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故事寓言 2020-01-04 18: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故事寓言 > 正文

气味漫忆

免不了,生活中总有这样或是那样的时刻,能勾起你遥远的记忆。记忆或许美好,或许淡然,又或许,惨淡。但不管怎样,能让你记起的,无疑有着很长的保质期。触景生情,难免。睹物思人,难免。其实,不少的时候,一股气味就能让你呆立在那里,只想着让脑袋里的东西就这样停留,好好地存留。
  
  如果,一辆汽车奔驰在原野里,哪怕周遭都是闹哄哄的人群,哪怕充斥着复杂的混合味道,但是只要原野的气息透过没有关严的车窗进入我的鼻翼,我便能记起童年时奔跑过的田野,记起那些青草的味道,那些黄昏的炊烟,还有太阳下稻花的味道。甚至我能分辨出泥土的气味,还有农家肥独特的味道。每当这个时候,我的眼前幻化出家乡的村庄,家乡的树林,还有那一个一个镶嵌在农田之中的水塘。我记不起来,是否在这样长途的客车上朦胧了双眼,但是我能想起,自己似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看不到其余的景物,一切都是那山那水那些声音。
  
  生活能留下烙印,这毫无疑问。甚至,你所经历的独特的生活不知不觉地将你塑造成一个人,这个人自己能散发出某种气场,而这似乎就成为了你的气质或者个性。你消除不掉那些从小就附着在你每一个毛孔里的气味,于是,当你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某个场景的时候,突然,因为闻到了一丝气味,便勾起了沉淀许久的记忆。
  
  于是,我在路过那些工业区的时候,总会极力张开我的鼻翼,深深呼吸,我希望能第一时间主动嗅到工厂特定的气味。那是巨大锅炉的气味,也是高大烟囱的气味,更是汽笛的气味,还有因为各种原料、化学药剂混合后由于高温发散到空气中的气味。每当这时,我会心脏颤动,浮现在脑海中的是连续滚动的、排着队急速闪动的儿时画面,那是宽广的厂区,红砖的厚墙,庞大的食堂、澡堂,上下班时汹涌的人潮。于是,我还能记得那些用纸质饭菜票盛在大搪瓷碗中由一双稚嫩的手端回一间小小单身宿舍的饭菜味道,还能记得简易冰棍的味道,还能记得空气中那特别的工厂的味道。如果有一天我终于好不容易再次闻到了,我的心都会为此跳动很久很久。
  
  于是得庆幸,庆幸自己无论美好的或是肮脏的气味,都还能闻到,庆幸自己的鼻子仍有记忆。生活正因为有了这些还没有保存过期的陈旧气息变得更厚重,更醇香

直视电脑屏幕的时候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潮湿。将要书写回忆的时候,情绪恰如春天夜里常常嗅到的草木气息一样,湿冷却唤起着暖暖的渴望。我是自幼便对气味敏感的人,每一种气味,都可以瞬间让人想起一个环境、一个人、一段时光。对于不善表达亦偏爱沉默的人来说,鼻翼耸动、轻轻一嗅间,便与空气中看不见的往事有了对话,悲与喜,甜与涩,都深锁于心,不动声色,却寸寸分明。而独享一份气味的灵敏,就如路边不惹人注意的酢浆草般,不足以惊扰这世界一分一毫,却悄然生长,拥有自己一份完整的鲜绿。

有了这样的想法,就愈是贪恋那一点点不与人言的私享。鼻子愈灵,嘴巴愈懒,甚至觉得通过气味与生活对话,是心目中几近圣洁的方式,被人间聒噪抛弃,却被神性无声接纳。

大多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闻到的都是草木息,那不是“香”与“不香”就能简单概括的。每一种气味,有每一种气味的性格,甚至情绪——你也能在那深凉湿润中嗅到一个季节的沉静,如果开花也是一种心事,那是绽放前以深绿自守的矜持和等待。有鸟鸣躲在树冠里的时候,气味因几声清脆而变得立体,气味与声音、颜色从就不是割裂的,它们以共生的姿态交织出生命的生动,我仿佛能看见那些绿色的气味,在空气中飞成萤火虫的样子,那小而真诚的萤火让人感动。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气味漫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