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3-21 02: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美高美

  规矩这个词让我想起那个挑战过教育制度的家伙,他是韩寒,他写过一篇文章叫《杯中窥人》。在他参加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时候写了这篇文章而一举夺魁。他以远远超出同龄人的老练和辛辣的笔锋讽刺了一些教育的问题和社会上的现象,谈了谈自己对人性的理解。我记得他那篇文章的题记是这么说的:我这辈子说得最让人无从反对的话就是被子不用叠,本来就是叠开来睡的。然而这是第一个被人反驳掉的——懂吗?这是规矩。我们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规矩。 清风文学网  其实规矩这东西是人与人相处的一些法则,是大家都要遵守的东西。我不反对规矩,只要它被大家认可,只要它建立在为大多数人考虑的基础之上,只要它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然而总有那么些有点小权的家伙以为自己真的有多么厉害,把自己的贪婪凌驾于规矩之上,他们是最可耻的人。这是篇小说,不敢说写的好,创作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要怎样怎样,只是真心希望看完的人,如果你素质很高,那你最起码要鄙视一下某些卑鄙的家伙,如果你是素质比较低的人,你就骂几句或者诅咒一下。当然像我这种完全不知道素质是什么东西的家伙就另当别论了。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美高美,作品发表  在一个平凡的小镇上,有一个半封闭式的学校,这个学校以校规的严格而出名。到底有多严格呢?打个比方来说,在这个学校走路是不准吃东西的,更不许践踏草坪,即使是寒冷的冬天也不允许手插口袋。其理由是不雅观,不符合中学生行为准则。这虽然严酷了点,许多同学在一开始的时候也老是触犯,但怎奈校方处罚措施太过严厉,不仅在抓到你的那个地方当众扇你的脸,并且万一你态度不咋好还要全校通报,扣你们班的班分,所以渐渐的学生也便习惯了。学校有好几个厕所,但你应该去哪个厕所不应该去哪个厕所也是有规定的,其理由是大家都去一个厕所会造成厕所拥挤,并且某些厕所是教师专用,学生是不可以用的。当然这些都是琐事,也是很小的规矩,即使你触犯了顶多被揍一顿或者被扣班分,罚点钱就算了。但在这个学校里还有一条最不可违反的规矩,那就是学生不允许带手机,一经校方发现并查实直接劝其退学,也就是开除。 清风文学网  这条规矩就像宪法一样神圣而不可侵犯。每当提到这条校规学生无不叫苦连天,就连一向与学校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家长也对这条校规抱有不满。毕竟每当放假家长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尽快联系自己。但是所有的反抗都是无用的——反抗者寥寥无几,我只能说中国人的环境适应能力是非常强的。毕竟学校是别人开的,你是来求学的。即使你每年交许多的钱也是没有一点话语权的,你只有接受。而且校方的理由也十分充分,逐条逐条地列举了好多,其实总结起来就是耽误学习,不方便管理。其他暂且不谈,光耽误学习这一条就得到了绝大多数家长的支持,因为在中国考试就代表一切。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的风波,这条校规也便落实下来。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现在我们的故事便围绕这条校规展开。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别人兵荒马乱里我们的半日浮生 那年,我们高三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三。你们在我的故事里,不知我是否也在你的故事里,我总希望,我们能永远活在对方的记忆里,不主动把记忆碎片剪掉,就能长久地生生不息。 而故事开头,最打趣的场景是炮灰遇见了小雨。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炮灰不是灰,是个少年,小雨也不是天气,是个姑娘。那天小雨从食堂出来,我和炮灰端着碗坐在球场上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看看手里的饭菜,索然无味。 内容来自炮灰说,刚才那狐狸精好像是我们黄水口那片儿的人。你们黄水口盛产狐狸精呀。不,我们黄水口盛产美女。炮灰就是我的朋友。 清风文学网我们有脸吗?没有 ,我们要脸吗?不要我被分在(6)班念书。高三(6)班。 清风文学网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