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14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春秋】就恋这把黄土(中篇小说)

美高美 1
  第一章弄巧成拙
  
  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好转,菊花台的村民晚上便可隐隐约约听到狼的嚎叫声。
  菊花台是白崖乡的一个自然村,依偎在逶迤的祁连山脚下,地势南高北低,三面环山,由南向北顺势开出一条街道,房屋分布在街道两旁,零零散散居住着二十余户人家,向北引出一条蛇形的坑坑洼洼的山路。房舍拙朴欠规整,有红顶白墙的砖瓦房,有青墙灰顶的平顶房,也有土墙土顶的土坯房,家与家有间隔,家家皆有院墙门楼,齐胸的院墙用黄土夯筑而成,瓷实坚固耐用,门楼皆用青砖修砌,底座狭窄单薄,顶座阔而厚实且前后微凸,形似帽檐可遮雨庇荫。村上人家家家养狗护院,户户养鸡食肉,稍有响动,狗叫鸡鸣,一家叫起,数家应和,经久不息。村子距离所管辖的白崖乡十五里,相距县城二十五里。一条凹凸曲折的砂砾路从村口延伸至村外,是打通外界的唯一通道。道路瘦窄,仅能容下一辆手扶拖拉机通行。路面时急时缓,忽直忽弯,行走其间晕晕乎乎,陌路人极易迷失方向。村外来人仅有两类,一是县乡公干人员,另是亲朋戚友。商贩历来不落脚印,即使吆喝声也属稀罕。县乡干部来村上开展工作,当日无法返回,大早赶来已是下午时节,须留宿工作次日返回,次日一大早动身,返回时已近下午时节。亲戚来走动看望,大都住个三日五日的,待喧够聊够家常,歇息好了身子方才返回,消停来,消停走,丝毫不着急。村上稀罕水浇地,也稀罕水渠,尽是高低错落的山旱地,耕种费时又费力,山旱地种植的农作物主要是小麦、青稞、油菜、豌豆、马铃薯,十年九旱靠天吃饭,播下希望的种子,收获失望的果实,庄家的收成素来无保障。生活来源一向单一,除却庄稼收成,唯独的依靠便是外出务工。农闲时节,村上闲散劳动力相约组团远赴新疆、青岛、北京、内蒙等地做工挣钱,年轻男女选择在食品公司、玩具厂、珠宝厂上班,劳动强度小,按月论绩效发放工资。会电工、电焊工、瓦工手艺的,较为吃香,较为稀罕,工资待遇高出常人。既没手艺又没专长的中年男女占大多数,全靠体力拿工资,辛苦熬煎,但都很珍惜,没人愿意放弃,自然收入也很划算。村上劳力紧缺的人家常遛进山区林地挖草药、狩猎、采菇、盗木,以此获取生活物资。近年来,国家对祁连山区林地资源日益重视起来,宣传巡查保护林区的力度越发加大,村民破坏林区生态环境的各种违规行为随即被遏制,山区林地得以休养生息。几年光景,山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林区植被日益好转,林木枝繁叶茂,草木葱绿,青苔墨绿,鸟兽出没。兔子、山鸡、青羊更是行踪无常。空闲守家的妇女灵机一动,索性摸索饲养羊只,念起养殖经。先喂养了几只,年底获得了回报,次年增加养殖数量,收益稳定而又丰厚。在几户养殖户的典型示范带动下,村上养殖的人家与日俱增,户均养殖数量也有起初的数十多只递增几十只,渐成规模。时兴养羊业,缘于羊的繁殖快,饲养方便,养殖周期短,销路畅通出手快,只愿出售,到乡上拨个电话,县乡饭店、饭馆工作人员及羊肉商贩即刻赶到家门口,抓羊人技术娴熟手脚麻利,眨眼的功夫,羊走钱收,丝毫不费劲,不烦人搭帮,收入很是可观。因羊肉市场需求大,发展空间广阔,前景十分看好,养羊业渐成菊花台村民增收发家的又一主渠道。菊花台有两个光棍,一个居住在村头,名叫浩宇,另一个居住在村尾,名叫俊喜。两人原本不是光棍,年轻时都很勤快吃苦,家境厚实,娶妻后,父母先后去世,在生活的压力和打击下,丧失生活进取的信心和创业的斗志,渐渐的,在各种刺激下,心理有些反常,时而清楚时而模糊,时而暴躁,时而亲和。