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14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蓉蓉美高美

美高美 1
  一
  秋日的夜晚,晚风清悠凉爽地吹着,大街上的行人渐少。一对小情侣相互挽着手臂亲昵地行走在人行横道上……
  远处的一辆丰田小轿车没有减速,擅闯红灯疾驰而来。
  正说说笑笑的男孩侧脸看到了那辆小轿车正朝着他俩飞驰。他来不及想什么,本能地用力推开了身边心爱的女孩。瞬间,他被小轿车撞飞了。
  倒在地上的司徒曼宁,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迟缓地回过神来,是航心把自己推倒的。是航心,航心呢?她惊呆了!
  夏航心已被撞得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就在刚才,两个人还好好的,这一会儿都怎么了?
  突然,司徒曼宁发疯地扑向夏航心,她抱着满身是血的夏航心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
  曼宁送走了航心。
  航心走了,永远地走了。曼宁不愿相信事实,深深地沉浸在对航心的怀念中,一时间无法自拔。他们两个人感情很好,曼宁很爱夏航心,夏航心对曼宁也是关怀倍至。夏航心的意外离去,就在她的眼前一遍遍重放,让曼宁内心无法接受……
  痛苦的怀念,曼宁哪还有心思上班。她跟单位请了长假,闭门在家。她抱着航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大熊猫毛绒玩具。她清楚地记得送礼物的那一天,他说过,我是他的大熊猫,我是他的宝儿。她抱着航心送给她的礼物,躺在床上,回忆着他们的过往,泪水忍不住地流了下来,湿透了枕头……
  你的宝儿在想你,你可知道吗?
  自从曼宁把自己关在家里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已经三天了,她不吃也不喝。妈妈每次进来看到她的样子,劝慰几句,也没效果,只好叹口气,摇着头出去了。看着女儿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妈妈不禁担心地流着泪。
  曼宁不理不顾,两眼无神,唯有抱着航心送的礼物才有一丝微笑。她抱着礼物哭着哭着,渐渐地睡着了……
  恍惚间,她看到了航心。
  航心微笑地向她走来,并大声地叫着:“宝贝,我亲爱的宝贝……我来了,我来了……”
  曼宁忍不住地哭着说:“航心,你可来了!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
  “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不能活!”
  “你要好好地活着!你知道吗?”
  “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想我俩的初吻,想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航心你听到我在呼唤你么?我想拉着你的手,不让你走……”
  航心一时无语,渐渐失去了笑容,转身消失了……
  曼宁大声地叫着:“航心,你回来,不要走!不要走!”
  “航心,航心……”曼宁惊醒了,她仍大声地叫着航心的名字。她知道刚才只是个梦,就又哭了起来。
  
  二
  这天,曼宁妈妈去街上买些生活用品,正满怀心事地走着,就听到有人叫:“阿姨,阿姨好!”妈妈抬起头见是一个帅帅的男生。她认出来了,他是女儿高中的同学彭鹏。以前他也常来家里找曼宁,听说刚刚应聘到了一个国企上班。
  妈妈叹了一口气,说:“是彭鹏啊,你下班了?”
  彭鹏点点头:“是的阿姨,曼宁怎么样?她还好吧?”
  不提还好,这一提竟引得曼宁妈妈泪湿了眼眶,她强忍着说:“彭鹏啊,你们是很好的同学,她的事你应该听说了。”
  彭鹏说:“是,我听说了。曼宁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一问,曼宁妈妈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她流着泪说:“彭鹏啊,你多久没看到曼宁了?”
  “有一个多月了。大家都有工作比较忙。”
  “彭鹏啊,阿姨想求你一件事。”
  “阿姨,您说!”
  “你替我劝劝曼宁吧。她整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我敲门她也不给我开,只抱着航心的东西哭个不停,也不吃不喝。我怎么劝都不行,都三天了!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彭鹏没有想到曼宁会这样。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这样,我这做妈的怎么能不为她担心难过呢。”
  彭鹏见曼宁妈妈难过的样子,连忙说:“阿姨,如果您信得过我,让我试着去开导开导她吧。”
  “信得过,信得过。阿姨怎么能信不过你呢!”
