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1-14 20: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菊韵】往生(小说)

往生(上)
  那年我赔了很多钱,像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一个猛子扎入商海,多经沉浮,九死一生爬到岸上,才发现,自己已成孤家寡人,家徒四壁,人心险恶,每天打电话的全是讨债人。
  身体累到极限,思想不敢向前,想变个蜗牛背上自己的壳在阴暗的角落不被关注,甚至去原始森林中做个野人,不让我见这世界。
  可是良知尚存,债,是要还的,不是躲欠逃的。而想翻身,无分文。
  高利贷,原名叫驴打滚,现在叫社会融资。
  找到这个关系时,人家问我拿什么抵押,我说只有房子,买时三十六万,尚有贷款二十万,人家问我借多少,我说得两百万。
  人家看看我,没打听清楚融资条件吗?
  我说打听清楚了,我别无他路,想试试。
  那人看了我二十秒,我也静静看他,然后他说,我打电话问问。
  那人要问的人,叫大熊,社会上虎哥龙哥豹哥鹏哥很多,听着威武,而有人叫熊,还叫大熊,需要别人请示的大熊,我以为,很不同凡响。大熊这名字,我没听过,事实是这人不是本地人,后来我很感激和我对视二十秒的人,人家叫他鹏哥,在本地也是大名鼎鼎。
  大熊有事来济南,答应和我见一面,鹏哥一直没告诉我,他怎么说服大熊,见我一面的。
  那是一个月后了,这一个月,我给所有债主发了信息,一个月后给交待。然后重新换了号,只有一个联系人,鹏哥。
  这月,我原想去东北老林散心,但去老林,也要花钱,最省钱的方式,躺在家,不看电视,不用电脑,不费电,一日一餐清粥素菜,睡觉,减肥。
  终于有了鹏哥的电话,有时间过来,绅士山庄。
  这地儿我熟,济南南郊不远,山不大,却是整座山的建筑,而且全封闭。
  我说我进不去。
  山脚下,我两点半去接你。
  谢谢。
  姐,我听说过你,也看好你,所以机会难得。
  这是鹏哥第一次叫我姐,一路上打车过来,我都在想他这话,他听说过我,看好我,让我抓住机会。这是我两年来,听到的最温暖,最鼓励的话,让我一路都在泪奔。
  而后我才想,大熊是什么人,应该是五大三粗的社会大哥吧,一定比鹏哥地位高得多,但鹏哥大熊哥都没叫,就叫大熊。
  跟随鹏哥进房间,我甚至没兴趣看这山庄,土豪得瑟的绅士山庄,鹏哥接我时说,大熊的。
  我是想过见面的,没有任何抵押,怎么开口,若是小姑娘卖身也罢,年过四十姿色全无,卖身也值不了几个钱,鹏哥,他是看好我哪儿?怎样为我争取到这机会。
  客厅很有品味,不像山庄名字那么土。
  而大熊,出乎我想像,不高不矮,偏瘦,小平头,米黄的风衣在这几年过时了,但在他身上竟然有种上世纪中叶的年代感,面色稍白,唇红,单眼皮,眼不大不小,很亮,整个人干净,并不见什么气势。
  鹏哥见我愣着,介绍,大熊,这就是周轩姐,轩姐,大熊。
  我不知道是上前还是怎么办,笑笑,大熊好。
  他并未起身,脸色依然,示意我坐,鹏哥打声招呼出去了。
  我侧身向他,努力让自己变得会说话些,给您添麻烦了。
  他端茶喝了一口,示意我喝,才感觉他说话不紧不慢,语气不轻不重,淡淡说,喝茶,正宗的大红袍只有十几棵树,这茶可以喝。
  我知道,遇上了真人。我也知道,接下来,不必开口了,两百万,对我来说现在是事业生活尊严人命,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九牛一毛。
  果然,他看着我,今年做什么?
  先还帐,必须还的,七十五,能挺一年的先挺着,剩下的还是老本行,漆墨。
  一定要做这行?
  我只懂这行。
  为什么失败。
  关于这个问题,我从失败那天起就在反省,市场萎缩?技术不过?用人不当?但所有问题,追根问底,还是我的问题,寺庙里能卖梳子,你敢说市场萎缩?大学的专业,至今没离本行,技术不过关你敢怪别人?人祸就更是自己的问题了。
  我不由叹气,苦笑,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生意做技术做市场,不懂财务不懂进退。
  他在喝水,我看看他,我没任何抵押,房子就算押给你,也值不了几个钱,今年再赔,弄死我也没什么给你了。
