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励志美文 2019-11-19 05: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励志美文 > 正文

假肢上的生命之光

文/童小娟 2011年10月2日晚,上海卫视的《舞林大会》踢馆赛上,一位身穿短裙的姑娘以一场热情洋溢的桑巴舞,征服了现场所有观众和评委,并且成功晋级总决赛。当主持人告诉大家,她是一位戴着假肢的伤残舞者时,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这位姑娘名叫廖智,从小就热爱跳舞,把舞蹈看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长大后,廖智顺利成了四川德州一所舞蹈学校的舞蹈老师。2008年5月12日,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廖智失去了膝盖以下的双腿。就在人人都为这个舞蹈精灵而感到遗憾的时候,廖智却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气:不能放弃,虽然没有了双腿,但只要努力,依旧能够跳出美丽的舞蹈! 截肢手术几个月后,廖智的伤口逐渐愈合。不久,世界小姐组委会要在汶川主办一个大型义演活动,廖智决心也要参加,用美丽的舞蹈把生活的信心传递给每一位灾区同胞。几经考虑后,廖智设计出了一支名为鼓舞的舞蹈,这支舞蹈用一面大鼓做道具,自己直接跪在鼓面上跳舞。 这对于常人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对刚做完截肢手术不久的廖智来说,却是难到了极点。一跪到鼓面上训练,一股钻心的疼痛就让她汗流不止,双腿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没几分钟全身都颤抖起来。因为失去了双脚的支撑,她强忍疼痛,尽情地表演,上下剧烈弹动的鼓面冲击力经常把廖智弹到鼓边,好几次险些摔下去。陪护她的母亲见女儿训练如此辛苦,多次劝她放弃,廖智却都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为了完成《鼓舞》,廖智把第二次手术一推再推。...在高考前夕给女儿的一封信高考前十大问题建议励志人生:改变心态才能改变我...钱钟书经典语录马云:创业不能停留在理念与幻...人生感悟短信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本文地址:本文标题:假肢上的生命之光关于本站

“双腿离开我,独自去流浪了。”在汶川地震过去11年后,见到廖智,她会笑着如此形容自己。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   

如今鲜少置身于镁光灯下的廖智,过着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生活。丈夫Charles是一位美籍华裔假肢技师,也负责着廖智的“双腿”。如今他们已是儿女绕双膝。

   心智、一生坚守的朋友。最新励志文章

以Charles的工作为重,廖智陪伴其右。他们一家人从上海到重庆,又从重庆回归上海,就在记者联系到廖智时,她离沪搬至北京也就月余。

一个星期二的上午,送女儿上学后,廖智应约出现在家附近的咖啡厅里。她娇小的身材着一件蓝色碎花连衣裙,随意扎起的马尾显得很轻盈,她朝记者挥手走来,于对面坐下。暴露在外的“钢柱”假肢,引得周围的人不时把目光投射过来。

廖智对自己的假肢从无顾忌,有时会将视频分享在社交媒体上。有网友留言建议她穿条长裤,别露出腿来吓着孩子。“这是我作为一个独立有尊严的人的自由。”廖智正视自己身体的残缺,但她更认为,“这不影响我生气勃勃地活着”。

廖智的语速极快。她不希望与“灾民”,这样怜悯式的标签永远绑定在一起,“我想要证明自己是有独立价值的,不是寄托于灾难带给我的,而是让大家看到我自己的长处在哪里。”

谈及当下的状态,“女儿、妻子、妈妈”多个角色集于一身的廖智,更容易找到与更多残疾人朋友的共通之处,她希望自己能为残健共融多做些事情。

活着

廖智不会主动提起那些伤痛的过往,直到记者问起有关地震的事,她没有拒绝,也愿意分享。

2008年5月12日,家在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的廖智,与彼时十个月大的女儿还有婆婆待在家里。下午2点28分,地震突如其来,一切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被埋在废墟下近30个小时的廖智,期间相继与女儿和婆婆天人一方,“如果不是我爸在外面一直坚持陪着我,我可能真得就放弃了。”廖智没办法丢下爸爸走掉,她甚至在废墟中接受了“一个很活生生的关于生命的教育”。

当她在5月13日傍晚被救出时,成为那栋楼里唯一的幸存者。但痛苦的抉择接踵而至。由于房屋坍塌时伤到了廖智的腿部,被埋的30个小时里,组织已经坏死,医生告诉她,若不立即截肢,坏死组织产生的各种毒素会进入心脏及循环系统,危及生命。

“要想保命就得截肢。”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选择无需纠结。可在地震发生之前,廖智是一名舞蹈老师,还与朋友联合办了一个舞蹈学校,截肢,无异于为廖智的人生梦想割了一刀,以后不能正常走路,更无法再跳舞。

“害怕。”廖智坦陈,但现实又让她出人意料地冷静,没等父亲赶来医院,她自己就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手术后的廖智,身体虚弱,本就娇小的她,体重不过50斤。“没了腿,也不是废人啊,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廖智会坐在病床上,开解过来找她哭诉的病友,她还会坐在轮椅上模仿周星驰电影里的桥段,总能逗得周围病友们哈哈大笑。

地震前就发现丈夫出轨的廖智,地震后又独自承担着女儿和婆婆离开的伤痛,丈夫却鲜少露面,这让廖智决定离婚。“当别人越看不起我时,我越要活出个样子,还要证明比他们强。”

“鼓舞”

截肢后的廖智,会在病床上努力尝试站起来,可那股难忍的疼痛,让她对未来有过不安。可就是术后一星期,在等待二次手术的她见到了导演任虹霖。

机会,就这样悄然而至。

当时第58届世界小姐重庆赛区总决赛正在筹备举行,任虹霖来医院探望伤员,听人说起开朗的廖智,与她见面后,“任导问我愿不愿意表演一个开场舞蹈”,廖智心想,“如果能完成,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我,我就还可以继续跳舞。”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假肢上的生命之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