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19-11-14 17: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知更鸟#第十四更 《读名家谈文章修改》

  这一节是谈写部分的尾声。写完了,补缺纠谬,或精益求精,要修改。古人有“腹稿”的说法,是说初唐四杰中的王勃,因为腹已成稿,所以成文之后可以“不易一字”。这是旁人吹捧。还有“文不加(添字)点(减字)”的说法,是说三国时击鼓骂曹的祢衡,因为才高,所以下笔便能恰到好处。这是自己吹捧。事实能不能这样?应该承认,可能还是有的。但这有如从树上掉下一根枯枝,恰好是合用的拐杖;不过就常情说,拾枯枝作拐杖,总难得恰好合用,所以还要修理修理。因此,在这方面,引昔人为榜样,我们宁可多信另一端的古事,就是要“易字”,要“加点”。这样的古事,历代笔记中记了很多,这里无妨引一两件,轻可以为谈助,重可以作教训。先说一位,是大名鼎鼎的欧阳修,传说他应北宋名宰相韩琦之请,为韩作了《昼锦堂记》,开篇云:“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内容雍容,文字典重。韩琦读完全篇,大加赞赏。可是过了几天,欧派人送来另一篇,说前一篇不妥。
  韩拿前后两篇对比,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后一篇开头换成“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加了两个“而”字。前后意义无别,只是后一篇,读起来显得更顿挫,更凝重。这是连声音的精粗也不放过。用力求好还不只这一篇,沈作哲《寓简》记这样一个故事:“欧公晚年,尝自窜定平生所为文,用思甚苦。其夫人止之曰:‘何自苦如此!尚畏先生嗔耶?’公笑曰:‘不畏先生嗔,却怕后生笑。’”晚年还改,并且改起来没完没了。说起没完没了,不禁想起自信心强、志气高、魄力大、外号“拗相公”的王安石,洪迈《容斋续笔》记他一件事:“王荆公绝句云:‘京口瓜州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吴中士人家藏其草,初云‘又到江南岸’,圈去‘到’字,注曰‘不好’,改为‘过’。复圈去而改为‘入’。旋改为‘满’。凡如是十许字,始定为‘绿’。”这位“拗相公”,连变法都未必考虑得这样周密,可是作诗却不轻易决定一字。——不惮烦而翻腾这类老古董做什么呢?是有所感而出此。我有时要看一些现在年轻人写的东西,其中很不少,不要说求好,甚至连再看一遍的耐心也没有,比如标点不全,落字,错字,别字,同是这个意思,这一行用“再”来一次,下一行用“在”说一次,这里用“既”然,那里用“即”然,等等;比这些较难驾驭的立意、遣词等毛病同样不少就不必说了。自然,手无缚鸡之力,求勉强扛鼎是不合适的;但关键不是“不能”,而是“不为”,就是说,写时不用心,又不想补救,修改。这类古事的教训是,名家如欧、王尚且如此,何况我辈呢!
  以下言归正传,谈为什么要修改。可以分作几项说。
  (1)一种意思,可用的表达方式(用什么词语,组成什么句式)不只一种,比如甲、乙、丙、丁等。几种之中可能有高下之别,动笔时所选择未必就是那个最好的。改,有可能把不好的换为好的,或较好的换为更好的。
  (2)动笔时,笔所随的思路有不很清晰的可能,因而表现在纸面上,就会在立意、条理、措辞等方面出现问题。解铃还得系铃人,所以补救之道只能是,过些时候,等思路清晰的时候清理一过,合的留,不合的改。
  (3)即使文章出于清晰的思路,过些时候再看,对于其中的某一点或某几点,也会想得比较周密或更加周密,粗中求细,也要改。
  (4)所谓过些时候,间隔可以相当长,这其间,我们会经历很多事,读很多作品,尤其读的作品里会讲到同类的内容,这我们就会受到启发。再看原来的文章,本来以为天衣无缝的有了缺漏甚至错误,至少是本来觉得这样说合适的,现在看来不如那样说更妥当,总之,会发现一些问题,所以也得改。
  (5)更是常情,人,只要不安于总是吃老本,就会逐渐提高。高了,看旧作就必致发见不足之处,所以也不能不改。
  改,有各种情况。以下由小到大,由粗到精,谈一些主要的,也只能算作举例。
  (1)规格方面的不妥和错误。这方面的问题,上一节刚说过,不重复。
  (2)明显的缺失。如落字、错字、别字之类,生造词语之类,造句错误(即不通)之类。
  (3)标点的不妥和错误。这方面的情况很复杂,只能举一点点例:严重的,如复句的两个分句间用了句号;斥责的句子(这哪里是开会!)和叙述的句子(我不知道他来不来。)用了问号;等等。轻微的,如对称的几部分之间用了分号,最后总括的话之前也用了分号(应该用冒号);引文之前有冒号,末尾点了句号,引号后半却用在句号里边(应该在外边);等等。
美高美,  (4)词语不妥。这概括地说容易,是应该用这个而用了那个。分类说就困难,因为情况千变万化:由轻微的差别(如“推崇”与“羡慕”,“鄙视”与“看不起”,等等)到重大的差别(如“团结”与“勾结”,“兢兢业业”与“苟苟营营”,等等),中间可以插入一大串。幸而道理很浅显,可以不多说。