  他放下茶杯,起身,双手插在风衣兜里,看看我,押你吧,今天是四月二十三号,明年这日子,如果你还不上款。
  明年肯定还不上。
  你要多长时间。
  三年。
  好,三年,如果你还不上,跟我走。
  卖零件儿?
  他笑笑,卖零件也卖不这么多,你知道两百三年后多少?
  我摇头,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押就借我,三年后真还不上呢?
  跟我走。
  哦,是,你刚说了。
  他没再坐的意思,我站起来,签协议吗?
  当然。
  他提高声音,志刚。
  旁边房门打开,进来一帅气的年轻人,手里有协议有笔。
  早做好的?两百万,三年,到期本利计五百万,还不上,由大熊处置。
  处置!??
  我拿起笔,五百万,那是个什么利率,我不会算,处置?剐了?
  三年,如果我每天的每分每秒都在苦累过,到时,还是不能翻身,剐了,又有何妨!
  这字签了,牙都不用咬,我很平静。
  帅气的年轻人看我签字,周轩。
  是。
  开户行帐号,加微信,发过来。
  好。我和年轻人互加微信,发帐号。
  年轻人看看大熊,好了。拿协议和笔走了。
  大熊转向我,马上办,即时到帐,注意查收。
  谢谢。
  我除了无底气慌然的说谢谢,不知道再说什么。
  一直到鹏哥送我下山,他问我一句,成了?
  我说帐号发过去了,他说马上办。
  鹏哥好似很高兴,成了。
  我再说谢谢。
  鹏哥帮我打上车,上车后我紧紧捂着自己的脑袋,这是电影,甲方乙方,这是梦,绝对梦。
  手机响,二百万,到帐。
  手机在手里,久久不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重新换上老号,催债最紧的七十五万,联系,打款,其余的债我不敢轻易许诺,先把自己的工厂重新整理一遍,机器工人市场客户原材料,一项项比对,一项项精确,做好预算,这已是半个月后,半月后,给债权人打电话,给了还款的大致日期,有不高兴的,对不起,我死了,欠款成泡影。
  最后我才想,五百万,怎么算三年都不会有这么多营利,还要还欠款,还要继续经营,但,想来想去,没有后路,这次借贷,饮鸩止渴。
  来不及想三年后,只能顾当下,请工人,找原料,求客户,一分掰两半花,一天工作不计时,梦里都在谈客户,谈价钱在车上在车间。我来不及照镜子,来不及想自己是不是开心,什么七情六欲,奢侈!
  三个月后,第一批产品送走,收到一笔款,六十万,营利不多,三万,重新走入市场,重新找回客户,我只能物美价廉。
  那天,我给自己放了两小时假,去了全城很偏的一小饭店,一个小单间,一瓶啤酒是解渴的,一瓶白酒,能喝多少喝多少,和老板说,上完菜,别管我,请给我搬来两把椅子。
  我想好了,餐前把椅子摆好,喝多,就上椅子,好好睡一觉,这叫一醉方休,睡到自然醒。
  我是有些酒量的,啤的能来三五瓶,白的也能来七八两。
  我不知道那天竟然白酒未沾,啤酒两杯就醉了。所谓醉,我的眼睛有些朦胧,鼻子在发酸,然后,掉泪,掉泪喝酒,喝酒掉泪,菜,吃不进。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大熊进来。站在我对面,挺能喝。我只能看到他是大熊,口齿已不太利落,我举杯,大,熊,谢谢你,就算你,三年后,把我剐了,我也要,谢谢你。
  他坐我对面,拿过白酒瓶看看,给自己倒酒,还剩不满一杯。
  喝了八两?
  我拿纸巾给自己擦擦泪,擦擦鼻涕,酒量,还行,你吃菜,味道,还可以。
  他看看我摆好的椅子,准备在这睡?
  不要钱,我,谈好的。
  他端起酒杯干了酒,在我朦胧的眼中,很酷。
  我突然高兴起来,人生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你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活着好。我为我这两年多挣扎的拼命的活着,没有放弃逃避轻生而自豪,挺挺胸。
  挺也没料。
  你,说什么?
  菜不错。
  嗯,吃吧,尝尝回锅肉。我也夹一块,第一块。凑合,不过没我做的好吃。
  你会做饭?
  当然,做同样的菜,不同人做不同口味,要的是火候,我火候把握的好。
  他看看我,清醒些了?
  没喝多啊。
  说话舌头不大了。
