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14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国内外育儿观点大不同,细数德国婆婆的七宗“罪”


   出生于八十年代的钮芳芳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确切地说,应该是小女人了。因为,自打结婚之日算起,钮芳芳婚龄已经满打满算六年多了。
   撇开爱情的种种旖旎浪漫和曲折多歧,我们把笔触直接点击在钮芳芳的婚后生活里。可以说,作为曾经的家庭独生女的钮芳芳,婚后的生活是幸福安然的。
   小两口都是经历了知识熏染的大学毕业生,他们懂得生活的品味。婚后最初的两年里,除了上班,他们还有远方和诗,他们曾经去过新马泰,见证过漫漫的郁金香的花海,看过“天涯海角”的海誓山盟,并且还在西藏,见识了那些虔诚朝圣者的等身长头。
  钮芳芳夫妇俩除了做一对衣食神仙外,也是富有烟火味的。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健康而可口的家常饭菜,茶余饭后,一只手机遨游天下,淘宝,打游戏,上微信,看新闻,看球赛,看明星信息,做粉丝等等,真正是不亦乐乎。当然了,说到这美好生活的源头,离不开钮芳芳妈妈的辛苦劳作。
   婚后第三年,钮芳芳有了属于她和老公的爱情结晶,自从孩子出生,刚刚退休两个月的婆婆便兴高采烈、不远千里地赶来加入到了这个行列里来了,成了钮芳芳和老公家里的新生力量。
   婆婆和妈,两个年龄相当的老人就这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成了钮芳芳家里的生力军。这力量,说白了,就是做带薪保姆,其任务不外乎负责看护孩子,外加料理一切家务,包括铺床叠被,买菜、晒扫、拖地、烧饭等一应琐碎之事。
   人人都唱,有妈的孩子是个宝。这话,用在这时候已经跨过而立之年成了孩子妈的钮芳芳身上是一样恰当的。钮芳芳的一应生活琐事还是由妈妈全包,吃的喝的,妈妈会细心周到地准备。换季了,天热了凉了,起风了,下雪下雨了……不用说,一切都是妥妥的。甚至换下的短裤袜子啥的,做妈的也会默默无言地洗了。而孩子的吃喝拉撒睡则自有婆婆操心。
  说句心里话,直到这个时候,钮芳芳的人生还是一如既往得潇洒自如,她可以率性而为,她可以想怎么就怎么。当然了,这期间,起主要作用的,除了钮芳芳的个性特征外,与妈妈一直守护在身边是绝对分不开的。
   钮芳芳的进步也是有的。自从生下孩子后,她和老公就早早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此,他们规划了家庭远景,立下了买学区房的宏图大志。
   他们决定卖掉目下正住着的小二房,换一套新三居室电梯房。这样缺口虽然是大了点,但为了小宝贝的未来,也是必须的。好在,在这件事情上,钮芳芳的公公婆婆很开明,他们不但首肯了这套婚前房的出售,而且还一次性又奉献出了九十万。
   最终,在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老旧的小房子卖了,新房预定了,钮芳芳一家暂时租赁了未来小区旁边的一套房子。
美高美,   
   二
   抛开房子的事情,回头继续这鸡毛蒜皮的琐碎。
   说到这里先得交代一句题外话,那就是钮芳芳对婆婆的称呼。为了不至于混淆,自从婆婆来后,她便把婆婆称作了宝宝奶奶。有时直呼奶奶,或者,心血来潮了就别出心裁地来一句老公妈妈。这样称呼的好处有两个,其一、不失礼貌;其二、嘿嘿,心里话,婆婆不是妈。
   在这个租赁的小家里,生活还是如同一条船一样前行着。船内的吃喝拉撒睡,油盐酱醋茶,交响着,跳跃着,也快乐幸福着。
  在婆婆面前,钮芳芳自我感觉,她还算有分寸,因为她深知婆婆不会,也绝对不可能对她言听计从。换句话说,婆婆的心里是不会把她这个儿媳妇,当成亲生女儿来疼爱的。对婆婆,她一开始选择了敬而远之的态度,不过时间长了,钮芳芳感觉无论是敬还是远,都难以做到完美。简单点说吧,比如孩子的视觉训练、吃饭、穿衣、洗澡等,钮芳芳就不能认同婆婆的做法。钮芳芳讲究的是科学,而婆婆对那科学压根就不当回事。婆婆替孩子吃饭穿衣,讲究的是吃饱穿暖,穿整齐、穿干净就行,为此,钮芳芳曾经和婆婆语重心长地说过几次。
   她说,我的宝宝奶奶哎,我已经说过多次了呀,小丫丫得每天上午抱她去公园听听音乐和鸟声,宝贝吃饭更得讲究营养和低盐,甚至是无盐才好。小丫丫穿衣得讲究美,也得讲究搭配啥的。