  曼宁妈妈的情绪略微缓和了。她想,一个比较熟悉的同学去开导劝慰一下女儿,说不定会起到作用的。于是,她高兴地说:“彭鹏啊,走吧,跟阿姨回家。”
  来到曼宁家,曼宁妈妈忙着给彭鹏准备喝的水。
  彭鹏见状,摆摆手说:“不了阿姨,我还是先看看曼宁吧。您先忙吧!”此时的彭鹏,心里也没有底,他不知道能不能劝好曼宁。
  曼宁妈妈赶紧去了厨房给曼宁做馄饨去了。孩子三天没吃饭了,做妈妈的心疼死了。
  彭鹏走到曼宁的卧室门口,他敲了敲门,没有声音。于是,他轻声地说:“曼宁,是我!”
  片刻,屋里传出了一阵声音,“航心,航心,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彭鹏听到这些话,也纳闷,难道曼宁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此时,他仿佛有了主意……
  他继续轻敲着门,边敲边说,“曼宁,是我!我回来了!”
  奇迹出现了,门打开了!
  一个容颜憔悴、神情沮丧的女孩踉踉跄跄走过来。她见了彭鹏先是一愣,然后发疯般地扑过去,彭鹏赶快伸开双臂,抱住了她。曼宁哭着喃喃诉说:“去哪里了你,我好想好想你,航心,航心……”
  曼宁妈妈端着馄饨悄悄地放在女儿的床头柜上,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彭鹏不忍心说出真相。
  他紧紧抱住曼宁:“对不起,对不起!曼宁,我出差了,忘记告诉你了。这不我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我会好好陪着我的曼宁!”他把曼宁抱到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疼惜地给她理了理蓬乱的头发:“好曼宁,等了我这么久都没有吃东西吧?妈妈给做了馄饨,来!我喂你吃点吧。”
  曼宁高兴地点了点头,泪眼朦胧地望着彭鹏,张开嘴等着……
  彭鹏端着馄饨,轻轻地吹吹气,一勺勺地喂给她。看着曼宁开始吃馄饨了,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直在门口窥探的曼宁妈妈,见女儿吃饭了,面露微笑,悄悄地对着彭鹏伸出赞许的大拇指。彭鹏也回应了一下曼宁妈妈。
  一会儿工夫,曼宁吃了几个馄饨以后,撒娇地对彭鹏说,“航心,我吃饱了。你还没吃吧?你也来吃吧!”
  “过会儿,我再吃。来,曼宁,你先好好躺下,先睡会觉。”
  曼宁乖乖地躺下了,彭鹏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抚摸着她的额头,理了理她的秀发,轻声地哼起了曾经都熟悉的歌曲……
  看着曼宁渐渐睡去,彭鹏蹑手蹑脚地退出来。
  曼宁妈妈连忙倒水递给彭鹏:“彭鹏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接下来怎么办?你发现了没有?曼宁精神好像出了问题,她居然没认出你,竟把你当成了航心。”
  “发现了,我怎么能没发现呢?当时我也很惊讶,所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彭鹏认真地说。
  “谢谢你小伙子。阿姨……”曼宁妈妈欲言又止。
  “阿姨,您有话就说。”彭鹏喝了一口水对曼宁妈妈说。
  “彭鹏啊,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曼宁。阿姨想求你,你能不能先这样当着航心和曼宁好下去。等她身体恢复了,她会明白的。我知道阿姨的这个要求,很自私很过分。这也是阿姨求你帮个忙。”曼宁妈妈难为情地低下头。”