家境慢慢的越来越困难,妻子含泪分离,孤零零的独自生活,再未续娶,落成单蹦,混成光棍,无力外出务工挣钱,专靠给街坊四邻帮工干活收取酬劳为生。农闲时节,家家户户没活做,浩宇和俊喜帮不成活便拿不到生活费,生活一时没有着落。无奈,只好厚着脸皮挨家挨户蹭饭吃,乡里乡亲的,邻居也不好推辞拒绝,见了面皆殷勤的招呼吃饭,没人嫌弃他。也有人家将穿旧的棉衣棉裤和不合身的旧衣服送给他们穿,都怕衣服单薄受风寒,浩宇和俊喜吃过饭,接过衣服连连谢意感恩,从不油嘴滑舌。每逢冬季下雪,浩宇和俊喜一大早便起身带上铁锨扫帚到街面扫雪,邻居待见。村里但凡过红白喜丧事,浩宇和俊喜皆全程参与,里里外外的忙活着,啥活缺人手就靠前做啥活,不挑肥拣瘦,不使懒耍滑,谁差使,皆服从,不讨价还价,大事小事办的利利索索做的顺顺当当,颇让人省心放心,村民愈发的喜欢他们。
  偶一日后晌,村民割草途径林区,耳闻隐隐约约的狼叫声,循声遥望,在树林深处的山坡上发现狼群的模糊身影,人多势众,大伙吼了几声,狼便逃遁远去,不见踪影。但村民还是很胆怯,一个个窘吓的瑟瑟发抖,手心冒汗,个个屏息极力抑制内心的恐慌,唯恐闹出响动再招来野狼。哆嗦着身子颤抖着双腿匆忙回家,一传十,十传百,一夜工夫,山上有狼的消息传遍全村。
  次日,到山区林割草拾柴的村民寥寥无几,胆小的闭门不出。养羊的妇人干脆反扣圈门,不再冒险出门去放羊。每至黄昏时分,山区林地的狼叫声就飘荡在村巷上空,令人不寒而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素来胆大的刘二队长对林区有狼的传言置若罔闻,执意孤身前往林区一探究竟。临近林区边缘,还未到达林地,倏忽几声狼叫声真切的从林区深处传来略过头顶,刘二傻傻的静立原地,呆若木鸡,浑身直打哆嗦,脑际嗡嗡作响不知所措。刘二趔趔趄趄的回到家,神情恍惚,茶饭不思,目光呆滞的瞅着黑乎乎的窗户看了一夜,屋里的灯亮了一夜。自此刘二再未反驳过村民相传山区林地有狼大的传言。
  次日第二天太阳一露脸,刘二就紧急召集全体村民开会,专题商议村民与狼群和谐共处的策略,安排群众牲畜安全防范事宜。与会群众踊跃发言,有的认为,狼群在林区频繁活动,说明近几年林区植被恢复,生态环境好转了,人有人的生活,狼有狼的生活,大可不必理会,互不干扰互不侵犯为上策。有的认为狼群出没林区,活动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来猖狂,势必会对村民或村上的羊群造成生命的威胁,理应趁早除去威胁后患,确保村民和财产的安全。经过反复讨论表决,绝大数村民提议对林区的狼群实施致命攻击,以绝后患。会议最后议定家家出一男壮丁,组成捕狼突击队,趁夜入山袭击狼群。定实目标细化任务后,数十个体个健壮的男子积极准备棍棒、绳索、套袋、铁夹,草草吃过晚饭待夜色落幕便麻利的跟随刘二出发了。突击队队员体壮身健,腿脚麻利,一支烟的功夫就爬到到了山上茂密的林区。队员分头跟随狼群活动过的痕迹和留下的粪便,很快确定了狼群日常出没活动的大体区域,稍做修整便迅速布绳、下套、下夹,挖暗穴,行动按部就班依次展开,大家精心实施,严密布控。布控就绪后,队员迅速隐蔽起来,屏住呼吸,静候狼的大驾光临。夜晚的林区,格外的黑,出奇的静,心跳骤然加剧,犹如战前急促密集的鼓点,令人亢奋,令人心潮澎湃。未待心跳平静,突然一声嘶哑的嚎叫,大家心领神会得知野狼已经中招。队员翻身跃起,打灯分头在布防捕狼设施的区域内认真搜寻,待找到确切位置,狼已挣脱简易铁夹的束缚逃生,铁夹周围一片斑斑血迹,估摸野狼伤势不轻,料定不会跑远。