   可婆婆倒好,每次对钮芳芳的话总是东耳朵进西耳朵出,还是我行我素。
   说到洗澡的事情,钮芳芳更是烦恼。冬天了,按理说,孩子的洗澡三五天起码得洗一次吧?可婆婆倒好,居然要一个礼拜,甚至十天。这还罢了,有几次竟然开了取暖器还开浴霸!唉!这老人家,她哪里知道,孩子洗澡不能开浴霸的道理!有几次和她老人家理论吧,她还振振有词,说什么冬天气温太低,万一小宝感冒了得不偿失。
   好在这些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影响不了大局,何况钮芳芳最终也扭转了局势。
   转眼孩子大了,上托班了,因为顾念着老家另一半的孤独寥落,妈妈和婆婆两位老人将工作作了一番调整,她们商定以三月为期进行轮流值班。这办法对于钮芳芳来说,说不上多大的不好,要凭心而论的话,她是内心充满了矛盾的。她既希望自己的妈妈常年陪伴在她身边,也不排除婆婆在这里的诸多好处。因为起码,婆婆在,孩子的事情就全包了。私心里说,她的心是偏向自己的妈妈的。她也知道带孩子累,因为妈妈有头晕病,她担心,离开了婆婆的相帮,她妈妈一个人难以搞定。
   办法自然是有的,在轮到妈妈当值的三个月里,她用她的温情,打动了老公那颗本就温软宠妻的心,加上她原本粗心大意又屡教不改,最后,老公豪气干云地,担当起了晚上陪孩子睡觉的重任。
  两位老人的交接工作做得密丝密缝的,妈妈还没有出发,婆婆就来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钮芳芳得独立面对不是妈妈的婆婆了。对于钮芳芳来说,这是喜忧参半的事。喜的是,家中诸事不会缺人干,她的生活作息不会被打乱,忧的是,婆婆毕竟不是妈。说话做事,不管怎么说,总不会有妈妈在的时候自由自在。
   四年的时间接触下来,钮芳芳对婆婆的秉性特征也算了解得差不多了。看上去瘦小的婆婆文质彬彬的,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从公务员位置上退下的婆婆,原是从事文案工作的。也因此,她说话细声细气的,做事自然也不像妈妈那样大刀阔斧风风火火的。婆婆的性格比较内向,轻易不跟钮芳芳他们说什么。而一旦说出口则丁是丁卯是卯的,用妈妈私底下评价的是,你这个婆婆说的话呀,摆得上桌面、分得清条理。感觉上,婆婆对她客气多于亲昵,表情限于温和,态度基于温婉。不过,感觉上,婆婆和她之间,好像始终隔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墙。这墙阻断了她在婆婆面前随意撒娇说笑,更阻断了她和婆婆情感上的交流。
   除此以外,婆婆还是个有脾气的老人,她最大的特点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还不是一点点的固执。有时明明是一些小事,婆婆却总叫人心里不爽,还时不时地要说教说理,甚至叫你无话可对。别的不说,就拿短裤和袜子来说吧,用钮芳芳的话说这才多大点儿的小事,人家每天赶着上班的人,时间那么紧张,你做婆婆的就不能像我妈那样?三把两搓的不就搞定了?可这个婆婆还真是拧巴,偏偏几次三番地说,当面要求她,以后得尽量自己把短裤手搓了。钮芳芳是谁呀?她才不理这个茬呢。说不帮就不帮啊?我才不信呢。钮芳芳心里说,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她眼睛滴溜溜一转贼笑,然后干脆还是大鸣大放,把袜子短裤的一股脑儿地往那洗衣篮里一丢。嘿,这一来好啊,晚上回来,短裤袜子还不是干香干香地,被叠得齐齐整整的放到了固定位置。
   话说有一次,钮芳芳早晨起床,很意外地看到婆婆,正把小宝尿床的一条床单往洗衣机里放。这一下,钮芳芳急了,她当即大喊大叫起来,这是小宝尿湿的床单!怎么可以直接放洗衣机里洗呢?怪不得这只洗衣机最近老是有尿味。
   你以为我没有先把尿湿的地方搓过呀?见她着急的样子,婆婆的脸上挂着淡白色的浅笑,那件青苔皮样的上衣,似乎也意气用事地动了一下。
   那怎么洗衣机里会有尿味?钮芳芳说这话,其实是暗示婆婆,以后这个还是手洗了好。
   谁料婆婆接下来说的话居然像针尖一样犀利起来,她竟然低低地说,我就不相信这床单比短裤还脏呀?
   钮芳芳当然是不会被婆婆的那一句旁敲侧击的话,回对得无话可说的。她随后嘻嘻一笑道,奶奶又说笑话。短裤哪有尿味?再说,我知道奶奶从来没有把短裤放洗衣机里洗。说完得意洋洋地进了房间。
   
