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3-15 00: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高一戴角坑

  紫中依山而建,故而阶梯又陡又长,校长当年安慰我们说这既是一步登天,这又是天天向上。顺着山势往右拐,慢慢就远离校园了,后面,是学校的环山路,密集着教红工宿舍。当年,这里叫做水窝,因为它有很多水,用三五个池塘盛着水来养鱼绿色农业啊。水窝绿草茵茵,凉风习习,池里有鱼儿在跳跃,岸边,高的是香蕉树,矮的是西红柿,鳞次栉比的,充分利用了土地。这个水窝是老师住的。1927年建校,有部分宿舍成为老师的私产,几代传来,我们读高一的,带着钱来,可以租到一间小小的瓦房,我的高一,就是租房子度过的,这个校园背后的水窝,正名叫做戴角坑。戴角坑有山,山上是迷人的橘树,像那紫中挺拔的学子,趁着年月成熟着自己。山脚,一年四季水常流,地下水冲破几层岩石和土壤的过滤,在戴角坑涌出,不是温泉胜似温泉,这里留下了岁月的温度。当年,这里四个中坝人租下一个小房,张其炽老师,教数学的,退休了,到深圳养老去了,这里,成为我们高一的乐园。学校里,充实的是大脑,戴角坑,充实的是肠胃。这里有一种瓜,瓜体像极了一个苦笑的老人,叫做佛手瓜,隔壁的阿姨每两天卖我们几个,切好自己炒。陈宝宏家里打猪屠,他拿来肉渣一起下锅,喷香。那时四个人吃着饭,听着已经火起来的黄家驹,经典而难忘。   几公里开外,是闹市,龙窝肉丸开始打开市场,我们吃不起,最多好心的老板娘看我们是学生,会可怜一碗汤,那汤,全是葱。高一学业不重,周末,是我们搞三搞四的时机,这里多塘,塘里有鱼,用大头针弯个钩,花生捣碎,和着饭,趁着夜色,大草鱼一条条被拎起。吃不完,叫来住宿的老乡和好友,一起大锅饭。吃是不能吵的,塘主闻着鱼香,会追究到的。吃完,我们会还给他,塘边很多茅坑,蹲坑对着塘水,滚热的便便直砸下去水花四溅,我们养鱼有功,自然吃鱼不愧。 (本文由爱写作网整理分享 wwW.AiXiezuo.coM)   我们的鱼宴,曾引来了住在城南的叶剑辉,开饭了,他踩着自行车,闪电快。坝哥生日了,老蒋到场,有蛋糕,当然不会放过beyond的歌,收录机里那嗓子,真沧桑。张老师在自己的卧房放了一台小彩电,饭饱以后,百无聊赖,自然要把门撬了,电视抬出来,正赶上《唐伯虎点秋香》,一屋人全喷饭了。老师归来见状,我们一起说,蛇进来了,在你房间,不打不敢住。门开着,电视自然就用上了,就这样,小县城的生活快活而堕落,我感觉这样不好,太乐了,学业自然就苦了。学函数、正弦余弦什么的,像听天书。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叶流星每到放学就骑着一个嘉陵仔进水窝,我怕打他的照面,因为他是一个激情的老师。班主任斯文的拿着三角尺量角器什么的,缓缓过来,跟老师住太近,没有沾到文气,问心有愧。况且,操场边的小楼里,有一个美丽的同班女孩,她家要喝山泉的,我们四人占多了,人均就少了。 清风文学网  中坝四人,全是属猴的,来自同校不同的班,一个班五十人,来高中的就一两个,九年义务教育之后,怀揣大学梦的,就我们几个了,其他同学,选择中师,救家去了。其实我们真的任重道远,肩负自己家和家乡父老厚望。戴角坑另一个瓦房里,也有两个师兄租房住的,一个叫任斗一个叫郑造源,三年后,我在惠大又见到了造源,世界好小啊。 清风文学网  高二,住宿舍了,又潮又湿,十几个人,有义容的大咖,有毕业就砸宿舍玻璃的小曹。去到水房,终于发现,紫中素质高了,洗澡间有充足的热水,我们也不会随地大便了,回想起初中的浴堂着实恶心,地板上好多乱拉的板结的大便,冲都冲不掉。 清风文学网  戴角坑,就这样别了,如同鲁迅的百草园,那时的欢乐,只有记在文章里了。 内容来自 清风文学网

  毕业季亦是跳蚤市场门庭若市之际,旧书,旧衣,旧物,低价卖出,多者能卖至四百多块散碎钱。卖主吆喝,买家砍价,黄昏时分的跳蚤市场,人声鼎沸。 清风文学网  我也曾抱着为数不多的几件旧物跟着室友去摆摊,不一会儿便卖完,席地而坐,看着室友与砍价达人大爷大妈们周旋,与萌萌的学弟搭讪,与好问的学妹们传授经验……旁边有同学顺利卖完旧物,提前收摊,商量着买西瓜回去庆祝,我想起同样“生意兴隆”的好友前两日的空间状态:“卖了书就去买西瓜吃,和室友的小日子过得真心舒坦……”天色渐暗,最后几缕夕阳余晖落在捧着西瓜回宿舍的同学身上,视线变得有些恍惚,依稀间眼前的景象倒像极了几年前某个场景。   记忆中特别的一块西瓜,也缘于一次跳蚤市场。 清风文学网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高一戴角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