  (5)句法不妥。这指的是句式选用不当,因而表达能力受到影响的那些。情况自然很复杂。例如:意思不很鲜明的换为鲜明的(如“我不觉得有任何不合我的心的地方”→“我完全同意”):为了突出当事人的主动性,换被字句为把字句(如“要考的功课都被我温习完了”→“我把要考的功课都温习完了”);为了情调委婉,换直陈句为疑问句(如“这样做很好”→“这样做不是很好吗?”);为了化板滞为轻快,换长句为短句(如“我对于是上学好还是就业好这样的问题是必须考虑考虑之后才能回答的”→“上学好还是就业好,我要考虑考虑再回答”);等等。
  (6)词、语、句的增减。作文有如打仗,要一个战士发挥一个战士的作用,而且要发挥最有效的作用。中国传统的文章风格是求简,要求意备而文省。鲁迅先生也说过将无用的字、句、段删去的话。近些年来,文章的通病是废字废话多,所以所谓“增减”,应该特别重视“减”,就是把凡是删去不影响意思表达的词(尤其虚词)、语、句都删去。当然,少数地方没有说清楚,或者应该说而没有说,也要增。
  (7)分段不妥。全文有总的主旨,各段有分的主旨。分的主旨,内部要能合,对外要有别,这是分段的原则。不合这个原则的:不能合的要拆散,即多分段;不能别的要归拢,即少分段;分合不妥的要另分段。
  (8)次序不妥。即条理有问题。作文,怎样算作有条理?这要就事论事,看是什么内容,选用什么写法,难得一概而论。因此,这里只能说一句说了等于不说的话:发现意思不显豁是由于条理不合适,应该不怕费事,甚至大换班,首尾颠倒,也要在所不惜。
  (9)内容不妥。这也可大可小。大可以大到全篇要不得,如意思错误,见解平庸,或者与人雷同,等等,那就应该扔掉,或者效法古人,用它覆瓿。一般说,内容不妥,绝大多数是部分有问题,那就哪里错了哪里改:不该说的删,该说而没有说的补,说得不对路的换成对路的。
  (10)修辞方面的推敲润泽。修辞是个百货大仓库,包罗万象;还有,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甚至只要求举例也很难。这里只好偷巧,还是拉古人来解围,如王荆公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欧阳文忠公的“仕宦而至将相”的“而”,都是用力修辞,以至追求到颜色和声音。我们应该学习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成篇之后,用心捉摸,把勉强可用的改为鲜明生动的。
  (11)题目的变动。这像是很奇怪,文章是对准题目作的,怎么会有变动题目的情况出现呢?事情是这样:有时候,就题作文,忽而兴之所至,连类而及,写入不切题的内容,而偏巧,文章写得还不坏,这就不应该削足适履,而应该爱护足,把履换一换。标题也是一种技术,甚至艺术,利用它,有时候可以点铁成金,至少是化险为夷。比如题目是“校园”,写完一看,校外也写了不少,而且写得相当好,难于割爱,那就不妨把题目改为“校园内外”,这不就水乳交融了吗?(12)篇幅的调整。前面谈题与文的时候曾提到,小题可以大作,大题可以小作,这与篇幅的调整有关系。这里想谈的不是那样的大道理,而是应付有时候会遇见的编辑先生颁布的小条例,比如电台广播稿,半小时,字数多不得过五千,少不得少于四干八,报纸副刊“花边文学”常常更严格,必须一千以内的若干字,等等。怎么办?起草的时候自然不能像银行数票子那样,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只能心里大致估计着。写完算字数,难免多一些或少一些,为了遵照办理,也要用修改来解决,多,删,少,补。
  此外自然还有种种问题需要在修改中解决,可以准上例,相机处理。
  下面谈谈改的时间。
  (1)边写边改。我的经验,写文章,写了一些,尤其中间停一会的时候,继续写,常常要念念前面的,以期意思和语句能够串下来。念,会发见一些小的不妥,要随发现随改。
  (2)写完即刻改。文章写完,要通读一过;通读中发现不妥和错误,当然要改。这时的修改,因为思路没有大变化,多半是较轻微的变动。命题作文,定时交卷,自然只能采取这样的修改形式。
  (3)以后陆续改。如果不是定时交卷,过些时候改,效果会更好。理由前面已经说过,不重复。这样的修改,常常会有较大的变动,时间越靠后越是这样。不过俗话说,丑媳妇难免见公婆,一般说,写成了总不能永远放在抽屉里。因此,写完与定稿之间究竟以多长时间为宜,要灵活处理,难于画一。不过原则是,多改比少改好,远改比近改好。
  以上所说都属于自力更生的范围。有时候,甚至常常,或说最好,是利用他力,就是请别人看看,提些意见,然后以之为参考,修改。俗话说,旁观者清,参考别人意见,常常可以更容易补救偏颇缺漏的毛病。自然,别人的意见未必都可取,要慎重考虑,平心静气地定取舍。
  最后,还要记住,无论怎样修改,做到天衣无缝是很难的,或说办不到。因此,修改的目标不过是,由消灭缺失而渐入佳境,而不是十全十美。十全十美是极限,能够因修改而渐渐接近它,至少是趋向它,也就可以满足了。

