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14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流年】花粉飞呀飞(小说)

  春天来了,杨格的痛苦也就跟着来了。他害怕那些漫天飞舞的花粉,不分青红皂白,硬往人领口、袖口以及一切豁口里钻,就像街上突然冒出了无数个头脑简单的傻女人,不由分说缠上你,跟你疯疯癫癫个没完。
  冬天刚过完的时候,妻子李敏就从药店里买回一大堆药物,往抽屉里一倒,大声说,都是你的!杨格觉得不公平,人人都在春天里欢天喜地,摩拳擦掌,自己却要忧心忡忡地吃下这些东西,一开始就失势了啊!
  尤其是今天晚上,杨格感到格外烦躁,浑身上下更是像有无数的麦芒在扎着。
  下班后,他提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去了一趟松鹤里的尚旭安家。那条路的两边都是茂密的法国梧桐,远远望过去,嫩嫩的绿色像孩子图画本上的水彩画,好看得近似于假,但杨格却不敢看这初春美景,他怕被勾起那种毛绒绒痒乎乎的感觉。杨格一路不停地朝领口和袖口里挠,他只想赶快回家,他渴望一盆兜头浇下的冷水。但他不能回去,今天是中秋节,过了今天再去尚旭安家就没有意义了。
  尚旭安在家里可不像他在电视里出现的那样,绷着一张脸,一双眼睛总是看着斜上方。尚旭安脸上的线条其实十分柔和,比电视上略略清瘦一些。他捧着一本书,衣饰随意,目光平和,还架着副眼镜。杨格马上很同情地想到,他肯定有着很严重的人格分裂。
  杨格照例又说了一通感谢的话。尚旭安没等他说完,就挥挥手说不要再提那件事了,你本来有你的优势嘛。
  杨格谦虚地说哪里,要是没有您的注意,我一辈子都别想跳出那个小厂,您的再生之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杨格自己也觉得这话说得肉麻,但他真的不会说话,尤其不会当面说恭维话。尚旭安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他大度地一笑,要杨格喝茶。
  杨格就拘谨地喝了一口,又开动脑筋说了一两句闲话。这是最难熬的时刻,杨格只觉得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一个话题也找不出来。他看出尚旭安也感到了无生趣,只好站起来说起了告辞的话。
  尚旭安说哎,你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吧,坐坐可以,但不要再搞这事。
  杨格窘得满脸通红,说只是几只月饼,还有一只小按摩垫,您工作辛苦,下班后可以用它来放松放松。
  尚旭安连声说不要不要不要。杨格从他脸上捕捉到一丝厌烦和不在乎,心想,他可能不大喜欢月饼和按摩垫这类东西,听说生活富裕的人们现在已经不太喜欢吃月饼了。
  尚旭安说带回去吧,带回去自己吃自己用,别再惦记着那件事,好好工作,你还会有更大的前程的。
  杨格心里一阵感动,他是多么体恤自己啊,好像他已经知道这点不起眼的礼物折腾光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但送出去的礼物怎么能拿回去呢?推让间,电话响起,趁尚旭安去接电话的功夫,杨格逃一般离开了尚旭安的家。
  在路上,杨格还在想,他为什么不喜欢那些东西呢?如果他不喜欢他送的东西,会不会连带着对他这个人也产生不好的印象呢?杨格可是真心真意想为尚旭安买点实用而又可心的东西的,以此表达他由衷的谢意,那次提升让杨格简直有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当然,并不存在天上掉馅饼这类好事,所以,杨格决定要好好感谢这位在地上送馅饼的人。
  事实上,自从杨格被提进局机关那天起,生活就有了一个重大主题。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杨格不断地在生活中挖掘可以去看望他的机会,他规定自己每隔一两个月必须找个妥善的由头到尚旭安家,汇报工作,表达谢意,联络感情,尚旭安看起来官运正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杨格攀上他都是攀上了高枝。但杨格慢慢有了一点焦虑,他想通过不停地送送小礼物来拉近自己与尚旭安的距离,但事实上这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每一次杨格都觉得局促不安,明明在路上都想好了,放下东西一定要跟他轻松地聊一聊,但越是这样想,越是找不出妥善的话题,有时,明明已经在路上打好了腹稿,可一进门,不是忘了,就是觉得全无用处。今天似乎是最短的一次,杨格想了想,大概坐了不到三分钟。杨格有点沮丧: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交流也越来越没指望了。他非常羡慕那些在重要人物面前举止自若谈笑风生的人。
