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19-12-04 01:1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回忆童年

小叔叔在电话里马上就很急,说大哥你能不能隔一段时间再去捕鱼呢?

上边描述的是我村子的学校,我从她开始讲起是因为这是我和学校的第一次接触。应该是三四岁的我,背着妈妈做的小书包,来到这个学校里找哥哥。他们应该正在上课,并没有人知道我来了。我哭着,然后在花园里拉屎,因为没有擦屁股,所以拖着裤子继续哭,继续乱走。伯伯家的姐姐发现了我,然后给我擦屁股,然后带我去找哥哥。这个故事是我两三年之后妈妈告诉我的,我记忆的很深刻。

小叔叔那时候突然着急的大喊:那我怎么办?我还打算回来继续捕鱼为生呢,污染的河水里只剩下死鱼死虾了,那我去哪里挣钱?

这个学校是一个农村妇女办的学校,是我的第一个老师,她丈夫也是我的恩师,是一个在农村很有文化的人,当地的民办小学校长。三年前我有幸再见到他们,将近十年过去了,令我更荣幸的是他们两个人都记得我,因为我和哥哥都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学生。正规的幼儿园出来后,女老师在家成为了普通家庭妇女。民办学校解散,里边的大多数老师都成为了普通人,只有男老师到旁边的一个学校成为了语文老师。我们的教室就在他们家的东屋,里边有两三个年龄段的人,没有特别分出来小班、中班、大班。教室里边也只有四五排每两人公用一个的小桌子,凳子也都得自备。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的学费每学期大概是90元左右,因为我记得有些同学家里是开小卖部的,所以他们的学费是一大堆零钱。我在他们家门口等哥哥来接我的时候,看到老师数着一个一个零钱跟收破烂的叔叔换整钱。院子里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刚开始的时候,只有我们上他们家的楼上趴在那个楼梯的围栏上滑下来。对,这就是唯一的娱乐方式,或者我们拿老师的粉笔在画着什么。后来过了一个暑假,院子里多了两个铁制的东西。一个是大的摇摆,我们坐在那个大笼子里,老师摇晃着我们。还有一个是一个圆形的会转圈的,非常简陋的算是旋转木马的东西。只不过我们坐的是一个个焊上去的椅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设施很简陋,但是我很怀念那段时光,也可能只是怀念当时幼稚天真的我。

T哥哥是潮汕人,家里有好几个兄弟姐妹,T哥哥的爸爸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匠工,因为老家里最大的资源就是大理石的开采,于是当地会有很多这样的石场,把开采来的时候制作成各种家具销售。

突然想到了一个阿姨,可能不是这两年发生的事情,但是很感谢她对那时候我的帮助,所以先讲这个故事。那时候学数数,一到一百。前一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是回家找妈妈截一百个小棒子,第二天带到学校用。那次回家,妈妈没有给我截木棒,因为家里没有材料。第二天,我就一直闹,不停地哭,妈妈也就不送上学。(现在回想起来,从小我就觉得对于别人都有的东西,而我没用,会觉得很自卑)我一个人,哭着,拖着鞋就往学校走。还没有走到村口,就被一个阿姨拦住了。她问我怎么了?我说了原因。她就拉着我去她家里,我不认识她,她认识我。到她家里,用高粱顶上的那个小棍子,一个一个帮我截小棒子。长大了我知道了,那个小棒子是可以用来做扫帚和刷子(方言我也忘了叫什么,只是看起来像刷子)。而她用那些东西截下来了一百根给我了。后来的事情我记不住了。只记得后来妈妈给我讲,那个阿姨的丈夫和我爸爸是很好地朋友,家里边中堂下边那个亮灯的装饰就是那个男人在我爸妈结婚的时候送的。当时,那个叔叔去世了,只剩下阿姨一个人养着两个孩子。后来的后来,那个阿姨劳累过度也去世了。两个孩子跟着他们爷爷,他爷爷靠修自行车养着两个孩子,还帮我修一次自行车。因为想起来那个阿姨,我丢了五块钱就走了,当时修车大概也就一块钱。后来那个爷爷把钱给了我爸爸,回家我爸爸还问我为什么。再后来,那个爷爷也死了。现在,我哭了。