  刚刚是酒入愁肠,你来了是酒逢知己。
  再来一瓶?
  好啊。
  他轻轻闭闭眼睛,睁开看我,真是不知死活的女人,你从不拿自己生命当回事吗?
  当啊,为什么不?
  没看出来。
  我是走投无路你知道吗?死,可太容易了,活着才难,活出个人样儿来才难。
  如果我不借你呢?
  再找人借,磕头,下跪,怎么样都可以,我不是要证明自己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这世上我要怎么努力,才能成功。
  还是证明自己。
  他在认真吃菜,不时插一句,我在说,不停的说,哭,说,说,哭。
  后来我一直在告诫自己,女人,不要喝酒,女人心海底针,没人捞得到的,一喝酒,全露了。
  记得我最后一句话,你到底为什么借我钱。
  模模糊糊他说,当然为钱。
  醒来,果然躺在椅子上,看手机已没电关机,起来身体打晃,开门叫人,有人上来说,醒了?
  麻烦,给我倒水。
  好。
  几点了?
  九点。
  太阳光亮,当然是上午九点,我说麻烦你们了。
  他,大熊,就这样走?到底为什么借给我钱,他为钱?看好我?三年能赚五百万以上?能还上他钱?这是笑话,就算我信心自恋百倍,我也没敢这么想,万一还不上呢,他要我干嘛?我有什么值五百万,贩毒?军火?
  大熊!我得人肉搜搜他。
  大熊搜不到,绅士山庄,依然搜不到,给鹏哥打电话,说吧,为什么,你?他?
  姐,我真知道你,初一,你高三,漂亮学霸,当过学校旗手。
  仅此?
  与世界为善。
  我沉默,好久才道?我可能真是。
  这是大熊说的。
  他知道我?
  任何借贷人他都要求调查。
  说他,什么人?
  姐,知道昨天他为什么去找你?
  我喝多了,他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
  他很奇怪,你问都不问他,查都不查他是什么人?
  这,奇怪吗?
  还有,你的生活为什么那么简单。
  简单吗?
  简单。
  这话我不懂,我问,大熊怎么找到这儿的?
  每个借贷的人行踪都在我们的视线内。
  我很清醒了,你的意思是,我在你们面前是透明的?
  你是,别人也不需要。
  我是?大熊,他真的确信我三年可以赚五百万,让他得利?
  我没问,他没说。
  我有些头晕,鹏哥,不管怎么说,我得感谢你们,没你们,我可能要没尊严的去借贷了。
  好好干吧姐,有事随时叫我。
  这又是一句让人温暖的话。
  温暖,但不能给人家添麻烦,遇到鹏哥已是上天眷顾,至于大熊,哪个大伽没点特殊爱好,我或者,对了他的脾性。
  想多无用,打车,工厂,继续奋斗。
  这年底,我赚了三十二万挂零,漏桶修补又装上了金,实属不易,赚的虽不多,但至少基础有了。
  大熊就不必,鹏哥,我一定得请他餐一次。
  没想到很痛快,姐,你哪天有空,我随叫随到。
  这痛快的声音让我开心,后天过年了,厂里也放假,把一切安排好,我说明天吧,午餐还是晚餐。
  晚上吧。
  好,你定酒店,今天济南的酒店随你定,姐请顿大的。
  那我可不客气了,君悦,怎么样?
  好啊,几点。
  姐在哪儿?
  厂呢。
  我去接你。
  不不,麻烦了,我自己打车。
  顺路。
  好,谢谢。
  以厂为家,我洗漱,穿上了最好看的衣服,这是对人家的尊重。镜子是没有的,所幸手机有这功能,不仅照,还自拍,不仅拍,还多次,还美颜。
  美过后,似乎回到三十岁的时光,留在相册里,或许有一天,也可以晒晒朋友圈,那得是重新站起来后。
  君悦听说过没去过,相当不错的五星。
  到时,进厅,灯光耀眼,突然感觉自己脚步轻了,心大了,呼吸顺畅了,眼光明亮了,环视四周,我并不怯场。
  鹏哥道,房间替姐定了,三五五。
  咱这儿鸡头白脸的吃一顿,得多少钱?
  鹏哥笑得开心,姐,知道为什么喜欢你吗?
  我盯他一眼,为什么?
  气场,心宽似海。
  心是挺大,别人胸大无脑,我是心大无脑。
  鹏哥又笑,老喜欢你了。
  我看看他,姐弟恋了?这才没说过几回话,没见过几面呢?不会是从初一就喜欢了吧。
  鹏哥站定,姐,不是我喜欢。
  谁?
  大熊。
  我也站定,开,国际玩笑?
  这房间是大熊定的,这酒店,是他的。
  他在三五五?
  鹏哥点头。
  今天鸿门宴?
  怎么是鸿门宴!
  不然呢?
  你感谢我没用,机会是大熊给的。

