛巾包扎止血,狗的主人不一会儿也跟着下来了。小杨质问她:“为什么不牵好狗绳?”她也询问了:“阿姨伤得怎么样?”

后来知道,狗的主人姓李,湖北人,30岁,也是一个人租住在公寓楼里。

小杨说,当晚小李也陪着去了萧山第一人民医院,挂号缴费等程序都是小李办的,清创、止血、包扎、打针……一个流程下来,已经后半夜了。

“当晚我们打车回家,小李和我妈坐后排,一路没说话,看得出她也在发愣。”小杨说,“车到地下车库,我回家取我爸爸用的轮椅,小李留了她的电话和微信就回家了,我取了轮椅下来,发现妈妈脚上的血透过纱布往外渗。我又打电话叫上小李,又急忙回到医院。”

医生诊断书上写:被狗咬伤,右足动脉损伤严重……

“在医院病床上,我妈还把我拉到旁边仔细打量,说还好,你没事就好。”小杨说着红了眼眶,“这次突如其来地被狗咬,真的是雪上加霜,爸爸被病痛折磨得日渐消瘦,妈妈一直在照顾爸爸,这次她也躺下了。我妈在病床上还在为别人考虑,家里和医院我都要照顾,忙不过来,我原想和小李商量请个护工,我妈打断我说别了,人家小姑娘一个人也不容易,能省就省一些。”

赔偿的事没有谈妥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晓荷•四季的故事】飘逸的红围巾(小说)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