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20-01-29 19:1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活在岁月里的草鞋

草鞋分为二种,一种叫边耳草鞋。这是一种家常草鞋,就如同面饭一样,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因而俗谚里说:"草鞋家织布,面饭懒豆腐。"边耳草鞋做工简单,除掌子之外,只有四排耳子,轻便,男女均适用。下地干活,到山里打柴禾,背着货物爬坡上岭,均适合。所以使用频率最高。除了走亲戚,吃酒之外,边耳草鞋必成为山里人劳动的必要装备。且边耳草鞋从不挑剔,干路,稀泥,晴天、雨天,均适合。泥里来,雨里去,从不叫苦叫累。

赶了三天的路,一般都能够到达他的目的地,也总能为自己的商品卖个好价钱,而且一两天内就卖完了。按照他自己的盘算,他待在城里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两天,否则花费的成本太大了。如果商品在预订的时间里还有没卖完的话,他会以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卖给那些缺货的大商家。

大山里,草鞋是山里人最忠实的伴侣,它们不闹外遇,不闹离婚,不到法院提起上诉。一辈子忠实、可靠,踏踏实实,任劳任怨。因为大山里不是爬坡,就是上岭,再高级的鞋子都没有用,而草鞋却可以大显身手,发挥它的用武之地。这样,大山人就把草鞋当成了自已最信赖的伙计,而草鞋也甘愿奉献自已的一切,岁月就在这样的双赢中走了过来。

临近出发的前一晚,他就让自己的老伴把东西,每次都把两箩筐装得满满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一些农村人不需要而城里人特别喜欢的农产品。收拾好后检查一遍,然后早早的就睡了,因为第二天起他将要出一趟远门,来回一趟可能就要花去七、八天的时间。他没有选择离家最近的那个城市,毕竟它也只是一个内陆的城市,远没有沿海城市的需求旺盛,说白了,就是沿海那些城市的人更愿意为此花“大”价钱购买,而他也只是想赚取这小小的差价。和收购商的交谈中,他能很快就能估摸出外面市场的行情,只要他提前行动,准能卖个好价钱,他利用的就是收购商的周转时间差来赚取他的利润差。

任怨者也必无怨言,草鞋从不发牢骚,不认为它的地位轻贱,也不认为它只付出不索取,所以,草鞋被山里人喜爱就不足为怪了。就如同太陽的轮回,水的流动,付出而不索取,自然就换得了真爱。而且,它对人们的任意处置也不管不顾,穿旧的,或是穿烂的草鞋,无论是被丢弃在路旁,还是随手扔进垃圾堆,甚至一直到在岁月里默默地消失,化为乌有,它们都不吭一声。正是因为这样,旧的草鞋消失了,新的草鞋又如雨后春笋一样,成批成批地在乡村里诞生了出来。就是这样,草鞋就在岁月里雄纠纠地走过了四季,走过了世世代代,无路的地方走出了大路,大路的地方走成了村街,村街的地方又走成了集镇。

美高美,走在路上也并不是没有顾虑,毕竟这一带还是有很多土匪的,不过从来没有听过他们打劫穷人的事情,这多少让他有些宽慰。他时而也会担心远方市场的变动,让自己白白跑一趟,不过这也不会是关键,他跑了这么多年,自己也算摸索出了一些应对的方法。走山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孤独,茫茫一片大山会让一个人迷失了方向或者是放弃自己的初衷,可想到可能赚到的利润,总能重整他的信心,继续朝着遥远的方向走去。当然最想的是给自己的家人一个良好的物质基础,还有给孩子一个良好的教育。

另一种叫满耳草鞋。这是一种特殊的草鞋,就如高射炮对付飞机一样,满耳草鞋专门对付寒冷的冬天和钻深山老林。因为满耳草鞋的掌子四周,全安装了像栅栏一样密密麻麻的耳子。前面的耳子长,向后依次缩短,这样就渐次成了一双布鞋的样式,穿在脚上就像穿着一双布鞋。穿满耳草鞋前,脚上一般是先打上人字形裹脚,再套上一双深筒的布袜,再穿上草鞋。这种装扮,是山里老猎人特有的装扮,既防寒,又不怕刺伤。可以钻更深的老林,可以趟更高的雪山。所以山里的女人们是从不穿满耳草鞋的。因为女人不打猎。到了冬天,女人则穿她们自制的,或是在商店里购买的棉鞋。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

任劳者必不挑剔。草鞋正是这样,从不挑剔它的原材料。所以制作草鞋的原料就丰富多样了,棕丝、桐麻线、布条、稻草等等均可以拿来制成草鞋。做工也简单,一个草鞋趴子,再加上一些草绳和丝线,快的,几十分钟就能打成一双。

卖完就往回赶的话,我或许就不会称他为小贩了。卖完东西,就去帮朋友办理事情,这些都做完后,他会用一点钱去买一些糖,把赚到的其它钱去买一些其它的商品,这一路走来他最清楚路上的老百姓最需要什么了。回去的路上会比较的轻松,他一路走一路在叫卖,担子越来越轻。他挑选的东西总能很快卖出去,到了家里几乎就是空着担子了。一次出去,他似乎总能赚到不少。

村里有人学他,可大部分都是赔本而归,随后就失去了走出去的信心。可是他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起先也是做着赔本的生意,可他坚持走了下去,从失败中摸索了规律,培养了自己敏锐的眼光。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活在岁月里的草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