  2016年2月6日(腊月二十八)上午,TJ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乐鲲鹏,刚一到公司门口就听到同事兼好哥们王青羽在后面喊他:“鹏哥,明天除夕有什么安排啊?”

  乐鲲鹏苦笑道:“我能有啥安排啊?过年回父母那呗!怎么?你不回家?”

  王青羽道:“今年我不打算回去了,我怕我一回家我爸妈又得催我相亲去。”

  两人说着进入了电梯,乐鲲鹏问他:“你小子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啊?我看你最近不太对啊!有好事可别瞒着我!”

  王青羽说道:“鹏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啊!在这儿说不方便,等下了班咱哥俩边吃边聊。”

  刚出了电梯就听到一个女人叫住他们两个。

  “乐鲲鹏,王青羽你们俩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和你们说。”

  (说话这女人是公司是副总经理兼工程主管孙美丽,有着168公分的身高,傲人的身材,尽管已年近30岁了可至今没有男朋友,是个典型的齐天大剩。她性格泼辣,嫉恶如仇,所以大家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孙二娘,由于她的额头比和正常人比略显大两号,也有管她叫孙大头的)

  “完了,被孙二娘召唤肯定没好事儿”俩人心里想。

  “快点!我跟你们说话没听见啊?”孙美丽吼道。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去,并排站在办公桌前等着孙美丽的训斥。

  孙美丽看了看他们,关上房门转身说道:“知道我找你们过来干什么吗?”

  乐鲲鹏和王青羽互相看了看对方,摇摇头。

  “西城那片别墅区的规划设计图,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做完?我可告诉你们,春节放假回来那里就要开工了,你们让我怎么和老总跟客户交代?”

  “丽姐,您放心!我们年前肯定做完。”乐鲲鹏回道。

  “是啊!丽姐,就差两个区的预算方案没做了。”王青羽附和着说。

  “乐鲲鹏我问你啊,今天多少号了?啊?还年前做出来?你可是你们部门的主管,我告诉你,明天放假之前做不出来,不但今年的奖金没有了,而且还必须扣你三个月的薪水。”

  乐鲲鹏没说话,王青羽忙出来解释:“丽姐,其实也不怪鹏哥,这个......”

孙美丽不容王青羽说完,便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说:“你是想说你也有责任是吧,你还挺义气嘛!有难同当是吧?好啊,三个月薪水你也不要领了。”

  两个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孙美丽撇撇嘴,没敢再说话。

  孙美丽平缓了一下,双手抱肩走到两人身旁,说道:“我看 这样吧!今天晚上你们部门集体加班!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回家!”

  孙美丽的说话口气感觉真的和孙二娘一般可怕!

  乐鲲鹏和王青羽心里暗骂:“这死娘们儿真他妈够狠的了!”