  上门拜访当然不能空着手,礼物的事也一直折磨着杨格。自从与尚旭安结下这段因缘,杨格就养成了逛商场的习惯,他没想到东西是如此之多,自己想买且买得起的东西却少之又少。烟酒送过了,名贵水果送过了,中秋的月饼端午的粽子过年的土特产都送过了,再往下该送什么呢?最近一次,杨格在商场里看见很多像尚旭安那个年龄的人正在按摩椅上闭目享受,马上想到,这是个好礼物。
  杨格的手下意识地伸进袖筒里去挠,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沮丧的原因,他感到自己的皮肉更加松软了,不禁感慨起来:平庸的人可能老得更快,尚旭安比自己至少大20岁,但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
  想到这里,杨格突然站住了,天哪,自己犯了个大错误!为什么要给他送一个暗示老态与病弱的按摩垫呢?为什么要送他这样一个老气横秋令人不快的东西呢?他会怎样理解自己的用心呢?苍天可鉴,自己一点没有暗示他老了的意思,他真心真意地认为,他看上去是很年轻的。
  扑尔敏也无法止住杨格内心的不安,他想,一定得想个什么办法弥补这次送礼的失误。他开始留意购物指南,到书店去翻《送礼的艺术》,还一遍一遍地问李敏。李敏早被他的絮絮叨叨纠缠不清弄得十分恼火。她大声说够了,一点钱都快为他花光了,就算是祖宗也对得起他了。
  李敏是个刺绣女工,人长得十分娟秀,三十多岁了,还敢把衬衣威风凛凛地扎进牛仔裤里,但脾气一点都不秀气。正像所有脾气爽直的人一样,李敏看事情总是缺乏长远的眼光,杨格曾经讥笑过她:常年低头看绣花针的人,她的眼光不会长过手里的丝线。杨格指的是她因为贪图刺绣厂噪音小而放弃了进大型纺织集团的机会那件事。现在,刺绣厂规模已经越来越小了,简直像个家庭手工作坊,杨格想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关门大吉的。杨格想,操心的事真多啊。
  李敏到底还是关心这件事的,杨格曾对她说过,只要攀住尚旭安,她的工作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李敏一直向往着能到汽车养路费征收站去工作,她想象自己穿着制服,眼睛往下看着交费人,管他什么达官贵人,管他什么千金小姐,都得把钱乖乖地交到我手里来,一分都不能少,那是一种什么派头啊!李敏还想到,杨格说得对,自已的确没有长远的眼光,当初那个追自己的人现在就是交通局的一个什么头目,如果当年嫁给他,到费收站去工作还不是小菜一碟!可自已却选中了另一个追求者杨格,只因为当年杨格参加了一次市工会组织的飞镖比赛,杨格获得了第一名,当即就有体委的人来联系他,想要调他到体委去,对于一个工人来讲,这无异于天上掉下一架梯子。李敏赶紧将自己一宝押在杨格身上,等他们昏头昏脑地结了婚,再来找体委的时候,调动的事早已成了凉掉的黄花菜。人事问题总有一夜之间就变脸的恶习。李敏感慨地想,要是嫁给交通局的那个人会怎么样呢?当然,人家现在已经有老婆了,而且是第二个老婆。李敏聊以自慰地想,当年他要是跟我结婚,肯定是不会离婚的,因为,他第二个老婆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像自已。
  李敏心平气和地开导杨格:你也不想想,拿钱去拼,我们一个月才有多少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人家眼里,还是不值一提。杨格赞同地点头,他想起了尚旭安看按摩垫时的表情,说不定已经有别人送过他这个东西了,后来杨格才知道,按摩垫已经属于过了时的礼品,而他挑的那一件,在价格上还是中等偏下的。想到这一点,杨格露出了羞愧的表情,好像他面对的不是李敏,而是尚旭安。
  李敏接着说我们的优势是手工啊,你想,我在刺绣厂,我可以给他弄我们的产品,特别是那些商店里买不到的。你那本《送礼的艺术》不是说,要考虑受礼者的身份和趣味吗?
  杨格兴奋起来,打一下李敏说你什么时候看了我的书?怎么不早说呢?
  李敏说像你!看了那么多书都拌饭吃了。杨格露出一点惭愧来,说我看过的书都装在心里,可谁要到你心里去看看呢?谁还管人家心里的事呢?
  杨格又开始郁郁不乐,他郁郁不乐的时候就去练飞镖。这是一项很好的训练,因为掷飞镖必须心无旁骛,全神贯注,所以,只要有一点点烦躁的苗头,杨格就用飞镖来将它镇压下去。他不喜欢坏情绪,就算有了坏情绪,他也会用飞镖来将它镇压掉。
