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3-21 02: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聊聊旅游美高美

旅游现在火了,旅游信息全国范围内爆炸,辐射到了世界各地。高质量的旅游,是种时尚,是种心态,是种价值观的改变,更是一种能力的体现。我也爱旅游。 之前老公总是到北京以外的其他城市出差,有固定的住所,我经常带孩子去小住,并游览当地的城市;后来我们时常在京郊体验山峦叠嶂和山水农家,再后来我们去名山登高,去海边度假。可我发现我对旅游的爱好简直是过于肤浅和表面了。很多时候根本体验不到游览的快乐,以致现在都不想轻易再去出游。比如:渐渐的感觉,只要是城市,都是无异样的钢筋水泥;所有的大山名川,都是盘山或宽或窄的楼梯,与其说爬山,还不如说是在上着不知多少层的高楼;山水田园和阳光海滩也十分类似。最共同的特点:人群密布!怎么才能真正达到旅游消遣,愉悦的目的呢?体验真正的高质量的旅游呢? 内容来自旅游有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带上旅游的心情,去理解,去感受。然而我们一家去旅游就是单纯的旅游,人文,地理,风俗都没有提前预习下,没有提着什么兴趣就去了。本来都是粗浅的一观,然而,仅是为了出去而出去;再加上一家三口,老公一路看着手机,孩子嫌累一路嚷嚷,情绪立马扫地。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今年不想出去旅游,但游记没少看,我感觉不是旅游胜似旅游。对于游记的阅读,我习惯关于某一个地域的游记,一次读三本以上不同作者的书籍,看看地理,历史和文化风俗角度不同的表述。比如说欧洲,读一本一对年轻人的有爱情浪漫色彩的“欧洲穿行”记,基本上是一本谈情说爱的流水账并配上半本篇幅的照片。好处是路线,交通和地形十分明了。再看一本某位在欧洲某国有生活,居住和工作经验,并闲暇时旅行的游记;这类书能将文化,习俗,街头巷尾,名胜文化历史得以细致的阐述,并把这些文化现象渗透到当地人的生活中加以举例说明。这样的游记是比较深入的,但形式上比较散乱。最后一本就是欧洲人的经济发展,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通过这样的了解,相信去欧洲旅行的话,一定不会是人们常说的那种“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景点拍照,回来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另外,旅游也不一定非要计划的特别严谨的。有些波折,有些奇遇,有些出乎意料的收获,也是旅游一项特别重要的乐趣和回味所在。比如,在我大二的时候,同宿舍一同学某天突然带了一个加拿大男人回来,说是从王府井捡的,那人跟她说了很多话,她都听不懂,就领了回来。当时宿舍里我们英语口语都很差,我从勉强交流中得知他是走丢了,并且饿了。我们带他到食堂里吃了碗面条,惊奇的发现那筷子用的是极好的。后来,他要求带他参观我们的学校,说他是大学毕业后的一趟旅行,交流的方式是他边说,边用王府井书店买的那本特别坑人的英汉拼音字典完成的。 他独自出来旅行,途经中国,日本和韩国。他走的时候非常激动,说这是他在中国的最后一站,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站,因为遇到我们。两年后他发邮件给我,问我毕业了要不要到加拿大旅行,并且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又过一年,他用FACEBOOK联系我,给我分享了他结婚的照片,我也将结婚的照片分享给了他。他来中国旅行度蜜月,我帮他们定了家庭公寓,他和他的老婆来到北京,邀请怀孕7个月的我和我老公去了全聚德,并送给我未出生孩子一身漂亮的小衣服。一年后,他的女儿出生,我们一直保持联系,直到中国关闭了FACEBOOK和我的雅虎邮箱。这样的旅行,谁不期待呢?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我本人也特别期待高质量的旅行,希望能够非常投入,并有一些计划之外的小插曲。希望旅行是真正的一种懂的感受,一种未知的探索,一种全新的体验,更是一种永久的回味。 清风文学网首发清风文学网:http://www./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文征明的名画《东园图》表现了明代士人宴游的场景 晚明是个天崩地裂的时期,这个时期的文人无法在政治上实现经世济民的抱负,日渐衰败的政治使得他们无心于政事,为了弥补在官场失意的痛苦,部分士人开始倾向徜徉于山水的旅游生活。于是,另寻安置其心力的领域,如山水、文学、绘画、宗教、游乐、美食等。与此同时,晚明游记小品文发展到一个成熟的阶段,其所标榜的一种新生活形态为时人所追求。