  大家分头追寻受伤逃窜的野狼,夹伤后的野狼行动极为不便,逃进深山已不大可能,队员抄起家当顺着坡势急速冲出林区,在荒摊处发现野狼的血迹,便循着村子方向洒下的血痕追下山。野狼拖着被铁夹夹伤的腿已瘸步挪到山下的村头,追赶的人群越来越近,呼叫声越来越紧,野狼来不及逃跑,灵机一动,缩身躲在沿路一户人家街门边的草垛后。正寻摸着逃避,街门咯吱打开一条缝,走出一人到草垛跟撕麦草,此人名叫刘桂,为人忠厚老实,生性软弱胆怯。刘桂伸手正要撕草,听到草垛跟有动静,立马缩回了手,惊吓的浑身直打颤,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捕狼人的追叫声越来越近,野狼匆忙跪倒向南郭先生哀声求救,唔-唔-唔的哀叫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惹人心碎,刘桂心里顿时涌出阵阵揪心的疼痛,情急之下,匆忙将受伤的野狼塞进套袋,然后又塞了麦草作掩护,待追捕野狼的人走近询问,刘桂支吾着搪塞了事。
  追捕野狼的人群离去后,刘桂迅速将野狼背进屋里,见狼腿流血不止,刘桂顿生怜悯之情,蹑手蹑脚从家里找来止血药和纱布,颤抖的双手颤的愈加厉害,笨拙的将狼腿的伤口草草作了清洗,敷了药,裹了纱布。由于野狼伤势严重,暂且难以出行,刘桂不忍心驱逐,决定留宿在家,次日赶早送回山里。思谋良久,找不到适合狼的安身之地,无奈之下在羊圈墙根的空地上铺上一层麦草安顿狼歇息。夜里,刘桂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一边在为欺骗村民救野狼的糊涂事悔恨着,一边在为野狼能不能威胁自家羊群的生命担忧着,深夜起身到羊圈偷看过多次,羊群睡得安稳,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异常,受伤的野狼睡得深沉,连地儿也未曾移动过,还算老实乖巧,见没啥异常便踏实入睡了。皎洁的月亮泻下满地银光,夜里异常安静,狼蜷曲着身子静静窝着,夹伤的腿直打哆嗦,睡意顿消。用眼扫视一圈,发现身边作伴的竟是日思夜想的羊群,看着体肥膘壮的羊只,野狼直流口水,苦于伤势难圆口福,只好心灰意冷极不情愿的放弃美好梦想专心养伤。静静的,狼恍恍惚惚进入梦乡,感觉腿伤已愈合,疤痕消失,用力起身,双腿劲道有力。环顾无人,冲上前扑倒一只体格肥壮的羊,独自享用起来。贪婪的狼解了口馋,填饱了肚囊,正想叫来同伙一块享享福,犹豫间,栅栏圈门嘎吱响起,一声惊吓使狼走出了梦境。此刻,曙光微明,夜色还未退尽,刘桂轻手轻脚的再次用袋子装好狼,猫着腰背着野狼挪着小步顺着房后的侧道上了山,急匆匆把野狼放回林区,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若无其事的忙活起家务。
  野狼回到林区巢穴,忍疼静静养伤。尽管伤势依然严重,但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刘桂家后院羊圈的羊群,羊的身影时不时总在脑海翻腾,每次想起就兴奋一阵,激动一阵,嘴馋的不能自禁。数日后,狼的伤口慢慢愈合,身体得以恢复,勉强能够起身走动。又过了些时日,伤口完全痊愈,身体恢复了往日的体能。在一个月明如洗的夜晚,腿伤恢复好的野狼迫不及待的召集引领狼室宗亲直奔山下南郭先生家的后院,养圈的围墙不高,狼群跃墙而入,对圈里睡意朦胧的羊群进行大围剿,大歼灭。羊群尚未缓过神来,已被凶悍的野狼擒拿断颈毙命。野狼牙口利落,喝茶的功夫,数十只膘肥体丰的棉羊一扫而空。贪婪的野狼望着空荡荡的羊圈,意犹未尽的跃墙返回林区。月色下,狼羊厮杀过的痕迹和血迹格外真切,场景不堪直视,仿佛能听到羊群挣扎的惨叫声。
  次日清晨,刘桂去羊圈喂养,看到满墙的爪印和圈里的斑斑血迹,口里颤颤的只说了一句话,我上狼的当了。话后,瘫身倒地,软成一团,没了声息。