再几年,叔叔工作的那所学校遇上校庆,需要定制一批石像雕塑,叔叔觉得这个事情很有市场,于是提出自己出去组建工厂跟团队,这其中就有T哥哥的爸爸也加入进来了,还是担任匠工的职位。

我的学前班

T哥哥还说,以前我总觉得自己的爸妈很是辛苦,当然现在我也很感恩他们,但是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我更加感谢我自己,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在一样的环境下长大,我的父母因为见识不多学历不高,只是尽了基本的养育义务,而后来的人生每一步规划跟决定,也都是我自己选择出来的结果,所以我很感恩我自己。

在我们村子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大的院子。院子的大门和围墙相对于普通的住户,显得高大了许多。周围还种着一排排松树,挺拔着,超过了围墙好多。那是我们自己的学校,村子里的适龄儿童都会来这里上学。里边被一面墙分成了两大块,西边是一栋两层的教学楼,前边是花园,被学校的十字路分成了四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是冻青树围着,中间种着月季花。靠着教学楼的那两部分中间有一个偏为复古的亭子,高出地方四五个台阶。亭子下边有四个石凳子,围着一个同样是石制的桌子。靠外边的两个部分中间有两尊白石灰做的雕像,一个好像是毛爷爷,另一个好像是周总理,记得不怎么清楚了。十字路中间是一个水池,中间是一个四米高的假山,假山上有穿插的小路以及一个凉亭。水池两边是很古老的柳树,和长大后见到的柳树不同,她们垂下来,冬天叶子没了,枝条还是围着,里边成了隔出来空地。东边的那一块是操场,里边水泥地,也有土地。水泥地里是一个篮球场,只有一个快要倒了的篮球架。另一边是一个砖和水泥垒成的大象滑梯,我们所有的娱乐方式都在这个滑梯上。我们走上她,有站着、趴着、躺着、坐着滑下来。我记忆很深刻,虽然是上学第三年才有幸在这里读书。

这是我的三个同学昨晚讲述的,关于他们自己各自的两个父亲跟一个叔叔的故事。

对上学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不怎么清楚了,只是长大以后偶尔听到爸爸妈妈和哥哥讲起过,有些记在了心里。因为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上学的事情,所以故事的开头就从我第一次接触学校开始。

故事讲完了。

算是这件事以后,妈妈意识到了我该上学了。离家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正规的幼儿园,里边有齐全的设施和我一直想玩的滑梯。第一天上课总是痛苦的,当时哭的一塌糊涂,不是因为自己不想上学,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我是中间加进去的,除了旁边是一个不熟悉的亲戚家的孩子,其他人都不认识。没有一个人和说话,下课了也不知道玩什么,就坐在滑梯下边哭。中间上课也不是我喜欢的,老师教什么最简单的舞蹈动作。每个学生都得站起来,跟着老师模仿。而我,从小就四肢及其不协调,学不来,也不愿意做。对于那时候来说,及其痛苦的一天。放学妈妈一来接我,我就趴在她怀里哭了。后来妈妈把我送到了隔壁村子一个普通家庭的院子里,在那个老师家里自己整的幼儿园。里边有熟悉的人,并且不教跳舞了之类我觉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有语文数学,偶尔还教几首儿歌。我很喜欢那里,就在这里上了两年。有过不快乐的事情,但还是很开心的两年。

这些资源,对我而言,就是去看网络上的公开课,看看那些我以前所没有接触过的世界观;就是听过来人前辈的演讲,来摧毁以前自己内心狭隘的那一面;就是上各种时尚网站,看看当下最时髦的穿搭是什么;每每心里需要安慰或者缓解的时候,我可以直接跟自己的好朋友留言或者视频诉说,这比打电话本身要有用得多。