  彭鹏皱了皱眉,想让曼宁恢复健康,得先把身体养好,不吃饭怎么能行呢?或许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他考虑了一下,说:“阿姨,我先继续这样试试吧。如果曼宁就这样一直的爱着‘我’,我宁愿一直做航心的替身。”
  曼宁妈妈愧疚地说:“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我这样做也实属无奈。彭鹏啊,这段时间,你尽管去做你的事,交你的女朋友,只要抽点时间过来一趟就好。”
  曼宁妈妈并没有太多的奢望。
  彭鹏同情地抱了抱曼宁妈妈,说:“阿姨,我会努力做好的!”说完,走出了曼宁家。走了不远又回头看了看,曼宁妈妈依然在那里望着他。
  不知为什么,彭鹏的心里一阵地难过……
  
  三
  彭鹏回到家里,曼宁的影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他放心不下那个把他当做死去的男友已近疯癫的女孩……她的痴情,也深深地触动了彭鹏。
  第二天上班之前彭鹏又去了曼宁家,把曼宁安顿好,才匆匆赶去上班……
  就这样,他一直坚持着,每天他都在上班前或下班后去看望安慰一下曼宁。
  春去春来,花落花开。时间不经意间流逝,一晃就过去了三年。
  这天,彭鹏又利用休息日来陪曼宁了。
  他边帮曼宁整理头发,边跟她说着话:“曼宁啊,你看这么长时间了,你都没能去上班,都是你妈妈在养着你。你是不是应该好起来啊!我们都期待着看到往日那个活波可爱的曼宁呢。”
  突然,曼宁抓住了彭鹏的手:“彭鹏,谢谢你!”
  彭鹏惊讶地停住了手,他傻傻地看着曼宁。他有点不相信,过了一会儿,问道:“曼宁,你说什么?你刚叫我什么?”
  曼宁望着彭鹏深情地说:“彭鹏,我醒了!我知道,这几年都是你一直在照顾帮助我。所以,我非常非常地感谢你!”
  彭鹏惊喜地打量着曼宁:“曼宁,你好了?真的好了?”
  曼宁微笑着向他点着头,“是你让我淡漠了对航心的思念,让我从悲痛中走了出来。我真的很感谢你!”
  彭鹏明白了,曼宁真的好了。他高兴万分,一下把曼宁抱起来,在屋子里转着圈,兴奋地呼喊着:“啊……曼宁好啦!曼宁好啦……”
  正在客厅的曼宁妈妈,听到他们的呼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她打开门时,她惊呆了。女儿曼宁和彭鹏高兴地欢呼着、欢笑着。看到此情此景,她知道从前那个活波可爱的女儿又回来了,她高兴地哭了……
  都过去了,一切阴霾,痛苦都过去了。日子也变得欢快起来。真心相处的久了,彭鹏和曼宁之间竟然擦出了爱的火花。
  曼宁知道,自从航心离世以后,是彭鹏一直在照顾着她。三年哪,他的付出曼宁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爱,谁能付出这漫长的等待?站在自己面前这么好的小伙子,她没有理由再痴迷下去。她要说出心里话。
  “彭鹏,我问你:假如我爱上了一个人,你说怎么办?”
  “那就好好爱吧,你有选择爱的权力。”话虽这样说的,但彭鹏的心里却不是滋味。
  “瞧你一脸不高兴的傻样!”
  彭鹏苦笑着不说话。
  “怎么办?我已经爱上了你!”曼宁对着彭鹏认真地说。
  彭鹏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就听曼宁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们做男女朋友好吗?”
美高美,  彭鹏高兴地笑了。如果不是爱,他怎么能充当她死去的男朋友?如果不是爱,他怎么能去照顾一个仅是同学关系的女生?如果不是爱,他怎么能安慰照顾她三年?他知道,这就是爱。于是,他幽默地说:“如果你同意,让我这个有那么一点优秀的男孩陪伴照顾你一生如何?”
