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3-13 03: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劝志

人之道,格其行,益其安。得其乐。前有尧舜之明主。后有孔孟之圣贤。化世教受,度民康邦。延循千年,代代奉教学之先 。而今潮浪推涌,物欲横流。时不我待。智慧珍宝弃之海底。谬误航帆悬之昏天。呜呼哀哉。

中天竺沙地婆诃奉诏

今不言明德,不怀羞耻,不知因果, 沉于色而迷于见。形若靡醉之鬼,生如疾舆之风。贫富贵贱,长郁罢不乐,家闺不和,处世不安。受劳心之苦。更堪天海大志耶?

蒙佛、阿共已,恭敬合掌,佛足,白佛言:“世尊愍一切生,欲少,垂。”

先者十士学道,一人君子也。今嫣,千万人读道,千万人不知云何也。才华者,封于纸上,墨迹诗骚。欲道者,避于人烟,心旷山间。使乎万世之大哀哉。若非承先古之智,御政孔孟之道。施教学之宗,当将万世之哀而尤哀也。

佛告:“我先汝!汝有所疑,今恣汝,我汝分解。”

今有善鲜矣,但非莫有。或涉流海之隅,或缀星汉之渺。以真心所感,使慧眼而察,任可以有。有善而自觉者,或高翔于青天,或潜下于尘土。守圣之教诲,持形之谐道,净心之不染。而坦荡之红尘,忍人之不能忍,达人之不能达。定报国家,造福世界,渡一舸之有缘。曳万边之浩海。

(蒙世尊和阿後,向佛恭敬法,世尊欣然允。)

白佛言:“世尊,生知有,如在箧中不不知。世尊,不知此作何形?何故名?生死手足,眼色制不自由,根,大乖,於身去至何所?自性如何作何色相?何此身更受余身?何身分之於此,而入,受身差不同?世尊,何生身已更生入?何今生聚福生得之,今身福身食?何能滋於身?何入身?”

(世尊:“生然知道有神,但如同物在小箱子因看不到所以不知道是什子。神是什形?什叫做神?生死亡的候手,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四大分,神身中後去往何?其自性如何,有什相貌?何此身又再受新的身?何此身後,又引六入接受世的,生出差不同的身?何生此身後又生出新的身?何今生聚福德善生就能得到福德善,今身所作的福德身享受?何神能滋身?何神入後又著身?”)

佛言:“善哉!善哉!,善哉善!谛!谛!善思念之,汝。”

白佛言:“世尊,唯然奉教。”

(世尊:“你的得好啊,仔,好好思,我你解。”)

佛告:“之往,如大,色形不可,而能物示殊,或振林木摧折破裂出大音,或冷生身作苦作。手足面目形容,亦黑白赤色。,界亦,色形光明,以因故示功用殊。知受、、法界亦如是色形,以因故功用。

(世尊:“神的、移和往,就如一,本身有色相有形,不出,能引物的,示出不同的形,比如吹振林,令其折破裂出大,或者冷吹到生身上,令生或苦或。有四肢面目和形貌,也有黑白等色。神也是,有色、形和光明,由於因和合而示出不同的功能作用。知受、、法界也是如此,有色、形,由於因和合而示起功能作用。)

“,生死此,受法界、界皆身,受、、法界受余身者,譬如大吹妙花,花住於此香流至,不取妙花之香,香、及身根俱形色,而非力香不至。,生身死,持受、、法界以至他生,因父母而托之,受、、法界皆於亦如是。如花力而鼻有嗅,嗅力而得香境。又如身力得色,因力香得至。如是有受,受有,有法,遂能了知善不善。,又如工料理壁板,所如法端,意所像,工之智俱形色,而奇容。如是智形而生六色,因眼色眼形,因耳形色,因鼻知香香形色,因舌知味味形色,因身知形色;法入境皆悉形,形色亦如是。,此身受他生者,生死,障所,命如定阿。如阿入定,其阿身;如是死者之身及界,乘於念力而作是知,彼如是:‘我某乙生平所作事,念明了,身之心二受逼切。’

(“生死亡之,受法界、神都身,神持受、、法界接受新的身,就如起吹花朵,花在原地而花香,本身不有花香,香味、和身根都有形色,但是若不借助力,香味不能到。生身死亡,神持受、、法界去到生,借著父母和合之,受、、法界都跟著神,也是如此。比如花有妙香而鼻子有嗅,因嗅的功能即到香味。又比如力大,香就得。同著神而有受,因受有,因有法,於是能了知善和不善。又比如在壁板上作,著自己的思出各案和形象,然的神心智都有形色,能出形色奇的作。同,神心智有形色能生出六根,所因眼根色而眼形,因耳根音而音有形色,因鼻根嗅香臭而香臭有形色,因舌根味道而味道有形色,因身根知受而受有形色,意根分法而法也有形色,神有形色也是如此。生死亡之,神被障所,命如阿入定,阿的神在其身後入寂;同,死者的神身後,著念力而知道:‘我某某一生所作的事情,都出,能念清楚,身心都受到逼迫。’)

“,是何?名,能生身芽,知想念同苞於,知苦知、知知善及善境,故名。如汝所,何此身而受余?,之身,如面之像之於,如印之文之於泥。譬如日出,光之所及除,日光便如故,形非常常能得其;亦如是,形因受想,在於身如之,不可不可持。如母子,不能自知是男是女,黑白色根具不具,手足耳目不,食刺其子便知苦痛;生去屈伸瞬,笑重,作事相具,而不能知之所在,止於身中不知其。,之自性遍入,不之所染污。六根、六境、五,遍止之不其染,由此而之事用。,如木系一所作,或行走、或跳舞。於意何?所作是之力?”