可能因为想起来这件事的缘故,今天我写不下去了。然后说一些其他的。在我二十年来的生命中,有太多的陌生人帮助过我,教育过我。在一次奶奶的病房里,我和爸爸吵架,说我不想上学了。然后隔壁的一个家属,那也是一个老爷爷。据他说是市教育局退下来的干部,然后把我拉出了病房,给我讲了好多道理,最后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教育者,而我希望我的一番话可以改变你;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过马路,差点被一个摩托车撞了,然后摩托车后边的那个叔叔刚好抱着我,然后走了好远把我丢下来了;还有一次我被一个电车撞翻了,有三个同学把我扶起来了,那时候天黑,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还有好多好多人我都记得不太清楚了,然后就是谢谢他们。

W同学的爸爸回答了几个字:太麻烦了。

当时我只有五六岁,只记得一些很特殊的事情,大概一一罗列出来。

那个时候,距离央视的春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微信摇一摇全民抢红包的广告已经铺天盖地了,窗外有人都已经放起了烟花炮竹,一副热闹团圆的气象。

白板 16年5月25日于寝室

远房的叔叔的意思是,想跟W同学的爸爸做这件事情,组成合伙人管理这家公司,W同学的爸爸考虑了一晚上,第二天回拒了远房叔叔。

昨天和朋友聊天,我说:有时候不是感慨时间过得快,而是愧疚自己从来没有完成自己的既定目标。一直想着大二要回忆完以前的事情,拖拖拉拉,才打了一万多字,是高中刚开始的事情。也可能不怎么想回忆那时的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按照时间顺序,从记事开始,一个一个字母敲出来,会形成一个一个小故事。文采和内容不怎么优秀,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文/达达令

我的身边里也有一些家境不错的同事,后来混熟了还知道有些还算是超级富二代,跟他们的相处当中,他们的彬彬有礼总是让我觉得舒服,而我觉得在他们身上我没有办法拥有的一样东西,就是不慌。

我们几个同学在大学就是关系不错的人,到了深圳以后我们会定期聚会,相处久了,我们除了会聊一些关于生活工作上的事情之外,也会慢慢开始分享彼此的家庭故事,我觉得这也是友情信任度进步的一种表现吧。

这一夜收获满满,说完了。

几年后,叔叔开始升职为后勤部门负责人,再几年,叔叔还被学校聘为了实践课堂的讲师,转正后还有了事业单位编制。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作者是一位商业银行HR,接待了一群到银行的实习生,然后观察他们人生发生的一系列的故事,故事像极了小说,但比我们看过的小说更精彩;故事也是赤裸裸的现实,但比我们了解的现实更残酷。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定,T哥哥的爸爸依旧在家开心的当着一名自己颇有成就感的匠工师傅、W同学的爸爸依旧在家帮别人开大卡车运货也有不错的收入,以及F同学的小叔叔难保后面还有机会有更多的提升,这些也都是不能不认可或者鄙视的。

后来远房叔叔自己做成了这件事,也成了当地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前几年全家搬迁到市中心,去年过年的时候女儿结婚,直接送了一套200万加的别墅跟一辆奥迪当嫁妆。

W同学的爸爸以前当兵的时候,是在部队开大卡车的司机,退伍以后回到家乡,也是开始帮别人开车运送货物。

F同学爸爸去车站接小叔叔,小叔叔刚下车就问,我看新闻上说,这几年家里的河流里多了好多人去淘金铲沙,河水受到了很严重的污染。

小叔叔始终不愿意出去,后来实在拗不过家里的洗脑,终于答应南下到广州,看看有什么机会。

他还说,现在越来越看清楚性格决定命运这件事情,性格这东西是熔透于骨髓的,性格的养成和学校教育没有多大关系,大多决定于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从大学毕业出来的第一步,往往起到至关作用的是家庭背景,也就是从起跑线普通家庭的孩子就输了一大截。

F同学的叔叔是家族里爸爸最小的那个弟弟,叔叔从小也跟着F同学的爸爸去划船捕鱼,后来的几年,家里相继亲戚开始去外地打工,于是家里人劝F同学的叔叔也去外面闯一闯,看看大世界有什么机会。

就像那句话所说的,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移动互联网的发达改变了很多市场格局,也创造了很多新的机会,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无缝地获取自己想要的资源了。

F同学爸爸回答说,对啊。

电话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是电话那头的小叔叔在说话,F同学的爸爸始终在这边听着,大口大口的抽烟。

可是我怎么感觉,这个下场还让我有点小庆幸,小激动了呢!

他们可以淡定的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岗位,加上本来接受到的教育也不差,情商不错,所以也是职场中很出彩的一批人,而且每每遇上项目讨论有冲突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就事论事,大方的说出自己的种种想法以及建议,不畏惧别人的指责,也不害怕别人的忽视,因为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经足够强大。

跟天下所有的故事一样,文章很大的借鉴价值,也有明显狭隘之处,至于其中的种种我就不去具象化的分析了。

大年三十那天,小叔叔给F同学爸爸打了电话,F同学在旁边就听着,小叔叔说,我现在很累,每天上班14个小时,整个人都瘦了,体力也比不上年轻的时候了,我很后悔以前没有听大哥你的话,当年要是我在广州打拼够几年,哪怕没有发大财,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般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愿意接受过去那个很糟糕的自己,承认自己的普通,而后想办法让自己成长起来,慢慢成为相对自己的过去而言一个更好的自己。

T哥哥说自己有时候会在夜里沉思,其实从小到大身边都没有人告诉过他,上学读书很重要这件事,但是他就朦胧中觉得,应该让自己接收一下高等教育的熏陶,不管学得好与坏,至少现在毕业出来进入大公司工作,每个月坐在办公室里,风不吹日不晒,偶有加班但是补贴福利一堆,这样也比他的兄弟姐妹要好太多太多。

记着,我说的是大概率上的一个结论,我们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把握自己的命运,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哥哥回答是啊。

美高美,对,就是这个词,不慌张。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学会辨别什么是靠谱的潜力股,什么是值得深交的朋友,话说在这条路上,那可真是布满荆棘各种坎坷外加狗血啊!当然你也可以像我一样,慢慢经营好自己,制定自己的原则,然后把同类中人吸引过来,这也不失为其中的一种方式。

F同学爸爸顿时发火问道:你就不能有出息一点吗!你现在都出去闯了,你就不能想着以后就在广州事业有成安顿家人吗?

过几年,小叔叔家的孩子开始上初中了,小叔叔还是决定离开广州,回家里来谋一份职业。

前几年的时候,T哥哥的叔叔移民香港,几个孩子相继留学归来,家里提供了第一桶金,让孩子们在深圳跟广州创业。

对于我而言,人生成年后最大的收获,就是愿意承认自己过去里每一天都是美好的,而对于友情这件事而言,我的理解是,世间没有什么理所应当,凡事皆是水到渠成。

转眼几年,小叔叔的两个孩子一个考上了大学,另一个考上了高中,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积蓄已经负担不起两个孩子的学费了。

我是个势利的人儿,从以前的老好人,如今慢慢变成一个筛选个好友也得考虑半天今天这顿饭我要不要跟你一起吃的斤斤计较姑娘,但是我的这些个同学们,尽管如今我们依旧还是这个大城市里苦逼的普通上班族一名,但是我用了快七八的时间,从大学到现在形成我的判断,他们即使未来没有大富大贵,但是也绝对是混得不差的人。

比如我们公司有个男生去年说要创业,但是不知道怎么找投资,于是家里给了好大一笔钱让他拿去练手,因为他的父亲说,反正家里每年的物业收租就是好大一笔收入,不着急;

先说第一个故事。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回忆童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