原文出自:http://www.chinadmd.com/file/63xvcitewzxusiaptsst6pvi_1.html

原谅这篇文字几乎全是原文摘抄。这篇文是针对科技论文修改的一些方法,或许这种文对于大多说人来说没什么重要意义。但对于我却是受益匪浅的,所以几乎全文摘抄以便收藏。

最近一直在为公司做各种商业计划书和各种文案,虽然我不是主写,但是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真的有点头大。这种东西写起来既枯噪乏味,又不允许出错;我不能向平时写文那样任由思绪遐想,必须是严肃严谨又恭敬的态度,还要依据大量科学依据和实验数据,写起来真的累人。

这几天真的是又累又烦又茫然,无意中看到这篇文犹如饥渴时遇到了甘甜的泉水,在这里感谢原文作者的辛苦付出。

原文如下:

怎样修改文章.

首先,我们先弄清楚什么是修改文章

修改文章,就是把文章中存在的毛病改正过来,使文章变得准确、鲜明和生动。

修改什么?总的精神应该是发现什么问题修改什么问题,发现哪里有问题就在哪里修改,力求做到观点和材料统一,内容和形成统一。

具体地说,包括修改观点,修改材料,修改结构,修改语言和修改标点符号等。

修改观点

首先要从内容上通盘考虑,即一般都要有一个统率全文的基本观点。在基本观点统率下面,可能有几个的观点。不管基本观点还是小观点都应该正确和鲜明。

初稿往往不符合这个要求,或观点错误,或观点不鲜明突出,或观点有片面性;其次是论点与小论点的关系符合逻辑,做到严密。随着认识的深化,发现了问题,就应动手修改,不断提炼。

修改材料

有时,由于缺乏某些材料,文章就不够完整,不够全面,不够充分。遇到这种情况,就要增添某些材料,使文章变得完整、全面和充分;有时,多了某些材料,就会显得臃肿,不够集中和突出,遇到这种情况,就要削枝强干,删掉某些材料。

修改结构

结构是全文的骨架,主要解决材料的安排问题。先说什么,中间说什么,最后说什么,怎样安排层次和段落,怎样过渡和照应,怎样开头和结尾都要认真考虑,做到完整严谨和匀称。如果发现残缺不全、松散混乱和轻重倒置等情况,就要进行修改。

修改语言

文章的内容,要靠语言表达。要使语言表达得准确,鲜明、生动,一定要下苦功夫推敲,反复修改。修改语言的范围是相当广的,如把不准确的改为准确的,把啰嗦的改为简洁的,把干瘪的改为富于表现力的,把方言和古语改为普通话,等等。

修改标点符号

标点符号也是文章的有机组成部分。用得恰当,就能如实地表达文章的内容,用得不恰当,就会害意,造成混乱。用错标点符号,指该用这一种标点符号却用了另一种符号等,发现这些错误,都要一一改正。

附1:

科技文章中常见的毛病

科技文章中常见的毛病,总的来看可归纳为两大方面十个问题。

1、文章内容方面:

题目不贴切,结构不合理;

概念不清楚,论点不明确;

数据不准确,运算有错误;

揄不严密,论证无逻辑;

分析不客观,考虑欠全面;

2、表现形式:

修辞不讲究,语句不精练;

符号不统一,图表不美观;

字迹不清楚,标点用得乱;

款式不规则,引文项不全。

下面分别介绍这十个问题。

1)题目不贴切,结构不合理

题目是映入读者眼帘的第一个信息。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读者是否阅读此文的关键,所以,标题是否醒目、明了、贴切,将直接影响文章的传播效果。但是,有的作者偏偏在题目上不认真,常现出以下几种毛病:

① 不贴切。有的题目与文章内容不符,题目指的是一回事,内容讲的是另一回事。

当然,如果你就想做标题党,写爆文便另相别论。

② 笼统。题目没有鲜明而准确地概括出文章内容。如“反应速度的研究”这个题目就很笼统。研究的是什么 反应速度?看不出。

③ 过长。有的标题长达六、七千个字,既不便于读者一目了然,也不利于图书及情报人员检索编目。

④ 过高。有的人喜欢把题目命得高于实际内容,而内容实际上却没有达到这种深度。 在结构上常有以下几种毛病: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知更鸟#第十四更 《读名家谈文章修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