  二人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停的说:“放心吧领导,我们就是不回家过年也要把它做完。”

  “你们快去吧!”

  二人转身刚要开门走出去,孙美丽突然叫住他们。

  “等一下,今天午饭你们就不要下去吃了,我会替你们叫外卖的。”

  二人很不情愿的答道:“那谢谢领导了。”

  两个人出了门,王青羽问乐鲲鹏。

  “鹏哥,你说这娘们儿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啊?整天到晚怎么这么多事儿呢?什么客户催得紧?我看就是她想在总经理面前买好!”

  乐鲲鹏苦笑道:“算了,兄弟!你再埋怨也没用,还是赶紧通知兄弟姐妹们今晚准备大战吧!”

  王青羽点点头。

  “鹏哥早,鹏哥早!”

  大家见乐鲲鹏来了分分打招呼。

  “大家过来一下啊,临时开个会。刚刚孙经理已经下死命令了,今天晚上加班加点,务必把西城别墅区的整体规划设计图纸和预算方案做出来。大家辛苦一下子吧!另外,为了赶时间午饭就不要出去吃了,孙经理替大家叫了外卖。好了,就这些,大家抓紧时间干活吧!”

  话音刚落,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嘀咕起来。

  乐鲲鹏摇摇头无奈的回到他的办公室,坐到电脑前看着屏幕发呆。

  铛!铛!铛!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乐鲲鹏的思绪。

  “请进。”乐鲲鹏应了一声。

  一位身着职业女装的美女,手里端着杯子走了进来。

张欣,设计部资料员,身高165公分,S形曲线身材,性格温柔善良。

  “鹏哥,我沏了杯咖啡,提提神吧!”

  “谢谢你张欣”乐鲲鹏回道。

  “不客气,那没事儿我先出去工作了”张欣不好意思的转身走了。

  乐鲲鹏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忙碌工作中便临近中午,王青羽唉声叹气的走进主管办公室。

  “鹏哥,快中午了让大伙儿休息下吧,看电脑看得眼睛都花了。”王青羽满脸不情愿说道。

  “行吧!反正今晚要加班,完不成任务谁都别想回家。”

  听乐鲲鹏这么一说,王青羽没敢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工作间继续埋头苦干!

  11点50外卖小哥的提着一个特大号保温盒上来气喘吁吁的问。

  “您…您好!美…团…外卖!请问谁…谁签收一下子?”

  乐鲲鹏出来一看送外卖的小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跑马拉松呢!

  “我来签收吧!我说这位兄弟你不会是跑步来的吧?怎么累成这样?来先喝口水!”

  乐鲲鹏边拿笔签字边问道。

  “我还真是跑步来的,我怕这个点儿路上车太多,你们又催的要命,我怕送晚了你们给我差评的话,我今天又白干了,况且离得也不算太远,才三里路。”

  外卖小哥喝了口水,表情显露出一丝无奈。

  喝完水擦了擦头上的汗接过签单提着盒子走了。

  乐鲲鹏听完,回头对王青羽轻声道:“肯定是那臭娘们儿威胁人家来着。我一会儿去她办公室得和她说一声,给人家个好评!多不容易啊,这大冷天的都能跑的满头汗!”

  王青羽点点头道:“没错,孙二娘的本质永远不会变,鹏哥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啊?”

  “不用了,你们赶紧吃饭吧!我去去就回来。”

  大家伙打开盒子一看,集体叫到:“哇塞!今天经理这是唱的哪一出儿啊?”

  一大份小炒肉,一大份鱼香肉丝,每人还有一份黄焖鸡米饭外加一瓶可乐。

  大家伙把饭菜端进乐鲲鹏办公室的茶几上,围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乐鲲鹏没心情吃饭直奔孙美丽的办公室。

  他刚到门口想敲门,孙美丽从里面开门刚想出来,眼前一站着一个人,吓她一跳。

  “乐鲲鹏,大中午的你不去抓紧时间吃饭,来我这儿干嘛?怎么?一个上午就做完了?”

  乐鲲鹏一听她说这话,心里气的都想一巴掌呼死她,但是表面上还要和颜悦色的。

  “丽姐,有个事儿想给您提个建议!”