  曼宁含泪点了点头,只是把彭鹏搂得更紧、更紧……   

一  夕阳如霞。  妈妈,前面就是姥姥的家!刚拐进了巷口,娇娇就兴奋地大叫起来。  是啊,娇娇真幸福,天天和姥姥姥爷在一起!蓉蓉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轻轻地推开了院门,一阵浓浓的桂花香扑面而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叹道:四年了,我又闻到你的香气啦!  妈妈,你怎么哭了,姥爷说爱流泪的孩子不是个好孩子!  蓉蓉亲昵地抚摸着女儿柔柔的头发,叹息道:妈妈真的不是个好孩子!  妈妈,为什么不是个好孩子?女孩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天真地问道。  妈妈不听话,惹你姥爷生气了。蓉蓉的嗓子哽咽了  妈妈不要怕,你给姥爷承认个错误,姥爷就不再生你的气了!  蓉蓉笑了,娇娇说得对,妈妈给姥爷道个歉,姥爷就不生气了!  二  蓉蓉是李军和王丽捡来的孩子。  李军和王丽原来是机械厂的职工,他们刚结婚的那年,李军在一次工作中不小心伤了身体,失去了生育能力,看着同事的妻子一个个凸起的肚子,他说不出的难受。从此他就变得自卑抑郁、烦躁不安,几次欲赶走新婚的妻子,可王丽默默地用温情温暖着他不离不弃,让他烦躁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也许王丽的行动感动了老天,在一个大雪之夜,深夜下班归来的李军走到离家属区不远的巷子口看见了一个大大的纸箱子,里面隐隐传来婴儿的哭啼声,他左右瞅了瞅犹豫了一会,就抱起箱子快步回到了家里。一进家门,听到从纸箱里传出的孩子的哭声,王丽惊讶地问:从哪里偷来的孩子?哪里是偷的,我在咱小区巷子口捡的。李军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王丽,王丽喜不自禁,急忙把纸箱放在了台灯下,急不可待地打开了,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婴,双眼紧闭,嘴唇青紫,王丽心疼地把婴儿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终于婴儿的脸色转红润了、呼吸正常了,王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这是哪个狠心的父母抛弃了孩子?这个孩子的突如其来,让他俩无所适从,两人瞪着眼睛守着孩子挨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上班,李军就把捡到女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报告给了厂长:昨晚我在街上无意中捡了一个女婴,如果有人来人我就还回去,没有人来找的话,我就留下了,她就是我的女儿了!厂长一听爽快地说:现在计划生育这么紧张,一定是哪家生了女孩不愿要就抛弃了,你就放心养着,有什么事厂里给你担着,户口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安排人给你解决!  有厂长撑腰,李军喜滋滋地回到家里告诉了王丽。王丽既兴奋又忐忑,生怕忽然有人闯进门来抱走孩子,一天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来,夫妻俩这才放下了心。  第三天,厂长通知李军去拿户口本,正式把女婴的户口落在了李军的名下:李蓉蓉,与户主关系,长女。看着户口本上的名字,夫妻俩喜极而泣,激动地相拥在一起,我们有孩子了,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李军和王丽的父母都在乡下,老人不识字,李军担心他们照顾不好女儿,就让王丽请了长假专心照顾女儿,李军因为工伤成了残疾,是厂里的功臣,厂长二话没说就给王丽批了一年的假期,工资照发,让夫妻俩感激不尽。  夫妻俩把蓉蓉看做自己的心肝宝贝,奶粉要喝最好的,尿布要用最柔软的,衣服要用纯棉的。