  太阳洒金时,刘桂的媳妇在院子喊着南郭先生的名字,颤颤的声音犹如袅袅的炊烟,飘在屋顶,回荡在村子的上空,经久不息。
  
  第二章疯狂报复
  
  事发后,刘桂恼羞成怒,气郁伤身卧床不起,精神萎靡,一蹶不振。见天在床上发呆自责,思谋着自己怎就干下了如此憋气、这般窝囊的一件事。农夫和蛇的寓言故事竟在自己身上得以重演,真是太丢人现眼,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日后有何脸面面对乡亲!刘桂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觉得自己窝囊,每日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嘟囔着,谩骂着,竟不和媳妇说一句话。
  数十只羊一夜功夫被狼群洗劫一空,对于家境不太殷实,经济尚不不宽裕的农家而言,损失不逊于要命。邻居几日寻不见刘桂的身影,全然知道他躲在家里生闷气,万般没料到竟是他搪塞大家隐瞒事实救下命的狼引来狼群洗劫了他家的羊。队长刘二深知他家损失不轻,精神压力不小,便招呼左邻右舍前来看望安慰。见蜷卧炕头的南郭先生脸色蜡黄、精神萎靡的状态后,村民全打心里替他难过、代他受过。邻居们怒火难奈,愤愤而不平静,愤慨狂骂出气,纷纷为他打抱不平,气急败坏者竟直嚷嚷着去山里杀狼解气。一直静默坐在炕沿的队长刘二,突然起身,从发白的蓝色中装上衣口袋摸出一百快钱,放在炕桌上,说弥补弥补损失,暂时救救急。嚷嚷的邻居顿时安静下来,个个紧绷着脸木讷的摸索自己的口袋,你三十,他五十,顷刻间凑出近三百元钱,极大安抚和慰藉了心灵遭受重创的南郭先生,也了却了大家的片片心意。
美高美,  不觉间,天色已晚,大伙正要转身离去,蜷卧炕头的刘桂突然坐起身嚎啕大哭起来。突如其来的哭,顿时把大伙怔住了。个个一脸惊奇,满眼茫然,不知所措。
  哭声愈来愈低,刘桂极力抑制着情绪,随即住了声。面对邻居莫名的神情,刘桂羞于启齿,脸颊耳根红一阵白一阵,嘴唇颤颤翕动,好久才愧疚的说:“叩谢大伙的关心,诚意我领,爱心捐款万不能收,更无颜面收。我委实对不住大家,我昧心欺骗了大家,我罪有应得。苍天有眼,我这是报应啊!刘队长,我干的事太滑稽太丢人了,实不相瞒,那天你们把受伤的野狼追下山来,是我隐瞒你们把野狼藏在羊圈,没想到我救了它的命,它反倒引来狼群吃了我家的羊。是我糊涂,我是个混球,我犯下的糊涂事不值你们关心和帮助。”听完刘桂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原委后,大家一脸茫然,都觉得不可思议,都觉得不可救药。性格暴躁的村民怒气冲天,火气涌起又压下,压下复又涌上心头,直想箭步上前将刘桂抓起撕成片块解气,但望着像泄了气的皮球的刘桂又顿生怜悯,怒火慢慢被再次压下。大家面面相觑,鸦雀无声,一片死寂。刘二队长见大家默不作声,又重复了先前说过的几句安慰话打了圆场,顺势张罗大伙径直走出街门。外面一片漆黑,明亮亮的街道像一河水亮晃晃的横在那里,除却稀疏的几声狗叫,一切犹如进入梦乡。

  太阳将西山烧的绯红绯红,红头子肩上搭着两只野兔,吹着口哨,轻松惬意的从山上走了下来。
  红头子是个人名,也是乳名,大名叫北郭先生,是东山难忘村的村民。种的几亩薄田,收入微薄,不很满意,村头边的东山里野生动物颇丰,他便常去狩猎,食了肉再卖皮,日子过得殷实滋润。因为不能用枪,只能使用棍棒、铁器和绳索狩猎。野生动物禁止捕猎,北郭先生只好偷着隔三差五进山去狩猎。每次都是战战兢兢、担惊受怕的,很是不容易。东山属浅山区,最常见的野生动物是兔子、黄羊、青羊、山鸡,鹿偶尔也见,只是很稀罕。北郭先生常猎杀的野生动物是兔子、青羊和山鸡,打了便带回家食肉,卖皮。碰上好机会,狩猎多吃不完,便高价兜售给镇上的酒店,收入蛮可观的。偶尔也有扑空的时候,但西郭先生从不泄气,从不灰心。他认为这就是自然规律,必须遵守,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赌气。所以,北郭先生常常是开心的,也是愉快的。没有人见过他阴过脸、板过脸。