  “什么事儿?赶紧说吧!”

  孙美丽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丽姐,是这样的!那个外卖刚才送过来了,送外卖的小哥一路小跑满头大汗,我以为他跑马拉松的呢!他说怕送晚了您给他差评,我看那外卖小哥也挺不容易的,所以…”

  乐鲲鹏偷看了一下孙美丽:“所以…”

  “你是想说让我给他个好评,别砸了他的饭碗是吧?”

  乐鲲鹏陪笑点头道:“要不怎么说您是领导呢,我一说就知道什么意思!”

  孙美丽用食指戳戳他的胸口说道:“你啊,还是先把你的本职工作做好吧!先保住自己的饭碗吧!啊…?该怎么做我自己知道,还不用你来教我!”

  孙美丽说完甩头向电梯走去。

  乐鲲鹏自言自语道:“什么东西?臭娘们儿,早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回到办公室,大家伙看见乐鲲鹏脸色不太好看问道:“鹏哥,怎么了?是不是老处女又难为你了?别搭理她,先吃饭吧!”

  乐鲲鹏倒了杯水,走过来说到:“哦,没事儿!你们吃吧,我没胃口。吃完了抓紧把工程预算做完,要不然今晚真的回不去家了。”

  说完,乐鲲鹏转身回到电脑前继续发呆。

  大家伙吃完饭各自忙去了,留下张欣收拾茶几上的东西。

  收拾完东西后,张欣又给乐鲲鹏沏了杯咖啡,等她再次走进来,看见乐鲲鹏靠在椅子上紧闭双眼,以为他睡着了,也就没敢打扰他。于是她轻轻的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转身带上门出去了。

  下午四点,张欣再次敲办公室的门,铛!铛!铛!

  “鹏哥,你醒了吗?有事儿和你汇报。”

  “哦!进来吧”乐鲲鹏有气无力的回道。

  张欣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对乐鲲鹏说:“鹏哥,好消息啊!今晚你可要请客喽!”

  乐鲲鹏一脸的疑惑。

  “什么好事儿?让你这么兴奋?还要我请客?”

  “经过我们艰苦的战斗,任务终于提前完成了!今晚不用加班了!”

  乐鲲鹏一听这话高兴的一把抱起对面的张欣转了一个圈,张欣顿时脸红起来。

      乐鲲鹏赶忙放下张欣,解释到。到

  “不好意思啊!我真是太激动了。你说的没错,今晚我做东咱们去KTV玩儿通宵!”

      张欣有些担心的问道。

  “对了鹏哥,你说孙总看了会不会鸡蛋里面挑骨头啊?故意找茬让咱们加班。”

      乐鲲鹏喝了一口桌上的凉咖啡,回身信誓旦旦的和张欣说道。

  “没事儿,以前怕她是因为咱们的确是工作没做好,让人家抓住尾巴了。现在不但做好了,还提前完成了,她要是再挑刺儿我绝对不让她”

乐鲲鹏瞬间感觉一阵轻松,浑身充满了力量和自信。

  张欣看到乐鲲鹏自信的神情点点头。

  “对了张欣,你出去告诉大伙儿一声,把资料存档好,收拾收拾准备下班了。”

  张欣嗯了一声,刚转身要出去,乐鲲鹏又叫住她。

  “等一下…算了,还是我去宣布一下吧!”

  说完便和张欣一起离开房间。

  王青羽见乐鲲鹏出来了赶忙上前邀功请赏。

  “鹏哥弟兄姐们儿给力吧?怎么样?晚上是不是安排点啥活动庆贺一下,给我们压压惊!”

  “你小子有点成绩就开始嘚瑟了啊?”乐鲲鹏拍了拍王青羽肩膀。

  “放心吧!我乐鲲鹏什么时候亏待过大伙儿?兄弟姐妹儿们,大家把收拾好东西,下班以后咱们去唱歌通宵,我请客!”

  大家一听齐声喊到:“鹏哥万岁!”

  “好了,你们先收拾一下吧我去找孙二娘汇报。”

  回头跟张欣说道:你把所有资料汇总一下备份完了传给孙二娘”看一下。”

        张欣说道。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菊韵】往生(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