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3-15 00: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子夜速记:命运之网,总有漏网之鱼

美高美,困在聊城已长达五年之久,理应习惯了这张自夏入冬的面容,但一脚踏进一六年的近冬之门,阴韵逡巡,北风萧瑟,即便连软绵绵的秋雨吹过,也犹如坠入冰窖一般。而生活之河亦跟随平淡无奇的日子,慢条斯理地赶着,睡的时候像醒着,醒的时候像睡着,前两日的激情不复,滞留的是一双睡眼在一天又一天的接力中苟延残喘…… 此刻,我想为刚刚逝去的四天祈祷,祈祷靡靡之音的远去,祈祷满怀斗志的重临。在上周五下午,学院组织了党员选举大会,官老师提前声明:“为了防止出现拉票的现象,因此,本次并没有说明开会的原因”。疏疏落落的五六名候选人本已是“稀有动物”,但是,学院只有两三个推荐名额。这一苛刻条件让书写在黑板上的五六个名字和名字的主人都焦灼不堪,而那本已微凉的教室仿佛也被几名候选人的坐立不安而沸腾起来。与此同时,包括我在内的台下大多数均充当着一名看客的角色,有的是硬性“被”赶来参加,有的是仅仅为了探明究竟,更多的是像我这般的“事不关己”、“漠不关心”状。也许,正是源于人性,人们往往只在乎与自己有关的事情,而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其结局大有可能是“莫管他人瓦上霜”吧!私念,如若黑板上写有自己的名字,那我或许比谁都紧张都目不转睛。可在真实的校园中,我又那么清晰地参悟着,“党员这一鲜明的标签,绝不属于一个死气沉沉、长期不活跃的自己!”人世间,人们之所以不争,不是因为他们不想或不愿,虽然不否认“与世无争”的存在,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的“自知之明”。 据舍友F君后来笑谈:“在我与师姐L君一块去开会时,L君偷偷地对我说,‘如果真是选举党员,别忘了投我一票’”。L君是高年级中最具党员资格的候选人之一,但人生恰恰是相逢,可相逢有时却是悲剧,因为与L君一同强势竞争的竟是她那形影不离的好朋友——Z君。我不敢想象师姐L君有没有要求舍友不要选Z君,但F君的第二句不禁推嚷着我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L师姐悄声问道,‘你说,我这种做法是不是不好’”——其实,那句“别忘了投我一票”本身便带有两层明显的意思:一层是“投我一票”,另一层,也许是更深更重要的一层意思是不要选Z君。不过,L师姐始终是一名单纯的学生,社会的尔虞我诈终究敌不过至今绵薄却力道万分的“良知”,我从她那一句迟疑的困惑中听出了一丝惭愧、一丝悔意,还有那一丝丝无奈。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是啊,党员名额太稀少了!是啊,竞争环境太激烈了!稀少到功名利禄埋葬了一颗本色质朴的心,激烈到欲望之火日复一日地灼烧眼前的一切“真”、“善”与“美”。我想,这不应归属于人性的丑恶或堕落,而应归属于一种在世的无可奈何。毕竟,谁也清晰地明了党员这一身份在未来的社会竞争中占据的优势;毕竟,谁也都曾亲眼目睹党员这一角色在事业与工作中提供的益处。无法置否,人的本质是趋利避害的,但在赤裸裸的现实之间,突然发现,性情在社会外套的包裹下苦苦呻吟,一个柔情似水地解释着我不想这样,另一个面目可憎地哭号着我不得不如此…… 模糊地感触着未来,迫使我们这群世纪之初的学生不得不表演活生生的“悲喜剧”。党员选举只是“勾心斗角”的一叠社会缩影,可校园终究是一堵与世隔绝的墙壁,虽谈不上铜墙铁壁般的密不透风,但却一直充当着学生们最温暖最契心的港湾。可惜,关于在这条港湾停驻的时间,社会早已规定了期限——四年!仅仅四年!自然,如果一个人还希望在这一港湾中有所停留,那唯一的选择便是继续往上攀援,而攀援的最好结果是仍有三年甚至七年的缓冲期。但对大多数人而言,期限仅仅是四年或七年。在四年之尾或七年之末的那一刻降临之际,我们早已放下了综合测评成绩的排名,早已放下了曾与谁为“优秀学生”的荣誉而暗暗较劲的芥蒂,早已放下了我们所谓大学生的狭小的荣耀与莫大的悲殇。不远处,那映入眼帘的,那迎面而至的,是“蜗居”的深陷的眼窝,是“蚁族”们的疲惫的身躯,更是一代代“鼠族”的“北上广不相信眼泪”……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北京鼠族:我很急,我真的很急》是公众号“正略书院”推送的一篇深度好文。文中以另一个帝都为基点,深刻地描写了生活在地平线之下的地下出租屋里的人群,其中有秉持“这里的机会大于任何地方”的“小杨们”,也有“我们赚得钱都不够堵那些窟窿”的情侣们,更有“留不下的大城市、回不去的小故乡”的“老王夫妇们”……他们全都能够统称为“北漂”:“北京”的“北”,同时存在的还有“上海”的“上”、“广州”的“广”、“深圳”的“深”;“漂白剂”的“漂”,在无边无际的漂泊中,他们,也可能未来的我,都是他乡眼中的“异地人”。古人曰:“吾心安处是故乡”,可城市的霓虹、家乡的泥泞,何曾让“吾心”安稳?那些所谓的“逃离”或“奔向”北上广,均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抹深深的无奈:逃离者,身心俱碎,嘴角流着暗红的血;奔向者,虽满怀期盼,但这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无人可知!( 清风文学网:www. )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单曲循环式的生活忍受度应该归属于一种对一件事情的钟爱与执著,可喜爱往往是一句口号、一面旗帜、一首华丽绚烂的诗篇,在日复一日的点滴轮回中,一个人只能“一棍一条痕、一掴一掌血”地匍匐着潜行着,想快想慢皆无法任由自己的性子。