  随着市场的需求,野生动物肉和皮的价格日益飙升,利润十分可观。北郭先生灵机一动,便也打上了狼的主意。在狩猎野兔、野羊、野鸡的同时,转捕野狼,一张狼皮可顶狩猎一月兔子野鸡的收入。有时候,北郭先生竟然不想狩猎兔子野鸡,一门心思捕猎野狼。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黄昏时分,西郭先生果然用下的绳扣套住了一只野狼,拉了绳索,将野狼掉在半空断了气,剥了皮,换得了丰厚的报酬,了却了早已谋划好的夙愿,让自己着实踏实了一回,高兴了一回,也得意了一回。
  休息数日后,养足了精神的北郭先生又走进了东山去狩猎。这回进山,他既不捕杀兔子野鸡,也不捕杀青羊黄羊,转捕野狼。想起捕到野狼后的滋味,西郭先生更是鼓了精神,起了劲道。顾不得其他,在野狼常常出没的地方迅速的补好了绳套、铁夹,隐蔽在山石后,静候野狼的光临惠顾。夜幕少降,天气擦黑时分,一声尖叫,打破了山的寂静,北郭先生翻身跃起,直奔下夹处,果然见一灰色野狼被紧紧夹在铁夹里,近看,狼的后腿已被夹折,鲜血直流不住,染红了铁夹子,染红了狼的灰色尾毛,铁夹下的草丛也滴满了血迹。受伤后的野狼喘着粗气,夹折的后腿连同尾部颤抖个不停,狼看上去很失望,很痛苦,满眼的落魄、沮丧和无奈。北郭先生欣喜万分,正要举起尖尖的铁器结束野狼的生命,野狼说话了,“先生,你就饶恕我一命吧!我还有孩子,饶了我,我会用我的生命报答你的。”北郭先生说,“绝不可以,因为你是我们人类的天敌,常常偷吃我们的牲畜,威胁我们的生命,我们是绝不会饶恕你的。”野狼苦苦哀求北郭先生,“现在我们的家园也好起来了,我们是不会再伤害你们的,待生下孩子,你就杀了我,就请相信我一回吧!”说着,野狼努力的翻了翻身体,尽量将肚子翻在上面,滚圆的肚子一起一伏的颤动着。为了肚里孩子的安全,野狼尽忘记了疼痛。北郭先生一下子被她的举动感动了,放下手里的铁器,将怀孕的野狼抱回了家。为使野狼顺利产子,西郭先生将怀孕的野狼安东在铺满麦草的羊圈里。怀孕的野狼紧闭双眼,一边静心养伤,一边耐心孕育着即将出生的孩子。羊群的嬉戏和玩耍,丝毫没有引起野狼的关注。数日后,野狼产下了狼子,野狼百般照顾着小狼子,很快,狼子会走动了。由于长期呆在一起,狼和羊群相处甚为密切,常常依偎在一起嬉戏打闹,狼丝毫没有威胁和侵犯羊的念头。待狼子大些后,大野狼说,“先生,现在你可以杀我了,但我有一个请求,杀我后,必须放我的狼子回山,因为我的狼子是无辜的。”听到这些倾诉,北郭先生再也没了杀大野狼的决心和勇气。久经权衡,放生了大野狼和小狼子。自从放生了野狼,村子临近再没有发现狼的身影和踪迹。北郭先生再也没有进山狩猎的兴致。望着林草丰茂的山区,满眼的葱葱绿野,北郭先生再没有进山狩过猎。
  此后,北郭先生改行种植了果园,园里果繁树茂,一片喜人景象。北郭先生也变得精神、活力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整天乐呵呵的,见人就夸自己果园的好,常说,自己的果园比山里的景色好。说时,眼睛是眯着一条缝的。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春秋】就恋这把黄土(中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