有了这个孩子,家里时刻充满着欢声笑语,夫妻俩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每天下班吃完饭后,俩人就抱着女儿到公园湖边散散步,不时地逗逗女儿,女儿咯咯的笑声,就是他俩最喜欢听的美妙音乐,听在耳朵里,美在心坎上  三  在李军和王丽的精心呵护下,蓉蓉长大了,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小嘴甜甜的,人见人爱,夫妻俩高兴得合不拢嘴。女儿几乎完美,唯一不足的是脾气很倔,她拿定的主意,谁说也没有用,一定做到底。很多时候还很叛逆,和爸爸妈妈唱反调。王丽有时候就生气地呵斥她,李军总是宽慰地说:孩子长大就好了。蓉蓉脑瓜很聪明,却不好好学习,好不容易读到了高中毕业。不读书了自由了,李军担心女儿无拘束学坏了,就想让女儿进工厂上班,蓉蓉嘴一撅:哼,又脏又累,我不干!她自己则在一家咖啡厅找到了一份工资不高的服务员工作,看女儿高兴,夫妻俩也就没有干涉了。工作了没多久,心细的王丽发现女儿变了,变得爱唱爱笑,也爱打扮了,下班常常不按时回家,王丽看出了端倪,担心地对李军说:蓉蓉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孩子太小了,我们可要替她好好把把关啊!  果然,蓉蓉恋爱了,男孩是咖啡厅的歌手,叫高翔,一脸的青春痘,留着长长的披肩发,穿着花里胡哨的上衣,第一次上门就让老两口很反感,这样的流里流气的男孩没有半点安全感,怎么可把自己的女儿放心地交给他呢?  蓉蓉说:爸,妈,你们的审美观过时了,这叫潮流,也叫潮男,女孩都喜欢这样的男孩子!  王丽说:蓉蓉,你还小,过两年再说吧!  蓉蓉反驳道:我二十岁了,已经是成年人了!  蓉蓉,这样的人不实诚,把你交给他我和你妈妈不放心,赶紧离开他!李军黑着脸,第一次训斥女儿。  爸爸,这是我的选择,你们无权干涉!蓉蓉的犟脾气上来了。  我是你爸,你就要听我的!平时女儿很倔,做啥事都能忍让,但是这是关乎女儿一生的幸福,李军绝不能忍让。  爸,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非高翔不嫁!  你嫁给这小子,我就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李军真火了,第一次向女儿吼。  断就断,没有你们我照样生活得很好!蓉蓉怒气冲冲地跑进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妈妈在身后哭喊着叫她也不理,李军气得身子直发抖,好,你走,这辈子你不要回来,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四  蓉蓉和高翔住到了一起,她把租来的那间小房子布置得温馨舒服,每天下班后两人牵着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一起吃地摊,蓉蓉幸福极了,在她看来,这就是阳光灿烂的甜蜜日子!不久,蓉蓉感到身体不适,月经也有两个月没来了,是不是怀孕了?她拽着高翔去医院检查,果然怀孕了,自己要做妈妈了!那股高兴劲无以言表。  高翔却黑起脸说:做了,我不想要孩子!  蓉蓉抚摸着肚子说:不行,我要生下他!  她沉浸在做妈妈的梦里,抚摸着一天天凸起的肚子,在幸福中等着孩子的来临,却没有注意到高翔的变化。就在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高翔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子,抛下她带着那个女孩去了另一个城市,随即换了手机号码,蓉蓉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气得哭啊骂啊,有人劝她打掉孩子,她的犟劲又上来了,不,我必须生下来,我自己能养活!说得轻巧,做起来蓉蓉才知道是多么的难。死去活来疼了两天,她在医院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婴,她感到了做母亲的幸福,可望着旁边病床上那些年轻妈妈被亲人围着嘘寒问暖的,她的眼眶不由地湿湿的。