  元旦就要来了,又该准备新年礼物了。杨格提醒李敏,李敏的态度有点像功臣,她说等你吩咐才去做,兔子都过岭了。
  新年的前两天,李敏挺神秘地挎了个大包回来。杨格一层层打开来看,真是漂亮的手工啊,而且也有纪念意义,绣的就是当地著名的风物。以尚旭安目前的势头,一定能官运亨通,官运亨通的人肯定会易地做官,将来,这个刺绣就是他的历史足迹之一啊。
  李敏说这是我们几个姐妹偷偷加夜班赶出来的,成本就是请她们吃了两次宵夜,一共花了68块钱,比起你买的那些东西来如何?
  杨格抚摸着刺绣,两眼放光地说要是在外面卖,得多少钱?李敏说那要看摆在什么地方,若摆在大酒店里,少说也得一二千吧,你搞清楚,这不是电脑刺绣,全是真正的手工,你闻闻,还有手上的肉香味儿呢。
  新年的前夜,杨格和李敏一起来到尚旭安家,也许是因为今天带的礼物不一样,或者是有李敏在一旁的原因,杨格一点拘谨的感觉都没有了。李敏更是没有。李敏从来就没有过拘谨的感觉,一来她天生就是那种不怯场不打怵的主儿,二来她长得还算漂亮,一个人要是集中了这两种元素,通常都是十分自信与自如的。
  尚旭安是第一次见到李敏,不免格外多看了几眼,多问了几句,他还亲自动手给李敏削了个水果,然后对杨格说你自己动手。杨格赶忙推让。李敏吃着水果,回答着尚旭安的提问,不知为什么,她的脸竟慢慢红起来,像一只挂在枝头的苹果突然间被风吹熟了。
  两个人在尚旭安面前缓缓打开了刺绣。尚旭安果然很感兴趣,他从茶几上拿起眼镜,苍白的手指在上面缓缓抚摸,说这是小李的手艺吗?
  李敏说是的。接着她竟然还说了一句什么见笑的话,她突然表现出的修养令杨格大吃一惊,他暗想,李敏真是一个撑得住大场面的人。尚旭安问她绣了多长时间,李敏说也没多久,个把月吧。尚旭安直起腰来,望着李敏说一个多月?这礼物太贵重了,我怎么好意思收下,这太贵重了。尚旭安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不停地在对方身上移动,从脸到脖子,到肩膀,到手臂,到胸脯,到腰肢,到双脚,似乎他收下的礼物不是这幅刺绣,而是李敏这个人。
  不管怎么说,跟自已有关的东西受人夸奖总是让人高兴的。杨格慢慢心花怒放起来。他开始觉得尚旭安家的茶是真正的好茶,而前几次,他简直没有喝出味道来。他第一次在尚旭安家认真地品起了茶,而且边品茶边看起了电视。
  喝到第三巡的时候,杨格注意到李敏正直起一根手指,给尚旭安讲解哪几处建筑是他上任后的杰作,哪几处有他的光辉足迹,尚旭安咧嘴笑着,一只苍白的大手紧随着李敏的手指移动,不急不徐,不离不弃。看了一会,杨格突然发现,李敏的那根手指其实很漂亮,圆润而挺直,像芭蕾舞女的单腿凝思,而尚旭安那只手,虽与之保持着一点距离,却仿佛虚虚地围在她腰胯间,时时准备冲上来完成一个优美的托举。杨格看得有点发呆。他悄悄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与尚旭安比较起来,他的手指又黄又粗,指甲也修剪得不够好,有好几处缺损,还有隐隐约约的污垢。
  尚旭安一边说话一边给李敏续茶,略微停顿了一下,又给杨格续了一点。杨格欠了欠身,李敏却无动于衷,似乎尚旭安给她续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杨格羡慕地看着她,心想,她是从哪里来的那种自信呢?
  回来的路上,杨格兴奋地说他对我们的礼物好像很喜欢。李敏说你别自鸣得意了,他的好东西肯定多得很,你以为他会真的会喜欢我们这点小东西?你以为它真的是艺术品?说到底,它不就是几个快要下岗的女人在一起歪针倒线地缝几针吗?一文不值!
  杨格的情绪一落千丈,说,难得你把事情看得这么穿。
  李敏沉默了一会,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不看穿就没法活了。
  杨格正在寻思她这话哪门子情绪,李敏冷不丁又说了一句:怎么没看见他爱人?
  杨格说她爱人还没调过来,你想嘛,他在这里只不过是个过渡,他终究是要到上面去的,他把家弄到这个地方来干嘛?不如到时候一步到位。
美高美,  李敏说我看到他书桌上那个像框了,他爱人长得一般嘛。
  杨格说你们女人就爱注意这些。
  李敏抢白道:好像你们男人不在乎女人的长相似的。
  这天晚上,杨格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和李敏出去旅游,李敏坚持往东走,自己却要往西走,两人吵了起来。李敏一声不吭扔下自己向东走去。杨格想想不对,便跟着赶过去,却发现李敏身边还有一个人,猛一看,那人好像是自己,正在想怎么会自己看见自己呢?再仔细一看,却是尚旭安。杨格大喊李敏的名字,李敏回过头来,笑嘻嘻地冲自己挥手。杨格心里一急,就醒了。杨格分析着自己的梦境,他是知道一点弗洛依德的。分析来分析去,杨格又练起了飞镖。