   三
   那一次与婆婆的小冲突严格意义上讲,算不得冲突,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和婆婆还是相安无事,她一如既往地享受着生活,婆婆一如既往地干她的份内事。
   一个星期六的中午,婆婆烧了芋艿煨鸡汤,黄瓜炒蛋,红烧豆腐,还另外烧了两三个蔬菜。按照惯例,钮芳芳见桌上已经摆好了一切,便抄起筷子先吃了起来。
   一块芋艿放进了嘴里。嗯!好吃。钮芳芳一边咀嚼,一边不忘说一个好字。第二块芋艿又入了口。咦!不对,这块芋艿有点硬。说完,钮芳芳把咬了一半的芋艿“咚”的一声,扔回了那只盛满了鸡肉和芋艿的碗里。
   芳芳,你怎么把吃过的又扔回碗里了?这碗鸡汤,大家接下来都要喝的呀。婆婆的话还是那样的云淡风轻,可这一刻,被婆婆逮了个正着的钮芳芳,心里是真的不舒畅。
   奶奶你还真是讲究!我又没病。都是家里人,有啥要紧的?钮芳芳说这话的言外之意是,婆婆哎,你小题大做啦!
   算了。看来我今天这个芋艿买得不是很好。芳芳啊,有一句话我想顺便说一下,如今你们也都是做爸妈的人了,做事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随意了。孩子大了会学。婆婆接下来又说。
   我们注意了呀。
   啊呀,你们要是注意了,我就不会说了。比如芳芳你吧,吃饭的时候不要再剩饭了,你吃之前可以先少盛点,吃完不够再加。尤其是那咬了一口两口的包子面包片啥的,你要是实在没有把握全部吃掉,可以撕了、掰了吃。像你这个吃法,不但孩子以后看到了会依葫芦画瓢学样,就我看着也感觉是一种不良的习惯。眼下你们银行贷着款,不久,新房子又要装修,钱本来就不宽裕,要开源节流,如果开源无门就得细水长流。
   婆婆的话说得絮絮叨叨的。钮芳芳的心里这一刻却爬满了蚂蚁。她的嘴里咕噜了一句,我妈从来就没有这样说过我。
   钮芳芳的话婆婆是听到的。随后,婆婆的眉梢团起了花纹道,不要嫌我啰嗦。我是为你好!不要错会了我的心才好。我是真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才这样说的。
   转眼婆婆轮值的三个月结束了。妈妈来了,钮芳芳的心里,充满了苦尽甘来又舒筋活血的欢喜。可令钮芳芳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妈妈才呆了短短的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老家的舅舅就来了电话告急,说是九十岁的老外公摔跤了,把脊椎摔裂缝了。
   妈妈再一次回去了。婆婆又一次匆匆而来,并做好了长期扎营的准备。
   时间长了摩擦就多。
   钮芳芳渐渐发现,婆婆的唠叨多了,脸上的笑意少了,婆婆总是喊累,说腰酸,说背疼,说胸闷,对此,钮芳芳不以为然,认为婆婆虚张声势、夸大其词,其内底是抱怨。
   钮芳芳还是生活照旧,我行我素。吃完饭了,看看手机,间或逗逗孩子。
   