此刻,她渴望有个人能来陪陪自己,她想到了高翔,想到了妈妈,但她知道他们都是不会来的。  幸好蓉蓉还有个发小媛媛,媛媛的家距离她家不远,两人一起上的幼儿园,一起上的初中高中,高中毕业后媛媛进了超市她去了咖啡厅,下班后两个人还是经常见面亲如姐妹。正在蓉蓉无助的时候,媛媛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保温桶,里面盛着熬好的鸡汤,她紧紧握着蓉蓉的双手,蓉蓉,祝贺你做了妈妈!  蓉蓉喝着媛媛一勺一勺喂的香喷喷的鸡汤,两行眼泪不禁落了下来  媛媛嘻笑道:羞羞,做妈妈了,还哭?  蓉蓉含着热泪说:媛媛,谢谢你,我幸亏还有你!  傻话,我永远是你的死党!鸡汤好不好喝?我可是煲了仨小时呢!一边戏说着,一边盯着女婴的小笑脸,随手摸起了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蓉蓉,你女儿好可爱啊!  五  媛媛给女孩取名叫娇娇,寓意为娇娇嫩嫩的小女孩。媛媛每天下班后总是第一时间来到出租屋陪伴她着照看孩子,两个大女孩逗着一个小女孩,出租屋里总是荡漾着她们快乐的笑声。媛媛每天都会用手机拍几张娇娇的照片,蓉蓉很是奇怪:媛媛,你这是干什么?媛媛俏皮地说:不懂吧?我要记录下娇娇成长的点点滴滴额!  蓉蓉的奶水很少,娇娇喝奶粉就成了一大开支,她存的那点钱早就花光了,奶粉,衣服,日常用品等等等,怎么办?蓉蓉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媛媛一拍胸脯,表态:放心,有我呢,我就是你娘俩的坚强后盾!  她的那天真顽皮的神态把蓉蓉给逗笑了,果然,媛媛说到做到,奶粉,白糖,尿裤媛媛都源源不断地送来。  蓉蓉感激不尽:媛媛,我该怎么感谢你?  媛媛歪头笑道:谁让咱是铁哥们呢?记住,咱俩都是娇娇的妈妈,说好了,以后不许耍赖啊!  有一天,蓉蓉病了,病中的她想起妈妈包的馄饨是那么的香,好久都没吃了。媛媛把娇娇放到了床上,转身欲走,这还不简单吗?我让我妈包给你吃,还放虾仁吗?  嗯。蓉蓉点了点头。  两个小时后,媛媛提着满满一保温桶馄饨回来了,热腾腾的馄饨香气扑鼻,蓉蓉风卷残云般两碗下肚,细细回味,很熟悉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她不仅狐疑:媛媛,是阿姨包的吗?  媛媛说:是啊,怎么不合你的口味?  蓉蓉脸色暗了下来,这种虾仁馅的馄饨我最爱吃了,妈妈经常给我包。可是我伤了妈妈的心,她再也不会包给我吃了  你呀,还有我妈妈呢,就当是你的妈妈了,以后我让我妈常给你包!  果然,隔三差五媛媛总是带馄饨来。  娇娇五个月了,母女俩的开支越来越大,蓉蓉觉得不能再拖累媛媛了,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可是娇娇怎么办?看着咯咯笑的女儿,蓉蓉为难了,媛媛说:咱们请个保姆吧?  说的轻巧,保姆一个月要两千块的工资,还有吃喝,我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保姆的费用,不行!不行!蓉蓉连连摇头。  蓉蓉,我看还是让你妈带吧,这么长时间了,她的气也该消了,毕竟你是她的独生女儿。  就是难死我也不会求她!一提到她妈,蓉蓉的火腾地就上来了。  犟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妈早就消气了,跟她说个好话不就得了?看着蓉蓉脸色凝重,媛媛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死党,真拿你没办法,我想想办法吧!她推门走了出去,又转过身来说:别急,等我的好消息!  晚上,媛媛下班回来,她把买来的食物摆在了桌上,拉着蓉蓉的手喜滋滋地说:快来吃饭,庆贺庆贺!  蓉蓉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我都愁死了,有什么可庆贺的?  我给你找到免费的保姆了,难道不值得庆贺吗?  真的?吹吧,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蓉蓉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瞬间反应过来,她虎起脸问:你说的是我妈妈吧?