对于结了婚的女性来说,中秋回娘家要给父母家人送礼物,这个时候总是比较头疼的,怕不能称心如意的那种压力。小编给大家支支招吧!中秋回娘家买什么好?

美高美 1

中秋回娘家买什么好

中秋节回家看看,其实已经够心意的了,回去看家里人多少买点东西当然是好事,不买礼品盒也行,带点地方特产回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看你们那边有木有什么比较有特色又实惠中秋用的上的,想现在特色茶叶啊,什么茶雕的,都是可以中秋带回家的。

美高美 2

中秋买什么礼物回娘家

有些老人给钱不一定要,可以考虑老人要不爱吃月饼,把现金买成超市购物卡,他们老得去超市,让他们自己想买点儿什么买点儿什么

我婆婆给准备了一盒月饼准备了两瓶我爸平常喝的酒…

买点特产,衣服,特别是衣服,父母会很喜欢的,有不舍得换的感觉

月饼、一条利群烟、芬格欣、2瓶6年的宣酒特贡、唉!应该可以了吧

给老妈买了一张一千元的超市购物卡,到时买些肉啊奶啊水果等。

根据自己情况选择,主要代表一份心意,孝心。送长辈的礼品比如:月饼礼盒,茶枕礼盒,实用按摩礼品等。

月饼肯定是不可少的,看家里人喜欢吃哪种口味的月饼就买哪种。

美高美 3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花粉飞呀飞(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