   四
   钮芳芳与婆婆的那一次冲突来得很是突然。
   夏末秋初的那天晚上,外面的天空白云多姿,微风清扬。七点多,钮芳芳沐着清风下班回家了。这时候,老公已经带着孩子去小区玩了,婆婆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这时,客厅的灯光如同苍老的老人眼睛样惺忪着,连同着把婆婆的身子,尤其是脸色也映衬得暗淡了。看到她,婆婆让她快吃饭。还说,饭菜都已经加热了。
   她随后在饭厅坐下,吃饭。吃完饭,她没有挪身,便在桌子边上看手机淘宝。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在钮芳芳的感觉里,应该时间不长,因为老公和孩子还没有回来。这时候整个饭厅连同客厅都是静悄悄的。静谧中,婆婆的声音悠悠地飘起:芳芳,你吃好饭了能不能把饭菜收起来?
   妈妈,以后你不要为我留饭了。钮芳芳说这话的同时,带着笑站起了身子。
   为什么?难道你为了减肥,以后竟然连晚饭都不吃了?这不好!对身体不好。要是再弄出个神经性厌食事体就大了!芳芳,听我的,我们不冒这个险。哦!听得出婆婆的语气里有着急,也有嗔怪。钮芳芳心里有点得意的张扬:看起来,婆婆对我还是重视的。
   不为什么,我就是怕做这种事情。太麻烦。说完,钮芳芳双手插进了裤袋。
   芳芳哪,不是我今天要逼你做事。你也是做妈妈的人了,以后的日子不会一直像之前那么悠闲下去,因为我和你妈妈都一天天老了,我们不可能陪伴你们到老,我们还有自己的家。也不可能一直有精力。说到省力,其实,我也很想,但这好像不大现实哪。婆婆说完,竟然前所未有地表现出了生气的样子,站起身子回到了房间。
   当然了,面对婆婆这次毫无征兆的生气,钮芳芳最终选择了服从,她嘟着嘴巴慢慢戴上了手套,把自己吃的一只碗,一双筷子洗了,又把饭菜放进了冰箱。

又不是我要你们生孩子的,是你们自己想生的。孩子是你们的,那就要自己承担结果。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欧美人喜欢AA制,出国八年了,这个对我来说一点也不稀奇。

前面说到我婆婆特别讲究,她不但对自己有要求,对我们也有要求。有时候周末早上悠悠要下去看奶奶,我想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抱着还没梳头洗脸的她就下去了,反正都是自家人,怕什么呢。结果婆婆开门一看到悠悠蓬头垢面的,要我回去把娃梳洗干净再下来......

b.衣服干净得体

我们一家三口和公公婆婆住在同一幢房子里,地下室至二楼属于他们,三楼属于我们。虽说在同一幢房子里,但是我们和他们除了共用一楼的大门外,其余都是隔开的(这种house设计貌似是德国特有的)每天不在一起吃饭,忙起来一个星期才见着一面。

5.你是妈妈你做主

有一次妈妈来德国,我们一起在婆婆家里吃饭,正好悠悠的姑姑也来了,她给悠悠专门做了辅食,我们满怀期待地以为小妞会多吃点,结果只吃了几口她就向往常一样不吃了。我和妈妈开始使出中国人的绝招,拿起勺子喂她吃,好说歹说,小妞才张开了嘴吃了一小口。我妈妈使出浑身解数逗她笑、转移她的注意力,然后趁她嘴巴张开的时候我赶紧塞一勺子进去。

“不行。” 答案斩钉截铁。婆婆说一台洗衣机哪够那么多人用?切,我还没告诉她中国大学一整个寝室楼只有一台洗衣机呢...当然,我们后来还是买了一台也放在洗衣房。

当然我婆婆也不是个冷血的人,她有时也会主动推着悠悠出去散步,让我有时间冲个澡;有时也会做了晚饭,邀请我们下楼一起吃。但是,总的来说,时间都很短,带娃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婆婆就会按门铃让我去把悠悠接回来。

4.别把脏孩子扔给我

其实在悠悠出生前的两个月,婆婆就退休了,我们住得这么近,还以为她会给我们帮忙呢,没想到婆婆明确告诉我们:别指望我帮你们带孩子,带孩子是你们的责任。

不仅给吃硬面包,半岁以后,我婆婆就开始让悠悠用杯子喝水,她也没有特意训练悠悠的意思,只是在她自己喝水的时候,也顺便给悠悠倒一杯。小孩子都喜欢模仿大人,很快悠悠就喜欢上了用杯子喝水。喝的水不用说,都是常温的,在德国要说喝热白开水,所有人都会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你。悠悠从小习惯了喝冷水,也未出现过不适的征兆。到了中国,我妈妈给她喝热水,她还要问一句:“怎么是热的呀....” 我妈每次看到悠悠喝冷水,都会怀疑地问一句:

有这么一个现象,网上只要是跟“婆媳关系”、与婆婆“斗智斗勇”有关的文章,就从来不愁阅读量,评论区还总能看到很多妈妈的真情吐露,她们因与婆婆在育儿理念上有太多分歧而痛苦不已。为此,国内的朋友们经常羡慕我没有婆婆干涉带娃,虽说精神上我是轻松了,没有人挑战我这个妈妈的地位和意见,可是作为中国媳妇,我也有我的烦恼。