(“,所神是什意思呢?神名子,能生出各不同的身萌芽,知想念也含藏在神中,知苦知、知知善即各境界,所以叫做神。如你所,何神此身後又接受新的身?神身中移,就如面相在子中,又如印章的文字在泥土上。譬如日出,光照耀的地方暗皆除,日落後有光便黑暗如故,黑暗有形,既不是常也不是常;神也是如此,有形,借由受、想而,神在身中就如黑暗之,眼睛看不也法把捉。就如母孕,自己不知道的是男孩是女孩,色是黑、白或,六根是否完具,得跟自己是否相像,母吃的西刺激到胎,胎就因感受到痛苦而蠕身;生在行走、活、眨眼、、笑、搬,乃至作事情的候,神的作用都在,不能知道神在什地方,住於身中而不知道是什子。神的作用遍入六根,不六根所染污。六根、六、五中都有神在其中作用,不被其所染,由六根、六、五而神的功用。如同木人受的控制而作出各作,有行走,有跳舞,你所作是的力量呢?”)

白佛言:“智慧,非能了。”

佛告:“知皆是作之力!作形,但智耳!如是身之,以之力作事。仙通、乾闼婆、、神、人、天、阿修等,趣悉依之。能生身,如工作。形,普持法界智力具足,乃至能知宿命之事。譬如日光,生及不,死臭偏等照,不之所污染;亦如是,狗食不趣身,而不彼之所染污。,此身善受余,譬如大出深山邃谷,入於卜香之林,其便香;於死臭污之所,其便臭。若香臭俱至,香臭兼,盛者先。形,香臭形,然持香臭之於。此身持善,受余亦如是,彼大持物香臭致於他所。又如人色像事,而不自知安眠而。福德之人命,亦如是安不,如化所恐。之出不由喉口及穴,莫所,莫知。”

(回答:“我的智慧,不明白啊。”

世尊:“知都是力的作用!力形,只是心智的作而已。身的,以神的力量作事。在六道中往都是依靠神。神能生出身,如同工作。神有形,普遍持法界智力具足,乃至能知道去世的事情。譬如日光,平等照耀生和死等臭不之地,不被些不所污染;神也是,即使在狗等道生的身中,吃著不的食物,也不被染污。神此身,著所作善力,入新的身受,譬如山谷中出,入郁金花的林中,中便有了香;如果大、死等臭污的地方,中便著臭。如果吹之香臭都有,香臭兼有,味重的就先到。有形,香臭也有形,但是能著香臭到。神此身,著善,移到其他地方受,也是,就如力能著物的香臭到其他地方一。又比如有人各形象,事情,自己不知道,安地躺著。有福德的人命神移,也是安不,如同在中一般,安然地身中出,有恐。神出的候,不是眼耳口鼻等穴出,知。”)

,上童真,佛足,白佛言:“世尊,等子,其卵未熟,周匝密,何入?子死卵中,卵不破隙,何出?”

(世尊:“等的後代,蛋卵有成熟的候,整外密密的,神哪入蛋卵中呢?如果是仔仔等死在蛋卵中,卵不破裂有隙和孔洞,神又哪出去呢?)

佛言:“,譬如麻卜花熏,其油香美名卜油,凡麻油好殊隔。油先香,以花熏油遂成香。香不破麻而入,亦不破麻而出,形留止油,但以因力故,香油油成香。子入出於卵,亦如是,如卜香於油。之,如日流光,如摩尼照,如木生火。又如子,之於地化地中,芽苗於外,生白不白赤等色之花,力味成熟,所差,同一大地等四大,各其所生便。如是一法界,生於一切生死之身,或黑或白或赤等,淳和嗔暴殊品。,手足、支言,由法界中念力大,生死此身,念力生,即於不得法界,於法界亦不得,大微妙念界、受界、法界和合而。”

(世尊:“啊,譬如黑芝麻郁金花的熏染,出的油很香美,郁金花油,它比起普通的麻油要好得多。油原本有香味,因花香熏染子,油才生出香味。香味有破麻而入,也有破麻而出,也有形留在油面,只是因因的作用,香味移了油面,油就成了香油。後代的神入、出蛋卵也是,如同郁金花香入油。神的移,如同太放射光芒,摩尼珠照耀,以木生火。又如同子在地,融入泥土中,芽、苗、、都露在外面,生出白色、黑色、色等不同色的花,然有些差,但都是同受大地的滋而生,只是著各自的子不同,所生出的就有差。同,一神法界,能生出一切生死之身,色有的黑、有的白、有的、有的等,品性有的真和善,有的易怒暴躁。神有手、有四肢和言,由於法界中念力大,生死亡神此身,神和念力成生的子,即神有法界,法界也有神,神大、微妙的念界、受界、法界和合而移。”)

白佛言:“若如是者,何世尊色?”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劝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