我告诉你了,宁可讨饭也不会去求她!  傻丫头,是我妈,我妈两年前就内退了,在家闲得无聊,我把你的事告诉了我妈,你猜她怎么说,说刚巧闲得寂寞,难得有个孩子作伴。蓉蓉,你说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刚巧砸到了你的头上啊!  蓉蓉明白媛媛的妈妈是在帮她,感动得泪花点点,媛媛,谢谢你,谢谢阿姨,等以后我会报答阿姨的!  什么报答不报答的,都是自家人!我妈说了,明天你就可以把娇娇送去,她可是急盼着呢!  第二天,蓉蓉就把女儿送到了媛媛家,交到了阿姨的手里,自己在一家饭馆找到了一份工作,晚上下班后就去接回女儿,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女儿有人照顾了,蓉蓉感觉生活又充满了阳光。  从此,蓉蓉每月发了工资,总是交给媛媛的妈妈一半,媛媛的妈妈总是推脱不要,蓉蓉感激地说:阿姨,没有你和媛媛,就没有我和娇娇的今天,您一定要收下!  媛媛的妈妈没办法只能收下了。娇娇生日的那天,媛媛的妈妈把一张存折交到了蓉蓉的手里,说:孩子,这是这半年来你给我的钱,我一分都没花,权当我给娇娇的生日礼物!  蓉蓉感动得热烈盈眶  六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娇娇上了幼儿园,早上蓉蓉把女儿送去,晚上媛媛的妈妈接回。  那天晚上,蓉蓉还没有下班,媛媛慌慌张张地跑来拉着她的手惊慌失措地说:蓉蓉,快和我去医院,李叔被车撞了!  蓉蓉一愣:那个李叔?  你爸呀!  蓉蓉心里一紧,随即甩开了她的手:你吃错药了吧?  媛媛气急败坏:你个猪脑子,他是接娇娇的时候被车撞倒的,他把娇娇推到一边,车轮从他的腿上轧过去快走,到医院再说!  蓉蓉一听懵了,不是阿姨接吗?  蓉蓉看她无动于衷,终于忍不住了,说:傻丫头,你真傻啊!这几年一直是叔叔阿姨照顾娇娇,她嘴里的姥姥姥爷就是叔叔阿姨。  蓉蓉一脸的茫然。  媛媛看瞒不住了,就把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蓉蓉:你知道吗?从你离开家的那天,你就成了阿姨的心病,你怀孕期间喝的营养粥都是阿姨给你熬的,你生娇娇的时候费用是阿姨给的,娇娇的奶粉、衣服、鞋帽、你的生活费房租都是叔叔阿姨给的,你吃的馄饨也是阿姨包的,后来你上班,娇娇没人带,是阿姨出的主意,每天你把娇娇送到我家,阿姨叔叔就来接走,晚上再送回我家你再接走。为了照顾好娇娇,阿姨办了退休,这几年阿姨叔叔为了你操碎了心,他们担心你生气,一直让我瞒着你,也不让你女儿告诉你。今天下雨路滑,叔叔抱着娇娇横穿马路,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汽车,就在被汽车撞倒的一刹那,他把娇娇推到了一旁,汽车撞到了他  媛媛的话让蓉蓉如梦初醒,她飞也似地跑出了门去  父亲李军躺在医院里,幸好没有大碍,只是小腿骨折,当他第三天从急救室出来,看到的是女儿满含泪水的眼睛,忍着疼痛笑了。他心疼地看着女儿,慈爱地对女儿说出了四年来的第一句话:蓉蓉,回家住吧,这样省得我和你妈妈像搞地下工作似的。  他这幽默话把病房里的人都给逗笑了。  七  房门开了,母亲王丽扶着拄着拐杖的父亲李军满脸笑容地迎候在了门口。  姥姥姥爷,我来啦!娇娇松开妈妈的手扑了过去  爸,妈,我错了蓉蓉泪如雨下  王丽一把把蓉蓉搂在了怀里,哽咽着说:孩子,你受苦了,怪妈妈太狠心了,让你在外面遭罪了  李军牵着外孙女的手,笑呵呵地说:看你们娘俩,快进屋先吃饭哦,我肚子可是抗议了,吃完饭我和娇娇看电视,你娘俩好好地哭  娇娇天真地说:我肚子也抗议了,姥爷你听,它在咕咕叫呢!  好,好,有娇娇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哦!李军一瘸一拐地牵着孙女的小手走进了屋里,蓉蓉扶着妈妈有说有笑地走了进去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蓉蓉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