晚明文人好游,游必有言,游必有记。个人独特行旅体验的游记书写呈现小品化倾向,它不同于唐代的诗人游记,也与宋代哲理游记不同,晚明文人的游记小品文表现出两种价值取向:才情抒写与学理探求。 才情抒写 才情抒写是晚明文人游记小品文的主流价值取向。晚明文人的旅游活动主要是宦游和冶游。宦游实际上是一种政治与旅游的结合体,为官文人在政事之暇,流连忘返于山水之间,了解当地的民情、风俗,使个人生活更加风流蕴藉。冶游是晚明文人旅游生活的主要形式,浏览岩壑,寄情山水,寻师访友,寄迹曲中,这是冶游生活的基本特点。 在宦游与冶游中,晚明文人创作了大量的才情抒写作品,这类作品以公安袁宏道为代表,其游记少有政治、人生抑郁之寄托,内容多半为描写自然风光,注重生活情趣、内心情感的性灵书写,基调是尚真、尚俗、尚趣,所呈现出的特色多半是追求个人的生活情趣、享受生命。他书写自己独特的游赏方式,故作风雅之态以追求与众不同的游兴与品位。如《雨后游六桥记》呈现出一幅悠闲、追逐声色的画面。《满井游记》所写的则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山水之情。袁宏道以真、俗之笔来写游记,其内容风格以情为主,山水描摹次之,经常呈现一种热闹的游玩景象,流露出世俗化的情趣。 通过这些才情抒写类作品可以看出,晚明文人的目光由社会政治开始转向自我,从纵浪大化中去寻求生命与自然相融合的个体价值,尽量远离世俗的人间烟火,在冶游小圈子里重建生命的乐土,并以此寻求个体生命的解脱。公安三袁,竟陵派的钟惺、谭元春及张岱等人都是这一类型的知识分子。在对政治现实、社会责任的逃避中,他们显示出一种纯粹个人行为的消极反抗。就晚明旅游风尚兴盛而言,晚明士人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以及自我意识的觉醒,为当时旅游风尚添加了新的文化价值观和审美趣味,使得旅游活动更具活力,充满生机。 美高美,学理探求 学理探求是晚明小品文游记另一种重要的价值取向,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种游记书写转向。这种转向和当时被称为游学的一种活动方式有关。游学就是把旅行与学术研究结合在一起,旅行是手段,学术研究是目的。王士性所写的《广志绎》,主要探讨人文活动与自然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吾视天地间一切造化之变,人情物理、悲喜顺逆之遭,无不于吾游寄焉。王士性的游记书写有三方面内容:自然景观的描写,人文地理的记载,理论归纳。 在《广志绎》中,人文景观所占比重极大,自然景观书写反而很少。重视人文景观这种写作方式在历代游记中是很少见的。与公安、竟陵派的小品游记、徐霞客的考察型游记相比不同的是:王士性游历过后,用归纳的方式来书写当地民情风俗,进而延伸到分析自然环境影响人类的生活习惯,他擅长把看到的景象加以归纳和分析,将自然现象提升到观点层面。因此,王士性的游记书写不仅仅是纯粹的山水漫游,他以翔实的记录笔法,分析归纳地理现象,将旅游的层次提升到另一层面,渐渐往实用之学迈进,也间接影响到徐霞客的游记写作。 《徐霞客游记》以日记体形式创作,以长篇书写的方式突破前人的短篇游记书写,既是日记又是游记。首重山川地形的记载,次为人文景观。结合了经世致用的实学精神,丁文江先生称其为朴学之真祖。《徐霞客游记》的出现不仅是由个人的兴趣、志向、毅力所决定,放在晚明的社会背景中来看,李时珍《本草纲目》、宋应星《天工开物》等科学巨着的出现代表了实证精神的崛起,虽然《徐霞客游记》的写作初衷并非是以成为地理学著作为目的,但其游记的内容、方法都是合乎科学考察精神的。尽管我们可以将此书视为学理探求型的地理学书写,但其内容介乎文人游记和地理志书写之间,它并非像方志那样只记载疆域沿革,而是兼有文人的笔调以及文学性的书写,堪称古今游记之奇。 由以上两种旅游书写形态来看,作为才情抒写的游记小品文,所注重的是人对山水景物所产生的感触,以模山范水为主,而对于山川地形、河流走向、物产分布的记述,则不如学理探求型作品。我们可以说,才情抒写游记以情为游记书写本体;学理探求型游记则以实为游记的书写脉络。这种从注重才情抒写到注重学理探求体现了晚明文人在游历中求道的书写方式转变,从袁宏道、钟惺到王士性、徐霞客,晚明文人游记书写从单纯的山水娱乐,转变为有意识地进行地理考察和学理探求。 从才情抒写到学理探求呈现出晚明文人游记书写方式的转变,其旅游活动不再是单纯的娱乐休闲,而是具有深刻的科学文化内涵。他们专心于学问,寄情于山水,问奇、求知、娱乐。在旅游活动中探索自然规律,形成一种钻研实物、经世致用的学风,在审美、愉悦的同时,使其向实地游览、调查、考察、科学研究方向发展。这也成为晚明文人旅游活动和游记书写的时代意义。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聊聊旅游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