还记得,刚来德国的时候,我的德语不够好,对和德国人交流很没信心,不管是去儿医诊所体检,还是去参观德国幼儿园,经常都是我婆婆陪着我一起去的。不过,她总是告诉我:“你把想要问的问题事先准备一下,最好是写在纸上,我陪同你只是帮你翻译你没听懂的地方,但是对话主导者应该还是你自己,因为你才是孩子的妈妈。我不希望让别人觉得我是个强势的婆婆,什么都替你做主。”

悠悠刚刚添加辅食不久,也就是半岁后,我婆婆就开始把面包给她啃。德国面包有多硬,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外层硬得堪比石头,我妈妈来德国的时候咬德国面包,连称牙齿都要咬掉了!我婆婆家切面包的机器锋利到可以瞬间削掉手指头!就是这么硬的面包悠悠却啃得津津有味,虽然她才长了几颗牙。

在约法三章之后,悠悠再不经我们同意溜下去,经常是失望而归。她说:没人在家。其实我和她爸都清楚,奶奶明明在家,只是悠悠去的时间不对,奶奶不想开门啊。

不过,我倒发现,即使是这样,悠悠依然特别喜欢她奶奶,每次接她回家的时候她都要大哭一场,撕心裂肺地喊“Oma”,不愿意离开...

好吧,我婆婆在这件事上又将德国人的死板发挥得淋漓尽致啊!不就是早洗或晚洗一两个小时的事嘛,有必要和自家人搞这么严格?在德国人看来还真有必要——这是我的洗衣机,我理所当然有权先用,才不跟你讲客气!

但我们家有比AA制更夸张的事情!在我们家的地下室,有个房间是专门的洗衣房,洗衣机和烘干机都放在里面。我们刚搬进来不久,婆婆就督促我们买洗衣机,我想,你们不是有一台洗衣机吗,而且容量还挺大的,难道我们不能共用吗?

怎么样,你们对我的德国婆婆怎么看?是不是又爱又恨呢?欢迎大家发表看法,也欢迎嫁到德国的中国媳妇继续补充吐槽哦!

婆婆这种做法的直接结果就是:打造了悠悠的钢筋铁骨。小妞很少生病,到目前为止只吃过两次抗生素,还都是去年刚入园的时候被其他小朋友传染的,没有打过点滴。冬天发烧小感冒都是自己扛一扛,三天就过去了。这也让我切身体会到,衣服穿得少并不会增加生病的几率。

6.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

我是那种从小被我妈穿很多的人,我妈在别人穿短袖的时候还在穿秋裤...虽然我知道穿太多不好,也有意识地给悠悠减少穿衣量,但由于我从小被裹多了,比较怕冷,所以即使我已经尽力给悠悠少穿衣了,但在我不怕冷的婆婆看来,还是给悠悠穿太多了!

作为中国人,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怕孩子没吃饱,所以就会有全家几个老人追在孩子后面喂饭的画面,我甚至在国内的小区里看过孩子在小区里边玩,奶奶跟在后面喂饭的。喂饭都喂到外面去了,真是服了......

我的德国家人给我的回复是:我们不应该逼着孩子吃,她既然已经表现出不想吃了,那就应该立刻停止。孩子吃饱了没她自己心里最清楚,难不成孩子会傻到自己把自己给饿死吗?

有了婆婆这么早就启动的咀嚼训练,到一岁后我们再没有给悠悠单独做过食物,她最喜欢啃各种硬的食物......

过来人都知道,孩子刚出生的头一年,做父母的有多累,我和老公在没有月嫂、没有保姆、没有钟点工清洁工、没有老人帮忙的情况下,几乎天天都累得精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每每向婆婆抱怨带孩子太累的话时,她都会用两句话回应我们:

德国奶奶的任务就是陪玩,不负责给孩子当保姆!

我对婆婆说,我一般只在周末洗衣服,我们的洗衣机平时只要是空的,你都可以随便用哦!但是婆婆对我就没有那么大方了,因为她天天都洗衣服,天天都要用洗衣机,又没个固定的时间,反正就是随时可能要用,所以我被告知,在用他们的洗衣机之前必须先询问她,征求同意后才能用他们的洗衣机...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外育儿观点大不同,细数德国婆婆的七宗“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