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故事寓言 2019-12-03 23:0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故事寓言 > 正文

战争喜剧的拍法

  美国核物理专家尼索尔教授神秘地失踪了,尼索尔教授正在研究新的原子反应性。他的失踪关系重大,英国政府实行海、陆、空全面封锁,并指令警局迅速查访。侦缉探长罗伯茨通过调查了解到,尼索尔最近结识了一个年轻美貌的法国女郎社兰小姐,是受了杜兰的诱骗,从机场的后门脱离了陪同的保安人员的监视,从此杳无踪迹,只要找到杜兰,事情就不难搞清。

看完这部十分著名的二战电影后,再次感叹,只要导演想,战争片可以有无穷多的拍法。譬如主角,可以是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可以是敌对国的情人、被赶尽杀绝的犹太人或战败国的俘虏,可以波澜壮阔至战前战后数十年,也可以是突围血战的一夜。只需拂去蒙尘,人性的善与恶之花便能怒放银幕。

  正当罗伯茨在全国搜索杜兰时,杜兰却自动来投案。她确实姿色出众,鲜艳夺目。她从容不迫他说:“我是自愿来当人质的,你们可以拿我去换回尼索尔教授。”

《虎口脱险》则是特殊的一类。这部电影大概讲的是,二战期间一架英国的战斗机被德军击中,三位飞行员迫降巴黎德占区,在几位法国人的帮助下接头、逃亡、一路智斗德军,最后成功乘坐农用飞机飞跃边防线的欢快故事。在本应严肃的二战背景下,电影却饱含喜感,其中不少梗今天看来,仍不觉陈旧,大有令人忍俊不禁甚至捧腹之效。毫无疑问,它美化了战争的残酷性,削弱了法西斯的战斗力,大度地给异国的逃生者以光明的结局;但又和天朝的抗日神剧逼格截然不同,可说独具一格。观后思索其作为战争喜剧的魅力所在,久久不能停。

  罗伯茨揭穿说:“现在全国封锁,你们很难带着教授逃出国外,所以你来谈判,想获得若干利益,你说,交换的代价是什么?”

首先不能死人。经历了迫降、巴黎-里昂-莫索特逃亡、指挥部大火、农用飞机大决战等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斗争,主角中唯一受伤的,只有迫降后试图翻墙被打中左臂的彼得一人,他的损失是错过了歌剧院的拯救麦金塔什行动,其后便行动自如、完好如初。其余片中所有人员伤亡状况包括:指挥家的鞋不合脚致使其一路骂骂咧咧,油漆匠不慎将油漆泼至德国将军全身,追击修道院运蔬果卡车时几位士兵被南瓜砸中,指挥部大火搞得一众德国将士满面尘土狼狈不堪,等等。

  “让我带回25万元英镑,尼索尔教授就能回来。”

同盟国友谊需永垂不朽。英国飞行员迫降巴黎后,立即受到了包括油漆匠、指挥家、木偶剧团貌美女演员、环球旅馆貌美老板娘、修道院貌美修女等法国各阶级人民毫无保留的热情友好接待,在异国可以说通行无阻。尤其是单身的油漆匠和指挥家,不仅第一时间无私地为二位飞行员打掩护,更二话不说抛下自己的本职工作替他们至土耳其浴室接头(此处惊喜发现,《武林外传》中锦衣卫的暗号“鸳鸯擦”原来出于斯),之后义无反顾保驾护航,直至片尾与他们共乘一机飞向新生活。情谊感人至深。

  “要是不答应呢?”

敌国忘我之心不死,然并卵。片尾一段,飞行员与法国人在木屋里找到废弃的农用飞机,鼓捣一番,以汽车为发动机,怒甩德军装甲车与侦察机,精彩程度超过徐老怪《智取威虎山》高潮部分张涵予追飞机的场面。这只是主角们兵法如神、粉碎德军铁蹄壮举的冰山一角;他们曾以满车的南瓜打得持有武器的士兵跌下公路,曾在指挥部点燃大火、戳了德军所有汽车的轮胎自己逃之夭夭、曾乔装德国将军,出入遍布德军的歌剧院,如入无人之境。(需要强调的是,德军虽然被逗弄得团团转,也未被手撕、团灭,本片夸张尺度亦佳)

  女郎有备而来,说:“全面封锁代价太大,你们会答应我们的条件的。”

美高美,宜随意开黑。要让观众笑得出来,剧本就须放得下尺度。电影人物间的矛盾散见于德军VS法国人,德军VS英国飞行员,法国人VS英国飞行员,法国人(油漆匠)VS法国人(指挥家)中,其中后两者尤甚。德军全程被黑得体无完肤,无须再提。两位飞行员到修道院偷车时,法国人以为他们撇下自己走了,不由吐槽,“英国人果然过河拆桥”,此时英国人却在说“赶快去接法国人,怪想他们的”;指挥家两度感谢油漆匠救了自己的命,支使起他来却毫不手软,换舒服的鞋、骑在油漆匠肩上、让油漆匠抬两辆单车自己甩手走,很是傲娇。英国人的黑点倒很少,大概只有彼得,在火车上有剧团姑娘打掩护,本以蒙混过关,却因不慎将佐料倾倒而说了句“so sorry”才被德军,败于自己抑制不住的涵养。

  警局认为这样做有损政府的威望和警方的形象,但罗伯茨则坚持,先使尼索尔教授安全回来,那时,仍可继续抓获罪犯的。因此罗伯茨同意以25万英镑赎回教授。但法国女郎杜兰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不接受现钞,而要一批价值25万英磅的钻石。罗伯茨表示同意。

必逻辑自洽。一干人等的逃亡颇像冒险传奇,但导演没有放弃基本逻辑,中队长与两位飞行员迫降后,各自在动物园、歌剧院、大楼顶部逃生、遇见救助者的三条线叙事稳当,到土耳其浴室会和、歌剧院找人、火车站分别、环球旅馆混住、指挥部大团圆,几个重场戏发展合理清晰,支线亦恰当(如麦金塔什藏在歌剧院时遇到搜捕、彼得被抓到莫索特),到最后几波人在指挥部一楼大厅惊奇相遇,虽在意料之中,也很有看头。

  按照法国女郎与罗伯茨协商的条件,在没有任何军警参与的情况下,他俩驾着汽车在去德维泽斯的公路上行驶,当来到8公里的路标时,汽车遇到了一次爆炸,再也无法行动了。法国女郎拿出了一架无线电对讲机,调好了频道,立刻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我是威尔逊,对不起,我让你的车轮触上了一颗小炸弹,这对我们比较安全些。现在,你可让杜兰带着钻石走了。至于尼索尔教授,你可以在公路附近的农场找到他的。”

能做到以上几点的影片,实在值得珍惜。

  罗伯茨放走法国女郎后,果然在农场里找到了颀长英俊的青年学者。

  “我是尼索尔,由于我的不检点,给你们添麻烦了。”

  罗伯茨笑笑说:“汽车已遭破坏,我们上公路去吧,或许还可以想想办法。”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故事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喜剧的拍法

关键词: