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19-11-12 14: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皮鞋与布鞋

  父亲可喜的“寂寞”

郁达夫,现代作家。原名郁文,浙江富阳人。郁达夫一生着述宏富,创作风格独特,成就卓着,尤以小说和散文最为着称,影响广泛。着有短篇篇小说集《沉论》。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人,满族。我国现代著名作家,一位敬业、杰出、豁达的人民艺术家。老舍一生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如《四世同堂》《骆驼祥子》《茶馆》《龙须沟》等,至今仍是现代文学的经典之作。

在郁达夫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从此,一家六口人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母亲的肩上。小郁达夫很有天分,读书成绩很好,母亲省吃俭用供他上学,家里日子过得十分清苦。

  老舍先生特别喜欢孩子。他有自己的一套儿童教育观和比较超前的教育思想。其子舒乙(曾任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回忆父亲时说:“父亲只要看到被培养成少年老成的小大人、小老头的孩子时,就要落泪,他就感到一种悲哀。他决不给自己的孩子以这样的约束。”

小郁达夫13岁那年,考进了县立高小,而且由于入学后勤奋苦读,成绩十分优秀。为此,他受到了知县的嘉奖,并且跳级升班,一举成为小小富阳城中的“知名人物”。在荣誉和赞扬之中,郁达夫逐渐产生了虚荣心,并开始在穿着打扮上讲究起来。第二学年开学了,郁达夫嗫嚅着跟母亲说:“娘,我想买一双皮鞋。”因为学校发了黑色的制服,很多同学都配上一双闪亮的皮鞋,神气极了。他总是穿着一双布鞋,显得非常“土”。然而,他却忘记了自己的母亲为此要付出多少劳动。母亲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为了满足儿子这在一般家庭中并不算过分的要求,她走家串户,想尽了办法,还是筹不够钱。无奈,只得想到“赊欠”。她带着儿子走了一家又一家鞋店,都没有赊成。每进一家商店,掌柜的起先都是笑脸相迎,客客气气地把一双双皮鞋拿出来给郁达夫试穿,当他们一听到希望“赊欠”时,立刻白眼相对,收起皮鞋,不再理睬了,有的甚至还要说几句刺耳的话。他们走了一上午,到最后一家商店被拒绝赊欠之后,母亲的眼眶浸满了泪水。这时,郁达夫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粗糙的双手,觉得很惭愧。他拉着母亲,无言以对,低下头,默默地跟着母亲回家了。虽然这样,回到家,郁达夫的眼前仍浮现着买鞋的情境。不一会儿,他听到有人下楼来,他抬起头一看,愣住了,只见母亲手里拿着一包衣服。原来,母亲是要去当铺把这些衣服当了,再去买回儿子日思夜想的皮鞋。眼前的一切,使郁达夫非常难过,他内疚、后悔,恨自己不懂事,让母亲如此为难。看着母亲,郁达夫深深地理解了母亲的心,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一下子投进母亲的怀抱。他紧紧抱着母亲,哭着说:“娘,你别去了,我不要皮鞋了!”母亲站在那里,也禁不住落下辛酸的眼泪。

  一次,小女儿舒立哭哭啼啼地回到家中,拿着60分的数学试卷伤心地哭个不停。父亲老舍弄明原委后,依然像平时一样潇洒,笑着安慰女儿道:“咳,我还当发生什么大事了,不要紧,60分已经挺高了。再说现在的题越来越难,要是我,我还考不了这么多呢,顶多考20分。”父亲的话,让悲伤的小女儿破涕而笑,同时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更加努力学习,不能辜负了父亲对自己的理解。

买皮鞋的风波很快过去了。但它对少年郁达夫的触动很大。郁达夫不仅体会到了母亲的艰辛,也体验到社会上存在着贫富悬殊的不平等现象。他暗下决心,发愤苦读,为穷苦人争气。1910年冬,郁达夫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当时着名的杭州府中学。后来,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成为我国现代着名的作家。

美高美,  时光流逝,孩子们渐渐长大,要报考大学选择专业了。在这关键时刻,老舍只是在一旁听着孩子们热烈地讨论。当孩子们征询父亲意见时,他豁达地笑了笑,说:“你们讲的都是外国话,你们该入哪科我一点都听不懂。我上一边去呆着,我不参预意见。”最终,兄妹四人全部选择了理工科。虽然无一人继承老舍的衣钵,他却很释然,对儿女们说:“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很赞成。”

俗语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贫出孝子”,但贫穷并非是天生和美好的品质联系在一起的。像郁达夫的母亲这样任劳任怨、辛勤操持,而又无私地爱着孩子的父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许许多多的贫寒子弟,使得他们勤奋学习,葆有善良淳朴的各种美好品质。郁达夫的母亲不但感动了儿子,使他懂得真正值得追求的应该是什么,也使许多没有身受贫穷之苦的人感动,在充裕的物质条件下,我们难道反而不能给予儿女无私的爱了吗?许多家庭条件优裕的孩子反而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放学后宁愿在街头逛荡也不愿意回家。泡网吧、游戏厅、电影院,有些孩子难免就此走上了歧途,当青少年吸毒、犯罪现象日渐严重的时候,该反思的除了学校和社会,更首当其冲的,应该是生养他们的父母啊!

  长子舒乙选择了学林业化学,这是一门从木材的下脚料里提炼酒精、酵母的学科。舒乙从当时的苏联写信回来,把他的学习情况告诉父亲。老舍非常高兴,他对自己的老朋友开玩笑说:“我的儿子是从木头里炼酒的。你看我们家的家具全都没有了,都让儿子给炼酒了。”有一个周末舒乙带同学回家,聊天时他们说的全是一大堆专有名词、技术术语,老舍虽然听不懂,但总是在一旁默默地听他们谈论,他后来专门写的一篇散文,名叫《可喜的寂寞》,描述的就是这种情形。

  老舍先生不仅留下了一部部经典的文学作品,还留下了四条言简意赅、引人深思的《教子章程》:

  一、不必非考一百分不可,特别是不必门门一百分。

  二、不必非上大学不可。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皮鞋与布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