所谓“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着实是一卷在道德层面上的主观韵调,绝非涉及那一片独立于身心之外的纷纷扬扬。 内容来自写于此点,实非意味着自己对这种读书生活的厌倦,每天三点一线,是从小到大的主旋律,即便对刻板的生活一再面目可憎,但时光的锯齿早早地将“厌倦”变成了“习惯”,谈不及喜欢,也坠不入反感。然而,一个人纵然不存在剧烈的改观,如这高中时便停止生长的身高,如这时歇时赶的青春痘,但他或她背后的景幕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温馨的巢穴被推嚷到悬崖陡峭边,从咿咿学语走向了社会的面目狰狞…… 清风文学网准确地讲,自己确实是一个幸运儿!当同龄人早已扛起沉重的扁担而不得不思考迎面而来的个体灾难时,我最起码拥有一条原路返回的古铜色幽径——校园!是啊,校园终是平静的!在这里,每个人或多或少是携着一帘“人间天堂”的愿望或一些“暂时隐匿”的小心思来的,每个人也都在尽心尽力地打造着最完美的自己与呵护着整座校园中的安宁。但是,时代发展的速度完全跳出世人的想象,甚至某些畸形,至少是我眼中的畸形,悄悄地渗透着整座校园,以至于在某一天,校园早已自我吞噬了曾有的象牙塔的影子,完完全全,整整齐齐,不做一丝遮羞地变成了令当代史学家张鸣憎恶的“名利场”!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大学、象牙塔、校园……这些仅仅只是一种称谓,可如今慢慢地品来,在现代化的语境里,大学明显地带着露骨的贬义,而象牙塔却获得了至高至极的荣耀,乃至有学者感叹——当下哪里有什么象牙塔!象牙塔早已埋没在民国那昙花一现中!究其原因,这到底是源于称谓的变化呢?还是校园里的人儿变了呢?也许,十之八九是后者!尽管有人反驳民国的学生故事也不一定有意念之中的至善至美,如同《民国学子》提及,“在民国时期的大学生群体中,不务正业者、逛‘八大胡同’者、赌博者亦占有一定比例。尤其在抗战烽烟四起之际,“卫我中华”之声响彻霄汉,可弃笔从戎者却寥寥无几!”再进一步回溯,五四时期的梅思平不是一个“响当当”的例子吗!我想,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光荣与堕落,民国不例外,如今更不例外…… 清风文学网九二年的春风愈演愈烈,吹遍了大好河山,也吹进了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物质至上”主义泛滥了悠长的名利之心,在传统与当代的交织之间,我目睹了自己的悄声沦落,不带丝毫纠结的沦落。心绪不宁的开始理应向前追溯,记得,在L君统计他们学院成员的成绩、论文发表和综合测评之际,望着一摞摞耗去不菲金钱但毫无学术价值的期刊,看着一次次询问加活动分的来电不停地打断《权利之眼》的进度,听着L君携带睥睨地宣誓,“我要争取国奖两万”,竟忽感,像我们这群被社会定义为的研究生们就像一个个偌大舞台上的戏子,被社会的看客当猴耍,被自己当成一个闻见一丁点儿肉腥便趋之若鹜的苍蝇……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自然,我也是一群苍蝇中的一员,要不然,便不会从那一天耳闻风声伊始,心中便不断地计算着自己有没有那一等学业奖学金八千!八千啊,八千!对穷酸学生而言,这是面积多大的诱惑啊!数月的生活费?一学期的学费?还有在他人面前吹嘘的资本?……一切的一切,无不指向着一个最俗不可耐的成语——见钱眼开!其实,我着实不想这般势力,势力到尊严扫地,势力到自己都厌恶自己,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彻夜难眠?倘如同一屋檐下的舍友开玩笑地嘲讽道:“没有一个人嫌钱多,正如某人去年拿了八千,今年即使三千,都瞧不上!”,难道仅仅是为了八千人民币吗?是吗?不是吗?( 清风文学网:www. ) 清风文学网事实上,真正让大家如热锅蚂蚁一般的日子是从昨天上午开始的。昨日小雨微飘,不少同学选择在这样秋高气爽的日子来教室里学习,有的准备考博,有的预备国考,而我则一直与“王阳明”纠缠着,可惜,却一直未能默契地领悟到他所提倡的“不著一物”和“放言放心”。突然,S君的来电从天而降,他在电话的另一端,像泄露天机一样,偷偷地说道:“学院要开始算综合测评了,你们赶快回来吧!”与此同时,教室里一片沸腾。仿若地震降临时的前一秒,所有的同学均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匆匆地跑向宿舍! 在路上,我用平日里的节奏慢悠悠地走着,M催我快走,略带指责地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磨蹭!” 清风文学网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距离,往日的行走速度硬硬地提高了数百倍。这是何等的魔力啊!踏进宿舍的第一秒,大家便早已各就各位,在属于自己的空间中,战战兢兢地计算着这一年的综合成绩,这一年发表的论文,和这一整年参加的活动,偶尔,又时断时续地听见来自女同胞们的询电,“这研究中心的新闻稿怎么算”、“那演讲比赛的一等奖算多少分”……总之,微弱的灯光,窗外的小雨,还有被舍友曾作为心肝而今却身体僵硬的小白兔,统统地都被遗忘在一片火红火红的欲海之外…… 清风文学网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子夜速记:命运之网,总有漏网之鱼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